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八十七章 名师的人设不能崩

第八十七章 名师的人设不能崩


  江燕飞连说带比划,总算把当时的情况表述清楚。
  其实她这一剑,无论从功力,精妙,以及时机的把握上,都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刘袖看完双方的解析结果,却有些无语了。
  而范维捻着胡须,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功底有余,而力不足,招式虽精,却不够火候,你觉得这招应对的可以,但在老夫眼里,至少有三处破绽!”
  哗……
  众人一片哗然,这一剑竟然有三处破绽?我们都觉得不错啊,如果硬要说江燕飞输在哪,恐怕就是运气吧,看她演示的过程,应该是碰巧撞到敌人的暗器上。
  薛家父子见大家惊异连连,不禁对视一眼,心里与有荣焉,范师这个逼装的满分!
  随后,范维又淡淡的道:“这力量不足,造成你这一剑,未能一击即破,才让对手有机可乘,此为其一。而火侯不够,是指你应变、变招的余地不够,对手以暗器攻你左右,无法及时格挡,此为其二。至于第三点,自然是你对暗器一无所知,若老夫对上此人,任他手中千般变,我自轻风如拂面。”
  “好!不愧是名师,真是一语中的!”
  “名师果然慧眼如炬,这么一说,连我都明白了。”
  “好一句任他手中千般变,我自轻风如拂面!实在是心境和武学的精髓!”
  这一番分析讲解,立刻赢得一阵赞服声。
  只是,江燕飞的表情却很疑惑,此外还有很多人,都是不明觉厉,根本没听懂。
  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就是说不出哪里别扭?
  王同忍不住问道:“刘公子,你怎么看?”
  “呵呵,那老头在放屁。”
  刘袖也是忍不住想笑:“其实他逼逼半天,根本就什么都没说,力量不够不是废话吗?要是一剑劈山,还要招式干什么?火侯更是废话中的废话!至于不了解暗器,换作是他如何如何,对不起我真的笑了,我只想说,去年买了个表!”
  表?是何物?王同等人表示不解,不过刘袖的意思大家都听懂了,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感觉云山雾罩,仔细想想,确实是一堆废话。
  就好像你问老师这道题怎么解,老师答曰:方法有三,第一,你变聪明;第二,以前的课你认真听讲;第三,换老师来做。
  所以,大家好像明白去年买了个表是什么意思了……
  刘袖这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周围许多人都听到了,立刻有种皇帝新衣的感觉。
  而另一边,吴老二和冯掌门父子,都以为刘袖在诋毁名师,便知道机会来了!
  “诸位,我插一句。”
  冯掌门抱了抱拳,朗声道:“刚才听刘五公子,好像对范师的话颇有微词,想必大家都知道,刘五公子也是拜过名师,莫非另有高见?”
  “什么?刘公子也是名师的高徒?”
  众人惊羡,这个很多人还真不知道。
  冯掌门的儿子,冯少峰又帮着解释道:“不错,刘公子大才,拜过京城的名师,是真正的名师,在北鸣城几乎人尽皆知,当初在下是输得心服口服。”
  接着,吴老二却冷声道:“名师高徒?不会想博人眼球,才当众质疑范师吧?”
  这三个人,冯家父子是捧杀,吴老二是直接开炮,一起帮刘袖拉仇恨,就看范维的表情,很快便沉了下来。
  但名师的人设不能崩,范维仍是淡定的道:“无妨,有不同意见,都可以拿出来交流,需知武道一途,千变万化,任何一位名师,都是学众家所长,既然那位小友有想法,便让他说说吧。”
  随后,目光都落在刘袖身上。
  许多人都不以为然,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说出什么来?就算你是名师的徒弟,也不可能超越范师,看看人家范师的气度,那才叫名师风范呢!
  然而,刘袖又被架到装逼的刀刃上了,他看了看冯掌门父子,还有脑血栓康复的吴老二。
  心说你们非要逼我吗?我只想静静地看着别人装逼,你们就这么见不得我低调?
  薛南更见不得,他本来就想打刘袖的脸,现在有人助攻了,又岂能放过?
  “刘公子请吧,这时候还客气什么,说错了也没事,大家看在北鸣侯的份上,也不会笑话你的。”
  激将法。
  东武侯薛磬也浅笑道:“算了,刘袖还小,大家莫要见怪,只当给本侯一个面子,毕竟东武、北鸣两家世代交好。”
  反激将法。
  王同也是醉了,小声问道:“我是不是该离你远点,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好像在场的就这些了。”
  刘袖也很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不想浪可实力不允许啊!
  此刻众目睽睽之下,东武侯居然提到“小”字,这要是能忍,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刘袖开口道:“反正还有时间,那就装……说说吧,那位江女侠,你现在很迷茫是吗?”
  江燕飞下意识地点点头,刘袖又道:“那就对了,别听他胡说八道,你要是当真了,回去保证越练越完。”
  此话一出,全场瞬间鸦雀无声,只见范维的胡子一抽,脸色刷地就变了。
  淡定,淡定,名师的人设不能崩!
  江燕飞也迷了,不过刘袖的话,却让她有种莫名的好感,难道是范师的说法太让她费解了?
  而薛南这些人仇人,立刻全都来了精神,这家伙敢这样说范师,真是花样作死啊!
  紧接着,刘袖更是语出惊人的道:“其实江女侠这一剑,完全没有问题,就算有破绽,也不是什么力量火侯,这根本狗屁不通,其实你只要在出剑时,把手抬高七寸,自然药到病除。”
  “抬高?七寸?”
  江燕飞不敢置信,手上却不自觉地动了动,而这一瞬间,她整个人便怔住了。
  范维一直在默念,息怒,息怒,名师的人设不能崩,不能崩……
  可是下一刻,江燕飞却怪叫一声:“天呐!简直神了!什么名师嘛,还不如一个小兄弟……不对,是刘公子!”
  去尼玛的,崩了!范维当场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