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权少痴缠高冷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猫戏老鼠

第一百六十五章 猫戏老鼠

    姜新池这几天一直过得惴惴不安,他知道以俞振轩的阎王脾气,既然知道了背后害他的人是自己,就绝对不会放过他,他至今忘不了那天俞振轩看向他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他这时候就像是一个等待抓捕的犯人一样,每天都不知道警察什么时候就会闯进他的门,把枪指着他的头说一句“你被捕了”。
  
      姜新池现在终于明白,他是被俞振轩耍了,虽然俞振轩开到清水去的两辆车损毁严重,但显然俞振轩和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受伤,即使受伤也应该只是轻伤。俞振轩除了当天装模作样地戴过一个颈托以外,再就没有任何表示了,而他的女人第二天就正常上班了,除了感冒没有听说有任何不适。
  
      可他出手暗中伤人这件事却已经在整个世家圈子里传开了,毕竟俞振轩这么一个受人瞩目的新生代在清水被人暗算出了车祸,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连最高层这次都震动了,姜家主家已经打电话训斥过他几次了,让他想办法善后,如果他不能妥善处理,姜家不介意把他直接推出去让俞家出气。
  
      姜新池知道自己这次完了,他给小颜打电话,“小颜,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看看王家能不能帮我在上边求求情,我可以把手中王三儿的资料都交给他们。”
  
      没想到这个女人也会翻脸无情,“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轻举妄动了吗?你依然我行我素,现在我也帮不了你,王家肯定不会趟这趟浑水的,你还是想想办法自救吧。你这时候最好不要把王三儿的资料拿出来,别俞家还没弄死你,王家就先找人把你办了。”
  
      小颜的话说得姜新池更加绝望,他知道这次谁也救不了他了。明明当时这个女人也想看俞振轩的热闹的,现在却推得一干二净。当然这时候,他是没有底气与这位大小姐较真儿的。
  
      姜新池如今已经没有心思升职了,因为那根本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现在他的命能不能保住才是大事,他甚至想到了逃亡国外,可还没等他付诸行动就发现已经被人监控了。他现在就像是被猫捉住的老鼠,虽然还没有被吃掉,但已经完全被掌控在猫的爪下,至于什么时候gameover,那完全得由猫说了算。
  
      姜新池是老鼠,那俞振轩自然就是那只猫了,他现在确实是比较享受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他要折磨够了姜新池,才会给他一个痛快的结果。
  
      因此,俞振轩自从那日升职约谈以后,就再没有任何表示,仿佛清水的车祸不曾发生过一样,依旧每天正常到市府上下班,朝九晚五,规律异常,仿佛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早晨送女朋友到单位后就直接上班,下班便直奔女朋友的公司接人下班,据说下班后两人也和普通人一样一起买菜做饭,端的是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让周围一众人看得云里雾里。
  
      自从牧马人在车祸中彻底报废以后,现在莫怡琳每天上下班都是由俞振轩亲自接送,就连他们公司的人现在都已经习惯了每天在写字楼楼下见到市长大人的坐驾。
  
      莫怡琳想劝俞振轩别这么在她的公司招摇过市,“市长大人,求你能不能低调一点,您每天早晚两次打卡,让我在公司里很为难,你知道吗?”
  
      俞振轩却不以为然,“为难什么?你这绝对是掩耳盗铃,你们公司还有谁不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他们最初好奇好奇也就算了,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再有这个兴趣了。”上次的新闻发布会之后,难道还有人不知道他这个市长是这间公司老板的男人吗?
  
      莫怡琳想想也是,既然劝不住他,每天打车他也不会允许,那就先这样吧,只不过她已经在开始关注各类车型信息,打算再买一辆新车了。那辆牧马人估计保险公司能赔的钱极其有限,而那辆肇事的卡车车主也是受害者,当然也不会赔。就算他有责任,他应该也没钱赔,两辆被毁的车加起来有小两百万,还是别难为这个倒霉的卡车车主了,这件事除了找姜新池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这几天,莫怡琳都没有见过阿强和阿刚,估计是被俞振轩派出去调查车祸的事情了。莫怡琳一直没有问俞振轩事情的进展如何,怕给他增加压力,她看得出来俞振轩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非常之高。她想如果有消息,俞振轩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她,以安她的心,毕竟在她心里张宗军这个人就是一个无比危险的定时炸弹。
  
      这几天稍微有点进展的就是,几个鞋印通过技术部门的比对和分析,与张宗军的资料完全吻和。根据肇事卡车所追查出的监控资料,在张宗军曾经加油的加油站以及买东西的小超市里,技术人员提取了他清晰的影像资料,他脚上所穿的鞋与这两次做案时留下的鞋印完全吻和。
  
      而对张宗军家小院的搜查显示,这个人确实已经回到了清水,也确实曾在家里住过,那一日莫怡琳看到的炊烟应该不是错觉,而就是他切实活动过的痕迹。
  
      根据这些资料,公|安系统已经发布了全国通缉令,悬赏缉拿张宗军。
  
      而张宗军的情况也被俞振轩及时通报给了清水乡的干部,让他们在群众中进行宣传,如果看到张宗军要及时报案,另外,村民平时的活动也要尽量避免落单,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危险。以上次张宗军追踪、企图伏击莫怡琳的情况,和这次的卡车肇事案来看,张宗军绝对是一个冷静、有头脑的高智商罪犯,十分的危险。
  
      而这几天阿强、阿刚、贺剑带着搜救队员在山林中搜索的结果显示,张宗军对清水附近的山林非常熟悉,可能有多个隐藏的据点,这些据点大多是一些天然的溶洞、岩洞,有的里面还有暗河,搜索起来非常的困难。
  
      莫怡琳一知道张宗军的情况,第一时间就给她的几名实习生开了视频会议,“欣然、左兰、连旭、凌霄,最近一个非常危险的犯罪分子潜了回来,估计就藏在清水附近,你们几个平时一定要多加小心,尽量减少单独行动,尤其是两个女孩子,晚上更是要减少外出,有什么事情尽量和男孩子商量,大家一起行动。”
  
      几个学生最近也听说了一些消息,连忙安莫怡琳的心,“莫老师,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多加注意。”
  
      莫怡琳又接着叮嘱,“住宿、洗澡的时候要警醒一些,电话随时保持畅通。另外,也要在学校里跟学生们多做宣传,让他们注意安全。提醒家住的比较远孩子们,一定要结伴而行。”
  
      连旭代表大家对莫怡琳保证,“莫老师,您放心,从明天开始,我们几个会加强对孩子们的安全教育,一定不会让他们出事的。”
  
      “好,你们自己也要注意安全。”直至全部叮嘱完毕,莫怡琳才算是稍微踏实了一点儿。
  
      偶尔听到俞振轩与阿刚阿强他们通电话,莫怡琳都会在一边忧心忡忡地若有所思,俞振轩看到这样的小女人总是分外内疚和心疼,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她一定不会卷入这些危险中来,所以再有这些情况的汇报都会尽力避开她。
  
      俞振轩每晚睡觉的时候,都格外的警醒,就怕莫怡琳再做噩梦。
  
      莫怡琳也看出了俞振轩的小心翼翼,出言安慰他,“我没有那么脆弱,不用这么谨小慎微的,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像多愁善感、弱不禁风的林黛玉了。没有你之前,我也勉强可以归入女汉子之列的,好吗?”
  
      俞振轩看着故作轻松的莫怪琳,皱着眉打量,“光看还真看不出来你像条汉子,看来只能用摸的了。”说着手上就开始不老实起来。
  
      莫怡琳急的大喊,“喂,俞振轩,放手,拿开你的手!”可是有了这么好一个借口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放手,有哪个“汉子”能有这么绵软舒服的手感啊,真是让他爱不释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