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旅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徐凤年,你想当皇帝吗?

第二百二十八章 徐凤年,你想当皇帝吗?


      “要想一举击败南宫恨,便首先要破他身上的气运加身,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釜底抽薪,斩杀离阳国运。”
  
      南宫恨现在就如同那太安城里的年轻太监一样,有气运加身,若想斩杀,除非先灭国运。
  
      黄龙士默默思索。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也最易施行,其他方法,例如硬抗,可能会折损人,变数实在太大。
  
      但要是真的斩杀了离阳国运,如此一来,天下大势将完全脱出他的掌握之外。
  
      不过,他看了一眼其他众人,意识到现在似乎已经不是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了。
  
      南宫恨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原武林乃至整个人间最迫在眉睫的威胁。
  
      必须要在他失去了三片叶子的时候,一鼓作气铲除他。
  
      否则,等他缓过气来,重新又一个一个的找上这些执拿叶子的人,单打独斗,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最终这些叶子还是逃不过,被他一一收回的命运。
  
      若真的是被他集齐了九片叶子,那么,就如张家圣人所担忧的那样,这片天地的精华元气,都会为他一人所夺。
  
      这是人间所有武夫、修士、三教中人的劫难。
  
      不管是对于看守人间八百年的张家圣人,亦或者是要为后世图谋一个鼎盛千秋的黄龙士来说,都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事情。
  
      所以,事情的轻重缓急已经可见。
  
      即便因此失去了黄龙士所能掌握的天下大势,也必然要先行铲除南宫恨,为此,即便是另立一个王朝也是一样。
  
      忽地,这个时候,张家圣人看着周乙问道:“阁下刚才的那四指电芒,若是下次对上南宫恨,不知是否再能建功?”
  
      黄龙士也是闻言看向了周乙。
  
      刚才周乙击落那四片叶子的四色电芒,实在是意外之喜,若是能再次建功,对上南宫恨就能更轻易了。
  
      周乙早料到他们会有此问,脸色平静的道:“此术虽然速度绝伦,但威能不足,若是直接落在南宫恨身上,必然会被他运功强行抵抗。”
  
      “方才之所以能一瞬间落中四叶,首先在于趁着他全力以赴,无暇分神,其次在于他并不知晓我有此术,但若是下一次,他必然会有防范,可能再难有效了。”
  
      张家圣人等默默点头,似乎也能理解。
  
      那南宫恨当时的表情显然也是根本没有预料到当时会有这样一个变化,而这周太乙的四色电芒,也似乎早就蓄谋已久,落下了四片叶子,是属于有心算无心。
  
      但下次南宫恨必然会因此心怀警惕。
  
      一样的招数,对于南宫恨这种武功眼界已臻绝顶的人来说,必然无法再成功第二次。
  
      黄龙士叹了一口气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斩离阳国运,将南宫恨的一半实力再削五成,才能彻底的斩杀了他。”
  
      这天下间怕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南宫恨巅峰强盛的时候杀了他,就算此番合聚众人之力,也只能逼退他。
  
      要想杀了南宫恨,只有先将他的实力一削再削,才有把握。
  
      现在已经清楚,南宫恨的除了本身强悍的修为力量之外,他的大半实力都是得自于原来的六片祖神叶,再加上他太安城一行夺走的五成离阳国运。
  
      现在祖神叶被落一半,再想法抽走他的另外一大实力来源离阳国运,斩杀南宫恨就会变的很简单了。
  
      周乙目光一闪,道:“可惜,李老剑神此番只是因缘际会出了一剑,下次可能再难有他的助力。”
  
      显然,即便现在制定下了计划,下一次斩杀南宫恨的时候,至少也需要和这次人手相当,甚至更多的人。
  
      李淳罡出了一剑,还了周乙一语,便不愿再插手。
  
      本来,以他的性格,就不是愿意和别人围攻他人的,这次是因为周乙前后有解他心结的半点恩惠,才愿意帮助周乙一剑。
  
      下一次,李淳罡是不会来了。
  
      黄龙士拄着木杖,道:“人手方面,就交给老夫了。”
  
      他语气没有起伏,很是平静。
  
      众人都看了他一眼,这个老人最擅长煽动他人,因利诱导。
  
      当年九国都被他挑动,乱战一团,如今多挑动几个人对上南宫恨,自然是不在话下。
  
      又因为现在南宫恨身上所隐藏的是人间所有修士都要面临的威胁,有黄龙士三寸舌煽动,定能再找来一批人。
  
      这个时候,黄龙士掐指一算,回想自己所知道的记忆,道:“算时间,这一代的吕祖转世也要觉醒了,虽然吕祖七百年来为情所困,此番亦要受劫,但亦是人间修士的第一人,若能在他兵解之前,求得一剑,有吕祖之剑,离阳国运必然瓦解。”
  
      周乙轻轻的道:“我与洪洗象小道长有三月手谈之缘,就由我去请他到时出一剑助力。”
  
      张家圣人略微皱眉,道:“你有信心吗?”
  
      周乙微微一笑道:“吕祖数世修行,不在成仙,只为等一袭红衣,这一世他终于等到了,为了这红衣,他什么都能做。”
  
      “此事你也知道?”黄龙士略微挑眉。
  
      这本是天下间很少人才清楚的秘闻。
  
      周乙淡笑,道:“上一代吕祖转世齐玄祯坐化前的事迹,虽然是属于中原秘闻,但周某侥幸偶知一二。”
  
      吕祖吕洞玄,千古泰斗,一生降魔卫道,七百年来堪称正道第一人。
  
      但没有人清楚,这位吕祖,一生修行只为了找到七百年前一袭红衣,一个女子。
  
      一个已经喜欢了七百年的女子。
  
      张家圣人略微好奇,“那红衣女子转生此世了?”
  
      这事情,他倒是没有去了解过。
  
      黄龙士默默地道:“吕祖转世,为此代武当山新任掌教洪洗象,而那一袭红衣,便是北凉王徐骁的大女儿……”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周乙此刻淡淡笑了,道:“离阳国运当斩,却要有新朝替代它,方能保持中原一统,不使春秋乱世复辟,所以,这中原大地,还有谁比这一家子,更适合当新皇帝呢?”
  
      语落。
  
      周乙目光远眺,忽地伸出手去。
  
      遥空一抓。
  
      ……
  
      徐凤年此刻正坐在山脚下的一块大石头旁,听着老剑神讲述刚才的事情,在他旁边,还有轩辕家的众人。
  
      经过老剑神的讲述,周太乙与南宫恨的恩怨,慢慢揭开到了众人眼前,不过,那玄天祖神叶的事情,李淳罡并未多说。
  
      此物事关元气祖脉,还是不要给普通人透露太多,他已然感知到了,此物简直就是能够最快成就天下强者的至尊宝物。
  
      天象境之所以为天象境,就是因为人能引动天地共鸣,掌握天地元气,显化大千气象。
  
      但这玄天祖神叶本就是天地万物元气之源,拿到了它,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引动大千气象。
  
      也就是说,这东西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一个人成为天象境界,消息若是传播出去了,怎能不引起江湖的疯狂震动。
  
      宝物动人心。
  
      立地成天象境!
  
      江湖高手谁能抵挡的了这个诱惑?
  
      所以,还是不要让这个本就乱的不行的江湖,再更乱了。
  
      而,就在徐凤年听的兴起,其他众人也都感觉这大雪坪一战实在精彩纷呈,恩怨纠葛到了极点。
  
      但,就在这个时候。
  
      从高天之上降下了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徐凤年,将他抓上大雪坪。
  
      李淳罡皱着眉头,“周太乙干啥?”
  
      他随后立刻御剑而起。
  
      而,当他又回到大雪坪上的一刻,只听着一句话。
  
      “徐凤年,你想当皇帝吗?”
  
      老剑神立刻一脸的古怪,看向了徐凤年。
  
      徐凤年也是愣愣的不知所以然。
  
      黄龙士虽然早在周乙说到“谁比这一家子更适合”的时候,已经想到了什么,可是,当周乙真正把徐凤年带到面前,问出这一句的时候,他还是不能平静。
  
      倒是张家圣人面色平静,捋着胡须道:“不错,北凉坐拥三十万虎勇,徐骁人中之雄,若问中原有谁适合接替赵家,的确非徐骁一家莫属,而再加上吕祖寻了七百年之红衣,又是徐家之女。”
  
      “扶徐家上位,正好卖吕祖一个人情,求他出剑斩离阳国运。”
  
      黄龙士正要说什么,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这似乎是最符合逻辑的了。
  
      可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妙。
  
      这一切,都是那么莫名的巧合。
  
      他不由皱眉,心内暗道:“是老夫多想了吗?”
  
      这个时候的徐凤年才终于反应过来,他看着面前这几位跺跺脚能让天下都震一震的江湖巨擘。
  
      徐凤年挤出了僵硬笑脸:“几位前辈高人,你们开什么玩笑?”
  
      张家圣人捋着胡须,道:“我们没有开玩笑。”
  
      徐凤年闻言脸色更僵。
  
      随后,徐凤年是心思城府都深沉内敛之人,纨绔浮夸只是他的表象,这一刻,他露出了沉着冷静之色,道:“既然几位前辈没开玩笑,那敢问,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周乙看着徐凤年,道:“我们打算斩杀南宫恨,但他身上有离阳国运加身,要想杀他,需要先破了离阳国运,可又不能中原大乱,所以就想找人接替皇帝位置,这天下间,还有谁比你们徐家更适合的?”
  
      徐凤年嘴角抽了抽。
  
      他看着面前的几位。
  
      眼前四个人,因为他们要杀天下第一南宫恨,就要把中原皇帝赶下去,然后另外扶持一个。
  
      皇权神器,在这些人的手中,居然是这么儿戏的东西。
  
      可是,徐凤年不由打了个冷战。
  
      再看看这眼前的几个人。
  
      从老剑神的口里已经清楚了。
  
      面前是三位儒家圣人,一个是八百年前的儒教开创者,一个是祸乱九国,一统天下的黄龙士,一个是新晋的圣人。
  
      还有一个天下第二。
  
      他们,真的没开玩笑。
  
      他们,好像的确有这个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