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吟山河图 > 第七十二章 撞山龙

第七十二章 撞山龙


  “昂~~~”
  银光璀璨的长龙迎面而来。万志奇大喝一声:“一个驭物境的垃圾,欺人太甚!”咬牙催动起体内的磅礴真气,一时间血浪冲天而起。中年儒生双手持剑于胸前,血气聚集,转眼间化身一柄巨大血矛对着银龙冲了上去。
  张子龙眼神一喜。这撞山龙是单老师以化形大圆满境界研究了几十年的最强招式,所化之龙精气神齐备,更厉害是的气机牵引,出招之后只能选择硬抗。但是自己功力太弱还做不到锁定敌人,如果万志奇选择避其锋芒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幸好…
  “轰~~”
  一红一白两道洪流眨眼间撞在一起,发出震天爆鸣声,整个阁楼都为之一颤,顶层砖瓦如雨点般向下落去。
  双方相持在一起,明显血光更胜一筹,稳稳压制着银龙。万志奇桀桀笑道:“老匹夫的这一招最精妙的就是精气神,以你驭物境的境界,就算勉强使出也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说着对着少年猛吸了两口气,陶醉道:“啊~啊~闻到了!你身上那醇厚香甜的鲜血是如此美丽,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拥有它了。”
  看着中年儒生的样子,张子龙平静道:“真可悲,你活的就像一只伥鬼,只能依靠别人。而自己却连个屁都不是。”万志奇不屑道:“你懂什么?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就是力量!只要能变得强大,其余一切都可以舍去。就像现在的你,因为弱小所以要被我杀掉一样。”说着催动真气。
  血光大盛,银芒暗淡。
  张子龙突然想起了昔日同袍,其中有一个名叫谢怀石的少年,仅凭半部‘金蝉功’就在三个月内修炼到了外放境大圆满,天资之高可见一斑。所有人都劝过少年,让他离开县城去外面闯一闯,一定会有大名堂。可是少年从不心动,只是笑着摇头。后来在一次海战中,这名天赋卓绝的少年为了保护同袍,被海寇用硬弩射成了刺猬,年仅十四岁。
  还记得自己握着他的手,少年虚弱的问:“将军,我有保护好家人么?”“恩!你家人现在在县城过得很好,平平安安。”少年已是弥留之际,声音微弱:“以后就拜托您了!”。
  “放心!没问题!!!”
  少年就这么死了,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脸上挂着笑容,不知是想起了家乡的父母,亦或者是那两个虎头虎脑的弟弟,还是那群被他救下来的同袍。没人知道。本有机会成为天之骄子的他,就这么平淡的死在了这片不知名的偏僻大海中…无声无息!
  时光如同溪水流过心田。张子龙嘴角勾起,喃喃道:“谢怀石,你是好样的!”对面万志奇眉头蹙气问:“你说什么?”张子龙眼神瞬间坚定,抬头喝道:“去死吧!”
  随后少年仰天长啸,全身不断飘出绿色萤光渗入银龙体内。“昂~~~”一声高亢龙吟,躯体暴涨烨烨生辉。越来越清晰,原本模糊的龙头上,居然睁开了了一双眼睛,神光四溢栩栩如生。它……好像活了!
  万志奇不可置信的大吼道:“这怎么可能?不到化形境怎么可能会……”张子龙此时模样有些诡异,皮肤如同脱离枝干的树叶,暗淡枯萎。一头长发也有些转白的迹象,他狂怒道:“我的三魂尽管拿去!!!万志奇,受死!!!”
  少年双手持枪,足下发力。银龙双目神光一闪,死死的盯着对面之人,一头撞去。
  银龙狂舞。血色长矛寸寸断裂。
  方星火震惊道:“这他娘的是驭物境?他要是到了化形那还得了……”扈飞兰脸色惨白同样震撼道:“精气充沛,神韵十足。甚至已经超过了爹。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不太妙,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透支而死。”
  “扈飞兰!!”旁边单元正怒喝一声,手中长剑带着轻鸣声刺向妇人心口。后者惨淡一笑并不反抗,闭目等死。剑尖悬停在两寸外,黑袍青年双目赤红的问:“到底是为什么背叛我们天王府?”
  扈飞兰叹了口气道:“当年为了对付天王府,万志奇控制了我的家人,命我混入天王府以做内应,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敌人。只是没想到后来我却爱上了你的父亲,对血灵阁的命令就开始阳奉阴违。”
  单元正皱眉道:“我爹是不是你害死的?”“当年我暗中帮助你爹调查他们。谁知道被他们发现,血灵阁就用我的性命要挟你爹,最终设计害死了他。所以说你爹的死确实是因为我。”
  方星火点头问:“你故意不说我的身份,还拿走了令牌。是想惹怒我去广陵府搬兵,过来剿灭血灵阁?”妇人点头。方星火又问:“那晚你完全可以不必下毒,凭借单老前辈跟我们,加上天王府弟子。胜算还是很大的。”
  扈飞兰眼角有泪水划过,后悔道:“爹他身体一项不好,根本不能动用真气。对面又有官兵相助,真打起来必输无疑,到那时我的全家都会被他们杀死。我是真的不知道,爹他居然……”
  单元正怒斥道:“拿我们天王府八百条人命换你一家人的命,你可够狠的!!”说着就要痛下杀手,扈飞兰一言不发。旁边方星火却阻止道:“先别动手,我想我明白了。血灵阁因为功法原因,抓住你们后并不会直接杀死,而是会把你们先圈养起来收集血液,短期内不会有生命危险。而到时候我已经搬来救兵,血灵阁被灭,天王府自然也就安全了。”
  单元正追问妇人:“他说的是真的?”后者点头,接着又摇头道:“事情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错害死了你父亲跟爷爷,元正,杀了我吧。”黑袍青年持剑的手轻轻颤抖,片刻后收剑入鞘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扈飞兰上前一步想要安慰,手却突然停在半空,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方星火突然问:“按照你的计划,我是一定要放走的,可当时我也深受剧毒,这是怎么回事?”妇人道:“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绝对不会中毒,而你与他又是旧识,凭他的本事是可以平安带你出去的。”
  方星火转头,盯着狂舞的银龙道:“张子龙!”扈飞兰点头道:“没错。”看着少年,妇人心中突然想起了爹说的那句:赤子之心,天生豪杰。
  万志奇被杀的节节败退,已经退到了墙边。而对面的张子龙气势还在不断攀登,势如破竹。少年大喝一声:“去死!”压力如排山倒海。中年儒生眼中升起惧意,不能硬接了…打定主意后咬破舌尖,一阵血雾升腾,身形快速向外遁去。
  “天罡极火阵!启!!”就在这时,远处方星火突然大喝一声。以万志奇为中心,那七柄被磕飞的小剑突然闪耀起金芒,迅速交汇成阵。此时青年满脸汗水大喝道:“坚持不了多久,上吧,张子龙!!!”虽然有些曲折,不过计划最终还是成功了。
  “昂~~~”龙吟声响彻云霄。
  银龙终于突破了对方化形大圆满境界的那种如山岳般的浑厚真气,一头撞在中年儒生胸前。疯狂绞杀,后者全身瞬间布满血痕。巨力之下嘴里更是“噗~”的一声,鲜血如泉水不断涌出。
  张子龙长啸一声:“给~我~死~~~”银龙去势不停,裹挟着万志奇左冲右撞。随着一连串的轰鸣炸响声。天罡极火阵支离破碎,几尺厚的墙壁也是残破不堪,其上被撞出数十个巨大窟窿。可以清晰看到屋外天空中的一轮明月。
  万志奇此刻已经没有了人形,整个人就跟一个血葫芦似的。张子龙紧接着大喝一声:“撞!山!龙!”残存真气倾泻而出,银龙咬着儒士的残躯冲天而起。“轰隆~轰隆~~”连续撞破了三层,四层,阁顶。
  一飞冲天。在皎洁的月光中,长龙化作漫天银芒飘散开来。不少有幸看到这一幕的百姓纷纷双膝跪地,不断祈祷。而血灵阁内,方星火一行人看着头顶的巨大破洞暗自咂舌,被这一招打中,不管你什么境界都是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吧。
  身在高空的张子龙看了一眼挂在屋檐上的老天王尸体。轻声道:“单老师,学生给你报仇了!”说完长枪一拉,把万志奇的身体抵在身下大喝道:“万志奇,你的债该还了!”
  “嗖~”
  破空声划破天地,少年用长枪捅着万志奇身体飞速下降,如彗星陨落。
  “轰轰轰~~”
  一头扎进血灵阁,在巨大轰鸣声中二人一贯到底。最终落在一层,轰出了一个十丈大的深坑,大地为之一颤。坑内两人并排躺着,万志奇全身都是深可及骨的伤口,胸前有个恐怖的大洞,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此时的张子龙也没好到哪去。满头白发,裸露在外的皮肤皱皱巴巴如同朽木,整个人仿佛一下苍老了数十年。现如今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哗啦啦~~”各层的练功血池纷纷碎裂,鲜血顺流直下,片刻间填满了巨坑,并且还在升高。
  三楼的方星火等人趴在巨大的窟窿向下张望,入目的是一片血海,根本看不见少年踪迹。扈飞兰焦急道:“赶快救人,这些血水经过秘法炼制非常阴毒,长时间泡在其中必死无疑。”
  可是三人现在基本上也都到了极限,当他们来到底层,蹚着齐膝高的血水。目之所及全是血红,哪里还能找得到深坑,更别说从坑底救人了。方星火皱眉道:“赶紧把门打开,排干净血水才能救人。”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张子龙行走在无尽的黑暗长廊,心中有些疑惑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不知走了多久,面前突然出现一点亮光,少年向着那边全力奔跑起来。当他冲到近前后,光芒瞬间暴涨,把他包裹其中。
  再回神后,张子龙震惊的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条繁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茫然的看着四周,所有人都非常真实,根本不像是个梦。“兄台,看你装扮应该是江湖人吧,我这里有个宝贝要不要看看?”旁边传来一声招呼。
  张子龙回身看去,这是一间名为瑞玉斋的店铺,铺面不大门庭冷落。说话的是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汉子,看装扮应该是个掌柜。见少年呆呆的不说话,他哼了一声转身进屋,嘴里嘀咕道:“莫不是个傻子?”
  屋外的张子龙突然问:“掌柜的这是哪?”小胡子没好气道:“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还真是个傻子,这里是上京城。”说罢就不再理会少年。张子龙迈步走在街上,满脸不可思议:“我记得我现在应该在福州博庆郡,距离上京有五千多里,怎么一眨眼就跑这来了?”
  脚步一顿,既然来了就回家看看爹跟小丫吧。想到这少年加快脚步走向张府。
  上京城作为淮国国都,经过二百多年的不断修缮扩建,占地极广。张子龙刚才打听了一下,他处于南城,想要到东城的张府,中间有十多里路。靠走的太慢了,思家心切的少年脚步用力,闪身上了房顶,一路飞跃前进。
  一路上少年所见,深宅大院锦绣园林,数不胜数。
  “救命啊~”突然远处传来一声稚嫩的呼救声。张子龙眉头一皱,在上京还有敢光天化日行凶的?脚下荡开一圈真气涟漪,身形在空中一转,跃向声音所在。
  这是一座仿南方风格建造的园林。竹林深深翠绿盎然,蜿蜒溪水环绕着怪石嶙峋的矮矮假山。张子龙双目一凝,他看到在一片空地上,十多个蒙面人正在围攻一个美丽妇人,而她背上则趴着一个四岁左右的稚童。
  美丽妇人手中长剑委婉灵动,无奈敌人众多,一时间险象环生。还在空中的张子龙取枪掷出“破阵!”银芒贯日,拖着长长光尾的荡寇激射而出。“轰隆~”一声巨响扎在地上扬起漫天尘埃。
  张子龙瞬间出现在场上,真气激荡,衣衫猎猎,长发飞舞,扛着荡寇对着蒙面人抬手呵斥:“识相的就赶紧滚开,不然,死!”蒙面人对望一眼,带头一人抱拳道:“感谢少侠手下留情,咱们走。”说完带着手下从院墙跳走。
  妇人上前道谢:“多谢少侠出手相救。”张子龙摆了摆手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夫人不用道谢。”
  身后趴着的稚童双目充满了憧憬之色,大眼睛里星光点点,他语气怯怯的问:“大哥哥,我以后也能像你一样厉害么?”张子龙嘴角勾起点头道:“只要你努力就一定可以的!我会在江湖路上等着你。”说罢脚下发力跃到空中,真气涟漪荡散间,少年如神人登天梯,步步远去。
  身后稚童突然大喊道:“大哥哥,我叫张子龙,咱们江湖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