笔下文学 > 从零开始 > 第十八卷 第五十二章 诡异的囚犯们

第十八卷 第五十二章 诡异的囚犯们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座神族监狱虽然很大。但里面关押的犯人却并不多。尽管那条超长的过道两侧密密麻麻的排列着不下三千间囚室,但其中大部分都是空的。那些空囚室的大门根本就没关,全都是敞开的,而真正封闭着的大门总共加在一起也还不到三十间,也就是说这里的囚犯一共就只有二十几个。

    “看起来很空旷吗。”凌伸头看了一眼那排几乎都是空的房间道。

    我点点头,然后召唤出了飞鸟让其快速的从通道这头飞到对面再反冲回来,这样做一是实验一下这个通道里是不是有机关,二是想让飞鸟顺便把关着囚室的编号给我调查一下,省得我一会找到封闭的囚室还得穿过几里长的通道回来找钥匙。

    完全成一条直线的通道对飞鸟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将翅膀略微收紧一些就可以轻松的飞过去,而来回飞了一遍也证明了通道内并没有机关,至少是没有脚踏式以外的机关。在得到飞鸟报告的房间号码后我便从墙上找到了对应的编号钥匙,然后带着这堆钥匙迅速的跑进了通道中。

    这条通道的前半段几乎全都是空的,第一间关着囚犯的房间是一千八百多号,位于通道的半截处。走到门口之后我先是研究了一下那扇门,结果发现除了钥匙孔之外,门上还有一个输入魔力的装置。既然这里设计了这么个东西,那肯定是有用处的,而且这玩意看起来也不象是防盗系统,所以我还是试着输入了一点魔力进去。

    随着我的魔力注入,那道石门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旋转着的魔法阵。然后魔法阵中突然一闪,竟然整个变成了一个空洞。通过这个大洞可以直接穿过大门看到门内的情景,我立刻便明白了这其实就是个观察窗,和监狱里的大门上装的观察窗一样。通过这个大洞我可以看见门后的囚室内有着一个“大”字形的金属架,而架子上则锁着一个全身缠的跟木乃伊一样的人形生物,不过因为这家伙的身体连眼睛都被包了起来,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种族,只能看出来他具备人形。

    确定了那家伙被捆着,我便用对应的钥匙打开了石门。打开门看到的情况比通过观察窗看到的情况明显要更直观一点。眼前这家伙的额头、咽喉、手腕、手肘、肩膀、胸口、腰部、大腿跟部、双膝以及脚腕处全都打着两指宽一指厚的金属固定圈,而这些圈的表面无一不是金光闪闪,说明其上被固定了永久性的强化魔法阵。不过和这些比起来,最吓人的还在他的左胸下方的位置。那个地方似乎是被开了一个洞,一根比手腕细点的透明管道正连接在这个洞里,而管道的另外一端则连到了地面上的一个接口中。通过这根透明的管道,我可以看见一些淡绿色的液体正缓慢的从管道内流出来并顺着管道一直流进地面的那个接口中。

    “这是什么?难道是取胆汁的?”我看着那根管子有些惊讶的问凌。

    凌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也没做过这样的研究啊!不过想知道也容易,把他身上的东西全都拆掉就明白了。”

    “说的也是。”我说着便将永恒顶在了那家伙额头上的那根金属环的侧面,然后用力一压。只听当的一声脆响,金属固定环应声而断。不过那个东西刚拿掉,被固定住的这家伙便疯狂的晃起了脑袋,显然情绪很不稳定。我也不管他挣扎不挣扎,直接上手按住他的脑袋,然后撕开了包裹他脑袋的白布。刚开始撕下来的还是白布,可是越到后面我便越觉得不对劲,因为里面的布条不但散发着一股子恶臭,而且还越来越黑,其中有些还带着明显的黄色斑点。

    “这家伙是个亡灵生物?”凌出声提醒道。

    我看了看那家伙身上的其他部位。最后还是决定先把他的嘴巴和眼睛弄出来。本来不拉开还好,这一拉开我的脸色立刻便由红转绿,跟着猛的转身狂吐了出来。本来看到些恶心东西我是不会吐的,关键是这家伙嘴里的味道。刚才就在我切开他嘴边的布条后,一股堪比毒气的恶臭顿时扑面而来,瞬间便将我熏的晕头转向胃里翻涌不止。

    “都和你说了他是亡灵了!”凌看我吐的厉害,连忙过来递了块手帕给我,然后又打开了一个微型黑洞像吸尘器一样将房间里的臭味全给抽了出去。

    我吐了好半天,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才稍微缓和了一点。擦干净嘴之后我干脆将面罩放了下来,神龙套装的面罩是全密封的,而且带过滤和供氧功能,对付毒气都没问题,何况只是恶臭。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我有些不舒服的问道。

    凌凑上去看了看那怪物的嘴,然后又小心的用刀将他的整个脑袋上的纱布都切断取了下来之后才回答道:“这是腐蚀怪,一种很罕见的亡灵生物,以前我在黑暗神殿的时候见过一只,不过没这个等级高。”

    “腐蚀怪?看这样子怎么像是快要融化的僵尸啊?”

    “其实腐蚀怪就是僵尸族的亡灵生物,他的上一个形态就是那种很常见的腐烂僵尸,不过一般腐烂僵尸很少会发生进化,即使进化了也多半会变成绿毛僵尸或者铁皮僵尸什么的,进化成腐蚀怪的属于极为罕见的特殊变异。”

    “这种变异僵尸很厉害吗?”

    凌摇了摇头。“腐蚀怪的基础战斗力只相当于一般僵尸。而且因为腐烂的太厉害,连视觉也失去了,所以实际上战斗能力表现的还不如一般僵尸。”

    “那就是说这东西其实很弱了?”

    凌确认道:“不单是弱,而是非常的弱,一般只要不是太白痴的魔兽都能轻松搞定他。就算杀不死,也可以不管他,反正腐蚀怪基本上属于被动攻击型生物,几乎不会主动袭击别人。”

    听到凌的解释我现在反而是更疑惑了。如果说这个腐蚀怪非常的强大,那么俄罗斯神族将其关在这个地牢里还可以理解,可是偏偏这家伙却是个完全没有战斗力的废物。就算这座监狱比较空,俄罗斯神族想抓点普通生物来把凑数,也不用抓这么弱的东西啊?

    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俄罗斯神族不会无缘无故的放一只腐蚀怪在这里,既然它在这,那肯定就是有原因的。在这个家伙全身上下打量了一会之后我突然被他肚子上的那根管子所吸引了。如果说将腐蚀怪关在这里是一种很奇怪的行为的话,那么在他身上打洞装管子就是更不对劲了,所以说这根管子肯定就是俄罗斯神族抓它的关键。

    “让开一点。”我让凌退后之后便拿出永恒猛的将那家伙肚子上的固定圈给削了下来,然后又用永恒挑开他身上的纱布,露出了那严重腐烂的身体。看准那根管子连接的位置,我迅速的出剑将管道口连接的那块肚皮给切了下来,然后剑尖向外一带,瞬间便将腐蚀怪的肚子上开了个窟窿,连带着那根管子也被一起挖了下来。

    凌虽然没得到我的通知,但看到我的行为她也猜到了我的意图。“主人是想看看那根管子抽取的是什么东西吗?”

    我点点头并同永恒拨开那堆烂肉,结果从中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桃子型的物体,仔细一看竟然发现那是枚心脏。“这管子抽的难道是腐蚀怪的血液?”我看着地上那枚烂桃子似的心脏问道。

    凌一听便明白了俄罗斯神族的意图,她立刻向我解释道:“腐蚀怪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它一般也很少会被别的怪物袭击,这主要就是因为它的血液。腐蚀怪的血管中流淌着一种绿色的血液,黑暗神殿经常会收集那种东西。因为它是一种非常厉害的魔力腐蚀剂。”

    “魔力腐蚀剂?就这玩意?”我惊讶的看着地上那个烂桃子中流出的绿色液体,没想到这种颜色和气味一样恶心的东西竟然是一种价值相当高的辅助用品。

    魔力腐蚀剂其实并不是一种药剂,而是很多种具备同样功能的液体的统称。凡是魔力腐蚀剂就必须具备一条非常重要的属性,那就是——魔法序列破坏。所谓魔法,就是将魔力规则化后的产物。比如说你将空气中的火元素集中并使之活性化,那么你就可以得到一个火球,而如果它们排列成一条直线,那就是火墙,反正魔法总是得有一定的规则。但是,魔力腐蚀剂却可以打破这种规则,它能让你身边的魔力紊乱,如果你的魔控水平不够高,那就完蛋了,不但魔法放不出来,而且可能反噬自己。不过,相对于用来扰乱对方施法,魔力腐蚀剂更多的其实是被用于在魔法护盾上开孔。不管是多么强力的魔法防护屏障,只要沾上一点点就会被烧出一个大洞。对魔法护盾来说这魔力腐蚀剂简直就跟硫酸一样,一碰就是一个大洞。

    “俄罗斯神族采集这只腐蚀兽的血液,难道是打算实验某种针对防护罩的新武器?”我有些不确定的自言自语道。

    凌很无奈的摇头道:“这种事情恐怕之后俄罗斯神族自己知道了。我看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别的房间吧。”

    “好的。”我说着便带头离开了这个房间。刚才那只腐蚀怪被我挖出了心脏已经彻底挂掉了,加上它体内的内脏全都腐烂的一塌糊涂,所以和正常人不一样,不是挂在肚子里。而是全都堆在肚子的下半段,刚才我挖出那个大洞后不但心脏跑了出来,连其它内脏也一起冒了出来,搞的房间里恶臭难闻,就连凌的黑洞都来不及吸了。还好这个房间有门,出来之后把门重新封闭,再恶心的味道也出不来了。

    离开这个房间后我们一路上又检查了十几个房间,结果发现里面关着的都不是强力生物。要不是之前那个俄罗斯神族自己说这里是监狱的话,搞不好我都会以为自己进了奇特生物展览馆。这边的房间里关押的那些生物真是千奇百怪,啥稀罕玩意都有,而且这些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有着一到两项很特殊的属性,不如腐蚀怪的血液是天然魔力腐蚀剂这样,后面的怪物也大多带有这样或那样的古怪属性。

    因为那些被收集来的古怪生物战斗力都不高,而且基本没法沟通,所以为了最大程度上的给俄罗斯神族找麻烦,所以我把他们全都给干掉了。反正想让他们帮忙冲出去是不可能的,放了他们搞不好他们还会袭击我,留着不管只会便宜了俄罗斯神族,所以我干脆把他们全部杀光,这样俄罗斯神族再想研究这些东西就得另想办法去找了。

    在干掉了一大群各种希奇古怪的东西后,我们在第二十六间打开的房间内终于发现了一件比之前更加古怪的东西。当我推开那扇大门的时候,直接被眼前的景象给搞愣住了,搞的我直接倒退了两步退到没外,抬头把门头上面和两侧都扫视了一遍,确定没发现“冷冻库”的牌子后才重新走了回来。

    眼前这个房间大到是不大,但是整个房间内却弥漫着一层白色的寒气,房顶和墙壁上全都挂着一层厚厚的冰,就连我这样抗冻的属性走进来都感觉到一阵明显的寒意。当然,如果只是冷我还不至于把这里当成冷冻库,关键是这个空荡荡的房间中只有房间正中吊着一只铁钩,而钩子的尖端则挂了一块有火腿那么大的肉块。当然了,这块肉的外面也包着一层厚厚的冰,看起来就是个大冰砣子。除了这块肉和那个钩子,这个房间里可以说就剩下冰了。俄罗斯神族既然将这么房间锁了起来,那就说明这里有犯人,而犯人显然不会是冰,那么唯一可能和犯人挂钩的就只剩那块肉了。可问题是一块肉需要关进牢房里来吗?

    “凌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我转头问了一下知识丰富的凌。

    很可惜,虽然知识丰富,但凌也还没到无所不知的地步。她摇着头说道:“这就一块肉,你让我怎么认啊?”

    “你感应不到上面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吗?”

    凌摇了摇头。“这块肉完全没有魔力波动,生命气息也微弱到近乎于零,不过其中的精神能量到是很强大。”

    “难道这是个精神体?”我刚说出来便自己推翻了刚才的猜想。“不,不对。精神体用冷冻法是肯定没办法封印的,你感觉到的精神体应该是这块肉原本的主人的精神力。不过就这么一块肉就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它要是完整的那还得了?”

    凌纠正道:“不,这个精神体就是完整的。我能感觉到这个灵魂中拥有提个完整无缺的灵魂,只是这个灵魂现在正处于休眠状态。”

    “完整的灵魂?”我略微惊讶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那块肉。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块肉就是这间囚室的犯人了,只是俄罗斯神族也真够变态的,竟然把一块肉给关进了牢房,搞的我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了。

    之前那些囚室里的犯人都被我给杀掉了,但那是在无法合作的前提下给俄罗斯神族找麻烦的行为,可是这块肉我要怎么办?和它合作?我连这是个啥东西都不知道,怎么合作啊?杀了它?一块肉要怎么杀?切成肉泥?再说了,就算切成肉泥能杀死它,我也不会真的去切,因为想切碎它就得先把冰给弄下来,可这东西既然是用冰封印的,那就说明它一旦离开冰封状态就有可能恢复战斗力,否则根本不需要把它冻起来这么夸张。可是,万一我把冰给砸了,它突然恢复战斗力了,再凑巧我又打不过这个东西,那我不是很倒霉?

    我正在那为到底要不要砸冰发愁呢,眼前的这个东西却帮我做了决定。只听咚的一声,感觉就好象有人在我们耳边猛的敲响了一面大鼓,但我却知道刚才其实什么声音也没有。那声咚的鼓声并不是声音,而是灵魂冲击波,是我们的灵魂感觉到了那种震动。而随着这声灵魂震动的扩散,我们突然又听到了第二声灵魂冲击波,而且这次比上次更加有力更加沉稳。随着连续两次冲击波扩散开来,那种咚咚咚的声音便开始像心脏的跳动一般逐渐进入了一种稳定的频率,并且声音也在逐渐缩小。但是我和凌都知道,那不是声音缩小了,而是那个发出灵魂冲击波的灵魂正在苏醒,它开始有意识的收敛自己的精神脉动,导致我们觉得声音在变小,其实不是它的精神活动变微弱了,而是不再向外扩散了而已。

    随着那脉动声的消失,眼前的那块冻肉突然猛的收缩了一下,跟着便听到了咔嚓一声响,那块肉表面的冰竟然瞬间爆成了一堆碎冰渣。

    “凌快过来,那东西要复活了!”看到这个情况我便立刻把凌拉到了身后并做好了战斗准备,万一那东西真活过来了,而且对我们有敌意的话,我就会先挡住它。有凌这个强力法师在背后,一般生物应该不至于是我们的对手才对。不过从刚才的精神冲击波来看,这东西估计不会是那么好对付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