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抱歉,我不擅长推理 > 第一百零四章
在我连续看完两章之后,我大脑里的疑问变得越来越多,首先便是这个吴良,他真的有够蠢的,被人拿走了指纹还不知道吗?
  这世上哪有这么好心的警察会替人打扫卫生,这几个警察明显是想提取留在香烟上的指纹和DNA啊。这不是电影和小说中警察常用的招数吗?什么交换名片,其实就是为了提取留在上面的指纹。
  啊,不过话说回来,吴良就是小说中的人物吧,所以他不知道这些事也不奇怪吧。不,但是这家伙这么蠢,肯定已经在公园里留下了什么决定性的证据。
  说起来,我刚刚说的,电影和小说中的警察用交换名片的名义提取嫌疑对象指纹也很奇怪吧。如果你警察想要提取指纹的话,不是可以直接开口要吗?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看来不管是如何缜密的推理小说和电影中都会存在着不和常理的地方呢,最明显的就是监控录像吧,这年头城市里的各个角落都是监控摄像头,如果真要调查,只要看监控录像就可以了吧,哪用得着想小说和电影里那么麻烦。
  第六章
  “老样子,原来的那种烟。”
  说着吴良拿出一张五元纸钞递给店家并且从店家手里接过了香烟。
  实际上就算吴良什么都不说店家都会知道他想要买什么,因为吴良每次来这家店都是来买香烟的,而且还是最便宜的那种,可以说几乎是一年中的每一天都会来店里买同一种香烟。久而久之店家也认识了吴良这个人,而吴良给店家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烟瘾十分严重却又抽不起高档烟的穷人。对店家来说每天等着吴良来买香烟可以说是他在无聊的看店时间里的一个盼头,并不是说是因为吴良来店里店家有钱赚,毕竟吴良买的都是最便宜的香烟,对于店家来说这都是些蝇头小利,对他来说有趣的是吴良每天会在什么时候来买香烟,是上午还是下午或者说是晚上,若是某一天吴良突然不来买香烟了他甚至会担心吴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过店家万万没想到是这会是吴良最后一次来买香烟,当然这件事就连吴良自己也不会知道,甚至是现在站在吴良身后的傅明渊也没有预想到。
  “你一直都抽这个牌子的香烟吗?”
  耳边突然传来傅明渊的声音,吴良转身一看发现他居然跟着自己来到了小卖部。
  吴良略显惊讶地看着傅明渊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我不抽烟所以我就好奇你们抽烟的人是不是都只抽一种烟,而且听你刚才说‘老样子’,似乎你一直都是抽这个烟的。”
  “呵呵。”吴良发出自嘲的笑声说,“我不是只抽这种烟,而是只抽得起这种烟。还有你跟着来干嘛?是怕我跑了吗?”
  “哈哈,你还真是幽默呢,我怎么会怕你跑呢,你又不是杀人凶手你怎么会跑呢,你说对不对?”
  杀人凶手这几个字一度让在一旁的店家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他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两个人心想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那么你来干嘛?”
  “我当然也是来买东西啊,不然能来干嘛?”说着,傅明渊转向店家说:“老板有纸巾吗?”
  “一块钱。”店家从柜台下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傅明渊,与吴良不同傅明渊是使用手机付款的。
  “话说我刚才看你用现金付钱,你不用手机支付吗?很方便呢。”付完款的傅明渊对吴良说。
  “不,我不用,我年纪大了这种东西怎么也学不会,各种各样的密码记也记不清。”
  “虽然一开始学的确有些困难,不过一旦学会了就会发现其实挺简单的,而且用起来真的很方便,我强烈推荐你务必尝试下。”
  “我知道了,我们不是还有别的事吗?赶紧出发吧。”吴良的语气里显然充满了不耐烦的情绪。
  第七章
  傅明渊三人来到静水公园的时候公园仍旧被封锁着,那些原本打算在下午在公园里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不得不悻悻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几个留守在公园里一脸严肃到处取证的警察,拜此所赐尽管还未入夜现在公园里也显得异常冷清。
  当三人来到案发现场时,原本应该躺着尸体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白色的轮廓,傅明渊露出尴尬的笑容对吴良表示了歉意,不过他的真正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带吴良来到案发现场,虽然他几乎已经确定吴良就是凶手了,但目前却没有什么决定性的证据,所以他打算把吴良带到案发现场或许这会让他露出马脚。
  “傅警官,你说的尸体在哪呢?”吴良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嘲笑的意思。
  “真是不好意啊。”傅明渊挠了挠头说,“似乎是已经被运走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离开这吧,去尸体在的地方确认吧。”
  傅明渊摆了摆手说:“不急不急,尸体又不会自己跑掉,说起来我也没有仔细调查过案发现场,你不介意和我们在这里多待一会吧。”
  吴良耸了耸肩说:“乐意奉陪。”
  “实在是太感谢了。”傅明渊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来对吴良说:“死者身上的财物都不见了,你怎么看这件事?”
  吴良难以置信的看着傅明渊说:“你在问我?”
  “对,我也偶尔想听一下非专业人员的意见。”
  “你说财物都不见了的话,那显而易见就是谋财害命了吧,像王贵这样的有钱人因为钱的原因被人盯上也并不奇怪。”
  “没错,这位警官一开始也得出了这个结论。”傅明渊指了指孙佳泽说,“不过这样却有一个疑点。”
  “什么疑点?”
  “王贵深更半夜来公园还情有可原,毕竟他是来这里见某个人的。”说着,傅明渊还假装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吴良,“不过劫匪选在这样一个一般不会有人来的公园作案实在是太奇怪了。”
  吴良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大概劫匪早就在别的地方盯上王贵了吧,然后就跟着王贵一路来到了这个公园,刚好这公园又没什么人所以劫匪就选择在公园直接动手了吧。”
  吴良的回答让傅明渊感到出乎意料,显然眼前的这个男人早已预料到警方会这么说了,所以他昨晚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当然你这说法也有可能,不过现场却还有一个疑点。”
  “还有疑点?”吴良不解的看着孙佳泽。
  “对,还有,那就是王贵的香烟和打火机也一起不见了。”
  吴良瞪大眼睛震惊地说:“你怎么会知道王贵带着香烟和打火机?”
  当然王贵的香烟和打火机都是吴良拿走的,不过警方会知道王贵昨天带着香烟和打火机让他很吃惊。
  “因为王贵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发黄,而且他的口中还有很浓的烟味,显然他是一个经常抽烟的人,所以他的身上应该带着香烟和打火机才对。”
  “或许他忘记带了呢?”吴良试探性地反问道。
  “不,他带了,因为我们在公园出口处找到几个留有王贵指纹的烟头,而且在他的衣服和鞋底都发现了烟灰。凶手如果是谋财害命拿走手机钱包这类值钱的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拿走香烟和打火机呢?”
  “这……对了!可能是王贵他带着一个皮包,然后他把钱包、手机、香烟、打火机都放在皮包里了,劫匪抢了王贵的皮包所以你们才找不到香烟和打火机。”
  “嗯……确实这样就说得通了。”
  听到傅明渊这么说吴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自己也对于自己能想出这个说法而感到满意,不过他并不知道傅明渊已经知道王贵昨天根本就没有拿皮包这一类东西,如果吴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大呼自己上当了,于是他试探性地问道:“所以这件案子就是普通的谋财害命了吧?”
  傅明渊摇了摇头说:“目前还不能下结论。”
  “还有什么疑点吗?”吴良追问道。
  “暂时还要保密。”傅明渊淡淡地说。
  几番较量下来,傅明渊发现吴良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应付,很明显他早就想好了各种回答方式,把他带到案发现场也没有露出马脚,而且对于自己预想之外的问题,他也能够临机应变,尽管有一些失误的地方却都算不上决定性的证据,吴良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机智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