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旅人 > 第五百二十章半祖之下,羽化飞仙

第五百二十章半祖之下,羽化飞仙

绝世天碑之力来源于诸天万界之上,是为不可思议的诸天圣物。
  
  即便它大部分力量都在镇压下方的魔井深渊,仅有一小部分力量来对抗朝它袭来的几大半祖法器以及众多龙族的神通攻打,却依然是屹立不倒,甚至还不断地将半祖法器一个又一个崩飞出去。
  
  这五件盖世器物的较量,让整座龙岛都在颤动。
  
  而处于这巨大的风暴中心的周乙,就更是情况危险,这五大器物互相撼动的力量如同一缕缕利刃,似乎将他能够撕扯成为寸寸碎片。
  
  当然这种感觉不是在说他的肉身,老祖龙都能够看出周乙的肉身深处拥有着祖神躯的潜力,只要周乙能够完全掌控住了这副躯体,那就是货真价实的一位巅峰祖神。
  
  祖神的躯体,若是完盛状态下的天碑,或许可能将之伤害到,但现在的天碑力量被镇压魔井分去,就算再有半祖法器的威势,也绝不可能伤到周乙的肉身半点。
  
  他的肉身,恐怕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事物之一了。
  
  有问题的是他的灵魂。
  
  他的灵魂只能够掌握身躯不足百分之一的力量,强度才仅仅只有刚越过神明的层级,只能算的上刚离开人间五境,初步迈入神话五境的第一境。
  
  堪比神灵,在长生大陆上或许也能够算作一方之雄,但在这等远古器物面前,不说绝世天碑,就是那乌铁大印镇死过的神灵都已经不计其数,连老子的前世都曾经被它拍成过肉泥,那黄金神戟更是曾将佛陀的前世钉死在通天峰上,让其留尽佛血而死。
  
  这些都是太古凶器,神灵在其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是以周乙目前只和肉身神力融合只比神灵强一些的灵魂,在这等至极的交锋之中,宛若死亡照身,灵魂在被存存的撕裂,留下了严重的魂伤。
  
  他的肉身的确是坚硬,可是若作为一个人的自我意识之灵魂都死了,那肉身再强也不过是一句空荡荡的器物罢了,与人死没什么区别。
  
  “啊,你们看那中心,是那个主动闯入死城的人……”
  
  有声音惊呼出来。
  
  只见,在石碑所在的中央广场之外,一大批人类修士竟然全都进入了这里,看见了正处于风暴中心的周乙。
  
  这些人竟然也会主动跟进死城,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他们也满心畏惧死城之中一切,若没有缘由,肯定是打死都不会进这邪异之地,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才是,但架不住另一边给他们的选择是当场就死啊。
  
  龙族竟然围堵住了人类修士们的所有退路。
  
  在这龙岛封印松动的时候,龙族的神性恢复了几分,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本就掌握了强大蛮力的他们,如今恢复了神通,又重现了神辉,暂时告别了兽性,懂得了用智慧去解决问题。
  
  死城之中的天碑对龙族影响最大,那附近就是一片龙族的绝域,龙族只能远远的攻打,不敢靠近,一旦靠近便会彻底的沦为野兽,是以便只能逼迫这些身上没有诅咒的人类进入。
  
  在所有的巨龙团结一致的情况下,别说来的就是这些人,就算是昆仑山阐教、金鳌岛截教的弟子都来到这里,也是不能与龙族争锋,只能听其命令。
  
  “那个人似乎是被几大圣器的争斗卷入了进去。”
  
  “他究竟为什么要深入死城,可有人认识他是哪方势力的人?”他们都以为周乙是否也是长生大陆上的哪一方势力后辈。
  
  但却没有人见到过。
  
  这个时候,有眼尖的人看见了中央广场附近的那里,除了石碑之外,还有十几座坟墓,伫立着墓碑,在那些墓碑之上,有道道的图刻,似乎是极其深奥的经法。。
  
  其他人的眼力也不差。
  
  “我似乎看见了一面古代强大的咒师传承。”
  
  “还有神秘的散手……”
  
  这些人似乎明白了周乙是为什么进入的那么深了。
  
  “竟然是为了这些玄法吗,这,这死城之中的玄法,应该的确来历甚大,很是珍贵,但是将自己如今困成这个样子,真是不知道值不值了。”
  
  “唉,处于几大圣器的交锋中心,我看他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有人看清楚了周乙的初境,此刻浑身透出的神辉已经有了碎裂之感,那是灵魂的碎裂,预示着周乙似乎不久就要彻底陨落在这里。
  
  “他……”
  
  萧晨若有所思的看着周乙,又看着那中央广场上的天碑。
  
  只有他最清楚周乙是为什么而去的。
  
  天碑玄法。
  
  萧晨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他所修行的天碑玄法之后续功法。
  
  之前这青年特意找自己来讨要,已然说明天碑玄法对他很是重要,却是没有想到,他会因为这门玄法,陷身这种境地。
  
  “佛陀金轮是佛陀的兵器,其他几个圣器看起来也丝毫不差与它,这是四件半祖的圣器,还有那更可怕的天碑,这青年的下场已经注定,可惜啊,这样一位强者。”
  
  他们这是再合理不过的认知了。
  
  毕竟,佛陀、老子等人已经是世间的神话,这些人的兵器寻常人有缘见一眼都不能,何况,四个这等层级兵器加上一面天碑同时出手呢,处在它们交锋中心的人,还能够活命才是不可能。
  
  萧晨也黯然。
  
  虽然周乙索求了他的天碑玄法,但他观周乙行事,也不是极恶之人,又曾出手帮助自己阻拦住了八臂恶龙,现在就这样落入绝境,他不忍看,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清楚周乙恐怕有堪比神灵的修为,但在这几件半祖法器之前,神灵,也算不得什么。
  
  …………
  
  周乙不清楚那些人的想法。
  
  他此刻虽然陷入极其险恶的境地,却罕见的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错乱,不知是否是灵魂深处的某种东西已经形成了本能,教他不管处于任何境地都能‘猝然临之而不惊’,以冷静的心理来判断一切。
  
  这一刻,周乙在灵魂不断被如怒海翻滚的神力冲击的寸寸碎片的时候,内心却也始终没有怠慢的,开始运转观看到的第二幅天碑玄法图。
  
  他早就在这段时间的修行之中察觉到了,自己的修行并不能算修行,只是占了修行两个字。
  
  准确的来说,应该叫觉醒。
  
  是在觉醒自己本来就有的力量,重新掌握它而已。
  
  是修行功法,并没有吞吸吐纳打坐一说,需要做的是运转功法,让那些未被掌控的身体神力,能够按照天碑玄法的路线运转,只要能将那些空白的神力以天碑玄法在体内运转一圈,便能重新的掌握了,就像一个开锁的过程。
  
  身体是锁,天碑玄法,就是最好的钥匙,其他功法都比不过它。
  
  老祖龙比喻的极其恰当,如一点墨,沾染白纸,一次沾染将之变黑,便永久的得到了曾经的力量。
  
  而沾染白纸的墨水,就是修行心法,心法越佳,这个沾染白纸的速度就越快。
  
  “什么!”
  
  有人惊呼出声了。
  
  他们认定了那青年在几大半祖法器与天碑的较量之下,肯定是绝无生还机会了。
  
  结果,在这一刻,却纷纷瞪大了眼睛,仿佛看见了异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萧晨也目露震撼:“那是,婴儿吗?”
  
  只见,在中央广场的那份特别的场域中心,一直被几大圣器互相撼动的力量波动下如同溺水之舟般的黑衣青年,这一刻,头顶浮现了一个一尺来高的袖珍婴儿形象,如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般,正汇聚那些从自身散去的灵魂碎片,重新回归。
  
  “这是……修仙者!”
  
  “他竟然是一位修仙者,那是修仙者的元婴……“
  
  有人认出了这等修行路线,惊骇于周乙放出元婴之后,竟似乎转危为安了。
  
  而,更令这些人震撼的一幕才自发生。
  
  只见,一道神鸿盘旋不断地朝着元婴汇聚,且,在青年的身体之上,有三百六十五道星辰一般的穴道在释放光芒,肉身与元婴交相辉映,彼此渡元。
  
  一转又一转。
  
  那元婴的身形,居然在这一转一转之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七转,八转,九转……这……”
  
  有人失声,眼睁睁的看着周乙体外的元婴长大到了与周乙一般大小的个头,而后,竟然与周乙融为了一体。
  
  “合体,元婴突破至合体,这,这不是传统的修仙者,不修三花聚顶,似乎是已经失传已久的某门远古传承……”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周乙体内爆发冲霄仙光,道道瑞彩仙霞呈现四周,异象呈现。
  
  “这么快元婴九转,而后又跨入大合体天仙之境,现在,竟出现了羽化的飞仙之象……”
  
  这竟然是接连突破了三个大境界的异象。
  
  有一位被同样赶进此地的老辈人物,目露复杂惶恐:“他绝对不是与我们一起进入龙岛的人,很有可能本身就在龙岛之上,这种远古仙法,连长生大陆上都几乎找不到传承了,更何况,他现在的飞仙之象,已经是神话五境之中的彻地阶段,再进一步就是半祖之境,这样的人绝不可能与我们一起进来此地。”
  
  飞仙,差一步就是半祖。
  
  也就在这一刻。
  
  当飞仙之象出现在了周乙身上的时候,他目光之中光芒收敛,立即自那种危险的环境之中摆脱了出来,不仅没有从那风暴中心跳出来,反而更进一步,再冲向天碑而去,似乎是要加入四大圣器撼动天碑的阵营。
  
  “若没有记错,当一面天碑遇到压力的时候,便会召唤出来其他地方的天碑虚影出现,我需要更多的天碑玄法!”
  
  轰。
  
  周乙脚踩云步,快速向前冲去,掌中一挥,一道如云仙霞呈现五色,化作了一杆五彩长矛,径直朝着天碑轰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