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道仙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魔苏醒 一

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魔苏醒 一


  
  
  这时已是深夜,夜色茫茫,皎洁的月光从天际倾泻而下,为整个小世界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银沙。
  
  经过数月的大战,小世界里一片狼藉,远处的山峦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破碎的石头,干枯的大海在灵脉的滋润下,重新掀起微微波浪,尽管海水还不是很充盈,但已是一望无际,月光照在粼粼的海面上,像是铺满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是揉皱的绿缎。
  
  转眼间,一天过去,朱厌和小善仍在僵持,不过通道内的魔气却越来越少,朱厌的面色愈发苍白,透出无比的疲倦。
  
  升起的灵魂雾气越来越浓,朱厌的抵抗力渐渐减弱。
  
  随着白雾进入重水速度加快,重水上下跳跃不停,发出“嗖嗖”破风声。
  
  通道里的魔气更加稀疏,几乎呈现通明状,朱厌的脸开始扭曲,露出恐怖的表情。
  
  灵魂白雾形成柱状物和重水相连,那些柱状物随重水的上下跳动,不停摆动,场景非常壮观。
  
  从重水的另一边透出一道道清纯的雾气,不断融进小世界中,这雾气正是净化后的盘古魂魄,有很多盘古的记忆。
  
  小善的灵魂力量渐渐增强,盘古一生的经历、感怀、历历在目。
  
  朱厌魂魄如能全部融入小世界,小善的实力就会更加强大,为千年内修炼到大帝级别奠定坚定的基础。
  
  朱厌魂魄不断减少,尽管他仍然竭尽全力阻止魂魄的流出,但已是苟延残喘。
  
  通道内魔气戛然而止,通道也变得更加透明、虚幻,随时可能会消失。
  
  这时,从里面飞出两道黑影,正是诸葛云庭和狮魔。
  
  他们费尽周折,用数日的时间,把魔气通道大阵破坏,在通道即将消失的瞬间,到达地面之上。
  
  在漆黑的魔葫里生活了十年,在昏暗的地下生活了几十年,诸葛云庭终于见到了阳光,他无限感慨,老泪纵横。
  
  这里有云,有山,有海,有梦,没有常年阴暗,没有满地潮湿,没有泪眼朦胧,没有噩梦摇曳。
  
  几十年啊,第一次亲密接触到灵气,和以往一样孕育在灵气的怀抱中,思考着,重温着,没有被风雨摧残的故事。
  
  诸葛云庭看着白云、蓝天、看着小善、紫荷、小城,尽管这些人是他残害的对象,但隐隐却有一种亲切感,因为他们都是人界的仙人。
  
  “主人,我们已经破坏掉魔气通道,诸葛云庭功劳不小,希望您能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狮魔说。
  
  “既然答应过你,我一定会遵守诺言”。
  
  “通过在魔界这么多年的经历,希望你能有所感触,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小善对诸葛云庭道。
  
  “欲得到来生的幸福,须经历今世的痛苦,小善长老,这几十年我在暗无天日中生存,历经孤独寂寞的痛苦,我也不断对自己的过去反省,以前的事情是我错了,希望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将功补过”。诸葛云庭诚恳地说道。
  
  小善还没有回答,冰蓝疯狂的跑过来,她哽咽的说:“傻子,你还活着?我终于见到你了”。
  
  她竟然要扑到诸葛云庭怀中。
  
  诸葛云庭大惊,他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泪汪汪的女孩,不知所措。
  
  “他不是吴凡,是诸葛云庭”。小善说道。
  
  “不,他明明就是我的吴凡”。冰蓝死死盯着诸葛云庭,坚定的说。
  
  “是诸葛云庭占用了吴凡的肉身,吴凡的魂魄已经被吞噬了”。小善解释道。
  
  紫荷走过来,拉住冰蓝的手,朝她点头确定。
  
  诸葛云庭异常聪明,他顿时明白,这个女子是他占据肉身的恋人。
  
  冰蓝仔细观察诸葛云庭,发现他外表和吴凡一般无二,但体内却透出奸诈、世故与精明。特别是那双眼睛,左右乱看,和吴凡大不相同。
  
  “你的确不是吴凡哥哥,那个傻子见到我不会无动于衷的”。冰蓝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是你吞噬了吴凡哥哥的魂魄,快还给我,还给我,不然我杀了你”。冰蓝疯狂的朝诸葛云庭扑来。
  
  紫荷拼命拉住冰蓝,低声说:“妹妹不要着急,有小善哥哥在,他一定有办法”。
  
  朱果儿和小城也从远处跑来,大家共同劝说着冰蓝。
  
  你一样我一语,冰蓝却更加伤心,她双手捂住脸嚎啕大哭起来。
  
  “让她哭吧,这种悲伤不发泄出来,对身体不利”。小善在空中道。
  
  大家不再劝说,冰蓝一边嘤嘤的哭,一边诉说自己的相思,大家听后沧然泪下,连诸葛云庭的眼圈也红了。
  
  我想你吴凡,你尽管有些傻,但我对你的心永远不会变,此时我只能看到你的容颜,却找不到你的心。
  
  我是六月的荷花,一枝哭泣的荷花,还未曾从旖旎中醒来,便成了一枝孤独的花朵。
  
  心爱的人啊,我们还没有开始,你就已经走了,虽然能看到你的身躯,却再不会醒来,剩下孤独的我在苦苦等待。难道我们真的阴阳相隔?我的心瞬间碎成了粉末,散落在空中......
  
  诗云:何时君入妾心扉
  
  鸳鸯苦命盼春晖,连日阴霾细雨稀。
  
  人叹今生缘分浅,佛言前世岁华微。
  
  忘川河畔魂颠沛,彼岸花旁魄舞飞。
  
  相念相思燃不尽,何时君入妾心扉。
  
  诸葛云庭的灵魂深处突然升起一股深深的忧伤,忧伤中有缕沉睡的魂魄醒来,不断冲击着诸葛云庭强大的魂魄,尽管犹如蚂蚁憾树,但仍然顽强不止,哪怕碰的头破血流......
  
  这缕魂魄正是吴凡的残魂,尽管已被诸葛云庭吞噬,融入了他的魂魄,但冰蓝的哭泣声唤醒了它,他不能让心爱的人为他伤心。
  
  诸葛云庭的泪水涌出,他放开这缕魂魄,让他重新占领躯体。
  
  吴凡的魂魄疯狂的充斥整个肉身,他重新控制身躯朝冰蓝走去。
  
  “冰蓝妹妹......”。这是吴凡的声音。
  
  这声呼唤仿佛晴天霹雳,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惊诧的看着诸葛云庭。
  
  冰蓝也停止了哭泣,蹒跚的走到诸葛云庭旁边,急切的问道:“你是吴凡哥哥?”。
  
  “现在的确是我,只是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妹妹我好想你”。这真真切切是吴凡的声音。
  
  “时间再短也没关系,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感受你的温暖,哪怕只有一分一秒,我都会满足”。冰蓝猛地扑到吴凡的怀中,又大哭起来。
  
  吴凡轻轻抚摸着冰蓝的头发,咧开大嘴露出憨憨的笑容。
  
  “今天我终于知道冰蓝妹妹这么在乎我,哪怕失去生命又如何?”。笑声中透出一丝凄凉。
  
  许久二人才分开,冰蓝拉着吴凡的手双双跪在地上,仰望着空中的小善。
  
  “小善长老,您心底善良,能否施法把吴凡还给我,就算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冰蓝虔诚的磕了三个响头。
  
  这时,吴凡的眼中又透出了阴险和狡诈,诸葛云庭的魂魄重新把吴凡那缕残魂压了下去。
  
  他站起身来,想甩开冰蓝的手,不想却被冰蓝死死抓住,他想用力甩开,发现空中的小善正注视着他,才慌忙低下头,任凭冰蓝拉着自己。
  
  “佛学云:万法缘生,皆系缘分,诸葛云庭,刚才你没有阻止吴凡的魂魄侵袭,这一点说明你心里还有一丝善念,希望好好珍惜”。小善说道。
  
  诸葛云庭听后,心灵有所触动,他挣脱冰蓝的手说:“冰蓝仙子,吴凡的魂魄永远和我融合在一起,希望这缕魂魄能帮我洗去以往的罪孽,助我潜心修行”。
  
  诸葛云庭一改过去的虚伪,这一次,他却非常诚恳。
  
  “冰蓝,吴凡长老没有死,他在做一件善事,你应该高兴才对”。小善又说道。
  
  小善的话语委婉动听,令冰蓝受伤的心得到暂时的安慰,冰蓝眼睛透出温柔的眼神,她注视的着诸葛云庭,充满了柔情蜜意。
  
  “我请求你保护好吴凡的魂魄,经常让他和我说说话,好吗?”。冰蓝对着诸葛云庭盈盈拜下。
  
  诸葛云庭慌忙双手搀扶起冰蓝,深情的说:“我诸葛云庭在人界臭名昭著,杀人越货,谋财害命,无恶不作,我罪孽深重,想不到能遇到如此感动的场景,请仙子放心,我会把吴凡的魂魄当作我的魂魄一般对待,把他单独隔离,经常也你见面说话,我说到做到”。
  
  冰蓝哭了,哭声透出一股幸福,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吴凡的她,凭空得到一丝希望,这一丝希望将支撑着他活下去。
  
  ......
  
  魔气通道完全消失,朱厌再也得不到外界一丝魔气,他彻底绝望了。
  
  几次他试图沟通魂魄,想要自爆,可惜是痴心妄想,盘古魂魄不但不会自爆,就算遇到再大伤害,也不会毁灭,他永远存在天地之间。
  
  终于朱厌再也没有能力阻挡魂魄的流出,白雾犹如开堤的河水狂泻而出。
  
  重水旁边的漩涡渐渐膨胀,终于“嘭”的一声,分离成九个漩涡,重水也分成九份,分别悬浮在漩涡的上空。
  
  九个漩涡急速转动,越转越快,渐渐的,大海中重新充满的海水竟然也分成九股,飞向不同漩涡,空中出现无数条金色丝线,它们插入海水形成的漩涡中,重新凝结成重水补充到九滴重水中。
  
  白雾、漩涡、重水、金丝、虚空的波纹、黑色的空间裂缝组成了绚丽的景色。
  
  小城跑过来,拉住紫荷的手说:“紫荷姐,这里好美啊”。
  
  紫荷把小城搂到怀中,痴迷的说:“是啊,小城弟弟”。
  
  昔日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弟弟,紫荷这段感情终于放下了,她可以毫无障碍的同小轩相爱。
  
  这些日子,他们说了很多,小城还是那么淘气,不时逗得紫荷“咯咯”直笑。
  
  他们忘我的欣赏这万年不遇的情形,渐渐陶醉其中。
  
  但越美丽的地方,越是潜藏着浓郁的杀机。
  
  小世界也不例外,在九个漩涡“轰隆隆”的旋转声中,朱厌由愤怒变成恐惧,又由恐惧变成无奈,无奈变成绝望......
  
  他在绝望中失去知觉......
  
  盘古留下的魂魄不断被重水净化,变成清澄的雾气,犹如朵朵白云,迅速升上高空,同小世界完全融合。
  
  朱厌的魂魄太强大了,这么多天过去,仅仅净化了百分之一。
  
  但这速度已经非常惊人了,小善有信心用数月时间把朱厌的魂魄完全净化,这样他就成了至真至纯的盘古之灵。
  
  他一边净化朱厌的魂魄,一边想着天下苍生,等到他把朱厌魂魄完全融合后,尽管他还未曾拥有完整的盘古魂魄,但在人神魔三界,已是独一无二的。
  
  然而这仅仅是小善的想法,天地循环,一切都是定数,注定小善会融合失败,只因时机未到。
  
  .......
  
  距离幽冥之地不知多远的地下,一条奔腾的血河发出愤怒的吼叫声,这里天空昏暗,大地凄凉,太阳猩红。
  
  一座深红色的山峰矗立在血河旁边,这山峰呈桃形,几十个巨大的瀑布高高挂在山峰中间,血红色的水流从半空倾泄而下,场面十分壮观。
  
  在红色河水的映射下,四周所有东西都蒙上了一层红色面纱。
  
  突然“咕咚”一声惊天巨响,红色的山峰猛地收缩一下,血红的瀑布流量增加了十倍,十余条瀑布犹如血红大河从天倾泄而下,红色的河水注入血河,血河内波涛翻滚,咆哮着向前方奔腾。
  
  血河的尽头处,无边的山峦层层叠叠,一处黑褐色的山峰抖动的了一下。
  
  这是近三万年,褐色山峰第一次颤动。
  
  “咯吱吱,扑通......”。
  
  大块的石屑从山峰上脱落,不断坠落在血河中。
  
  这种脱落之势越来越猛烈。
  
  空中开始电闪雷鸣,道道耀眼的闪电不断击打着这座黑褐色的山峰。
  
  原本充满邪恶、暴力、恐怖的不毛之地,此时飞沙走石,山崩地裂,场景更加不堪入目。
  
  脱落石屑的山峰慢慢升高,竟然从山峦中飞起,其他山峦也被它带动脱离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