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权少痴缠高冷妻 > 第十六章 暧昧

第十六章 暧昧

    &ngua=javasr=/gaga/pa-tprightjs>
  
      星期天的课程莫怡琳上得很顺利,和以往一样。只不过对于俞振轩的表现她有点纠结和看不懂。
  
      没有任何悬念,早饭、午饭俞振轩都是在刘阿婆家吃的,莫怡琳看他和梁健这样的表现,真心觉得吃惊,虽然心里隐约知道俞振轩会留在这里是为了她,但却实在没有觉得自己对他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毕竟俞振轩这个人的冷酷名声在外,而自己已经多次给他没脸了,她实在不敢也不想高估自己对他的作用力。
  
      当看到她的内衣、袜子洗干净了挂在晾衣绳上时,心里更是一阵恶寒,想象不出那个一张冷脸的冰块男洗自己内衣时是个什么情形,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俞振轩一定不会命令梁健做这件事,洗衣服的一定是他本人。
  
      不仅梁健风中凌乱了,莫怡琳也没差多少,毕竟洗内衣这种事情太过暧昧了。假装什么也没看到,莫怡琳几乎没有再与俞振轩做任何交流。
  
      午饭一过,莫怡琳就辞别刘阿婆要返回西滨,想马上摆脱与俞振轩这种诡异的相处模式。可她刚走到自己的红色牧马人旁,就看俞振轩的一个安保人员,听俞振轩和梁健好像是叫他阿强的,正守在自己车边。
  
      一看到莫怡琳,阿强立即恭敬地上前,“莫小姐,我来替您开车。”还没等莫怡琳反应过来,阿强已经直接从她手中拿过了车钥匙。莫怡琳一看这阵势也知道拒绝无效,刚要拉开车门上车,却看到梁健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并落了锁,然后还不忘摇下车窗笑看着她,“莫小姐,我还没坐过‘牧马人’,今天就享受一下您的坐驾了!”说完,“牧马人”就直接开走了,气得莫怡琳在心中暗骂“强盗”。
  
      车被“抢”走,莫怡琳心中一阵懊恼,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馊主意。果然,马上就看到俞振轩那张欠扁的冷脸,从开过来恰恰停在她身边的陆虎里钻了出来。俞振轩什么话也没说,面无表情地下车拉开了莫怡琳身边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莫怡琳没有办法,总不能搭村里进城的手扶拖拉机回去吧,只得坐进了车子。俞振轩替她关好车门,自己则从另一侧上了车,和她一起坐在了后座。
  
      莫怡琳心里不爽,上车后一言不发,看都没看俞振轩一眼,直接闭目养神。俞振轩知道她这是在和自己置气,也没有说什么,眼里隐隐闪过一抹温柔的笑意,除了提醒司机开慢点、稳点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也许是这两天确实累了,莫怡琳竟然闭着闭着眼睛就睡着了。俞振轩看着她浓密的睫毛小扇子一样覆在紧阖的眼睛上,听着她均匀的呼吸,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是累坏了。想着这样一个柔弱、清冷的小女人,每周末奔波于城市、山村之间,心中禁不住泛上一股心疼。
  
      俞振轩轻手轻脚地脱掉了莫怡琳的鞋,然后紧靠车门坐好,再轻轻把莫怡琳的身体放平,让她枕着自己大腿侧躺在后座上。俞振轩拿过车内的一条薄毯,轻轻盖在了莫怡琳身上,一只大手轻抚莫怡琳的头,另一只手则无意识地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
  
      莫怡琳应该是累狠了,随着俞振轩的动作,只是微蹙了下眉头,但并没有醒,而随着俞振轩轻柔的拍抚,眉头也渐渐地松开,继续沉沉睡去了。
  
      看着这样安静的莫怡琳,俞振轩心中一片柔软,就是眼睛里竟也盛满了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与柔和。
  
      前面的司机和副座的安保不经意间从后视镜看到了俞振轩的眼神和表情,震惊得如遭雷霹,抬眼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原来两人心中所想一般无二:他们是不是看错了,冷漠的俞市长还有这样的表情?这个人真的是他们那个冷酷霸道的俞大市长、俞家霸王五少爷?
  
      莫怡琳一路沉沉睡着,直到快到西滨市区时,一阵手机铃声把她吵醒了,带着刚刚睡醒时的慵懒,迷糊地翻出身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是高允清的电话,莫怡琳带着初睡醒的沙哑和鼻音道:“你好,高博士。”
  
      电话那头的高允清听出莫怡琳声音的异样,吃惊地道:“你生病了?ee。”
  
      “没有,刚刚正在睡觉。”莫怡琳的声音有气无力。
  
      “那真抱歉,扰了你的清梦。”高允清的声音带着几分轻快,哪有一丝的抱歉,分明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而旁边的俞振轩看到莫怡琳这么轻松、毫无戒心地与高允清聊着电话,眉头轻拧了一下,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浑身释放出来的冷气,让前边的司机和安保都浑身不自在地抖了抖,莫怡琳也禁不住用手臂搓了搓胳膊。
  
      “我可没看出你有多抱歉!有事吗,高博士?”
  
      “是这样,我在这边的工厂下周三奠基,邀请了一些领导、客户、媒体和朋友,除了举办奠基仪式,还有一个招待酒会,过来给我捧捧场吧,莫大小姐!”
  
      莫怡琳笑了笑,委婉拒绝,“高博士,你知道我这个人不擅长与政府官员和媒体打交道,也不善交际,去了只会给你添乱也帮不上什么忙,实在不适合出席这样的场合,你看,改个时间我给你私人祝贺怎么样?”
  
      听到莫怡琳拒绝了高允清,俞振轩身上的冷气稍稍收敛了一些,车内温度立刻有所回升。
  
      可不想电话那端的高允清却耍起了无赖,“不行,ee,这是我人生中仅次于结婚的重大事件,其他朋友都来了,缺了你怎么行!你只要人到了就行,你只需要替我高兴,其余都不用你管,而且也有一些老朋友都是你认识的,拒绝请假!”未完的潜台词就是:请假我可要生气了。
  
      莫怡琳回国后,一直没怎么和原来的朋友圈联络,再加上她性子清冷,朋友也的确不多,想到在西滨这几个月高允清对她多有关照,虽然不太喜欢参加这种社交活动,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莫怡琳放下电话,无意中看到俞振轩满脸的阴云密布,心里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冰山脸在不高兴什么?”
  
      莫怡琳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穿鞋歪靠在后座上,这是什么造型?难道……看到俞振轩所坐的位置和他微皱的裤子,再看自己身上搭着的薄毯,难道刚才自己睡着时一直枕在俞振轩的腿上,而且还是当着他司机和安保的面?自己什么时候失了防备,睡的这么死了?可事实证明,她每次在俞振轩身边都是睡得这么死!
  
      莫怡琳一阵窘迫,冷清的小脸泛上了一层红晕,白晰的脸颊连带着脖子都染上了一层桃粉色,眼睛避开俞振轩的视线,起忙低头去穿自己的鞋子。
  
      俞振轩看到这个样子的莫怡琳一阵好笑,他们都在一张床上搂在一起睡了两次了,枕着他的腿怎么就这么害羞了?难得看到这样的莫怡琳,俞振轩心情竟奇迹般地好转起来,也渐渐忘了刚刚听到电话时的不爽。
  
      “晚上想吃点儿什么?今天我有点累,就不做饭了,咱们在外面吃。”这时车已经开入了市区,俞振轩问莫怡琳。这话居然说得就像是一个温柔的丈夫在体贴地问自己的小妻子,而且真如一对老夫老妻那样自然。
  
      不禁莫怡琳浑身一阵恶寒,就连前边的司机和安保阿刚都惊得下巴要掉下来了,心中腹诽,“俞市长在莫小姐面前竟然是这么居家的,竟然洗衣做饭什么都干啊!”看来这位莫小姐真正是俞市长这么多年唯一的一位真命天女啊!回去一定要好好和俞市长身边这几个人八卦一下,肯定这个新闻能炸出一个大坑!
  
      莫怡琳连忙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客气地说:“俞市长,就不麻烦您了,到前面给我停一下就行了,我坐地铁回去就可以了。”咱俩没有这么熟,而且我一点也不想和你这么熟。
  
      “去庆元粥铺。”俞振轩这人霸道惯了,怎么可能允许莫怡琳拒绝,冷着一张脸对司机吩咐。莫怡琳胃不太好,晚上喝粥对她身体有好处。
  
      知道拒绝无用,莫怡琳只好不情不愿地与俞振轩一起吃了一顿晚饭,沉默地喝了点蔬菜粥吃了一点清淡的小菜,倒也还算比较舒服。坐在俞振轩的车里一言不发,回到家,阿强已经等在了楼下。把车钥匙还给了莫怡琳,阿强用目光请示俞振轩下一步如何安排。
  
      看到莫怡琳的态度,俞振轩皱了皱眉,知道自己如果过于心急只会适得其反,于是示意阿强在楼下等,自己把莫怡琳送上楼,嘱咐她好好休息后,并没有进屋,而是转身回去了。
  
      莫怡琳松了口气,进门后迅速洗澡换衣服,然后就睡了。她确实是累了,累到根本没有时间细想她与俞振轩这种诡异的相处模式,一切等她休息好了,再好好梳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