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清穿之王妃不好惹 > 48.砚堂 下

      “都和你上了一条贼船了,本座可不认为,你还会让本座下船。”若华抽了抽嘴角,转身就走,显然已经有些待不下去了。
  
      “呵……”莫诩完全没有追上去的意思,就在后头站着,看着若华的背影沉思着。
  
      若华见他没跟上来,也回过身望向他,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她讲真,信还是信得过莫诩的,就是可能有些难以接受吧,毕竟自己感觉和他之间还是有无形的距离。
  
      两个人就这样望着对方的方向,但是却有没有看着对方,仅仅只是思考着,好似那一瞬间全都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
  
      “我……”
  
      两个人突然同时开口。莫诩见若华突然就不说话了,只好继续道,“走罢,带你在砚堂里头走走,也让你了解一番我们砚堂。”
  
      若华自是没有意见的,只是点了点头,还是不说话。莫诩见她点头,也不顾她乐不乐意,抓了她的手腕就走。
  
      她只觉得手腕生疼,她却又觉得抓自己没有多少力度,可能是自己太敏感看。讲真的,她对莫诩的感觉格外复杂,比起显淳还要复杂几分。
  
      “为什么又不说话了?”莫诩见她不说话了,便想着挑起一个话题,“砚堂倒是种了满多花的……你喜欢什么花?”
  
      “桂花。”若华闻言,越发的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答道。
  
      她是喜欢桂花的。
  
      以前桂花开的时候,她都回去墨绪的教学楼底下等他下课,在她看来,杭城的桂花是看的最佳的,也是那般最沁人心脾的。
  
      莫诩看着她眼底那一抹浓浓的失落,就知道她又在想着一些事情了,也就什么都不说了,省的又正好戳到她的心事上。
  
      “你可曾去过杭州?”若华突然问道。她眼前一片的都是花海,却唯独不见桂花树的影子。
  
      也是,桂花本就是在秋日里头开的,现在若是想见着花开是不可能了。她喜欢桂花胜过诸如梅花、牡丹、兰花一类,她只觉得桂花极香,而且也是在她最喜欢的季节开的。
  
      可惜了,北方就算是秋日,也不见得能见着桂花。
  
      “未曾。少阁主去过?”莫诩见着若华一脸黯然伤神的模样,有些奇怪。
  
      “梦里去过吧,总之是想去的。”若华叹了口气,抬头仰望着天空,心里有些怅然。自己当年在异乡这么些年,刚到杭城却又来了这儿,这种遗憾,终究是无法弥补了。
  
      莫诩见她如此,忍不住道,“少阁主若是真想去,倒也不是难事。”
  
      “不必了,是我痴人做梦没看明白罢了。”若华垂了头,把眸子掩了,眼底染上了一抹痛意,却又无人知晓。
  
      她只觉得苍天跟她开了个玩笑。
  
      若是可以,她真想找个地方好好哭一场。她来到这儿后,每次都是担惊受怕,从来都没有真的肆意的渲染过情绪。
  
      忽的她朝莫诩径直走去。
  
      “借你肩膀一用。”若华将自己的头埋入莫诩的肩膀,从这一刻起,她是真的吧莫诩当做是自己人了,真的当成是自己的盟友。
  
      莫诩听见自己怀里断断续续传来的抽噎声,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只好用一只手按在他的后脑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若华的背。
  
      这无关任何的事物,就是最单纯的友谊。若华就像是一个走到了岔路口选了条路,继续走下去却觉得总不太对,回过头却后悔了,想要找个地方发泄的孩子。
  
      莫诩心底猛地一抽,她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一个如此倔强的人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他究竟是为若华对他卸下伪装而高兴,还是要因为她的哭的如此伤心感到心疼呢?
  
      哭了好一会儿,若华就从莫诩的怀里脱离出来,似乎刚才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不是她,“多谢。”
  
      “嗯,抓紧时间,带你参观一下砚堂,本尊还是要尽早送你回。”莫诩见她不哭了,也就松开了手。他这才发现,若华是喜欢不着铅华,几乎一张素颜却让许多人甘拜下风,就连其他的都喜欢淡的味道,从她身上,永远不可能闻到那些庸脂俗粉的气息。
  
      “嗯。”若华也知道自己方才失态了,虽然现在还是感觉有些变扭,但是却比之前好了很多了。两个人就一同结伴而行,朝着砚堂的高权限区去了。
  
      之所以说是高权限区,是因为没有一定的地位是不可能进这块地方的,尤其是外来的人,是很难进这块区域的。
  
      所有较为庞大的建筑物都集中在这一块地区,包括砚堂的核心运行方式在这便可以一览无遗。不过此处着实是大,若华不禁感叹不已,这个地方究竟是得凝聚了多少工匠的心血,才能建起来啊。
  
      一路走来一路看,若华反倒觉得绛阁倒是在这样的对比之下,显得有些平淡了。
  
      说起来她也是个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无论是现代的,抑或是这儿的,都见过不少了,最尊贵的紫禁城都走过一回了,却不料还是被这砚堂所震撼。
  
      “你们砚堂倒是建的不错。”若华有些感慨。
  
      “哦?本尊倒是觉得绛阁那样好些。”莫诩闻言,忍不住挑眉,“此处再怎么好,要是给人瞧去了,也是千方百计想着夺过来,也不便移动,你们绛阁胜在利于迁移,以防不测。”
  
      “那又如何?也比不上此处来的清幽雅致。”若华觉得他说的有也几分道理,却也还是觉得砚堂好些。
  
      这就是嫉妒吧,她可算是知道,在这醋缸里头游一回儿是得有多难受。不过,她要是知道这醋吃的还不如还不如之后碰到的,她怕是要气昏过去。自然,这是后话了。
  
      “也许吧。”莫诩闻言,也就不说话了。
  
      两人就这样一路走,直到走到了那栋占地面积最大的建筑前。若华抬头仔细一瞧,依稀辨出上头是“墨砚清台”四字,要不是她学过些书法,怕是这些繁体她是一个都识不得了。
  
      “墨砚清台,这名字倒是去的雅,你取得?”若华细细评鉴着上头的几个字,写的分外好看,龙飞凤舞,却又苍劲有力。她总觉得这字还有些眼熟,仔细一看,竟是杨盛岑的,倒也笑了,“没想到杨公子这字写的,当真不错。”
  
      “是还行,砚堂不留废物。”莫诩说话毫不留情,一句话就说出了,这杨盛岑除了对这些舞文弄墨的还有些擅长之外,是没有什么用了。
  
      若华忍不住笑了出来,杏眼微张,显得格外诱人。
  
      莫诩看着,忽然就扭过头去,朝前走去,“赶紧走罢,今日先挑几处看看,然后就把你送回去,早些歇息也好。”
  
      “你的意思是……下次再来?”若华顿时觉得有些惊喜,似乎生怕他反悔,“那走罢,本座还想大开眼界一番呢。”
  
      “你就这么喜欢这砚堂?”莫诩似乎不意外,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冷的面孔,殊不知此时他心底是暗喜的。
  
      她果真喜欢。
  
      “是喜欢,很美,而且也令人心情蛮舒畅的,你说呢?”若华突然看向他,却看见莫诩避开了自己的目光,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挂在一旁屋檐的一串风铃。
  
      她顿时被吸引住了,但是怕被莫诩笑话,就站在原地看过去,眼神里头流露出来的光彩格外动人。
  
      “你喜欢就摘了去,反正也不缺这一个。”莫诩自然看出了她眼里的神色,只不过碍着面子不肯要罢了。他看着若华似乎有些动容,最后却还是摇了摇头,“不必了,这风铃既然挂在这了,那就在这,搁在本座那里也是浪费,何必强求?”
  
      “你倒是舍得。”莫诩无奈,上前把那风铃取了下来,“既然说了这是要送你的,你就好好拿着,可不许推辞,又没什么可送的,就当是本尊送的小礼,你收下便是。”
  
      “好。”若华拿着那风铃,眼底透露出来的几分欣喜,让人看的只觉得心下一动。那风铃上头拈了黑线打得络子,下头挂着的流苏还带了些挂饰,分外好看,倒是让若华移不开眼了。
  
      “别傻愣愣看着了,赶紧走,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这样下去怕是天亮了你都回不去。”莫诩见她又呆住了,忍不住催到,也许是他生性薄凉,倒是说话的时候总是容易令人后脊一凉。
  
      “哦。”若华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赶了上去。
  
      面前的大门被莫诩推开,里头的人霎时间都来见礼。若华看了看,估摸着也有五六十人的样子,都齐齐的排在前头,在迎接莫诩的到来。
  
      莫诩似乎早已习以为常,摆了摆手,那些人都起来,在若华几个呼吸就消失在了眼前。
  
      “你的人训练的倒是不错。”堪比那些训练过的部队,快速又干脆利落。
  
      “本尊可不管这些,这些都是柒负责的。”莫诩看了若华一眼,没说什么,扭过头就朝着里头走去,“去里边看看吧,别站在门口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