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零开始 > 第十四卷 第三十七章 召唤室

第十四卷 第三十七章 召唤室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们所在的这段通道很快就被完全淹没,我们不得不扶着墙壁游泳前进。其实在这通道里游泳比走路还要舒服些,至少不用担心脚下湿滑的青苔,而且也不会因为通道的低矮而觉得憋屈。

    向前游了一段距离通道突然结束,前方被一道石门完全封闭了起来。克利斯缔娜在门上敲了敲,然后转身对我们道:“我在水下用魔法很危险,还是你们来吧。”

    真红游到前面看了看,然后对着石门猛的挥出一拳,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石门上瞬间多个一大片蛛网纹,我们全都给震的头晕目眩。声音在水中的传播效果明显比在空气中要好的多,真红那拳简直像是打在了我们身上一样。看到真红又要挥拳,我赶紧拉住了她:“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

    “你们几个为什么就不能考虑下斯文点的方法呢?”我们听到金币的声音一起回头看向她,只见她的手按在墙上的一个略微突出一些的位置轻轻一转,跟着就听我们前面的石墙发出轰的一声响,那道门居然自己开了。

    “靠!”我们尴尬的互相看看,还好是在水下,都带着面罩,看不到表情。

    那道闸门后面是个向前的通道,不过只有几米长。穿过通道就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但是我们暂时还不知道它具体有多大,因为这里完全就是个大水箱。尽管这水相当清澈。但视线依然不是很好,我们只能看到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再远就是一片墨绿了。刚刚我们穿过地那道门在我们后面轰然关闭,我们也没去管它。这个房间和之前的通道有着明显的区别,最主要的是没有青苔和水草,墙壁保存的相当好。

    真红靠近了一处墙壁向我们招招手,我们三个赶紧游了过去。真红指着墙壁让我们看。“看出来什么了吗?”

    克利斯缔娜靠近墙壁看了半天。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释放了一个照明术之后我们瞬间反应过来。墙壁上居然全都是文字,而且非常密集。这些文字全都是用绿色的颜料写上去的。和房间里地光线刚好是一个颜色,所以如果不用别的颜色地光源去照射,根本就看不到这些文字。

    “像是甲骨文。”克利斯缔娜说道。

    “不完全是。”我拿出了放大镜靠上去看了看。“这是一种经过简化的文字,看起来类似甲骨文,实际上根本不是。”

    “你怎么知道?”金币问我。

    “因为我认识甲骨文。”成为龙族的最大优势就是脑子好用,任何学术性的东西只要看过一遍就绝对会记住。不过这种记忆能力仅限我想记忆的东西,如果我不想去记就不会记下来。甲骨文在龙缘内部一直被用做计算机的图形加密文字。所以我抽空学过。当然,这些是不能和金币说的。

    金币很夸张地看了看我,在水里只有她不用头盔,也只有她能看到表情。“不是吧?紫**也太伟大了。甲骨文你都学?”

    “兴趣而已。”我依然在研究着墙壁上的文字。“这写的东西不是肯定不是甲骨文,而且也肯定不是魔文。”

    克利斯缔娜拍拍我:“你魔宠不是很多吗?放几个出来认一下,或许有人认识呢。”

    “那我试试吧。”

    被释放的只有阿嫡娜、小龙女和水晶,其他人需要先释放防护结界才能下水,我干脆没让他们出来。

    阿嫡娜靠近墙壁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我完全没见过这种文字。”

    小龙女也是摇头:“看起来像甲骨文,但绝对不是。或许是某种改进的文字,反正我看不懂。”

    水晶仔细看了看,然后道:“我到是见过这种文字,但是我不认识。”

    “你见过?这难道是龙族的文字?”水晶是条仙女龙,而巨龙族中仙女龙一直是美丽与智慧的代名词。水晶见过这种文字到是不奇怪。

    水晶无奈的道:“这是巨龙一族很久之前使用地龙文,现在用的龙族语言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但是这种文字已经很久没用过了,我根本就不认识。”

    克利斯缔娜道:“看来我们是无法从这上面找到任何线索了!”

    “那到未必。”我一伸手,一个巨大的龙头浮了出来。“斑侬枷兰,你认识龙族古代语吗?”

    “当然。”斑侬枷兰左右看了看,很快就注意到了墙上的文字。“是这些吗?”

    “对,就是这些。”斑侬枷兰这家伙可是导致龙族分裂的超级大祸害,艾辛格地史诗巨龙红炎都没他年纪大,如果他要是不认识。那世界上就没有谁认识这个东西了。

    得到我的确认后斑侬枷兰就开始念了起来:“安卡贝拉阿嘛啦……(咒语)”

    听到斑侬枷兰念出来的文字完全听不懂。我就想让他翻译一下再读出来,谁知道我还没开口。墙壁上斑侬枷兰念过的那段文字就突然亮了起来,紧跟着那段文字突然从墙上飞了出来,吓的我们赶紧闪到一边。那些文字飞到我们身后十几米的地方,然后突然聚集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跟着光球突然一闪并立即熄灭。光球熄灭后我们只看到一只体长超过一百米的巨型鲨鱼出现在我们面前,顿时把我们几个吓了一跳。

    “靠,斑侬枷兰你召唤出什么东西来啦?”

    “是你让我读的。”斑侬枷兰解释道:“这是一段传承之语,只要能正确朗读出来就会自己启动。只要能战胜这个魔法形成地生物就能获得这个生物地控制权。以后只要再次念动这个咒文就可以召唤这种生物。”

    “那要是我们被它击败了呢?”

    “那这个生物会再变回文字回到墙上,等待之后地人去启动。”

    “刚刚是你念的文字,那是不是说我们现在干掉这个东西,你就能召唤这种级别地大鲨鱼?”

    “不是这种级别,而是就这一只。另外,不一定非得是我,我们是同组人员。杀死后是可以选择由谁来继承的。”

    克利斯缔娜兴奋的道:“看来这算是一个奖励了,让我们来把这个家伙干掉吧?”

    我也把永恒抽了出来。然后道:“这东西是给NPC准备地奖励,可不是给我们的。”

    “为什么?”

    “就算击败这个家伙,你能记地住咒语吗?”

    “这个……!”

    真红打断我们道:“你们还是好好想怎么对付这个家伙吧!它开始动了。”

    那条鲨鱼刚刚一直处于静止状态,现在却开始缓慢的动了起来。只见那家伙摇了几下尾巴,然后调转方向游向了远方。

    “它不会是要跑吧?”金币问道。

    “我看不像。”

    刚刚召出来看文字,还没来及收回去的阿嫡娜突然提醒我们道:“它冲过来了。”

    阿嫡娜有声纳,在水里她比我们的观察范围大的多。几乎是话音刚落我们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瞬间就到了我们的面前。那条鲨鱼刚刚根本就不是逃跑,它是觉得距离太近,特地游远一点方便加速。现在这家伙地速度几乎已经达到了顶点,虽然看起来不太快,但其实对我们来说非常危险,因为这是水里,我们根本没有陆地上的灵活性,对付这种速度的鲨鱼根本占不到便宜。

    仅仅一愣神的时间鲨鱼就到了我们面前。这个家伙迅速张开了巨大的嘴巴,一口把我们全体都给吞了进去。不是我们不想跑,而是根本来不及。鲨鱼的攻击速度在鱼类中也是排的很靠前的,对我们来说就更没法比了。要知道大部分鱼类地攻击速度都比陆地生物要快,像那些能在千分之一秒时间内吞掉猎物的技能基本都是鱼类的特长。

    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我们就被吸入了鲨鱼的嘴里,跟着这个家伙就直接把我们吞进了肚子里。它有一百米长。吞几个人还不是小意思?

    “爆流破。”克利斯缔娜突然喊了出来,一道巨大的水龙卷直接从她的法杖尖端喷了出来,跟着克利斯缔娜就开始高速后退。克利斯缔娜完全把水龙卷当成了喷水推进器,她迅速地冲过来把我们几个都拉到了一起,然后带着我们冲回了鲨鱼嘴里。鬼知道这家伙的肚子里是不是有着什么消化液之类的东西,我们可不想变成鲨鱼粪。

    虽然冲回了鲨鱼的嘴里,但我们依然出不去,这个家伙的嘴已经闭了起来。不过还好鲨鱼没长舌头,不然我们又得和它的舌头打一场。

    克利斯缔娜结束了自己的喷水工作,先放了个照明术。然后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想办法把这个家伙干掉了。”斑侬枷兰那个浮在半空的脑袋道:“被吞进来其实还算幸运的。要是在外面我们还未必打的过这个家伙。不过千万别去这个家伙地肚子里,那边有魔力消化系统。进去就会被吸干。还是嘴里相对安全点。”

    真红忽然指了指头顶上问道:“穿过那里应该就是鲨鱼地脑子吧?”

    克利斯缔娜立刻竖了个大拇指:“高明,从这里直接打个洞上去就搞定了。”

    “那就让我来吧。你们把耳朵捂上。”真红先降到了鲨鱼的嘴部下沿,这样她就可以站在鲨鱼地下颌上借力了。“大威天龙拳第三十七式——潜龙升天。”一声嘹亮的龙吟声中一条五爪金龙直冲而上,一下命中了鲨鱼的上颌,然后毫无停顿的直接穿了进去。

    大鲨鱼正在水里游的好好的,突然身体一抽,跟着脑袋上像鲸鱼一样开了个洞,一条金龙从洞里直冲而上,硬是把鲨鱼的脑袋直接开了个大洞。我们还没来及从那个洞钻出去,鲨鱼就突然一闪变成了之前的那堆文字飞到了我们中间,然后聚集成了一个光球。

    斑侬枷兰道:“谁想要的话去摸那个球就可以了,这段咒文会变成你的特殊属性,只要念出来就能召唤,技能不能升级,每次召唤后如果战死就得等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再次召唤。”

    我对克利斯缔娜道:“你拿着吧。我们的召唤生物都很多,好象就你比较少。”

    克利斯缔娜点点头,也不客气,直接把光球拿在了手里,光球一闪消失在她的手心上。

    我们重新回到墙壁边看了下其他的文字,这次没敢让斑侬枷兰读出来。墙壁上之前写着召唤鲨鱼的咒文已经不见了,那里只剩下光光的墙壁。按照斑侬枷兰的说法,这墙上写的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召唤咒文,起码有好几百万个召唤生物。只要念动一段咒文就会引出对应的召唤生物,但是都必须先消灭再拥有。斑侬枷兰找了一拳也没发现其他内容的文字。

    克利斯缔娜道:“这地方除了文字就什么都没了,也没个出口,我们到底要怎么才能找到逆鳞啊?”

    “搞不好逆鳞根本就不在这里。”真红道。

    金币道:“万一要是必须把这些文字都消掉才能看到逆鳞该怎么办啊?”

    我摇摇头:“不会有那么变态的任务的,这里起码有几百万条咒文,别说一个个去启动,就是它们一起出来站那里让我们杀也得搞半天,系统不会这样设置任务的。要么逆鳞根本不在这里,要么就是我们没到机关。”

    “我想我找到了。”克利斯缔娜突然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