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讹人?本宫也会! 上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讹人?本宫也会! 上

第1096章讹人?本宫也会!(上)
  
  放眼长安,谁不知武娘子之大名?
  一介女流、如花年纪,便能将房俊在关中的诺大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使得房家蒸蒸日上,暗中不知羡煞妒煞了多少关中俊彦!这等有才有貌的绝世红粉,怎地就落到房俊这个棒槌床榻之上?
  扼腕惋惜者不知凡几……
  因着齐王李佑与房俊关系匪浅,平素商业往来亦多,韦挺对于武媚娘其人堪称了解。知道这位看似娇娇弱弱眉目带笑温婉可亲的大美人实际上堪称巾帼英豪,无论搭理商贾之事亦或調教府中仆役的本事都是上上之选,不让须眉。
  刑部羁押房遗则之事本就理亏,若是高阳公主一人前来尚好,不过就是仗着身份地位发泄一通,自己捏着鼻子陪着小心也就罢了,想来不至于有太多波折。
  但是武媚娘亦一同前来,韦挺的心一瞬间就提了起来。
  这个房俊的宠妾可不好对付……
  韦挺将高阳公主与武媚娘请进正堂,奉为上座,又命书吏送来香茶,这才打横陪坐。
  恭谨问道:“殿下莅临刑部衙门所为何事,下官自是清楚。按说殿下纡尊降贵,本官自应无所不应。只是令狐家已然状告房家郎蓄意伤人致使重伤,衙门中的书吏未曾查明情由便准许立案,已然启动办案程序。本官受陛下厚恩得以执掌大唐刑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片刻不敢稍有懈怠,唯恐辜负圣恩扰乱律制。故而,殿下请恕微臣斗胆,不能擅自释放房遗则,不过下官可以保证,定然会公正审理,绝不偏颇。”
  他也算是开诚布公,直接将话题点明了,一头是房家、是殿下您,一头是令狐德棻、是关陇集团,咱谁都得罪不起,也只能做到两不相帮。
  高阳公主岂能被他这般轻易打发?今日若是不能将房遗则带回去,那她的颜面以及房家的颜面也算是彻底落在地上。
  高阳公主挺直纤细的腰杆,尽显皇室的良好礼教,风姿仪态无懈可击,可是说出的话却咄咄逼人。
  “韦尚书误会了,本宫今日前来可不是找您说人情。那令狐锁既然状告吾家三郎致人重伤,现在也确实重伤,不管到底是谁打的,咱们房家认账便是。《贞观律》中有罚金赎罪一说,吾家三郎既不是伤人致死,已不是十恶不赦,自可以金恕罪。韦尚书您开个价出来,咱们房家绝不还价。”
  一股鄙夷的不屑和浓浓的霸气扑面而来!
  武媚娘暗自叫好。
  韦挺却一脸苦笑。
  既非是十恶不赦之罪,自然可以以金赎罪。满天下谁不知房俊财神之名?敛财之术天下无双,那句“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从来都不算事情”更是驰名天下,老少皆知……
  正常来说,这种纨绔之间的殴斗实在是等闲事,只要没有致伤致残家中轻易不会过问。现在令狐家咄咄逼人不依不饶,房家愿意破财和解,自然是最理想的结局。
  可是现在形势不同,房俊于关陇集团针锋相对又处于下风,整个关陇集团都在寻找房俊的弱点给予致命一击,若是这个时候刑部收取房家的金钱允许其赎罪,岂不是跟关陇集团对着干?
  韦挺一脸为难,心里琢磨着措辞……
  一阵脚步声在堂外响起,隐隐伴随着人生吵杂。
  韦挺眉毛一挑,怒气浮现。
  这里可是刑部大堂!
  今日怎地一个两个都将此地当做菜市场,任谁都要来闹一闹?
  面前这位高阳公主自己惹不起,早已憋了一肚子闷气,这时候怒气遮掩不住,脸色顿时沉下来,沉声喝道:“何人在外喧哗?此乃刑部大堂,非是青楼酒肆!再这般吵杂,便给本官叉出去重重责打二十大板!”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韦尚书这是在跟老朽耍官威么?呵呵,真是好大的煞气!便是陛下的太极宫老朽亦是想去便去,却不知你这刑部倒成了龙潭虎穴,见着老朽便要来上一顿杀威棒?”
  韦挺愕然转头,便见到一个须发皆白身形敦实的老者快步进入大堂,一张脸膛上怒气冲冲,甚是威严。
  身后跟着两个刑部的书吏,装模作样的稍坐阻拦便任由老者入内,然后摊摊手一脸惭愧的说道:“韦尚书,吾等实在是阻拦不住,您看……”
  韦挺哼了一声,摆摆手。
  那两名书吏立即转身退走。
  韦挺看向老者,施礼道:“见过令狐尚书。”
  什么阻拦不住?
  根本就是没想拦,甚至就是这帮兔崽子通风报信这才招来了这位!
  这位老者赫然便是新任礼部尚书令狐德棻!
  二人官职相同,只不过令狐德棻资历更老,韦挺在其面前执弟子之礼,便矮了三分。
  令狐德棻一贯倚老卖老,即便是韦氏最杰出的人物亦不放在眼里,只是略略的点头,便将目光移向主位的高阳公主,一揖及地,朗声道:“老臣令狐德棻,见过高阳殿下。”
  高阳公主清丽的俏脸毫无表情,只是淡淡说道:“平身吧。”
  尽管心中对这个老家伙没半点好感,但是对方毕竟资历摆在那里,不好太过失礼。
  令狐德棻说了声“谢殿下”,旋即伸直腰杆,目光直视高阳公主,沉声说道:“家中劣孙年幼无知,无意冲撞了殿下,老臣代其给殿下赔罪。”
  说是道歉,言语神情之中却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目光灼灼。
  高阳公主一时有些语塞。
  那令狐锁打也打了,人家令狐德棻也没有追究到底有没有冲撞她,反倒让她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武媚娘流转的眸光闪动,轻描淡写的插话道:“赔罪有用的话,还要刑部干嘛?”
  大堂内陡然一静。
  韦挺瞪大了眼角,好似第一次认识武媚娘一般。
  原来房家最像房俊的不是咄咄逼人的高阳公主,而是这个看似妩媚娇柔云淡风轻的武媚娘……
  韦挺在心中为武媚娘这句话叫好。
  配最有用的话,要刑部干嘛呢?
  说得太有道理了,太特么有才了……
  高阳公主洁白的贝齿咬住嘴唇,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
  这句话她在家里时常听到,郎君的原话是“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虽然不知警察到底是何物,但是此刻武媚娘将郎君的话搬出来,实在是太解气了!
  你想道歉就道歉啊?
  老娘还没答应呢……
  令狐德棻一头银发差点根根竖立,颌下白须几乎如戟如枪!
  老头气得鼻子都冒烟了!
  这房家怎地专门出来这等气死人不偿命的混账?
  以前他屡次被房俊奚落讥讽,以为房俊便是天底下最最无耻气人之人,现在见到武媚娘云淡风轻娇娇弱弱的样子,方才发现房俊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因为这是一个女人啊!
  一个比自己的孙子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居然对自己说出这等轻蔑侮辱之语?
  令狐德棻气得浑身发颤,想要叱责武媚娘几句,一贯养成的“君子素养”令他放不下自尊与武媚娘斗嘴,便愤而转向高阳公主道:“老臣既然已经代替劣孙向殿下赔罪,而殿下亦接受了,此事便就此了结。那么,殿下是否对指使家将将吾家劣孙殴打重伤一事有个交代?”
  一屋子人目瞪口呆。
  感情这位向来德高望重的饱学鸿儒耍起无赖,比这两个女人还要无耻呀!
  前头代替自家的孙子道歉,后脚就耍无赖跟高阳公主要个交代,这作风简直就跟市井之间的游侠儿泼皮一般无二,甚至无耻之处犹有过之。
  这特么还是那个“放旷山水情,留连文酒趣”的一代大儒令狐德棻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