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红色营盘 > 逝世之人

  “嘿,你,听说了吗?”
  虽说李阳和王小楠他们这些知情的班长区队长们已经很克制自己,没有将这件事情传出去,但是整个一队的新学员们却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不过幸好的是,消息封锁的及时,除了一队的新老学员以及学校的干部们知道这件事情以外,其他队的学员都不知道。
  甚至于有的人跑到班上来问一队的学员一队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次,所有人都是众口一致,含糊其辞的说不清楚,也让别的学院队摸不着头脑。
  而至于李阳和王小楠就是天天躲到厕所里面抽闷烟,当然,抽闷烟的也不只是他们两个,也有别的学员也是这样。
  不管是对于新学员来说,又或者是老学员,教导员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至少,不管新老学员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反感过教导员。
  哪怕教导员特别喜欢在过节的时候搞一些什么嘴唇间的传牌啊之类的事情。。
  “那个,同志们,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站在一队的教室里面,原本是显得空闲的一队教室拥挤的坐着或是站满了一队的新学员和老学员们。
  而大王现在的眼中也已经红润了起来,哪怕戴着一副眼镜,也丝毫掩盖不了他眼中的那抹悲伤。
  看着讲台下面,满满当当的学员们,甚至还有几个戴着红肩章的士官,他们几个都是这几年一队留校的教员或者是别的职务,但在这天,他们都丢下了手里的事情来了。
  一百多双眼镜,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大王,除了他们,还有更多的,已经毕业了的几批学员们。
  他们的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渴望和希颐,那是他们希望大王能够带来,教导员只是受伤住院的消息。
  可是,一向对学员们严格认真的大王这一刻,心中竟然有些畏惧学员们的目光。
  其实,从教导员的衣柜里面的衣服还有一切有关于他的东西从队部搬走以后,学员们就知道,这个希望,是如此的渺茫。
  至于更心痛的,那还是大王自己,同教导员共事这么久,几乎天天都能够在干部宿舍起床就碰到,在办公室里面天天都能碰面的他,更加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大王还能够清楚的记得那天,教导员葬礼的那一天,教导员家人哭泣的眼泪,还有他们一群队部军官们脸上的样子。
  至少,这段时间,他们从来没有笑过,甚至连有时候学员们犯错误了,大王也不忍心去责备。
  这是自己当了队长这几年,第一次对学员们的管理,显得如此的松懈。
  “那个,,本来,教导员的葬礼吧!我是给学校领导申请了让你们大家都去的。。”
  大王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心情,但是眼角的那一丝泪光,却欺骗不了自己,更加欺骗不了学员们。
  大王及时已经很用力的克制自己不发出哽咽的声音来,但是,话语间的停顿,却出卖了他。
  “但是,这个学校吧,也不可能说,让这么多人都出去!!”
  “因此,你们教导员葬礼的那一天,我们军官们去的,然后,其实吧,不去也好,也不用,那么的,,,”
  大王停顿了一下,看向了天空,难受这两个字他实在很难说出口,他现在,必须让自己吧今天该组织说的事情,和该做的仪式做完。
  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大王顺便把眼泪逼了回去,似乎在外面,教导员的脸出现在了天空上,对着他笑了笑,就像和他聊天开玩笑的时候笑的一模一样。。
  大王在上面说话哽咽住了,下面的学员们很多人已经红了眼眶。
  老学员们不相信,即将送自己毕业的教导员竟然就这么没了,,而新学员们也更加不愿意相信,带了自己一两个学期的教导员,就这么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学员们还要看着原本教导员会从走廊中穿过查岗的地方永远没有了他。
  “好了,让我们一起,为教导员,默哀吧!”
  大王带头低下了头,不过也放下了心,因为现在,没有人会在乎他哭没哭,就算在乎了,也看不到,大家都是低头闭眼的,也没人会抬头去看他。
  至于默哀多久,就等自己哭好了再说吧!!
  “滴答!!”
  那是一滴眼泪掉在桌面上的声音,现在整个教室里面,那是真的掉一根针都可以发现!!
  但是,就算是掉了一根针,也没人去在乎,因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都在浮现出一幕幕和教导员交流的场面。
  “哎,李阳,你知道吗,你搞队列的时候,站的很不错,但是,你作为指挥员在跑位的时候啊,这个身体啊,还是太过于有些僵硬了!!”
  “报告,教导员,我搞队列的时候,身体都是硬的,都是硬的,不会软!”
  “哈哈哈!!!”
  李阳的回答,让周围在排队等着搞队列给教导员看的一队学员们包括带队的班长们都笑了起来,甚至六班队列里面的学员们都有些憋住笑的感觉。
  “我靠!!那你的意思,就是我的不硬咯!?”
  教导员一副卧槽的样子,让周围的一队学员们彻底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李阳,那个,你看看你们班的卫生区,晾衣场里面,多乱啊!今天竟然被通报了!”
  “是,教导员,我马上去看!”
  李阳赶紧敬了个军礼,然后跑到了顶楼的晾衣场,跑的那是一个气喘吁吁!!
  “报告,教,教导员,我,我们班卫生区,我,我已经整改了!!”
  “你一个班长,就不知道叫两个人去看看,干嘛自己去啊?”
  “报告,因为,是我们班负责的卫生区,所以,都是我的责任!!”
  “行了行了,总是喜欢包揽责任!!”
  教导员挥了挥手,不过却笑了笑。
  “默哀毕!!”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大王哭够了,又或许,是时间够久了,大王终于说了默哀毕这几个字。
  但是李阳睁开眼睛,眼睛依然在不住的流着眼泪。
  李阳多么希望,现在能够看到教导员还活着,好生生的站在讲台上啊!
  可是,这个,永远只能存在于希望之中。。。
  “老六,你知道吗?我想他了!!”
  这是老七王小楠不止一次在以后的日子里,和李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