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旅人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传销头子鸿钧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传销头子鸿钧

陨星峡谷之中。
  
  尘埃已经落尽。
  
  唯有两尊身蕴恐怖气息的道人在此相对而站,各自周身都萦绕着不朽的符号,玄黄色的道气从身上垂下,宛若幕帘,阐述着他们的大道玄法。
  
  正是鸿钧与长生。
  
  鸿钧道人在说完那句圣人之下皆是蝼蚁之后,审视了一番长生道人的神态,见其没有丝毫变化之后,便一叙他的仙真大道。
  
  仙真大道,此为鸿钧道人的自称。
  
  长生道人听到鸿钧道人对自己大道的阐述,默默道:“洪荒神话之中,仙道玄门,鸿钧道祖第一仙的出处原来在此。”
  
  他所遇的鸿钧已有过一个了。
  
  长生界中,有一位窃取人族祖神信仰的伪神鸿钧,其乃是天界紫霄石王的分身。
  
  除此之外,据他所知,鸿钧也还有其他不同世界的鸿钧。
  
  譬如以封神演义为模板演化出来的鸿钧,又有如佛本是道演化出来的鸿钧,再加上长生界的鸿钧,都名为鸿钧,然实则并非一种人。
  
  无量诸天界海,无限可能。
  
  存在一切变化。
  
  这方世界,便是那广义洪荒神话之中的其中一个版本的鸿钧。
  
  若无意外,他将以造化玉碟成圣,教化紫霄座下三千客,传道众生。
  
  突然。
  
  长生似乎明白鸿钧道人要为何在此与他论道,甚至舍却此地那尊先天宝物不要,也要与自己论道。
  
  长生道人目光平静,审视着口吐金莲,让周遭仙花朵朵降落,地上涌现泊泊仙泉的鸿钧道人。
  
  这不是论道。
  
  而是想向自己传道。
  
  传他所修之仙真大道。
  
  虽然洪荒版本众多,但某一点共同的事情还是没什么大的差异,既鸿钧道人成圣,教化众生,创立玄门,自谓道祖,为洪荒第一圣。
  
  “所谓鸿钧教化众生,行的也是与我相同之事罢了,什么道祖,一个大传销头子才是!”
  
  长生道人心中笑道。
  
  鸿钧教化众生,得气运。
  
  气运,既对天地产生的影响。
  
  如鸿钧先前所言,天地初开辟,先天神魔大道不类,各自不同。
  
  先天神魔,神与道同,生来便身合大道,自孕道理,谁也不比谁差。
  
  但如此,却让天地纷杂无序,
  
  是以他若能让洪荒天地众生,都修他所创出来的这条仙真大道,从此便是众生之师,并规定了天地之间唯一的修行标准,对天地的影响何其巨大。
  
  凭此为众生修行之师,为天地定纲伦的事情,将影响有多么深远,获得多少天地气运。
  
  而事实上鸿钧已然成功,不然不可能有主时空的那尊无寿境的天道鸿钧。
  
  天道无始、天道无终、游离于大罗时空之外,又包容大罗内的一切平行时空。
  
  长生道人如今的目光见识,以及对气运的了解也不少,只需要简单推断,便可清楚洪荒之中的鸿钧是如何崛起。
  
  他以仙真大道传教众生,让天地之间摒弃了纷杂的先天神魔法,此后只有仙真大道,而后为众生之师。
  
  若要举个简单的例子,洪荒神话中的鸿钧,便如中国历史上,结束了战国纷争,一统了天下诸侯,从此车同轨,书同文的始皇帝祖龙。
  
  始皇帝大一统了华夏,遂自称皇帝号,有功高三皇,德盖五帝的傲气。
  
  秦祖龙也不愧那份心气。
  
  鸿钧此举与秦祖龙没有多少不同。
  
  他成圣之后,洪荒便无他家之言,只尊他为唯一道祖,遂才能布道洪荒。
  
  紫霄宫讲道之后。
  
  此后,洪荒只有一种大道,既鸿钧大道。
  
  传销头子做大到了极致,便是一代雄主。
  
  坐拥洪荒天地之间气运第一人,若要合天道,舍鸿钧其谁。
  
  他也能因此更进一步,从一界天地之中的生灵,摇身成为了洪荒天地的化身,做到了一方天地大界之中,界中生灵所能做到的极致。
  
  可惜,此方世界从盘古巨神开辟,便已然注定了世界质量不变,
  
  此方洪荒一切都是盘古所化,盘古巨神的境界,便奠定了界内生灵能成就的最高极限。
  
  无法企及“无中生有”道祖境,便不能于虚无之中再进一步。
  
  洪荒世界虽大,却也还只是无量诸天界海之虚无中的一隅之地罢了,不能迈出那一步,看见无量诸天界海之中更多的多元宇宙。
  
  但正因如此,若要被洪荒世界的天道鸿钧发现,可能够再进一步的机遇,他必定不会放过。
  
  被出身限定了高点的洪荒世界,只有无寿境。
  
  但若能吞噬其他世界,便能打破那“不变的一斤铁”法则,让世界的质量晋升,带着他们也能更进一步。
  
  长生道人心中思索。
  
  他来到洪荒,为的就是帮助本尊促成此布局。
  
  按照本尊的方案,要让他找到两个与完美世界等级相仿的大世界。
  
  而后,三界相撞,在三足鼎立的乱世之中冷眼观瞧,寻找机会。
  
  若三界乱世于完美世界中来临,那无疑比单调的完美世界更具有广大机遇,供他见缝插针,实施大计。
  
  此时的鸿钧道人毕竟只是准圣境,还未成圣。
  
  再者又不是主时空的无寿境本尊。
  
  鸿钧本欲借着讲道之名,为这一尊神秘的先天神魔灌输自己的仙真大道,在其心里留下种子,为以后的肃清洪荒,大法唯一做铺垫。
  
  却怎能料到,他对面的长生道人也在算计他。
  
  并且,是连他带着洪荒天地都算计在内了。
  
  三日之后。
  
  鸿钧的仙真大道已经讲述了七八成,但他心下凝眉,见长生道人虽然时而露出恍悟,赞叹,却并未有多少神往的情绪。
  
  怎么会。
  
  在这洪荒之上,他的仙真大道,自问是唯二能企及准圣之上,可让神魔有望成就混元大罗金仙的超然仙法。
  
  尤其是斩尸法,鸿钧自认即便是那对手法也不如自身。
  
  此当是洪荒第一法,却竟然无法打动这尊名为长生的先天神魔。
  
  “可否请长生道友开讲?”
  
  鸿钧道人目光落在了长生身上。
  
  长生道人露出淡笑,道:“献丑。”
  
  他并没有开口言道。
  
  只是很简单的将长生界的修行法,在面前点化出来。
  
  从蜕凡、识藏、御空、涅槃、长生、鱼跃、至人、彻地、通天、祖神、石人王、帝与皇。
  
  这般修行路,在鸿钧的面前尽数演化出来。
  
  是一个人由蜕凡伊始,直至贯通古今未来,成就帝与皇的完整历程。
  
  鸿钧落在眼里,不加掩饰的露出欣赏赞叹。
  
  他心道:“果然,即便是各大洪荒先天神魔,也都有不凡法道,这位长生道人的大法在圣人之下,竟比我的仙真大道还要完整,不过……”
  
  让鸿钧心中平静的是。
  
  长生道人的大法之中,并没有准圣之上的修行方向。
  
  但他也不能完全确信,长生对他是否有藏私,没有将后面的方向演化出来。
  
  这个发现,让鸿钧心里不踏实。
  
  本来此方天地,与他竞逐洪荒气运的人就只有那大敌一人。
  
  因他与自己同样参到了混元大罗金仙这一境界,既圣人。
  
  鸿钧道人欲传道洪荒,让他的仙真大道占尽天地气运,那大敌也是同样。
  
  但现在,又多出了这样一位神秘客。
  
  鸿钧道人眸光平静,审视着长生道人演化的那道法小人,道:“此后可还有法?”
  
  他不耻下问。
  
  这对他很重要。
  
  然而,长生语气轻飘的道:“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他人之法,始终只是借鉴,学法者,永远比不过创法者,我见过道友之法,但不欲用此法高屋建瓴,依道友所问,那便是没了。”
  
  学法者永远比不过创法者。
  
  这一句,让鸿钧道人目色一闪,有不寻常的意味。
  
  他明白,眼前此人,不同于洪荒其他神魔。
  
  就算自己以仙真大道摆在他当面,对方也不像其他神魔一般对此趋之若鹜。
  
  “即是如此,那助道友好运,贫道告辞。”鸿钧说罢,对长生道人点点头,而后转身走向了谷外。
  
  长生道人看着鸿钧离开的背影。
  
  突然。
  
  他看见在这个道人的背影上,忽然升起了一轮白如月轮的玉碟,那玉碟宛若大道化身,也可以说是鸿钧道人的道果。
  
  在那么一瞬。
  
  “呼”
  
  刚才长生道人演化而出的长生界石人皇法化作了一个小人,融入了鸿钧背后的玉碟之中。
  
  仔细看,那轮白玉碟之中,隐隐已经有了两千多尊小人在演化不同的大道。
  
  长生道人看在眼里。
  
  对于鸿钧道人这一举动,露出不置可否的微笑。
  
  这里的鸿钧。
  
  不愧是洪荒之主角。
  
  对于鸿钧将石人法完全临摹去,并融入他造化玉碟中三千大道的事情,长生道人并不感到意外,也无任何情绪起伏。
  
  如他所言,他人之法只是借鉴。
  
  他自身所学的长生界大法,虽然让他如今远超帝与皇,屹立于准仙帝之列,可比洪荒准圣。
  
  但并不能让他在这条路再继续往下走了。
  
  鸿钧口中的成圣之法,既是完美之中的成帝之法。
  
  斩三尸法、他化自在法,都是通往大罗之境的法。
  
  但通往大罗之法当由自己创。
  
  他人之法,只可融入作为启发,决不可完全走他人路。
  
  若失了自己的无敌心,便与洪荒之中沦为鸿钧座下弟子的六圣,以及完美之中以图尸骸仙帝法使得自身黑暗噬体,不可自拔的四位准仙帝没有区别了。
  
  “本尊的因果仙经,也是不逊色这两法的道路,何必假以他求。”
  
  长生道人喃喃自语。
  
  不过,他旋即看向了已经消失在谷外的鸿钧道人。
  
  “收割气运,此事,你哪有贫道在行,或许,贫道也可以来当当所谓的传教之祖,正好给王令多补充些气运,更好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