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抱歉,我不擅长推理 > 第一百零三章
日历上画圈吗?
  看完第三章我又陷入了沉思之中。小说中的警察以此推理出了王贵的放高利贷的身份,但是如果让我来推理的话,我大概会猜这家伙说不定是要定期进行传教的传销组织头头。传销的话,也是犯罪的吧,所以王贵的妻子也会对警察有所隐瞒的吧。
  不,倒不如说传销才是不能告诉警察的职业吧,如果是高利贷其实也不用对这些警察如此隐瞒的吧。
  记得洛言曾经说过,高利贷虽然是违法的,但我国的法律是借的钱一定要还的,利息我没记错的话大概是百分之二十都是受到法律保障的吧。
  还有那个日历很明显有问题吧,为什么在装修如此豪华的屋子里会挂着这样廉价的日历啊,我想要不是作者的失误,就是这个叫王倩的女人身上有什么猫腻,不,这女人就是有猫腻吧,那个叫叶秋雨的小白脸绝对和她有一腿!话说为什么这人名字和我的名字这么相似啊,该不是这小说其实就是楚静婷写的来捉弄我的吧。
  嘛,算了,虽然这小说有许许多多的漏洞,但我还是打算继续把这篇小说读完,毕竟做事做人都要善始善终。
  第四章
  一张四四方方的自动麻将桌前正坐着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正是昨天和王贵打麻将的三个人,傅明渊他们通过王倩提供的联系方式很快就找到了这三个人,巧合的是打麻将的地方离案发现场也就是静水公园并不远。
  “警察同志你找我们是干嘛啊?我们也就小赌怡情下,话说我们这也算不上聚众赌博吧,要劳您这样亲自上门吗?”坐在南位的男人说道。
  “对了,王贵呢?他怎么没来?”坐在西位的男人说道。
  “王贵不会来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什么?”三个男人异口同声,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都冷静下,你们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沉默了许久,最终坐在东位的男人先开了口:“我、我叫赵富贵,搞水产批发的,我和王贵不怎么熟,也就偶尔和他打打麻将,警察同志你要相信我和王贵的死没有一点关系啊。”
  接着是坐在南位的男人说:“我叫钱宇,和那个什么王贵也不怎么熟,所以我根本不可能会杀他。”
  “我的名字是张天成,工作是房地产开发这一块的。这三人里估计也就我和王贵比较熟了,因为我和王贵在生意上有来往,虽然我知道王贵的钱不怎么干净,但我并不介意这个,因为我只关心顾客有没有钱,只要有钱就是好客户,显然王贵就是一位好客户。”最后说话的这一位,正是王倩所提供联系方式的那一位,傅明渊他们也是通过他找到昨晚打麻将的另外两个人的。
  “说说你们昨晚十一点到十二点都在哪吧。”
  “十一点多的时候我们结束了牌局,因为牌局结束的比较早,所以我们找了个摊子一起吃了个夜宵,散伙的时候应该过十二点了吧?”钱宇回答道。
  “已经过一点了,我怕回去太迟被妻子抱怨还特意看了下时间。”赵富贵补充道。
  “期间有人离开过吗?”
  “没有。”钱宇说,其他两个人也跟着摇了摇头表示期间没有人离开过。
  “好,下一个问题,你们有人知道昨晚王贵离开后是去哪去干什么的吗?”
  三个人整整齐齐地摇起了头。
  “你们再仔细想想,或许王贵在打麻将的时候提起过什么。”
  听到傅明渊的话,三个人开始回想起来。
  “有了!”张天成突然叫了起来,“昨天在十点多的时候王贵接到过一个电话,我想是不是会和这个电话有关。”
  “电话?你们知道是什么内容吗?”
  “不清楚呢,当时只关心牌局了也没留意这件事,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喜欢窃听他人隐私的人啊,更何况我又不是顺风耳怎么会知道他们打电话的内容啊。”张天成回答道,其余两人也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谢谢你们合作,这次就到这里吧。”
  “欸?这样就可以了吗?”张天成问道,显然他对于就这样突然结束调查感到十分惊讶。
  “嗯,因为你们知道的有用的线索并不多,不过如果有人想起王贵的那通电话的内容请告诉我,就算是打电话人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也可以。”
  “那、那我们可以离开了吗?”赵富贵战战兢兢地问道。
  “嗯,可以回去了,如果还有要问的问题我们会联系你们的。”
  等三人离开后傅明渊对孙佳泽问道:“你觉得这三个人有嫌疑吗?”
  “应该没有吧。”孙佳泽想了想之后回答,“两个人和王贵不熟,所以没有杀人动机,而那个张天成虽然和王贵相当熟,不过他们两个有生意关系,这张天成肯定不会去杀了王贵自断财路的,更重要的是这三人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嗯,到目前为止就只有王贵的妻子王倩有嫌疑了,总之先去见见这个叫吴良的人吧。”傅明渊看着手中的借条复印件说道。
  第五章
  吴良整个晚上一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自己在公园里留下的指纹、脚印、抽剩下的烟头、喝过的咖啡罐、在自动售货机上留下的指纹都有没有完全除去,等到反复确认没有问题后吴良才得以安心睡去。
  警察的来访比吴良预期中的要早的多。刚过中午不久,才起床犯起烟瘾的吴良正打算去出去买烟,一打开门正好与来访的傅明渊和孙佳泽撞个满怀,看到眼前的两人原本睡眼惺忪弓着背的吴良立刻站直了身子。
  “你们是?”吴良挠了挠他那乱糟糟的头发问,经过一夜他的下巴也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胡渣,整个人看上去相当萎靡不振。
  显然,吴良留给傅明渊的第一印象十分糟糕,吴良的精神状态就像是那种前一晚杀了人后整个晚上难以入眠的人。傅明渊从见到吴良的那一刻起就在心中默默把对方列为了第一嫌疑人,不过办案并不能只靠个人直觉,因为个人的主观印象在法庭上可当不了有力证据。
  “我们是警察,有些事情想问你。”孙佳泽掏出警证回答。
  “警察?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是……”
  傅明渊摆了摆手示意孙佳泽不要继续说下去,孙佳泽也马上理解了傅明渊的意思。
  “能让我们进去说吗?”傅明渊说。
  “哦哦,请进。”
  屋子里的情况要比吴良那乱糟糟的头发糟糕的多了,一进房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地上到处都是垃圾,没有洗过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家具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放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面塞满了烟头,整个房间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打扫过了。
  “请坐。”
  吴良将两人带到了茶几前的沙发上坐下后苦笑了下说:“真不好意思啊,家里面这么乱,那么能说下你们来找我是干嘛的吗?我不记得有做过什么犯法的事啊。”
  “其实是这样的,你知道王……”傅明渊看了看茶几上的烟灰缸突然话锋一转说,“你知道网上说居住环境很脏的话是很容易生病的吗?”
  “我不知道。”吴良摇了摇头疑惑的看着傅明渊,他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原本以为对方会开门见山地说起案子的事情呢,却没想到这人居然会说出这么不着边际的话来。
  “你家平时没客人来吗?”
  吴良皱了皱眉头说:“不,没有,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住,也不会有什么客人来,所以我并不介意有这么多垃圾。”
  “所以说你这里很久没来客人了吗?”
  “对,有什么问题吗?你们今天就是来问我这些的吗?还是说是来调查户口的?”吴良不耐烦地问道。
  “噢噢噢,真是的你看我这记性,我差点把正事忘了。”傅明渊拿出借条的复印件展开在吴良的面前说,“你叫吴良吧?”
  吴良目瞪口呆地看着借条,颤巍巍地说:“对,我是吴良,你们怎么会有这东西?”
  “嗯……事情是这样的。”傅明渊摸着下巴说,“今天早上有人在静水公园发现了一具尸体,然后我们警察到那发现在尸体上什么都找不到,钱包手机之类都不翼而飞了,所以我们就觉得死者是在公园散步的时候被凶手给谋财害命了,不过没确定死者身份就很难继续查案也没办法通知家属了,幸运的是有人在附近的垃圾箱里找到了这个,而这上面又刚好有你的身份信息所以我们就来找你确认下死者是不是纸条上面这个叫王贵的男人,怎么样能麻烦和我们去公园走一趟吗?”
  “你们是在怀疑我是凶手?”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来找你确认死者的身份而已。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问一下你昨晚十一点到十二点在哪干什么你不会介意吧。”
  “呵呵,你果然是在怀疑吧,不过没关系,我就告诉你吧,昨晚十一点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已经在睡觉了,而且我想你说的那死者应该就是王贵吧。”
  “啊嘞?你没见过尸体这么就知道他是王贵了。”
  “你看看这个吧。”
  吴良打开手机递给了傅明渊,上面显示的是一条短信。
  “三天后晚上十一点在静水公园见面,我有事要和你说。”
  短信的发信人正是王贵,号码也与王倩提供的一样,而发短信的时间正是王贵死亡当晚的前三天,显然吴良并没有作假。
  看着短信傅明渊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一会他开口说:“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发短信叫你去见他,但你却没有去,而是在家里睡觉?”
  “嗯。”吴良点了点头说,“就和你手中那张借条写的一样,王贵是一个放高利贷的,我向他借了钱,而我还钱的日期是在下周日之前,我想他是不是发错短信了,所以昨天根本就没去什么静水公园,不要说是昨天了,我以前也没去过静水公园,就连这个公园的名字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既然你觉得王贵可能发错短信了,那你有联系过王贵确认下吗?”
  吴良摇了摇头说:“实不相瞒我还款的日期快到了,但我却凑不齐钱,所以我都尽量去避开和他接触生怕他提起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当然是能拖一天就拖一天了。”
  吴良的说法虽然让人难以信服,不过在逻辑上也算说得过去,毕竟现实中也有那种为了躲债直接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的人,于是傅明渊微微点了点头说:“虽然你说死者应该是王贵,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想让你亲眼确认下到底是不是王贵,所以能麻烦你和我们去见一下尸体吗?”
  吴良笑了笑说:“既然是警察的请求我想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吧?”
  傅明渊呵呵一笑说:“我想你是不是对警察有什么误解,事实上如果你想拒绝也是可以的,不过如果你拒绝的话这案子会相当棘手,所以务必请你答应我的请求。”
  “好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要做,就和你们去看一看吧。”
  “谢谢配合,那么我们就出发吧。”傅明渊站起身后突然停下脚步说:“嗯……说实话我有一点洁癖,从一进屋子开始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们处理下垃圾吗?”
  “你们警察还提供这种服务?”吴良疑惑地看着傅明渊说,“当然你们想帮我打扫卫生的话我肯定不会拦着你们的,还请自便。”
  “实在是太感谢了,对了你家有垃圾袋吗?有垃圾袋的话处理起来应该会比较方便。”
  “我想应该有的吧,你们等一下我去找找看。”
  没多久吴良便拿着黑色的塑料垃圾袋回到了客厅。
  十分钟后,三个人手中都领着黑色的垃圾袋从吴良的公寓里走了出来。
  “我想去附近的小卖部买点东西。”刚走出公寓的吴良说道。
  “什么东西?”傅明渊饶有兴趣地问道。
  “香烟。”吴良顿了顿说,“家里的烟抽完了想去买一包,你不会介意我离开一小会吧?”
  “当然不介意了。”傅明渊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