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仙界巨擘系统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第三百一十四章


  “回楼的事情先不着急,现在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哥哥对本家的态度,如果我是本家的老古板,我一定会想着做两手准备,一手是黯云楼倒了的,一手是黯云楼挺过了风暴的…
  前者可能发生,就证明阮楼主,苏长老和徐长老都因‘不明原因’而千古了,身为黯云楼除敬书虞外,余下的最强者,哥哥的态度,决定了杨家在未来权力分割中的力量。
  哥哥归顺,或者到时候愿意像我一样见风使舵,接盘江邺,那自然皆大欢喜,但如果哥哥真想背叛本家,继续犯蠢,以他现在这幅封号斗罗可期的模样,如果能得到敬家和敬书虞的托庇,也是本家的一块大心病……就是苦了玖兰姐姐喽。”
  刻意等了一小会,算定秦殊在‘决定离开’的情况下已经飞远,杨天监刻意挑了一条和秦殊离开方向没有任何交叉的路径,架起团团云雾,穿过密林。
  “后者么…那就是让黯云楼从敬家私产,变成各大家族的竞技场,说实话,这应该才是最可能的展开,那三位发起狠来,整个青霖都不是对手,现在这幅熊样,无非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在这种情境下,杨家的势力应该只是‘分割’黯云楼的一部分,让哥哥成为杨家在黯云楼里的代言人,并保留玖兰姐姐和我的地位,应当是各方都可以接受的结果,这也是对我,和对玖兰姐姐最好的展开——但哥哥真愿意么?他那副性子,我又不是不清楚…”
  三天后,象阙城,一家老旧的客栈内,杨天监拆开了一张信纸,
  “敬告兄长:”
  他发了会儿呆,长叹一声,提笔写道:
  “该来的,躲不了。”
  恰巧拎过鞭子中间那段双手来回交叉舞了花鞭当作防御,闻言歪头轻笑,这笑只在一瞬随即立刻消失。
  “非也。”她鲤鱼打挺翻身而起,“这是抛接鞭的一种高抛方式,平时常用来起招。只是近日在基础鞭法练习上多加重组,便想试试抛鞭后不接接鞭而换成缠绕。”
  “我的武器不是这柄鞭。如果换成那柄,刚刚你说的那种情况便不会出现,我只需向后,然后借力抽向你便是了。”
  “这柄鞭师兄做的不大合尺寸,但我的鞭确实是长于近战,所以练近战会多一些。”
  随时注意着对方的动向,因着经常训练的缘故自然看出了对方的用意,鞭子一折利用折鞭打落对方的攻击同时俯冲向对方,鞭子头部和尾部被分成两段分别凌厉攻向对方两边,来回抽了几下之后拎住鞭子头部,身形向后手腕却蓄力横劈出一个月圆。
  这香味有些邪门,但如果不进行呼吸的话又没办法打出有效的攻势,让独孤舒苒将负面效果解除吧,不然这样下去会陷入弱势的。
  “藤蔓咱来搞定,先把这家伙的减速消除,。”
  维持重甲继续摁住对方握着落雏的手,释放第二魂技让火焰包围陵襄和自己,希望这样能烧毁对方的藤蔓和山栀叶,同时提起另一只爪子朝着对方的旧伤处再次连打三下。
  维持重甲不消耗行动点数,继续摁住陵襄持握落雏的手,使用第二魂技用火焰包裹自己与陵襄烧毁藤蔓和山栀叶,连续三次普通攻击
  他腾身跃起,以壹个侧手翻,躲过了横扫真是讨巧的招儿,不过也算这孩子有几分底子,而且态度诚恳,或许在格斗学上能有或深或浅的造诣她阖眸,静静听风声——或说拳脚挥动划破夜空阒静之声,自己抬脚,脚尖点地,迅速在地上划了个半径不到壹米的圈,暗暗考验起自己如若出了这个圈,今晚所有休憩贡献给格斗学修炼,不准补觉,若商谈发困了便有提神香撑着实在想睡就打坐冥想,消除杂念她飞快地在脑海里列出壹条条事项,决定晚上和之后的行程
  目光流转,看小生由于壹击未成,眼里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失望与沮丧,却也只是壹瞬间罢了他很快重新振作,凭着壹阵猛冲,瞬间缩短距离,朝着面门的右拳光有力气却无针锋相对的锐气,大概是个假动作回忆起与独孤岚对打的那次,她也是不管不顾地就过来了不知道该夸她英勇还是说她鲁莽于是她身子后仰,绿眸紧紧盯着那人他果真只是虚晃壹招,身子向左侧翻,重心偏移,飞腿当胸,来势汹汹
  “哈——”
  朱唇张大,故意打了个哈欠,整个人以不可思议的柔韧度向后折,手掌撑地,两腿翻上躲过那壹击后的壹翻,两腿似乎要直接招呼上小生的下巴但她并没有,迅速屈膝,就那么翻过去发丝稍有些乱了,她也不在意此番,她终于有了先攻的兴致,便壹个箭步冲入对方怀中,收束控制着力道,壹掌朝着他右胸打起
  这一句不经大脑脱口而出教他也吓了一跳,到底是入了学与人交往愈发多起来,也沾惹了些青春期少年的贱嘴贱舌。他平时可是个放不开的人,断断不会轻易服软,此时这一句既出,也是把这个见面就掐架的姑娘当做了自己人吧。
  他轻笑,唇角漾开如春日清泉。暗暗思量照此一看当初选择离家倒是有益,在那样逼仄的天空下他必然不会有这些个少年心性。触景又思及前些日子湖边分享玉华酥的圈圈,感叹那才真叫少年气儿。
  方一回神见姑娘泄愤似的胡乱劈打,便知她是未能尽兴,又教他拿武魂压了一头心有不甘。他一股脑归结到自己实在没有个趁手的家什,这才迫不得已用武魂草草凝出了一把,倒真不是成心占便宜。
  听人一句娇声质问更觉女儿心性,不由得轻笑出声,又忙以袖挡口免得惹人嫌。前行几步蹲下身去,仰头注视人清亮双眸,歪了歪头笑道。
  “姐姐可莫生气了,这实在是因我没个趁手的家什,有机会讨了来再与姐姐较量如何?”
  “姐姐,这时候食堂的糕点应是蒸好了,上回圈圈拿来了一块玉华酥教我现在还唇齿留香,姐姐可同我一起去尝尝?”
  奚江离在硬扛下陵襄的普通攻击[造成20点伤害]后解除了重甲,释放第二魂技[魂耗30]用火焰包裹住陵襄,同时释放第三魂技[魂耗60],自身进入狂化状态,全属性振幅34%,蓄力扛起陵襄,将其斜向上丢向场外。
  独孤舒苒使用第四魂技[魂耗70],为奚江离恢复了20%的魂力,同时为奚江离提供20%的力量加成,而后在魂力护体的状态下硬接了紫笙的四次普攻[造成60点伤害],反手握寒玉笛袭向紫笙右眼同时尝试对其发起精神进攻[魂耗20]。[特殊说明:由于独孤舒苒魂技出现消耗魂力恢复自身魂力的bug,故修正为无法对自身使用第四魂技。]
  陵襄利用第四魂技恢复了自身一半的血量,将落雏扔给紫笙,同时催生出藤蔓缠绕向斗仙台的护栏,不料在奚江离的火焰焚烧下藤蔓根根断裂,失去藤蔓拉扯的身体也落在了斗仙台外的土地上。[陵襄离开指定战斗区域,失去战斗资格。]
  紫笙闪避了独孤舒苒的袭击,发动第一魂技[魂耗20]为自身提升了15%的速度和20%的伤害加成,对独孤舒苒进行了连续两次普攻[待独孤舒苒回应]。
  我了解他,正如了解我自己一般,从南闽到落冕一直都是如此,于是接过了那宝石。
  我的记忆里隔着千重山万重水的不归处,闪过一刹那翩若惊鸿的影,又烟消云散。
  我也不能白拿你这块宝石
  我弯眸轻笑的眼底,一支桃花盛开,绯红的残阳绘不出秀丽的怒放,那是属于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盎然生机。
  只是眉眼斜去了绯红的印记,抿唇弯眸闪过刹那的思绪
  我将指尖按压在腰带之上,通透的月华珠的流光在指尖盘旋出流光溢彩的光芒,我的眼底跹卷着不知名的温柔似水,唇角微扬流露出许许浅淡的笑意,约莫是像极了重逢的故人
  给你,不要忙着拒绝,还是背着些的好些,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我绕了绕头,那一曾不改的心不容置疑,却是在此情此景下有些难为情。
  尤其是白鹤宗碟虎视眈眈,多少不想让他因为我而受到牵连。
  只得一番寒暄后,起身
  那我,先回了
  我与他相视一眼,似有着一如既往般的默契。于是朝着楼外的方向走去,风景如画,只余我一人孑然。
  我在城镇转了转,思索着极致的门槛,来到一家铁匠铺前。
  五指合扣,我敲响了门,三叩几响后我看见门扉拉出一条弧度,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好,我是来镶嵌宝石的,镶嵌到这家魂导器上
  我拿出幻夜紫,如是说道。
  他起身是一阵晕眩,头脑遁入混沌之中不可自抑,见眼前光景皆教阳光剥去生机似的暗淡几分,费力眯了眯眼才勉强得以恢复。
  一条青石路,三两伶仃人。
  岁月皱纹悄悄爬上了落冕的每一寸土地,历史又一次给予了经历者庞大的实力、声誉、名望。这些乱长乱飞的的藤蔓,至少于他看来,终将成为后辈迫不得已背负的枷锁,正如黯云楼。只是世人目光真正如此重要?千百年后成王败寇,史笔由赢家着人提起,败者所有名誉声望尽数湮灭,那此刻这般不计输赢的守护,可真的值得吗?民众永远无知无情,见利忘义。舆论的风口固然为智者而开,但从来不能在愚昧的海洋中激起片刻的浪花。
  他轻轻仰头,去凝视冻结的天空,眸光明灭又舒然自嘲一笑。他现在从书本中得来的大道,其中不乏凌驾于民众之上的偏激观点,尚且青涩幼稚,又怎堪成为救世之道呢?退一万步说,即使他已有了救世的思想高度,现在的大陆纵使风起云涌自有能人异士前赴后继,也并非弱小如蝼蚁的他的舞台。
  不知不觉已入了座,他侧首去看陵襄,见她纤纤素指推来一份白中藏红的糕点,唇角糕点渣也挂起单纯笑意,心情明朗了几分。饶有兴趣取了来尝,初入口只觉枣香腻人,不自觉皱了皱眉,舌尖一抿,味道倒是浅淡了些,缭绕其中,清甜可口,回味舒适。
  他挽起颊侧一绺碎发,撑着下颌无谓笑道。
  “阿陵,我永远奢求平安喜乐,也永远妄图以身殉道。”
  这算是对她敞开心扉?或者说也算是一种试探?她不知道对方是否和自己一样,对自己看上去适合结交的人会百般试探。光是瞧对方这个人,初见时剑拔弩张,恨不得径直放大黄把他脖子咬断,省他再一派胡言,那次打完,对他有些许改观。称得上是青年才俊,却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主儿,那次想必是第一次出来历练。
  “……妄图,奢求?”她摩挲着鞭子的头部,细细品味这两个字,似是不能理解般来回揣摩,良久才说出一句话来。
  “平安喜乐与以身殉道,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最重要的,永远是我们的心性。”
  “……阿殊……”她第一次这般亲密的叫别人,虽然只是互相欣赏,但仍不习惯如此。“世间各人行不同的道,各人的道又不尽相通,阿殊行的,是什么道?”
  聚了些魂力,将擦拭得干干净净的霜重剑收入右手食指戒指状魂导器中,漠著脸将足够份量的钱袋轻置在桌上。刚刚踏入这茶馆,便条件反射般地将精神力散开于周身半径十米处,自然听到余肆同老板之间的对话。。
  姑娘面不改色,只是拢紧了身上斗篷。僵直地端坐在木凳上,盯着桌上斑驳纹理,目光空洞,好似一副没了灵魂的木偶人儿——其实她是完全可以在任何风吹草动发生的一瞬做出反应的。
  在余肆抬脚向自己走来时便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来人,想着应是那多事茶馆老板遣来撵人的,对上那人眸子时只觉得有几分眼熟,自己本身交际圈儿也小的可怜,怎会在这异乡遇到故人,便也没当回事。头也不抬地冷声回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