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浮光祸世 > 第1271章:山川湖海

第1271章:山川湖海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少女,但是也是一个纪念品吧。
  但是,澹台安歌是如此好看,却让慕容曦觉得,真的,很不真实。
  像是自己已经有什么好的姻缘了。
  但是,她和他的情感,却依旧是如此的,没有什么变化。
  如今,慕容曦只不过是轻轻一笑,但是却又拉着澹台安歌的手。
  一时间,他这样子的动作是慢慢的动作,但是已经没有什么礼节的样子,反倒是一点享受的微笑。
  “你可真好啊。”
  一时间,不知道澹台安歌的心,可不是动摇了,但是,慕容曦的心却依旧如初。
  现在,澹台安歌对于这一个太子,也不知所措。
  她虽说是一个公主,而且是已经死去的那个皇帝的女儿,但是现在,澹台安歌却已经想着自己,和玄中世,是不是已经有缘无分。
  或者是同道殊途,还是殊途同归。
  她的耳畔,是那个少年的声音。
  但是,抱歉啊,他却不是玄中世,而是慕容曦。
  虽说慕容曦是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人。
  但是,他和玄中世比起来或许还是后者更胜一筹呢。
  今日,他们却依旧是这样子的。
  看上去也颇为美好,而且手拉着手,坐在一旁的断墙之下,像是没话可说,又如千言万语。
  但是,说不出来。
  但是他们却心中就哽咽了。
  “什么东西?”
  像是彼此之间都有些疑心……
  或许是有什么东西,但是,对方打的是什么坏主意,彼此之间,也不知道呀。
  一时间,这个翩翩少年却也有些拘谨的样子。
  没有打趣,也没有说笑。
  如今像是在望着眼前,这一片湖水。
  但是他眼前,只有这干涸的地。
  那些草地,却是很快就长出来的。
  看上去已经很是郁郁葱葱,但是其实却并非如此。
  所以说,他们都是无间的队友。
  而且还可以组成双剑合璧……
  但是,对于澹台安歌来说,这个少年不可以深交!
  现在,她也知道他在说什么事情。
  却是在此时,心中略微有些期盼毒想着。
  但是,她却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理智已经很清晰。
  她的心跳,已经变得很是急促。
  而且如今,她更是觉得,自己像是要像哭了一样。
  这个气氛特别诡异而且微妙,但是,她没说是什么,却身体一阵颤抖。
  她咳嗽了一声,但是却换来身边的一个声音。
  “哦,安歌,或许是天凉了,要不我护送你回去吧。”
  “护着我回去?”
  一时间,慕容曦却有些心急如焚。
  或者说是心中有些内鬼,她也没有说出来而已。
  “不用了吧,这么冷的天……”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什么话了。但是却捂住嘴,有些羞涩的样子。
  “没关系,今天也不冷,但是你身子骨这么弱,不如先去休息休息,时间也不早了,现在都差不多是凌晨了。”
  “也不是吧……”
  一时间,慕容曦却是如此通人性。
  而且,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像是在关怀着一个少女。
  所以说,他的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好心。
  或许是一颗黑心呢?
  但是,少女却点点头,没有说话。
  慕容曦的声音非常抑扬顿挫,而且已经多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高兴。
  “要不……嗯,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好吧。”
  澹台安歌一时间见他居然是要凑上来,而且要说什么非礼的语言,她并未多言。
  她虽说是心中认可他了,但是,他的事情,他的想法……
  但是,她却不忍心去揭发。
  或许她,会这样做吧。
  但是这已经成为白热化的世界。
  所以就是如此这般,在这战争前夜,也不知道对方的战局怎么样了。
  但是魔界至少已经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那些援兵,还是极有用的,所以说,他们都是彼此之间有个照应。
  但是在沙场之上,他们毕竟是转战了几个月,今日却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好了。
  所以他们的修为,还是和自己不较高下?
  他们就是可以作伴,这样子的事情,让澹台安歌也是固然高兴,但是却不知道玄中世是怎么想的。
  他是不是在这里面呢?
  “要不我们转一转?”
  “可以。”
  此时却不见慕容曦有什么声音,他还是答应了,而且点了头。
  只见慕容曦带着这澹台安歌,早已到了这眼前的一片地方。
  这些是帐篷,而且有很多人在其中栖息着。
  已经是夜半了,所以他们都睡着了。
  有些信息在里面传递,而且他们,却在此时轻盈的地走过这一片地方,像是夜猫子一样。
  但是彼此之间,却依旧有些心照不宣的感觉。
  在这一片的夜中,或许他们的身体都像是闹鬼一样。
  但是却看得出来,彼此之间都有些照应。
  “在吗?颌天……我想你了,而且你知道吗?我是,我是--”
  突然间,澹台安歌的脚步已经顿住了。
  而且,她的眼前就是一座庄园。
  或许是一个小小的住宅,但是其中却是一个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这是为什么?
  他?
  几乎陷入彻骨的深情之中,又像是因为思念作祟。
  现在,他的声音中多出都是痛苦。
  虽然他还是如此之乐观,但是他的心怎么样了?
  一时间,他的身体一顿,像是被冻住了一样。
  而且,澹台安歌的眼神已经对准了眼前看去,如今却多出一种呆滞的感觉。
  “怎么了?”
  一个热情的声音出现,而澹台安歌,已经自认为觉得自己有些失落。
  她摇摇头去。
  “没关系,没什么事情。”
  仿佛是她,要极力去将这个事情掩藏。
  但是,她的隐藏却没有什么用处,而今日,她的耳畔又是一个阴魂不散的声音。
  “安歌。”
  “嗯?”
  “你,是不是什么事情瞒着我。”
  “哦,没有啊,我,我真的没有!他,他是谁啊?”
  一时间,这伶牙俐齿的澹台安歌,居然已经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她的眼神是恍惚的,已经逐渐远去。
  但是,她的心情却有些迷离,像是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做而已。
  看她的这种样子,就像是受了委屈。。
  但是,她是不是委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