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权少痴缠高冷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欢而散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欢而散

    被俞振轩扔在原地的莫怡琳情绪十分低落,她知道她今天这样的表现不仅伤了俞振轩的自尊也伤了他的心,可是这突如其来的求婚确实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她目前真的没有办法答应他。
  
      屋内的几人都被刚刚的事情弄懵了,真不知道这两人要如何收场。此时也不知道要怎样劝这两个人,只能默默地退了出去。
  
      莫怡琳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决定让两个人都冷静一下比较好。就目前来说,她的事业布局才刚刚开始,她还没有办法什么都没有安顿好就匆匆忙忙答应俞振轩的求婚。
  
      莫怡琳不得不承认,方子晴跟她说的官与商的话不无道理,虽然她不认为自己会成为俞振轩的累赘,但也必须在与俞振轩结婚之前完成公司的主体布局和上市筹备,否则她公司的一切行为都会与俞振轩甚至俞氏家族扯上关系,她做的一切合法合规的操作,都会被人无端地猜疑成权势威压的结果。
  
      这不是莫怡琳想要看到的局面,也不是她能够接受的嫁给俞振轩的代价。他们现在每天在一起,其实与普通夫妻无异,可一旦有了那一纸婚书,反而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束手束脚。所以她希望俞振轩能够给她时间,让她完成公司的整体布局,而她现在已经把部署的速度提得不能再快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达到她预期的效果。
  
      莫怡琳知道,俞振轩一直希望他们可以尽快结婚生子,可她目前确实无法回应。这种矛盾暂时无法调和,只能由她和俞振轩慢慢消化,暂时分开各自冷静也许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想到这里,莫怡琳便走到衣架前去拿自己的风衣想要开车回家,可能是她实在有些心不在焉,居然一不小心把整个衣帽架刮倒了,“哐当”一声,巨大的响声震得楼上的俞振轩和楼下的几人都跑了过来。
  
      莫怡琳也有些被吓呆了,还好她躲得快没有砸伤,于是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让你们受惊了,我不小心把衣架刮倒了。”
  
      阿强和小李这时已经跑过来扶起了衣架,莫怡琳则俯身捡起了她和俞振轩的外衣。
  
      拿着衣服,刚要站起身,却见地上有一张粉红色的卡片,看样子是从俞振轩落在地上的西服口袋里掉出来的。
  
      莫怡琳伸走拾了起来,打开精美的对折卡片,只见上边只有一句话,“轩,生日快乐,君”,而在“轩”、“君”二字上分别印着一个鲜红的唇印,一看便是女人拿嘴唇直接印上去的。怪不得俞振轩下班时,她会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原来根源在这儿。
  
      莫怡琳一把扔了俞振轩的西服,也许是因为起的过猛,也许是因为气急攻心,整个人都晕眩地晃了一下,险些没有栽倒在地。
  
      听到声音跑下楼来的俞振轩此时已经来到了莫怡琳的面前,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伸手一把扶住了她。
  
      莫怡琳此时气血上涌并未多想,小擒拿手直接卸去了俞振轩的胳膊,把那张卡片直接摔在了俞振轩的脸上,低吼出声,“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俞振轩被摔得脸色铁青,狠狠地瞪视着莫怡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脏了。
  
      莫怡琳从旁边的桌上抽出一张湿纸巾仔仔细细地把自己的手擦了一遍,扔掉纸巾穿上风衣,头也不回地向别墅外走去。
  
      俞振轩脚步动了一下想要追出去,但想到今天晚上这个小女人一系列的表现,生生停下脚步,定在了原地。
  
      其他几人看这个情况也不敢劝,况且也不知道要怎么劝,只能在一边束手无策地站着。
  
      梁健弯腰捡起了莫怡琳扔的卡片,打开一看,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去,不怪莫小姐生气,这要是说不清楚直接踹了俞市长都有可能。
  
      “拿过来。”俞振轩的声音冷得刺骨。
  
      梁健把卡片拿到俞振轩面前,他没有接,只就着梁健的手看了一眼,脸色铁青地看了一眼阿强,“这张卡片哪来的?”
  
      “好像是从您西服口袋里掉出来的。”阿强只能照实回答。
  
      俞振轩冷厉的眼神扫过梁健,“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西服口袋里?”他不可能让那个叫肖香君的秘书近他的身。
  
      梁健这时满头冷汗,想起林副市长跟他说过的话,他没有太当回事,竟然着了那个肖香君的道。
  
      “应该是今天肖香君到我办公室送文件的时候,刚好有人叫我,我离开了办公室两分钟,她应该就是那时候把卡片放在了你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兜儿里。”梁健回想中午的情景,丝毫不敢隐瞒。
  
      “看来你对那个秘书印象不错!”俞振轩的声音如同刀一般刺向了梁健。
  
      “对不起,俞市长,是我大意了,对这个秘书防备的不够。”梁健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丝毫不敢有任何推诿。
  
      “哼!”俞振轩没有再对梁健说任何话,一把扯下身上沾过卡片的衬衣,和西服扔到一堆,转身吩咐阿强,“扔了!”转身往楼上走去,显然是要洗澡。
  
      众人这时才想起莫怡琳那句“别拿你的脏手碰我”,他们都为这样的俞振轩捏了一把汗,以莫小姐的洁癖不会真的踹了五少吧?
  
      几个人这时候都看向了梁健,李婶年龄大直接就数落起了梁健,“梁秘书,你怎么能让这样的事在你眼皮子底下发生呢?到底是什么样的狐狸精能让你放松警惕成这样啊!”
  
      梁健此时有些无地自容,他只不过是觉得肖香君那个小姑娘年纪小单纯,人也活泼讨喜,当初林副市长的说的时候,他还比较谨慎地刻意避开了和她的接触,但最近这姑娘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人也更加可亲了,所以他才会放松了警惕。
  
      他这还真是阴沟里翻了船,怎么就忘了,方子晴特意从北京带回来的帮手,又怎么可能单纯得了?他居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连阿强他们这些毛头小伙子都不如,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梁健郑重向几人道歉,“对不起,全是我的错。”
  
      众人都明白,梁健这个道歉没有任何价值,这一次恐怕莫小姐不会轻易原谅俞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