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第一赘婿 > 第四百零二章 占便宜

第四百零二章 占便宜


      来人背对着秦立,身着黑袍,整个人都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秦立一时之间也没有看出来是谁,但此人一说话,听到这声音,秦立当即一愣。
  
      愕然开口:"秦威朗?"
  
      "呵呵,看来还记得我。"来人正是秦威朗。
  
      他缓缓转身,直接走到庭院的石凳子上坐下:"许久不见。看到我很惊讶?"
  
      秦立挑眉:"我每次看到你都很惊讶。"
  
      秦立很好奇这人和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同样姓秦,又是隐秘家族那边的人。
  
      这让秦立没有办法不去想,这人是不是秦家的人。
  
      而秦威朗从一开始就对他很是友好,更是三番四次的通风报信给他。
  
      "有酒吗?我有消息给你说,现在我没事,陪我喝两杯?"秦威朗将黑袍脱下。
  
      一张刚毅的面容看向秦立。
  
      "有。"秦立当即点头,"喜欢什么口味?烈酒还是清酒?"
  
      "烈酒。"秦威朗笑了,"男子汉大丈夫,喝什么清酒!"
  
      "你知道我今天去了哪里吗?"
  
      秦威朗拿过一个酒杯,自己给自己倒上:"诸葛家在京城的别墅。"
  
      秦立一愣:"你去找诸葛家的人了?"
  
      "不是我去找,而是那天事情之后。我便让人一直盯着。"
  
      "我的人告诉我,那帮家伙想要对你下套,我便带人过去威胁了一番。"
  
      "他们一听我是秦威朗,哈哈。吓得顿时不敢说话了,真是可笑。"
  
      "一群胆小如鼠的人,偏偏还喜欢找别人麻烦。"
  
      "别说我去了,就算我不去,他们来找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我也算是帮你摆平了一个麻烦,你打算怎么谢谢我?"
  
      "你想要我怎么谢你?"秦立看了眼秦威朗,"你可以直接提,但是我有个疑问。"
  
      "你为何,要帮助我?"
  
      秦威朗顿了顿:"对了,一直追杀你的那个隐秘势力,入京了。"
  
      "不管如何你都要小心为上。"
  
      "你的问题,我现在还不能回答。"
  
      秦立皱眉:"那好,我不问。隐秘势力我会小心,今日你来,不仅仅为了告诉我这些吧?"
  
      "我听说,你抓了一个隐秘联盟的首领,问出了不少东西,其中有你的亲人消息。"
  
      "谁的?"
  
      "据我所知,你的父母已经殉职了,你好像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吧?"
  
      秦立眯眼:"抱歉,纵然你对我有好意,这件事情我也不能告诉你。"
  
      他话落,以为秦威朗会脸色不好看。却看到秦威朗笑了笑。
  
      "也罢,到时候有需要通知我即可。"
  
      "这酒过三杯,便品不出来好坏了。时间不早我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面。只不过最近我要离开京城,你一切小心。"
  
      秦威朗说着起身,披上黑袍融入夜色,突然停了一下:"对了,你虽然是军方的人,但我还是要说,不要轻信任何人。"
  
      "隐秘家族此次动荡过大,大家族没有受到牵连。但小家族就不一样了。"
  
      话落,他便一跃踏上半空,飞掠而去。
  
      秦立站在院子里盯着天际发呆,良久才转身回房。
  
      突然得知了老头的消息。却是个噩耗。
  
      生死不知,只知道在国外,具体的地点也不知道。
  
      秦立躺在床上无比的自责,他不应该因为觉得老头厉害,便过于放心。
  
      应该在寻找父母的时候,就去找找老头。
  
      或许还能……
  
      秦立摇摇头,捏着眉心看着天花板一夜无眠。
  
      夜凉如水。
  
      这一夜,不仅仅秦立没有睡着。
  
      京城别墅区内。诸葛家主从西域赶来,还未出发便被秦威朗带人威胁了一番。
  
      此刻,一众人在大厅内大眼瞪小眼,说不出来个你我他。
  
      "家主觉得此事该如何是好?"诸葛长老皱眉,"那秦立竟然和隐秘家族有联系,并且还是秦威朗。"
  
      "秦威朗那人不好对付,主要是他背后可是个大势力……"
  
      "此事暂停吧。"坐在主位的男人开口。
  
      他年纪约莫五十多岁,长了一张国字脸。
  
      此刻一开口。周围的人都转头看向了他。
  
      "家主既然如此,说那我们便暂停吧。"诸葛长老皱眉,"没料到京城的水已经这么浑浊了。"
  
      "是我的大意,让我们诸葛家族陷入了这等境界。"
  
      诸葛家主点头:"此事回头在商。暂且安静一段时间。"
  
      而同一时间的京城机场,零零散散十几个人走出机场。
  
      领头一个男人戴着墨镜,他身边还跟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
  
      男人边走边转头看向女子:"您觉得我们是暂且先住下去,等什么都调查好了在动手。还是直接找那秦立。直接一刀斩了的好?"
  
      女子一顿,看傻子一样看向男人:"若是能一刀把他宰了,我还用费事自己亲自过来吗?"
  
      "我扔了那么多的宗师出来,一点屁用都没有。你觉得现在我们能过去把他斩了?"
  
      "动动脑子好不好?"
  
      "先去庄园住下去再说,过两天看看风向。"
  
      女子话落,男人立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