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梧桐叶下双栖蝶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自信不复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自信不复


  回到乔都,已是1月8号。
  下了船,他们前后上了码头边上停着两辆黄包车,直奔国宾饭店。
  如今没了柳如嫣,他们没办法再继续赖在童家,好在12月的两次试探性的轰炸对乔都没有造成更大的影响,观音大道上的国宾饭店还是正常营业。
  栖蝶在国宾饭店旁边的服饰店买了套厚实裤装带回秦伦开好的房间换上,两人立刻前往医院探望莫宸晞。
  童静雪对他们的再次到来感到自信心膨胀,忙道:“你们终于来了,这都一个多月了,怎么隔了这么久才来?”
  栖蝶一见床上一动不动的莫宸晞,心就止不住地酸痛,一个多月不见,他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那么安宁地躺在床上,静静地一呼一吸。她吸了一鼻子医药水的味道,道:“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我跟秦伦分身乏术,才拖到现在才过来。”
  “我也听说了,景依婷把王廷和柳公馆都毁了,我大嫂也……你们有没有报仇?”童静雪和景依婷从小玩到大的交情,现在提起景依婷的叛变,也忍不住恨得牙根痒。
  “恩,景依婷已经吞枪自杀了。”
  “善恶到头终有报,是她该受的。”
  栖蝶蹲在病床前,握上莫宸晞冰冷的手:“他怎么样了?”
  童静雪无奈:“医生说情况很稳定,这几天眼珠子不停打转,和以前一样打转,就是不见醒。”
  栖蝶惊喜一愣,重复了一遍:“不停打转?”
  “是啊,每天都转。”
  栖蝶逐寸逐寸笑开,激动得握紧了莫宸晞的手:“快了,快了!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醒过来了。”
  童静雪得知了莫宸晞的真正身份后,醍醐灌顶地看开了她和莫宸晞的关系:“我也相信,你在这里他会醒得更快,他交给你了,一日三餐菀儿会送过来,我回去了。”
  栖蝶和柳秦伦同时讷讷,都不太习惯童静雪这样洒脱:“你累了两个多月了,好好休息吧,以后这里的事情交给我。”
  童静雪毫不犹豫:“恩。”
  柳秦伦道:“我和你一起走。”朝栖蝶道,“我去商会看看。”
  陪同童静雪出了医院,柳秦伦犹豫着怎么问,都不如直问:“你似乎变了很多。”
  童静雪停下脚步,转头看他:“你是指阿晞?”
  “恩。”
  童静雪自嘲笑笑:“他心里没有我,我曾经试过很主动地争取和他成为真正的夫妻,但他在那个时候那种气氛下都能很理智地避开我,还用‘丧失’的理由和我彻底拉开距离,我本以为等到你们结了婚,他彻底没了对柳栖蝶的念想,只剩下乔商银行的时候,我能够用乔商银行留住他的心,但这一切都终止在我知道他是中共的人的那一刻。”
  柳秦伦闻言大惊:“中共?”
  “恩。”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当一个嫁出去的女儿在父亲面前无所遁形地承认自己和丈夫有名无实的那种感受?那种人生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不禁让我反思,我是不是真的那么差?”
  柳秦伦不禁对“丧失”二字拧紧了眉:“站在他的角度,他对你没有爱情,就必须时刻拎清这个点,不能耽误了你的后半生。如果我是莫宸晞,我也会是同样的做法。”
  他叹道:“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勉强结合也只会是同一屋檐下的有名无实,他说‘丧失’不止是给你的安慰,也是给你一个很好的抽身理由,这样你们离婚,你再嫁,别人也只会议论莫宸晞,对你报以同情,你才不会因为这段婚姻沦为笑柄。”
  童静雪无比认同:“阿晞对我真的很好,只可惜我永远也变不成他心里的江永念,又何必再扭着他不放呢。我只是很好奇,他答应和我结婚,留在童家,到底是因为还我的情还是因为他的特殊使命。”
  莫宸晞是中共的人!
  柳秦伦豁然大悟:“都有。他收购乔都七城的商铺,看上去是他要称霸整个乔都八城市场的野心,但实际上,他是要在他的羽翼之下,尽可能地顶着压力对这一方老百姓开放额外的福利,单是这一点,每年进他自己口袋的钱就要少很多,很多银行家都做不到,但是他做到了。”
  他无限敬佩地由心而赞:“他还捐献了战斗机,和无数善款,开办了孤儿院,对大家做的贡献有目共睹。身为童家的女婿,在景家事件和你这件事上,他也一直在顾全童家的名声和你的名声,这些都是他过硬的素质,对童家来说,莫宸晞成不了女婿,也不是坏事。”
  柳秦伦说着说着,忽然就觉得他所有的自信到了莫宸晞这些伟大的举措面前都不复存在了。莫宸晞和他认识的其他朋友都不一样,这是个真正有大爱的男人,是他最害怕的男人。
  童静雪见他越走越慢,索性拉着他在一旁的面摊坐了下来,点了两碗面,一边吃一边说:“你说得阿晞这么优秀,好像甚过你自己。”
  “比起他,我做的确实太少了。”
  “错,你不能这么妄自菲薄。阿晞做的是金钱上的支持,而你做的是生命安全上的保护,你们都是在拯救,是完全不同的意义。”
  “能够通过一枚戒指做到名震四海的威风,可想在这枚戒指里你倾注了多少思想和智慧,效果也很好啊,不仅保护了江城的一面,也保护了乔都的一面,如果没有铭记之心,王廷只怕早就被炸,江城被毁的面积也会更大,伤亡人数也会更多。”
  “在大轰炸的环境里,单有金钱是远远不够的,廷愈再生膏的发明和中药内调,都很好解决了受难群众的身体问题,能够在满足大众治伤的同时,不谋取高利,还在江城开设了作坊,解决了一大批本地人的就业问题,我听我哥说,廷愈再生膏已经销到了乔都八城以外的城市,这些都对你能力的认可,也都是你对乔都八城老百姓的贡献啊。”
  “廷愈再生膏最大的功臣是江永泰,是他精湛的艺术才制作出了这样膏药,很好了宣扬了王廷的招牌。”
  “你太谦虚了,归根究底,还是你的主意呀。”
  “你和阿晞在正事都能做到一丝不苟,一遇到柳栖蝶的问题就犯难了,看看人家侯云帆,当初也对柳栖蝶动过心,但是人家爱得洒脱,知道不合适了,放得也洒脱。如果阿晞醒了,你怕不怕他们会旧情复炽?”
  “那也是我的命,莫宸晞昏迷以来我想了很多,如果有那一天,我一定会尊重栖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