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西厂督主 > 第八十三章天外楼杀手

第八十三章天外楼杀手


  这时听得傅山河说孩子的父亲姓铁,都是屏息以待,等着常语兰开口说话。
  也是他们知道傅山河对孩子没有恶意,所以才稍稍放下警惕。
  常语兰脸色变了几变,良久吐出一口气,说道:“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听得常语兰没有否认,傅山河心头落定,终究是没有再出意外,不错。
  “我跟孩子的父亲并不认识,但这孩子的爷爷却把他托付给我了。”
  淡淡的语气飘在众人耳里,在听到“我跟孩子父亲并不认识之时。”都是一愣,又听道“这孩子的爷爷将他托付给我”时又是一阵错愕。
  “不可能。”常语兰开口立马否定道,那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寒儿的爷爷又哪里知道寒儿的存在?
  常逢春也是黑着一张脸,这傅山河是把他当做什么了。
  傅山河并没有搭理他们,接着说道:“那这孩子就改回原来的姓,就叫铁鼎寒。”语气不容置疑。
  其实常语兰也想让常鼎寒姓铁,不过住在齐侯府,还是姓常好。
  这时傅山河直接开口让常鼎寒姓铁,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傅山河见她不说话,低头对着常鼎寒说道:“你爹爹姓铁,你爷爷也姓铁,现在铁家就剩你一个人了,你还要姓常么?”
  常鼎寒闻言,思索了一下,就道:“我自然要姓铁。”
  傅山河听得他的回答哈哈大笑,心中一片畅快,自铁北殇死后这件事就一直压在他的心中,这时事情已经解决,心中快意实在是压制不住。
  常逢春脸色变了几变,闭着嘴没有说什么,当初也是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姓什么,所以才让常鼎寒姓常,这会儿改回祖姓,他虽然不舍,但也不能说什么。
  难道还能不让孩子跟自己父亲姓?
  这时一直站在傅山河身后的李玉蟾突然轻轻碰了碰傅山河,傅山河一怔。
  接着就听到李玉蟾轻声说道:“这孩子是七杀星命格。”
  傅山河一愣,七杀星?紧接着又听道:“命劫已至。”
  李玉蟾是传音所言,旁人并不能听到。
  众人只见傅山河突然面色一冷,右手放在铁鼎寒脑后。
  齐侯府众人心中一惊,傅山河这是要干什么?心都被傅山河突然的动作给提了起来。
  这时一阵凌厉的破风声传来,众人在看傅山河放在铁鼎寒脑后的右手,食指跟中指之间夹着一个形状怪异的暗器。
  这暗器呈现一种亮黑色,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寒光,众人只是望着,就感觉肌肤一阵生疼,心中骇然,这是什么暗器,如此之利?
  再看上面刻着天外二字,傅山河唇齿微张。
  “天外楼”
  声如天雷滚滚而出,齐侯府上空的飞鸟都被震得衰落下来,一股无形的杀意散发而出,所有人都头皮发麻,惊骇的望着傅山河。
  昨日刚与李玉蟾处听闻天外楼,今天就碰上了,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要杀他傅山河要找的人,真以为,自己是三大神秘组织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也不见傅山河有什么动作,手中暗器消失不见,众人东侧房顶上突然迭出一个人来,这人自然跌落至地面,显然已经身死。
  众人被刚刚发生的事情给震惊了,这是什么情况?
  铁鼎寒身上有什么秘密么?
  西厂傅山河要找他,现在又有天外楼的杀手要杀他,究竟怎么回事?
  傅山河心中也是在猜测,铁鼎寒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为什么天外楼的杀手会杀一个小孩,还有,天外楼不是先下杀贴么?
  怎么?看常逢春等人的表情,不像是早就知道,那又为什么破例呢?
  一瞬间傅山河心中闪过诸多心思,面上不动声色,向铁鼎寒望去。
  只见铁鼎寒平静的望着傅山河,看傅山河往来微微一笑,对着傅山河说道:“谢谢”
  傅山河有些惊讶,这孩子果真不一般,要是其他孩子,早就哭的不得了,这孩子却如此平静。
  常语兰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抱着铁鼎寒,问道:“寒儿可有受伤?”
  在确定没有收到任何伤害之后,对着傅山河微微行礼,开口感谢。
  傅山河微微点头,一旁常逢春虽然脸色同样不好看,不过也是第一时间感谢傅山河。
  天外楼的杀手竟然敢在他齐侯府里暗杀他的外孙,真的不拿他齐侯府当一回事,莫不是他齐侯府沉寂时间太久,世人都以为可以任意拿捏么?
  他们常家虽然如今并没有什么大权在握的官员,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人脉之恐怖也绝非常人可以想象的。
  “天外楼可有下贴?”
  常逢春摇了摇头,又回头问道:“可有谁知道。”
  见众人都摇头,又转过身来看着傅山河。
  “督主可知是谁请的天外楼杀手?”
  心中想着傅山河来找寒儿,一定是知道些什么,至于什么爷爷将铁鼎寒托付给他的话,他很自然的当做瞎扯。
  要真如此,这孩子的爷爷早就过来找了,那会让孩子在这里这么久。
  “本督也不清楚。”
  “那可真是奇怪了,寒儿如此年幼,谁会花费巨资请天外楼的杀手呢?”
  傅山河突然又想到铁北殇是被人欺骗,所以才入的西厂,冥冥中,他感觉这些事情都是有联系的。
  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铁鼎寒是七杀星,可是那时铁鼎寒并没有出生,那又为什么欺骗铁北殇,让其深陷天牢?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他感觉有一个巨大的局,而铁鼎寒就是最为关键的那个人。
  忽然傅山河转头望向身侧,只见那里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这人一身简单的棕色衣裳,脸上带着一个狰狞的面具,往那一站,很自然的与周围融入到了一体,如果不是傅山河心生危机,也还发现不了他。
  众人见傅山河突然望向别处,都十分好奇,跟着望去,见哪里站着一个人,都是心中惊讶万分。
  他们这些人,不说刘瑾,就是李玉蟾那也是顶尖高手,可谁也没有发现这里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高手,绝顶之境的超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