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超级村医 > 第208章 恍惚了

第208章 恍惚了


  “陈观海,这就是你陈家的麒麟儿?我看也不过如此……”
  唐老也正眼瞧都没瞧陈默一眼,只是望着陈观海戏谑道。
  陈观海老脸忍不住有些微微发烫,张了张嘴,但如什么都没听到般,没有说话。
  唐如岳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地位,那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堪称是当今中医界的巨擘,即便是他和唐如岳说话时,也要恭敬一些。
  可现在,陈默作为他的孙子,却大声指责唐如岳,这岂不正是陈家没有礼数的力证。
  “叶天既然请了老夫作为公证人,那我自然就能做到公平公正,一切以结果而论,绝无半点儿私心杂念,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不打诳语!”
  见陈观海不出声,唐老冷冷一笑,然后望着第一医院的那些头头脑脑,道:“老夫能做到这一点儿,你们能做到吗?”
  “我们一定公平公正。”那些人闻言,急忙赔笑点头称是。
  “既然如此,叶天,陈默,你们便开始比赛吧。”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唐老向叶天微微点了点头。
  叶天闻言一笑,便要向住院部大楼走去。
  “病人大多需要静养,我们比试,难免会有些喧哗,打扰到他们就不好了,不如在广场上进行!”
  看到这一幕,陈默眼珠子一转,冷笑道。
  唐老刚刚对他的无视,让他心中无名火暴涨,但又无法发作,只能暗下决心,等下在比赛中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叶天狠狠的踩在脚下,杀杀唐老的威风。
  而想要达成那种效果,自然是越多的人围观,效果便越好。
  “没问题。”叶天点头同意。
  杀人诛心,对他而言,见证的人自然也是越多越好。
  陈默此刻的举动,可以说是正如他所愿!
  陈默见状,冷冷一笑,然后大步便向着医院的广场上走去。
  而随着两个人的靠近,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和病人,以及病人家属们在听说有人赌斗医术后,都相继赶了过来,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广场周围就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第一场比试,为接骨,医院刚刚的急诊室刚刚收进来两名因为意外而导致膝关节错位的病患,我已经让骨科护士将他们请了过来,两位可以进行第一场较量。”
  人群围拢后,当唐老向第一医院的院长使了个眼色后,他立刻大声道。
  随着他的话语声落下,几名小护士便推着两个担架车进入了广场。
  担架车上,两名脸色苍白的病人靠在担架车上,额头布满冷汗,脸上也满是痛苦神色。
  “你想怎么比?”
  当病人靠近后,叶天望着陈默淡淡道。
  这两名病人靠近后,他便判断出来,这两个病人不仅是刚刚受伤,而且情况都比较严重,他不想耽误病人的治疗时间,以免让他们承受太多不必要的痛苦。
  “很简单,我们比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病人移位的关节复原!”
  陈默一脸自信的说道。
  比接骨?唐老闻言,眉头立刻拧成了一个疙瘩。
  陈家就是在中医骨科扬名的世家,一手接骨术炉火纯青,尤其是这个陈默,更是被陈观海精心培养,甚至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迹象,这一场,叶天想赢恐怕有些难。
  “既然如此,那就比!”
  但就在这时,叶天已是平静的淡淡道。
  “既然比赛要开始,那我们这些公证人就来检查一下病人的伤情。”唐老闻言,对那些公证人看了看,然后走到了病床前,检查病人伤情。
  片刻后,唐老向叶天微微点头示意,表示这两名病人的伤情相仿,治疗难度相差无几。
  “我选这位!”
  唐老刚刚点头,陈默便走到了以为年纪稍轻的病人面前,大声道。
  唐老见状,眉头立刻皱了一下。
  像这种骨科病人,年纪越轻的病人,因为骨骼和关节的韧性较强,所以越好治疗。
  陈默选择年轻些的病人治疗,这摆明了是在取巧。
  叶天如何看不出来陈默的想法,漠然一笑,走到了另一名年纪稍长的病人身边。
  “开始!”
  见叶天没有说话,唐老便也没有道破陈默的那点儿小心思,拿起秒表,沉声道。
  话语落下的瞬间,陈默立刻神情冷峻的将手放在了病人关节移位的位置,一边轻轻触碰,然后向病人问道:“这里痛不痛?”
  看到此幕,周围的骨科大夫们立刻微微点头。
  中医接骨有八法:手摸心会、拨伸牵引、旋转屈伸、提按端挤、摇摆触拉、按摩推拿、夹挤分骨、折顶回旋。
  而此刻陈默的手段,便是八法中的第一要素;手摸心会。
  而且看他先轻后重、由浅入深、从远到近、两头相对的手法,显然是已经深得其中三昧。
  看着周围的表情,陈观海脸上不由得露出傲然之色。
  接骨乃是陈家绝技,陈默是陈家麒麟儿,这一场,他必赢无疑!
  而与此同时,叶天也动了,他没有搞那么多花样,食中两指并曲,向着病人膝盖处轻轻敲击一下后,而后双手分开,向着病人的膝盖轻轻一捏,便传出‘咔嚓’一声脆响。
  “治疗结束!”
  脆响响起刹那,叶天立刻举起了双手,淡淡道。
  这就结束了?
  听到这声音,周围的人群几乎都有些恍惚了。
  从开始到此刻,过去了恐怕不到五六秒的时间而已,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移位关节复位了?
  “胡说八道,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能把移位的关节接好?而且你自始至终,连手摸心会都没有用,我警告你,提前结束,可如果病人未好,这一场还是你输!”
  陈观海闻声,冷冷一笑,看着叶天讽刺道。
  “一群没见识的东西,谁告诉你们接骨一定非要用八法的?”叶天鄙夷一笑,拍了拍病床上病人的肩膀,笑眯眯道:“老哥,下来让他们看看!”
  话语落下,病床上的病人伸手撑着床便下了地,双腿活动了一下后,脸上立刻露出惊喜之色,然后整个人如激动得难以自持般,原地蹦了蹦,然后又尝试着跑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