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黄灵挥手凝出了圣光清莲,覆盖在杨铸的身上。
  只见雷光一闪,三人便已经到了通道洞口。
  冰龙猛地爆成了漫天白色寒气,堵在洞口的三头王级晶鬼的行动速度瞬间犹如龟爬,但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但秦宇三人却已经趁着这个机会掠过了那三头王级晶鬼!
  “糟了!宇哥小心!”
  黄灵突然惊恐地转过头,她从自己那晶莹剔透的圣光清莲上,看到了秦宇背后疾速飞来的一道魅影!
  那头皇级的晶鬼!竟然瞬间突破了秦宇的冰凤,追了上来!
  轰!黄灵只来得及一甩手,抓住秦宇的腰带丢了出去,却躲不过那皇级晶鬼的必杀一击!
  “快跑!”
  一层散发着莹绿色光华的树神决瞬间包裹住了黄灵,但晶鬼的鬼爪却已经伸到了黄灵的面前!
  黄灵知道,自己绝对挡不住这一招!
  她的修为与术皇完全是天渊之别,术帅在术皇面前,不过是蹒跚学步的孩童!不具备任何抵抗力!
  “黄灵!”
  杨铸睚眦欲裂,但惊雷斩那快到极致的速度,却让杨铸无法止住自己向前冲的脚步!
  秦宇也因为《冰封三尺》的解封,浑身气力降到了不足三成,根本抵挡不了黄灵拉他的力道!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皇级晶鬼一步步靠近黄灵!
  “神行;疾风!”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秦宇和杨铸只见紫光一闪,便有一道浑身紫光的身影闪现到了黄灵的身前!
  轰!一声爆响,震得周围一些弱小的晶鬼和晶魂灰飞烟灭!
  巨大的力道作用在宁宇的身上,宁宇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被轰回了光幕之内!连带着黄灵三人也被宁宇撞进了光幕之内!
  “噗!”血洒长空,宁宇挡在身前的双臂完全扭曲,冥皇镇狱早已破碎不堪!
  秦宇三人被撞进光幕之后便散落四周,唯有宁宇还未能完全卸去皇级晶鬼一击的气劲!
  嘭!就在宁宇的身体飞跃一道漆黑石棺的时候,那棺材突然嘭地一声打开,将宁宇吸了进去!而后便再次关上了棺门!
  宁宇只觉自己的背后撞到了什么坚硬之物,然后眼前一黑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秦宇三人也都昏迷了过去,倒在血泊之中,术皇一击之威,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四人所在的地方是一处通体以黑曜石和元晶打造的宫殿,四周有五个门。
  其中四个散发着光芒,就是连通着四大洞天的光幕!
  而另外一个却是一道圆形的巨门,布满了阵法符纹。若是这道门还散发着光芒,定是连通着当年崩溃的那第五个洞天!
  宁宇刚刚就是从对应雷泽洞天的那道光幕走进了这里,本想出去给秦宇三人解围,但他们却突然爆发出了全力,冲了过来。
  这才有宁宇刚好出现,挡下皇级晶鬼一击的那一幕。
  五道门的一丈之外,都有一道漆黑石棺镇守着,地面满是密密麻麻的符纹大阵,而这种纹路,明显是神族所用!
  而在五道棺材所围成的圆圈中央,还静静地躺着一道更加巨大而且奢华的石棺,宁宇正是被这道石棺吸了进去。
  洞天之内,一切都静谧了下来。外面那密密麻麻的晶鬼和晶魂纷纷消散了开来,等待下一次闯入洞天的人类。
  混乱之地的高空之上,吕麟四人陡然面色剧变!
  吴丹青三人在秦宇他们的身上都施加了追踪术,但他们却突然失去了对他们三人的感应!
  而吕麟,则是感受到自己种在宁宇身上的术,散发出了剧烈的波动!几乎和当初宁宇被鬼手堂杀手暗杀之时一模一样!
  但那波动却一闪而逝,吕麟仅仅只能捕捉到了那么一丝丝,随即也失去了感应!
  “出事了”四人一对视,发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见了鬼的样子!
  这个洞天吕麟已经查探过,设下阵法所用的手段十分拙劣。
  设下洞天秘境所有阵法之人,定然是一个连凌虚境都达不到的弱者。这种人设下的阵法,怎么可能屏蔽吕麟四人的感知!
  四人急匆匆凌空而下,穿透了洞天的守护大阵之后,竟然发现洞天入口完全消失不见!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待黄魅潜入地底,却震惊地发现地下空无一物!连洞天都一起消失了!
  “神空一族的阵法,一般人不可能布设得出!而且这种级别的大阵,神空一族是不太可能外传的!”
  黄魅回到地面之上,死死地瞪着吕麟,满脸的怒气!
  是谁说的陵墓墓主生前的修为不超过凌虚境?又是谁信心满满地擅自修改了洞天大阵!
  “对不起”吕麟很是愧疚,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失察!
  “现在说这些没用!我们都无法追寻空间波动,并不知道这洞天转移到哪里去!接下来该怎么做?”
  要说最护犊的,现在非吴丹青莫属!但他还算是比较理智,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黄灵他们救出来!
  “我去找神空一族!你们在这里守着!”
  吕麟脸色严肃,术元运转就要飞起。
  目前这是唯一的方法了!除非传授他们神功的四个老怪物出现,否则他也只能去寻求对空间波动最了解的神空一族的帮助了。
  “不行!你与神空一族的人又没有交情,万一他们泄露了你的踪迹,引来了那些追杀我们的人,难道你要我们坐视不管吗?
  而且神空一族尚不知遁于何处,你怎么找?”
  吴丹青一把拉住了吕麟,这根本不是在寻求解决的方法,这是在自杀!
  “哎等吧洞天秘境的存在,毕竟是墓主为了寻找传承者而设,或许等他们通过考验,自然就会出现了”
  黄魅也冷静了下来,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吕麟。如果墓主生前的修为比他们四人还要高,想弄什么手段,也不是他们能够看得出来的。
  何况神空一族的空间阵法闻名整个大陆,仅仅是流传出来的其中一种,那种烙印在虚空兽皮上的虚空阵,就已经让整个大陆的人受益无穷了!
  就算是现在,都还没人能找到神空一族的家族所在!
  吕麟拳头握得啪啪直响,如果黄灵三人真的因为他的疏忽而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恐怕真的无颜再面对自己的三个兄弟。
  “别太自责了就算不是你,是我们任何一人,也不可能察觉出问题的。”
  洪炎拍了拍吕麟的肩膀,这事真的不能怪吕麟。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来杯酒吧”黄魅从阵法空间里取出几坛老酒,丢给了吕麟三人,自己长灌了一口,飘然浮空。
  这种连带着整个洞天一起转移的阵法,是不可能转移多远的。所以他要守在混乱之地上空,等候杨铸归来。
  地下宫殿之内的四人,都还处于昏迷之中,自然不知道外面的四人为他们焦急不堪。
  “宁宇!宁宇!”
  最大的漆黑石棺之内,心魔焦急地呼唤着宁宇,这石棺内的诡异场景让心魔很不舒服!
  石棺之内竟然是一片虚空!宁宇就浑身淌血,静静地漂浮在虚空之中,向着未知的地方飘荡着!
  宁宇昏迷了过去,没有得到宁宇的术元或神元支持,心魔是无法自己脱离出来的。
  以往心魔想要出来的时候,只需要尝试着蠕动一下,宁宇便能感应到,将它放出来,但现在却不行。
  宁宇体内的磅礴血气不断修复着宁宇的伤势,但他生生承受了皇级晶鬼一击,浑身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
  甚至连几条主要的经脉也被震裂,神元和术元不受控制的乱窜着,使得宁宇的伤势还在不断恶化!
  血气和元力的双重作用,使得宁宇的伤势不断地在加重和恢复中来回往复,让宁宇在昏迷之中都痛苦不堪!
  “宁宇!”心魔很担心宁宇就这么长睡不醒,那他自己也会一辈子困于此处!
  “黄灵”宁宇突然浑身一震,睁开了眼睛!
  他昏迷之前最后的意识,就是黄灵在自己的背后,分担了术皇一击的力量!
  可树神决的防御力,还不及宁宇冥皇镇狱的十分之一!连他自己都昏迷了过去,黄灵的伤势定然更加严重!
  “啊”然而下一秒,宁宇忍不住哀嚎了出来,他刚刚的动作太过剧烈,浑身筋骨本就断了不少,被他这样一弄,不知错位了多少!
  “你醒了!小声点!”心魔紧张地说道,生怕宁宇的声音引来了这石棺之内的什么未知生物。
  “额”宁宇低吟着,无暇理会心魔的话,但却紧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黄灵他们呢?”宁宇硬撑着问出了这句话,紧接着又倒吸了一口冷气,“嘶”
  宁宇的第一反应,是要运功疗伤。
  但经脉都已受损,使得宁宇连稍稍运转一下术元,都痛得死去活来的。
  “不知道!你掉进了一座棺材里,现在不知身处何方”
  心魔的声音十分沉重,未知的东西最为可怕,他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在这片虚空里发生什么,更不知道是否会一辈子都留在这里。
  轰!突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虚空深处冲天而起!心魔立刻便闭上了嘴,那股气息给他的感觉,恐怖得无法形容!
  “噗”
  那气势伴随着淡淡威压传来,即使距离宁宇不知几百里远,依然压迫得宁宇猛地喷出了一口黑血。
  “神族人?老夫不喜欢神族人!”
  一阵苍老却有力的声音传来,竟然有一位浑身散发着迷蒙白光的老者踏空而来!
  心魔以宁宇的术元进行传音,声音极其凝重!
  “咦?有意思”
  然而那老者竟然听见了心魔的术元传音,盯着附在宁宇身上的影子,满脸地好奇。
  “邪魔气息,与你这小娃娃出于同源,想来是心魔吧世间竟有能与本尊分离的心魔啧啧看来是老夫孤陋寡闻啦”
  那老者不停地惊叹着,摇身一变成了刚入城的乡巴佬,不住地啧啧称奇。
  “喂能不能收敛点气息”
  宁宇被压迫得难以呼吸,用肺里仅剩的一口气说出这句话,就差不多断气了所以也顾不得那么许多礼仪了
  “哦哦哦不好意思”
  那老者竟然毫无架子,承认了自己的疏忽,赶忙收敛了自己的威压。
  他早已死去,但却以深奥的大阵将自己的残魂和部分修为进行封印,为的就是等待继承者到来。
  “小娃娃如今离当年的神魔大战过去了多少年了?”
  老者双眼露出迷茫之色,望着四周的虚空,不知自己的这条残魂沉睡了多久。
  “神魔大战?三千多年吧”宁宇上一次去鬼门关走一遭的时候,意外唤醒了自己父亲的残魂,他跟自己说过那段历史。
  天地初开,混沌魔像肆虐人间。
  人族大能炎黄二帝和蚩尤带领众人族,与混沌魔像激战,并将其分割。
  混沌魔像被分成三千零一份之后,安稳了没多少年,一众魔像复苏,祸乱人间数万年!
  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也不知是什么人物,创立了血脉契约。从而使得百来个家族捕获魔像,将其供奉为家族神像,获得了特殊能力。
  人族才慢慢从与魔物的战斗中,挽回了颓势。
  直到三千年前,大量的融合魔像出现在了大陆上。它们的力量比起一般的神像强大数十倍!
  神族和人族纷纷死伤惨重,才终于再次团结一心,对抗那一次浩劫。
  一番激战,人族阵亡九成,神族更是差点绝种!
  终于封印了大部分难以驯服的魔像,同时也诞生了后来的数百个新神族。
  “这么说老夫已经沉睡了千年”老者突然低头自言自语了起来,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那么久?可混乱之地的洞天不是才出现几百年吗?”
  照理来说,陵墓一建成,五大洞天就应该是直接出现了才对。
  “嘿嘿老夫的陵墓可不简单,这可是我当年宰了一个神空一族的长老,用他的神器还有神空一族的不传大阵建造而成!
  一旦有人进入我的陵墓,整座陵墓和五座洞天秘境便会转移!
  若是一定时间之内没有人能够激活老夫的考验,这陵墓和洞天秘境也会换一处地方出现
  这么多年来估计已经移动不少次了只是那神空一族的神器,需要他们的特殊神元加注才能持续使用
  想来那神器里的能量快要枯竭了,才会数百年都没有移动过”
  那老者抚摸着长须,似乎很得意自己建造的这个陵墓。
  “咳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宁宇一直忍着身体的剧痛,到现在才想起来要问问人家的名讳。
  “老夫在世时,人称神臂长老!至于老夫的名讳我也忘了”
  那老者得意地抚了抚长须,当年他的名气可不是一般的大,相信现在应该还有很多人记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