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圈楼 > 第四十七章节

  一穷二白的时候,我们向往物质堆砌的美好,那里圈出来的风景自带磁场,有一股强大的磁力,让我们在里面晕头转向,为了实现理想,历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生活最终活成了钢筋混凝土,那份柔性的美不知何时摸不到柔软。季小北算是幸运的宠儿,过早拥有了他人没有的财富,他的人生如雨洗过的天空,洁净,美丽。美酒,烛光晚餐,时尚前沿的潮流,一切只是简单配备,一切全是习以为常,在他眼里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得不到的。
  季小北站在别墅的一楼,看着大厅正堂里陈设的物品,跟十年前的集体宿舍,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对于他来说,只是栖身之处,供休息之用,平日里工作占据了他的全部,根本没有空间享受这份上天的馈赠。今夜,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景象,因一位女人即将到来,别有一番风情,季小北把室内的物件一件件重置,豪华的装饰,名贵的画册,精致的家具,这些没有灵魂的物质像是有了生机,充满着柔情,它们和季小北的心情相吻合,急切盼她早一点到来。
  等待往往是焦虑的,特别等旧恋人,不同镜像在大脑里慢悠悠地摆动,美好而又甜蜜,时而有股暖流直捅心脏,时而有风吹乱思绪,折磨着季小北坐立不安,干脆他什么不去想,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故作镇静,他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何时变成傻小子,这点出息。”
  不知几时,敲门声把季小北从是睡非睡,半醒半醉的状态中唤醒,他连忙起身做了一个深呼吸,不忘梳理一下零乱的头发,伸手打开黄铜铸成的大门,不加思索地把眼前的女人搂进怀里。
  “怎么这么久才来?存心的是不是?”季小北闭着眼睛闻着女人身上散发的味道,轻声责怪道,这一时刻仿佛如梦境,他等了很久很久。
  “真的这么想见我吗?我……我还以为,太鲁莽。”女人被季小北紧紧搂在怀里,那股男人力量促使她心跳加快,她气喘吁吁地在季小北胸前轻吟着。
  季小北闻到声音,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借着灯光一看,搂在怀里的不是乔玉而是刘唯,吓得他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季小北满脸的惊诧,那严肃的表情与刚才温柔的声音形成了鲜明对比,刘唯失望至极,原来他等着的另有他人,不是她,本以为下午会议时抛的媚眼起到一定重要,原来全是幻想,她的心情一下子跌入冰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不是它发出声音,季小北还能多抱她一会,这样便可以多一时刻闻世界上最美好的味道,还有那坚硬的胸,和她的男人一身肥肉相比真是感受不同,原来男人胸还可以那么硬,和石头一般,但又不同于石头,那里存在一定温度,带有天然的、致命地、诱惑力的温度。
  “我过来有事情想请您帮忙,没想到打扰到季总了。”刘唯毕竟有一定的社会经验,立马转变态度,跟什么没发生一般,“我可以进屋吗?”
  “当然,请进。”季小北客套地把刘唯引到待客厅,刘唯是周曼的闺蜜,他不能怠慢了她,更何况刚才所说的话,如果让周曼知道他在这里等一位女人,那可不得了,季小北得想办法把刚才的一幕掩盖住。
  “这么大的别墅,这样好的装修,周曼真有福气,能住这样的地方,命真是好。这些家具全是红木的吧?结实,漂亮,有钱人的世界我们真得不懂。”刘唯用手敲了敲椅子,发出的声音仿佛带了音乐,有天籁之音。
  “这些全是为周曼私人订制的,这些年她跟我受了不少苦,现在的一切是她熬出来的,值得拥有,刚才我错把你当成周曼,真对不起。”季小北借机撒了谎,这些年他学会了应对各种场面和女人,连撒谎都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是呀,周曼付出总算有了回报。当年您们结合我是举双手赞成的,没少在周曼面前夸赞您,一见到您就觉得您与众不同,果不出所料,现在事业做的这么大,给周曼这么好的日子,真是了不起,做姐妹这么多年,我无法再与她相提并论。”刘唯违心地说。
  “你不是找我有事情吗?什么事情?”季小北直接了当地问,不想多浪费时间,他怕撞到乔玉。
  “季总,主要有点小事请您帮忙,这些年我也没求过人,不是因为和周曼是好姐妹,我根本开不了这个口,您也知道我家男人没多大出息,抱着那点工资只能养活自己,现在儿子大了,过不了几年要结婚生子,我想提前给他备一套房,大上海这里的房子,我们肯定没有实力,江城,我们单位不是开发房子吗?我想请您批个字,给一点优惠,不知领导您同意吗?”刘唯楚楚可怜地说,她本来想使用美女计,不过看季小北的样子,此计不可取,只能改为苦肉计。
  季小北从刘唯的那双勾人的丹凤眼里看出,此女人是位有心计的女人,她的请求故意把周曼带上,刚才他还说周曼在他心里的地位那么重要,如果拒绝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买房百分之十的优惠,只能是特批,季小北一般情况下不会动用这个特权,为了堵住这个女人的嘴,他只好点了点头。
  “你也算单位老员工了,这点优惠肯定批,就全当奖励,这些年你为公司也做出不少贡献。”
  “太感谢您了,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您。季总不仅长得帅,人还这样好,如果现在我还是青春貌美,真想以身相许。”刘唯半开玩笑地说,季小北根本不敢看眼前这个妩媚的女人,尤其低开的V字领口,那里的春色不时显露出半边江山,虽说是半老徐娘,也是风韵犹存,放在以前可能会动一下色心,现在他的心里装得全是乔玉,就算仙女在眼前,也会无动于衷。
  “那就这样,明天到公司,我给你写个批条。”
  刘唯听出季小北有送客之意,目的也算达到,她知趣地站了起来,还不忘又一次环顾别墅四周。
  “真想在此呆上一宿,特别与眼前的美男子,就算什么不发生,与他近坐也算此生无憾。”刘唯心里想到,不过季小北对她的态度是冷漠的,她只能抱着遗憾离开。
  “那我告辞了,再次感谢。”
  “不送。”
  刘唯走在别墅小径上,晚风吹拂,空气中从四面八方飘来了各种花香,她用力吸了一口。“真香呀!女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我是无福消遣。”
  刘唯想到自己和周曼的命运,同样是女人,二十岁之前没有多大差别,三十后差别大的无法估量,她这一辈子怕怎样努力也不可能住进这样的地方,正当她忿忿不平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女孩的身影来到别墅,刘唯赶忙躲进暗处,看到季小北把那女孩领进了别墅。
  “呸,原来等这个小妖精,我就知道心里肯定有鬼,想抱的人不是周曼也不是我,原来是她。”刘唯内心很是不爽,不过瞬间又幸灾乐祸地嘿嘿一笑,“周曼呀周曼,你的位置怕是不保了,养尊处优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别墅,金钱,男人,要和别的女人共享了。男人全不是好东西,表面正人君子,背底里龌龊。”黑暗处的刘唯眼光里露出凶狠的光,直到黄铜门紧闭,屋里的灯光渐暗才转身离开。
  这时的季小北完全不知道黑暗中还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已,他的眼里,心里全是坐着对面的乔玉,看着板着脸的乔玉,季小北像个大男孩紧张地手无足措,他幻想的美丽镜头一个没有出现,比如见面时的拥抱,亲吻还有乔玉投向他的柔情似水的目光,这一切全没有,只有一座冰美人盯着自己,汗从他的背脊上先行渗出,顾不上那么多,季小北转向厨房亲手给乔玉磨了一杯咖啡,又精心切了一盘水果,这些活平时他根本不会做。
  乔玉一直静静地坐着,自从下午以来,她活在云里雾里,根本不相信季小北就是她的顶头上司,原来工作也是季小北特地安排的,这个男人现在变得神通广大了,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她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哀,以前说甩了她就甩了她,再见面的时候他的孩子尽然上学了,现在又隐瞒身份,她被欺骗了,欺骗感情,欺骗工作,他季小北凭什么一次又一次欺骗她,本想离开公司,离开季小北,不想做他的傀儡,犹豫再三还是过来问个明白再走,乔玉一声不吭,她等季小北给她一个交待,旧账新帐,看他如何解释?女人和男人一样,有一颗自尊心,就算失恋,失业,穷困潦倒,也想挺直地站在所爱人的面前,证明没有他自己过得照样很好。
  “静女其姝,俟我於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这是怎么啦?”乔小北忙了半天,看乔玉还是一句话不说,便挨着她坐下。
  “少来文绉绉的,总该给我一个解释吧?”乔玉杏眼圆睁,把身体向远处挪了挪。
  “我的大小姐,要解释什么?你出色的工作能力到哪里也是人才,我只不过借你一个平台,本想提前跟你说的,又怕公司请不动你这个高材生,是,全是我的错,太自做主张了,你大人有大量,请你原谅我,好不好?”季小北又向乔玉身边挪去,幸好沙发的长度足够他们挪来挪去。
  “那,那,为何你的身份不早说?害得我在会上紧张了半天,还有……还有……”没等乔玉说完,季小北抱住她,把他的嘴堵住了她的嘴,这个动作自从再见到乔玉他就想付出行动,好不容易在这个美丽夜晚实现,此刻再也无法把握住情感,他忘记了已婚身份,忘记了周曼,忘记了公司,他仅能感受到乔玉那湿润的红唇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如山崩地裂般袭向他,身体的毛孔轻轻舒展开来,像绽放开的羽毛带着他飞翔。
  乔玉睁大了眼睛看着季小北,怎么可以这样?他可是别的女人的男人,乔玉一把推开季小北。
  “我们不能走这一步,你想到后果没有?曾经你毫无音讯地离开,现在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你让我该怎么回应呢?”乔玉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她知道她从没有忘记过季小北,她爱他,以前爱,现在更爱。
  季小北用手擦拭着乔玉脸上的泪,把她紧紧搂进怀里,生怕她跑了。
  “全是我的错,再见到你时,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爱你,乔玉,做我的女人吧?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但我是真心的爱你。现在我什么都有了,我想和你共享这些荣华富贵,你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好不好?不要离开公司,不要离开我。”季小北哀求道。
  “不可以。你有孩子和爱人。”
  “我对家庭会付一个男人责任的,但你才是我的真爱,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可能会死的。”季小北双眼透红,可怜惜惜。
  他俩紧紧抱着,这份感情何去何从,乔玉也不知道怎么办?
  “给我一点时间容我考虑一下。”乔玉从季小北怀里挣脱,理智最终战胜情感,她离开了别墅,季小北看着乔玉离开,流出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