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权少痴缠高冷妻 > 第509章 绑架 十

第509章 绑架 十


      此时方子晴以及老大等人全部都被控制住了,俞振轩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冲到了甲板上的那个社团老大面前,看都没看旁边狼狈不堪摊在地上的方子晴一眼。
  
      “说,你们绑的人在哪?”
  
      这个社团老大已经吓傻了,他这时候才知道真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怪不得那个女人会说“特首也不一定担得了这个责任”,怪不得那个男人会在电话里说“跪着求死都不可能”。
  
      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天神一般的男人到底是谁,只知道这个人在没有惊动香港警方的情况下,居然调动了陆海空全方位的打击,他真怕自己会像那个男人说的那样“生不如死”,“噗通”一声跪在了甲板上,“求你别杀我,千万别杀我,我说我说,人在元朗利沙村山上的一个废弃厂房里。”
  
      “带上他,一起过去。”
  
      “俞振轩,有种你就杀了我!”方子晴眼看着俞振轩理都没理她就要走,疯了一样的喊道。与其生不如死,还不如死了痛快。
  
      “把嘴堵上,完事和那个姓吴的一起送回内地。”
  
      俞振轩眼皮都没抬,吩咐完便登上了直升机,而社团老大也被一起拽了上去。
  
      直升机很快就停在了那片废弃厂房前的空地上,俞振轩掏出枪迅速冲下飞机向屋内奔去,不想原本应该关押莫怡琳的库房灯亮着门也大开着,里面躺着两个被反绑着双手昏迷着的男人,两人佝偻着身子扭曲着脸,像是被人踢爆了某个脆弱地方的表情。
  
      被拽下飞机的老大也是一脸懵副,“莫小姐一直被关在这里,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俞振轩走到屋外四处查看,老大则喊道:“原本约好在山坡下交赎金,拿到赎金山上就会放人的。”
  
      俞振轩向山坡下看了一眼便迅速向那边跑去,其他人也都跟了过去。
  
      山坡下一辆车停在那里,车灯开着车门敞着,旁边不远的乡村土路上则躺着两个反绑着手堵着嘴昏死过去的男人,一个男人的手臂上有枪伤,另一个腿上有枪伤。
  
      贺剑上前弄醒了其中一个,“说,你们绑的人在哪?”
  
      醒来的男人心有余悸,“不……不知道,应该走了。”
  
      “走了?和谁一起走的?”俞振轩冰冷的声音有如实质,压迫得刚刚醒来的男人差点没有再吓昏过去。
  
      “应该是和......和莫家来救她的人一起走的,那个男人受伤了。”
  
      刚好这时覃新的电话打了过来,俞振轩接听之后直接吩咐众人,“去华德医院。”这和他的猜想一致,为了不惊动警方,怡琳一定会带着人去莫家的医院。
  
      就在两个小时前,莫怡琳和莫屹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
  
      早就垂涎莫怡琳美貌的男人和同伴一起走到了库房门前,他迫不及待地进了门,同伴则“咣当”一声重新在外上了锁,“尽管折腾,完事换我!”
  
      “放心,一会我拍门你就放我出去换你来,我给你守着。”男人一边猥琐地笑着答话,一边冲坐在铁床上的莫怡琳扑去。
  
      男人淫笑着上前弯腰去扯莫怡琳的衣服,不想后颈突然一痛,整个人眼前一黑就载倒在了地上。
  
      莫怡琳用捆自己的绳子迅速把男人捆好,撕了他身上的衣服团成一个球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把人拖到了门后的墙角。
  
      隔壁的男人听到“噗通”倒地和面料撕碎的声音淫猥地一笑,心知屋内战况激烈,只在沙发里坐着听歌,静等着自己的“主场”。
  
      莫怡琳估算着时间,用手轻轻晃动铁板床迷惑另一个绑匪。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莫怡琳走到铁门跟前使劲拍打了几下,隔壁男人听到声音嘴里不干不净地走了过来,“你可真够快的,这么一个大美人你也坚持不了半个小时,哥们儿我肯定比你强,不信比比看。”
  
      说着便打开门走了进来,他一眼没有看到同伴就有了一丝警惕,还没等他看清屋内的情况,躲在门后的莫怡琳已经蹿了出来,一个手刀直奔他的后颈劈去。
  
      男人因为察觉到了不对,所以听到风声马上向旁边一侧身躲了开去。
  
      此时莫怡琳已经把刀片抓在手中,再挥手出去已经是生死相搏,因为这个人手中可能有枪,她如果不能抢占先机极有可能会吃亏。
  
      论单打独斗,绑匪根本就不是莫怡琳的对手,更何况莫怡琳现在出手十分狠辣,几乎招招必杀,手中的刀片始终在往男人的动脉上招呼。
  
      男人刚要伸手到后腰处掏枪,莫怡琳手中的刀片已经飞快地冲着他手腕上的动脉划去,吓得他迅速抽手,但手臂上的衣服被划破胳膊也见了血。
  
      男人没有想到莫怡琳会这么凶,拼着受伤再度伸手去摸枪,结果刚抽出来,就被莫怡琳一脚踢飞了出去。
  
      男人此时真的有些怕了,拼命想要去捡枪,不想,莫怡琳从后面赶上来,一脚将人踹翻在地。男人挣扎着想要爬起身逃跑,莫怡琳再一脚踹在了他的脊椎上,“咔嚓”一声脊椎断裂的声音传来,男人疼得顿时晕死了过去。
  
      莫怡琳走到远处把地上的枪捡了起来抓在手中,走到隔壁房间找了一段绳子,把地上的男人绑了起来,跟第一个一样把嘴堵上了。
  
      莫怡琳又在院中谨慎地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其他人,翻了一遍这两个人的身上,除了刚才捡到的那把手枪,只找到一把匕首。
  
      莫怡琳不知道这里是哪,也不知道离山下的大路有多远,翻出绑匪的手机,用他的指纹打开,定了一下位置,想要联系贺剑过来接她。
  
      不想这时手机响了,显示来电人是“阿毛”,她任由它一直响并没有接听。
  
      经过这番打斗第一个绑匪早就醒了,此时正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莫怡琳。
  
      莫怡琳上前扯下了男人口中的破布,把手机上的来电拿给他看,“阿毛是谁?他找你们有什么事?”
  
      男人张大了嘴没有开口,莫怡琳把手中那个锋利的刀片在男人眼前晃了晃,又熟练地拉开了手枪的保险让子弹上膛然后指在了男人的头上,“你是想一枪爆头还是想被划开颈动脉血液流干?”
  
      男人看莫怡琳的眼神仿佛是在看地狱里来的恶魔,他看得出来莫怡琳绝不是说说而已,她眼中是真的露出了杀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