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旅人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拔孔宣毛

第五百三十八章 拔孔宣毛

    在有巢天宫之外,众生神魂颤栗,修士们瞪大了眼睛,纷纷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如山峦大小的的白色巨虎。
  
      那可是天地之间的白虎圣兽之始祖。
  
      天下万兽之中,以龙族为首,祖龙之境相当于祖神。
  
      其他三大神兽之中玄武、白虎、凤凰虽然逊色了龙族,但每一族之中也都出现了最强者,可相当于半步祖神。
  
      但如今,这四大神兽之一的白虎家族老祖,半步祖神境界的人物,竟然化成了一具庞大虎尸从有巢天宫之中跌了出来。
  
      不可置信。
  
      居然有人在有巢天宫之内杀死了白虎半祖。
  
      “老祖宗……”
  
      虎家的所有强者,嘴皮子都在发颤,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巨大的尸体,感受着那来自血脉之中的悲痛。
  
      尤其是那个刚才围住了萧晨以之为首的虎家神明,这一刻浑身僵硬,受到的打击不可谓不强烈。
  
      自持今日有老祖宗在此,可以不惧任何人,扬言要灭杀了天魔宫祖师妖女婠婠。
  
      谁料,就在话刚说完的一瞬,他们虎家的老祖宗,竟然失去了头颅,化为了一具尸体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不仅是对他那番话语的嘲讽,还是一种惊悚感。
  
      有谁能够讲白虎老祖的脑袋摘下啦。
  
      “嘻嘻,看起来,你们的老祖宗似乎不足以再成为你们嚣张跋扈的依靠了,没有了半祖的白虎世家,你们还敢不敢再对奴家出手呢?”妖女婠婠的笑意透着十足的嬉笑感,在落井下石。
  
      虎家老祖宗被人砍掉了头,剩下的一些所谓的天神、半神强者,她可并不怕了。
  
      这一区域的修士们都是看着虎家的人,眼神莫名,百态不一。
  
      白虎世家一直嚣张习惯了,就在刚才,还逞威要清场,独吞萧晨身上的天神兵,人们都是畏惧于那位半祖的威势,才不得不忍气吞声,但现在……
  
      一瞬间,白虎世家的人就有一种地位倒转的幻觉,他们开始察觉到许多人都看着他们神色不善起来。
  
      白虎半祖被砍掉了头,没有了半祖的虎家,也就和天魔宫、不死门这些势力差不了多少,再也不是不能得罪的巨无霸。
  
      不说这一个区域的白虎世家由刚才的霸道十足,迅速沦为了人人觊觎的落水狗,想要痛打他们。
  
      且说其他的地方的修士们。
  
      他们还是更加关心究竟是谁砍掉了一位半祖的头。
  
      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
  
      忽然,从有巢天宫之内传来一声怒喝咆哮:“你欺人太甚!!”
  
      所有修士都驻足抬头看去。
  
      随即,就在那一声落下之后,是一道强大的身形从有巢天宫之中继续跌落出来的一幕。
  
      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人物的面貌。
  
      其头扎双髻,一身道袍,手中拿着一支七彩色的小玉树。
  
      正是神话之中的准提道人。
  
      “准提道人似乎是如同白虎老祖一样,被有一人轰出了有巢天宫……”
  
      人们都看见了准提的身上有些破烂,还有一道触目的掌印深可见骨,拍在了他的胸膛上,让那里露出可怕的毁灭之气。
  
      先是白虎老祖直接被砍头,尸体抛飞了出来,紧接着,又是准提被轰了出来。
  
      从准提的口中可以判断出,那似乎是有人所为,而并非是有巢天宫之中的某种禁忌力量。
  
      也就在人们越发为那位神秘人的实力和身份感到震怖的时候。
  
      这一刻。
  
      天地之间一声唳鸣,似乎某种神异的鸟类,有点类似凤凰鸣叫,却又不同,有一些见多识广的修士,从这叫声中判断出来了那种鸟类的身份。
  
      是……孔雀的叫声。
  
      孔雀。
  
      众人背后冒起凉气。
  
      刚才进去的一位,便就是孔雀的原身。
  
      那个上古凶人,孔宣。
  
      然而就在呼吸之间。
  
      众人就看见了孔宣紧跟着准提道人之后跌出了有巢天宫,发出痛苦的怒吼。
  
      再之后,人们似乎发现了孔宣的背后少了点什么。
  
      “不会吧!!”
  
      众人大喊,脸色充满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你们看,孔宣的背后,那是不是少了……”
  
      经过有人提醒,更多人发现了。
  
      “五色神光,只有四道光了……”
  
      正说着。
  
      天地之间,又是一声惨叫,还是来自于孔宣。
  
      一道绿色的光芒从孔宣的身上激射了出去。
  
      “又少了一个,天啊!!”
  
      “怎么回事!”
  
      “孔宣的背上有一个人,在拔他的混沌五色神羽!!”
  
      众生都发现了这一事实,连连惊呼,感到世界观都要被颠覆。
  
      那个上古时候号称以五色神光刷尽万物的上古凶人,连准提道人都曾在其手里吃过亏,现在竟然被人站在背上,一支接着一支的拔掉他背后的五色神羽。
  
      然而,因为孔宣身上的神光实在太过刺目,人们只能够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就连神识也无法探入那号称混沌同源的五色神光之中探查那个踩在孔宣身上拔他羽毛的人是谁。
  
      现在基本人们都清楚了。
  
      刚才砍掉了白虎半祖头的,轰出了准提的,绝对就是这个踩在孔宣身上拔掉他最强依仗五色神光的无上狂人。
  
      关键问题是,这个无上狂人究竟是谁!?
  
      唯有婠婠和萧晨若有所思,眼中浮现狂喜。
  
      他们似乎已经认出来了。
  
      在孔宣的背上,一个人影一只手抓着两根已经拔下来的混沌神羽,另一只手五指张开朝前摄拿,如同在拔地里的青葱。
  
      说话之间,他又将一根金色的混沌神羽从孔宣身上拔了下来。
  
      孔宣再度发出了惨嚎。
  
      “吼唳~”
  
      尖锐的吼叫声,来自于一位逊色半祖的上古凶人,他却是痛苦的惨嚎,刺痛人们的耳膜。
  
      孔宣如此的命运,让人们纷纷有种触目惊心的观感。
  
      人们看到孔宣在天空之上东冲西撞想要摆脱他背上的人影。
  
      然而,隐隐约约却见到了孔宣背上除了那人影之外,还有几尊无上的器物图样。
  
      “嘎嘎嘎,小孔雀,当年本座几个镇杀老子、佛陀的时候,你就是个蛋!!”
  
      “乖乖让俺家老爷将你这五根毛拔下来,我们大发慈悲,便就此饶了你。”
  
      “老印说的对,不听话,一会儿拔完你的毛,将你也砸成肉泥,钉死在天地之间!!”
  
      人们这个时候听见了这比之前虎家还嚣张跋扈的几声吼叫。
  
      似乎,是来自于孔宣背上的那几件器物。
  
      这个时候。
  
      啵儿~
  
      第四根混沌神羽被拔了下来。
  
      孔宣悲愤咆哮,鸣叫中全是凄惨之色。
  
      准提捂着胸口的那个掌印,在远处看着这一幕,这一刻竟觉得自己只是挨了一掌,比起被砍掉头的白虎,现在被拔毛的孔宣,他这个掌印似乎轻了太多。
  
      他目露疑惑的看向了孔宣背上的周乙。
  
      在自己被一掌拍出来的时候,他隐约看见了孔宣主动朝着周乙以五色神光刷了过去。
  
      那当年连自己都刷了进去的逆天神通,竟然对这人无效。
  
      孔宣也是悲愤之极,五色神光无物不刷,从未出过差错,然而怎料在抓到周乙的身体上之后,就如同碰到了克星,宛如一座泰山般无法撼动。
  
      五色神光失效了之后,他竟迎来了这悲惨的命运。
  
      咔!
  
      孔雀血长撒天空,最后一根黑色的混沌神羽被周乙拔了下来。
  
      这关系到了孔宣魂血的本命五羽全都失去,让孔宣仰头喷出精血,染红了一片天空。
  
      也就在五色神光的光芒一道接着一道从孔宣身上散去之后。
  
      那一道人影也从孔宣的背上离开,随手将一枚一枚拔下来的混沌神羽扔进了一件偌大的炉子之中。
  
      仔细看,那炉子似乎是某种兽类的头骨。
  
      同时那青年高大冷绝的形象也完整的出现在了众生眼中。
  
      将白虎老祖砍了头的人,一掌将准提道人轰飞了出来,而后,又踩在孔宣的背上拔掉了那凶名远播的逆天五色神光。
  
      这个人是……
  
      “竟然是他。”
  
      所有人失声惊呼。
  
      “是三年前的那位神秘可怕青年。“
  
      “太乙!”
  
      “我的天啊,真的是他,这个狂人真的是连续创造神话,三年前才踏平了昆仑山,如今,竟然将三位半祖败至了如此境地,其中一位,连头都被砍了,在他手下陨落。”
  
      人们没有发现周乙出现在有巢天宫的外围,所以以为这位三年前的可怕青年并没有在此次天宫宝藏出现,就如太上、佛陀等人,也都没出现。
  
      所以,他们都没有第一时间想到是周乙砍了白虎头,轰出了准提。
  
      但现在,等到周乙面容现世,人们除了惊骇,又有感叹。
  
      除了这个能将原始砸成肉泥的狂人,这方天地之间的半祖,还有哪个有如此凶悍的实力。
  
      “你们看,这位身边的那个骨炉,是不是有点像老虎的头颅……”
  
      “不会吧,他将白虎老祖砍头之后,化成了一座骨炉……”
  
      “我刚才看见了他将孔宣的五色神光都投入了骨炉,不会是想炼制什么东西吧!”
  
      “这样的一个狂人,实力本就凶悍无匹,若再炼制出什么可怕的凶兵,难道还有谁是他的对手,该不会此战结束,他将封号天地之间的第一半祖吧。”
  
      这一刻。
  
      周乙将孔宣的五色神羽拔出之后,那座骨炉悬在身后,黄金神戟、乌黑铁印、八卦图、佛陀金轮四大圣器同时发威,助周乙用骨炉熔炼五色神光,将之改造形象。
  
      有四大圣器帮助炼器。
  
      他自己没有停步。
  
      刚才忽然进场,斩了白虎头,慑住众人后,拿到了有巢氏的石匕,然后惊怒之极的准提和孔宣来夺,被他一掌拍飞了准提,而后踩着孔宣逼他出了天宫,拔掉了他的孔雀羽。
  
      现在那里面还有通天、安拉、孙武等人。
  
      三种石人部件还有一枚石球,一道右臂没有出世,他仍要继续一一将之拿到手。
  
      …………
  
      人们看见了那个青年男人在拔掉了孔宣的孔雀毛之后,再次闯入了有巢天宫,都是惊叹连连。
  
      这个男人实在太过狂妄,若他一直能如此下去,必将是当世第一神话。
  
      神态萎靡的孔宣恨怒交加,却是心力憔悴,性命相关的五色神羽丢失,他好似命都丢掉了,这一刻就算再恨,再怒也需要先离开这里去疗伤。
  
      准提看着孔宣离开。
  
      而后,他回头看了一眼有巢天宫。
  
      再低头看了一眼胸口那可怖的掌印。
  
      沉默了几个呼吸的准提,眼中厉芒一闪,做了决断,不敢再去参与有巢天宫,而是追着孔宣而去了。
  
      这两位上古封神时代就有过深仇大恨的人,现在,似乎要有个决断了。
  
      孔宣如此状况,正是趁其残,要其命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