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旅人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跑! 五千字

第六百三十五章 跑! 五千字

    无穷威压加诸洪荒。
  
      天地之间的祥瑞也覆盖了四方无尽一切空间。
  
      圣人的威势。
  
      混元大罗金仙!
  
      时空长河的过去未来,全都感受到了于这一时空中,永恒的诞生了一位大罗境的存在。
  
      过去未来于这位大罗已经没有意义。
  
      现在对他来说,便是永住的永恒!
  
      已成圣,从此,便无视了过去未来一切与自己有关的因果!
  
      那苍穹之上的血肉虽然炸成了一团一团,但每一团血肉,都超越了准圣,透露出了无上强大的气机。
  
      每一滴撒出去的血液,都宛若繁星般闪亮。
  
      无穷血液,放佛另一片浩瀚的星空。
  
      他的躯体也在重新凝聚。
  
      ……
  
      洪荒连番的大变,惊呆了所有大神通修士的眼睛。
  
      尤其是苍穹之上,那刚才压得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的无上身影。
  
      如三清、红云、镇元、太一、帝俊、鲲鹏等人,虽然看见了那震撼一幕。
  
      根本就不清楚那一幕意味着什么。
  
      他们只知道,长生道人变得更强大了,那一瞬透出的威势,碾压了整个洪荒。
  
      唯有烛龙、扬眉、女娲、伏羲这些洪荒巨头清楚准圣之上是什么境界。
  
      “长生道人,成圣了!!”
  
      扬眉在北部汪洋怔怔无言。
  
      他刚才也被长生带来的压迫,压得几乎站不起身来。
  
      这让他震惧。
  
      但更多的是仰望和不甘!
  
      那人,真的成圣了!
  
      这么的快速,甩了其他人一大步。
  
      从此,便是独步洪荒,冠绝万灵,可于岁月中笑看他们这些蝼蚁。
  
      烛龙、女娲、伏羲也是一样。
  
      都被那一瞬的恐怖气机压得都近乎跪在了自身洞府里。
  
      “这就是圣人之威。”
  
      烛龙在南海上浑身颤抖。
  
      它元神悸动,充满了恐惧。
  
      圣人之威,竟至如斯。
  
      女娲伏羲则是深深仰望,不得不臣服。
  
      “圣人……”
  
      这两个字。
  
      这个事实。
  
      鸿钧和罗睺已经绝望,末日已经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
  
      异变发生。
  
      苍穹之上的长生道人躯体重新凝聚,凑起来的躯体,却全是裂纹。
  
      好似重新拼凑起来的一件瓷器,虽然外形完好,并且气机恐怖,却是难以掩饰那浑身的裂痕。
  
      等到长生道人残破圣人体在苍穹上重塑后。
  
      他又咳出一大片元神碎片,好似难以压制这种状态,艰难的从苍穹之上,跌入了洪荒。
  
      烛龙、女娲、伏羲、扬眉四大巨头看到这一幕,全都震愕。
  
      怎么回事?
  
      他们抬头看向苍穹。
  
      成圣后的那人,已经消失在了那里。
  
      似乎回归了血海。
  
      可是长生圣人咳出大口元神碎片,似乎状态很不妙的那个画面。
  
      让他们都……明白了什么。
  
      鸿钧和罗睺看见这一幕,更是黑暗之中抓到了一丝光亮。
  
      他们呼吸粗重,几乎要低吼出来。
  
      “这是…受了…伤……”
  
      鸿钧不能平静,心情激动。
  
      他们以为长生成圣之后,以混元大罗一切时空永住的境界,要碾死他们二位极巅准圣,只是动动手的功夫,却没想到这种事情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生。
  
      他们并非绝望!
  
      “他成圣了,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对我和罗睺出手,因为,他圣人体有问题!”
  
      罗睺也内心大喊:“道伤,很严重的……天道道伤!”
  
      长生道人的确成为了洪荒开辟之后的第一尊圣人。
  
      可是,他承担天道反噬所付出的代价却不是假的。
  
      天道是何其无上的存在。
  
      即便是成圣的圣人,也在天道之下,不能与之齐平。
  
      长生道人受到了天道的反噬重伤,就算是圣人之体,也不能够承担。
  
      他的伤势极重。
  
      这一发现,让几乎已经认定死路一条的鸿钧罗睺看到了希望。
  
      “长生成圣,状态有大问题……”
  
      但这个状态,肯定不会很久。
  
      迟早长生会恢复的。
  
      如今,鸿钧道人和罗睺遇到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鸿钧脸色阴晴不定,心中万千念头在碰撞,不自觉的纠结惶恐。
  
      长生道人已然是成圣了。
  
      虽然他承担天道反噬,受了极严重的伤势,可毕竟还是圣人。
  
      这个状态下,的确是他们最适合出手的时候。
  
      可两个准圣,趁着圣人受伤的状态,对圣人出手,到底会有多少把握?
  
      而相较于这个没把握却还有一丝希望的选择。
  
      留给他们的另一选择,才是走投无路的绝望。
  
      若他们不在这个时候出手,那么等到长生道人将伤势养好,到时候他们面对的将是一尊无缺的圣人。
  
      那才是完全没有胜算,注定被碾死的命运。
  
      大敌成圣时受伤,他们什么接下来若都不做,那是等死的命运。
  
      长生道人成圣这个事实,已经成为了横在鸿钧与罗睺面前,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大山。
  
      他们是长生道人的大敌!
  
      躲不掉的!
  
      长生成圣,混元大罗之境,只要伤势尽复,洪荒混沌之大,都没有他们的藏身之地,逃到哪里都不行。
  
      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一条路。
  
      似乎就只有……
  
      趁着长生道人被天道所伤,并且伤似乎极重!
  
      这个时候……
  
      拼死一搏!
  
      虽然希望渺小,但总比长生圣体修复好之后,反手便能清算他们要好!
  
      鸿钧在等罗睺来找他!
  
      他相信他们都有同样的认知。
  
      必须……
  
      一搏!
  
      ……
  
      洪荒之大,虽然经过此前罗睺屠杀洪荒的黑暗岁月。
  
      可自从百多年前长生于须弥山大败罗睺之后,他就与洪荒销声匿迹了。
  
      洪荒生灵迎来了罕见的百多年平静。
  
      休养生息的时间很是珍贵。
  
      百年时间虽没有多长,却也足够生灵的繁衍增长一倍。
  
      尤其是百年之间从不周山上走下来的人族,开始朝着周边地域扩散。
  
      有三皇五帝八人带领下的人族,尤以第一批以盘古精髓创造的人种先天根骨最为不凡。
  
      百多年时间,已经足够人族之中诞生数十位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大修士。
  
      如今。
  
      轮回化出。
  
      洪荒生灵包括人族都感受到了灵魂中与轮回的冥冥联系。
  
      轮回的出现,直接就在当日于人族之中表现了可怕的效果。
  
      人族百年以来,虽然也在迁徙的过程中产生了诸多伤亡,人口数量却是一直在稳步上升,如今已经有接近十亿的人族数量。
  
      近十亿人口。
  
      每日之间的人族新生婴儿,便在四五万数目之间。
  
      也就在今日。
  
      人族以不周山为中心辐散出去的各大部落里。
  
      平日里正常的分娩。
  
      今日却大有不同。
  
      那些部落中的妇女生出来的婴儿,各个天庭饱满,红光满面,并洞内香氛怡人,异象连连。
  
      这些异象若是放在洪荒的后世,诞生出来的婴儿,绝对都是天降神童,生而不凡。
  
      可是,一日之间,人族诞生的所有婴儿,全都是身具异象,这就太过壮观了。
  
      近十亿总人口,几乎每分每秒之间,洪荒的人族之中都在诞生着新生命。
  
      一日之间,足足诞生了四万多名生具异象的神童,仿佛天生与天地亲和,神魂本源强大到了极点。
  
      ……
  
      “轰”
  
      黑云压天。
  
      四把剑辟开无尽空间乱流,出现在了鸿钧的面前。
  
      罗睺。
  
      长生成圣,这一事实让他坐立不安,时刻都没有安全感。
  
      所以他立即来找鸿钧了。
  
      看到罗睺到来。
  
      “我们都做了最正确的决定。”鸿钧阴沉着脸道。
  
      罗睺的意识从诛仙剑中传了出来,带有无比的怨冷:“长生提前成圣,超出了预料……”
  
      这世上的事情总是如此。
  
      任何事情都不是如人所计算一般顺利。
  
      尤其长生道人还是与他们同处于半步大罗的境界,自身被混沌迷雾笼罩,在岁月之中难以推演,根本不可能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举动。
  
      洪荒两个本地的大神通者,即便是再出神入化,未成圣前,又怎么可能知道会有轮回这个概念。
  
      “可他成圣之后,却没有来杀我们,这意味着什么……”
  
      “看他伤重跌落苍穹的那一幕,我们未必就是输,谁笑到最后,还未可知!”
  
      罗睺冷哼一声,这个时候,他还阴沉冷笑:“他被天道所伤的一定极其厉害,否则,怎么可能会连随手灭杀我们都做不到,我们虽然都没有到达那个境界,但也领悟那个境界有多么超然。”
  
      鸿钧也是点头,认同了罗睺的说法。
  
      “圣人若想吹开我们身上的岁月迷雾,找到我们的所在是轻而易举之事,可长生却没有在成圣后第一时间杀我们,必然是伤势牵制了他,让他无法分身,才顾不上我们这两个大敌。”
  
      长生的伤一定影响到了本源,甚至让他行动都可能艰难。
  
      混元大罗之境,屹立岁月之中,自身化为永恒,斩断因果,不朽不灭。
  
      罗睺冷冷道:“生死存亡的时刻来了,他成圣时的重创,给了我们一线生机,若不趁着这个唯一机会去出手,等他伤好,我们必死无疑。”
  
      虽说准圣对圣人,几乎是找死。
  
      可是,谁让那圣人被天道所伤。
  
      是天道造成的伤!
  
      天道带给圣人的伤势有多严重,可能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谁都无法预估。
  
      若是圣人在这种伤势下,自己都不能顾,即将濒死。
  
      他们为何不去尝试尝试,趁其伤,灭其命!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
  
      他们就不能杀圣?!
  
      ……
  
      洪荒西南某处。
  
      血海之中。
  
      这里已经景象大变。
  
      在那巨大轮盘隐入天地之间后。
  
      这里就多出了一界。
  
      无边血海都化形成为了新的领域。
  
      阴气惨惨。
  
      原来血海之下,多出了一座高大的门户。
  
      有无边黑雾自两边升起,簇拥着那座黑色的大门,充满着冰冷的感觉,好似迎接万物归来的终点。
  
      过了这座鬼门关之后,还有绵延不知尽头的黄泉路、路上有彼岸花……
  
      黄泉路之后,有河曰忘川,桥曰奈何……
  
      在奈何桥后,有一转巨大的轮盘。
  
      一册巨大的黑皮古书,浮在轮盘之上。
  
      这书中宛若又一个世界,那里闪烁这满天繁星般的点点灵光。
  
      有两尊道人正在这里积极地忙碌着什么。
  
      他们手捏法印,各自端坐轮盘之中。
  
      漫天光点之中,不断有强大的本源被他们二道以大法牵引而来,转而投入了轮回深处的轮盘一道之中。
  
      “道兄,一日之间,我们便往圣人所造之种族投入了四万八千六十一位强大的神魔本源,长此以往,不消一年,那人族便会成为洪荒之中一顶一的种族。”
  
      “新生婴儿,全为当初陨落于洪荒之中的强大神魔魂源,投胎入人族,洪荒还有哪个种族能可与人族拼根骨底蕴。”
  
      准提已经完全化出了人形。
  
      在他旁边的是接引道人。
  
      在百多年前长生暴打罗睺,尔后第二十年在血海引发洪荒大震之后,这二人就来到了血海,为的是寻求庇护。
  
      罗睺虽败,却未死,他们待在洪荒何处,都觉得那尊魔祖会有可能来找他们,没有安全感。
  
      所以,在长生道人第一次化轮回之后,他们便前来了血海。
  
      长生道人便留下了他们,并交给了他们这一任务。
  
      既在轮回化出之后,将当初他在血海收束的无数洪荒生灵中强壮魂源,投入人族。
  
      这亿万魂灵中,不乏生前强大的生灵。
  
      或许连遮天大帝、长生界祖神一样的高手都不少。
  
      他们死后,肉身一切归消,唯剩下一点本源魂灵,没有散去,被血海所困。
  
      长生道人化出了轮回,便将这些化轮回之前,便收为自己所有的众多神魔魂灵,全都中饱私囊的投入了自己所创之人族,增加人族的潜力。
  
      这本就是他化轮回的目的之一。
  
      增强人族的实力和底蕴。
  
      轮回能帮人族繁衍的更快,而轮回操之他手,更能让人族诞生的后代更强大。
  
      大力繁衍,并且还能保证优生优育。
  
      如此让人族屹立洪荒之巅,成为天地主角就更容易些。
  
      而人族强大的最终目的,是帮他这位人祖取来洪荒的气运。
  
      就在接引、准提领着长生道人早前布置的命令,在这化出的轮回之地中为人族增加底蕴的时候。
  
      没有征兆。
  
      浩瀚的波动从一个方向爆发了出来。
  
      那是一只雪白如玉的大手,其上有仙气萦绕,好似能将天地都按在掌下,挟带着汪洋般的法则神力,恐怖滔天。
  
      这一掌直接打翻了地府,打破了无数空间,杀向了地府深处的一处。
  
      那里,有一座小山,山顶盘坐着一位浑身是血的青年。
  
      这一掌轰烂无数空间而来,猝不及防,好似要将山顶上那青年也拍烂。
  
      “有人要袭杀圣人!”
  
      接引准提灵魂都在颤栗,大呼一声。
  
      被这忽然杀来轮回之地的力量吓得不轻,更让他们震惧的是,居然敢有人对圣人出手。
  
      但他们看见了山上长生道人那浑身破烂的样子后,一瞬间就明白了。
  
      原来长生圣人,伤势这么恐怖。
  
      所以,洪荒才有人大着胆子来袭杀。
  
      接引、准提二人心中大吼着急,出手之人的境界,比他们高出太多,已达洪荒顶巅,随手就可灭杀他们,如今对伤势严重的圣人出手,结果如何,他们真的不敢猜测。
  
      说时迟那时快的同时。
  
      无声无息,轮回深处陡然出现了四把古剑,散露滔天杀意,引动无穷剑气,劈落过来。
  
      目标也是长生。
  
      这一刻。
  
      滚滚杀念席卷了轮回,覆盖了洪荒西北部,浩大的魔威一瞬间就扩散到了洪荒上。
  
      洪荒大震。
  
      那是罗睺的魔气!
  
      接引准提几乎要被骇的原地瘫倒。
  
      作为饱受罗睺折磨的二人,对这恐怖的魔祖,有着难以言喻的心理阴影。
  
      他们知道糟了。
  
      鸿钧与罗睺,这两个洪荒之上的顶巅巨头,同时趁着圣人伤势严重时来刺杀。
  
      若长生圣人结果不妙,他们也难逃。
  
      他们本能的想要出手,驱动生死簿,来为圣人也为自己做些什么,可是却如同两只虫子在阻止山海倾覆,无能为力。
  
      “呵,终于来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时间的流动在山顶青年身上毫无痕迹,他在说话之后,长身而起。
  
      一瞬间。
  
      不管是那杀来的一只大手。
  
      还是那四把透着灭世杀念的天道杀器。
  
      同时,定在原地,似乎陷入了某片时空。
  
      长生道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仿佛浑身是血的根本不是他。
  
      而后,他一拳轰出,印在了首先那只白玉大手上。
  
      一瞬间。
  
      大手主人显化出来。
  
      是一位白袍道人。
  
      “嘭……”
  
      拳下一蓬血雾。
  
      鸿钧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三尸之一,瞬间被打的爆炸当场。
  
      这一拳去势不尽,再次拍在了四把天道杀器上,将之轰的扬起,弯曲到了一个诡异的程度,爆碎了无尽虚空。
  
      这一拳下,同时湮灭了无数空间,露出了出手二人的真身。
  
      “你,没受伤!!”
  
      鸿钧惊骇,一眼就看见了长生道人那血染的袍子,迅速褪去,化为全新衣物,身上的气机,也没有丝毫缺损,根本不是苍穹之上他们看见的那一幕。
  
      长生道人目视二人。
  
      “若不给你们看见贫道被天道所伤,你们怎么有胆气前来,你们若不来,凭我轮回成圣,毕竟也不好找,如何能将你们一网打尽!”
  
      “你,你,你……已经成圣,竟然还要算计我们!可还要面皮!!”鸿钧失色大吼,气怒绝望到了极点!
  
      “跑!”
  
      罗睺一瞬间就咆哮了出来,不再说什么,要逃走。
  
      长生没受伤,打什么!
  
      这是来送死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