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旅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让他不要去了

第一百九十二章 让他不要去了

安如山此刻默默闭上了眼睛,道:“那周姓之人,名为周玄武,他乃是为了从太无死境救回他的女儿,而他的女儿,便是你们师父当初的挚爱。”
  
  “周玄武……”
  
  “师父是想要复活一个女子……”
  
  周乙心中闪念,回忆起周玄武这个名字,竟然发现当初的家族族谱之中,也没有关于此人的记载。
  
  不过从他具有五运化雷手便可以确认,这周玄武毕竟是周家的核心之人,或许还是百年前的某位曾祖叔伯,没有出现族谱之中,很大可能是因为当年他一定做过什么事情,让家族摘除了他的姓名。
  
  “大哥或许会清楚这个人……”
  
  周乙心中念头动转,随后,朝着安如山抱拳躬身,“此番多谢宗主出言,解开了我心中的几道死结,周乙感激不尽,日后必有报答。”
  
  安如山此刻轻轻笑了,道:“只要你还能记着玄道宗就好。”
  
  “本座早就说过,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回来玄道宗。”
  
  周乙没有接话,道了几声谢意之后,便道:“晚辈还有些事情要回去询问大哥,就先行告辞了,过段时间,一定与大哥一同前来道谢。”
  
  安如山点头之后,周乙便离开了玄道宗大殿。
  
  看着周乙离开的背影,苏秀裳难言复杂之色,果真如他所说,师父与他之间的关系,复杂到了极点,真的是修复害了他全家,然后因为愧疚,赎罪于听天峰门前吗。
  
  看来,这个师弟,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对他出手了。
  
  他真的没有欠师父的。
  
  安如山此刻叹了一口气,道:“裳儿,你师父的事情现在就画上了一个句号了,接下来你要如何做?”
  
  苏秀裳目光一闪,道:“宗主什么意思?”
  
  安如山目光深深地看着苏秀裳:“小玄峰只剩你一人,峰主之位空悬,你是要接任峰主之位,还是要志向更远一些……”
  
  闻言,苏秀裳心中微微生出一丝波动。
  
  ………………
  
  神城之中。
  
  另外一处地方。
  
  暖玉生烟,烟云缭绕,是神城之中少见的能与元皇神宫齐名的所在。
  
  广寒宫!
  
  望舒公主的宫址。
  
  此刻,广寒宫内。
  
  一个侍女走进,轻声说道:“公主,林静玄天骄求见。”
  
  宫殿深处,一位端坐在白色缦纱后面的绝美女子淡淡道:“不见。”
  
  侍女迟疑了片刻,乖乖地退了出去。
  
  随后,侍女如实的回复了殿外的林静玄。
  
  林静玄闻言大皱眉头:“公主真是如此回复?”
  
  侍女微微点头之后,看了一眼林静玄,略微提醒道:“林天骄,公主现在毕竟已是要婚之人,你以后就不要再来了。”
  
  闻言,林静玄拳头紧握,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广寒宫深处。
  
  “夏望舒,我本以为你与我同为四大天骄,又身为皇女,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气度,但没有想到,居然你自己也不反对这桩婚事,竟自甘……”
  
  说罢,林静玄再度负气离开。
  
  他知道元皇赐婚,肯定不是望舒公主的本意。
  
  夏望舒身为四大天骄,修为已经站在此界绝巅,怎么可能同意下嫁一个天罡境界的修士,是以,他想要来问个清楚,究竟这赐婚是怎么回事。
  
  一介天骄皇女的婚事,怎能如此儿戏。
  
  然而,竟然连当事人都不愿见他,吃了一个十足的闭门羹。
  
  侍女看着林静玄负气离开的背影,心中莫名升起一丝可惜。
  
  身为广寒宫的侍女,夏望舒的身边人,她又怎么可能不为自家公主感到不忿。
  
  如果赐婚的是四大天骄之中的任何一个青年,这都是一桩可以名扬天下的美事,也绝对是无任何一个人会质疑。
  
  但现在,居然是一个天罡境界的小修士。
  
  ………
  
  广寒宫中。
  
  艳红色的妆台前,夏望舒一身白衣,神态清冷,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又怎么愿意?
  
  可是,当她知道了周太清为众生所做的一切。
  
  她又怎么忍心拒绝。
  
  他只不过是想找个人在他离开后,代替他继护佑弟弟罢了。
  
  而她身为皇裔,元皇唯一亲人,又是四大天骄之一,成为他弟弟的妻子,自然是最能完成这个要求的选择。
  
  只要她与周太乙结为夫妻,周太乙便也是皇裔,她又是此界最强天骄之一,夫妻同心,自然可以担保周太乙此后半生无忧。
  
  夏望舒看着镜中的自己,语气没有波动的自语道:“一个十八岁了还是天罡境界的人,也勉强能够获赠一片玄天祖灵叶了。”
  
  可,夏望舒目光一闪。
  
  只一片怎么够?
  
  这世上最不少的就是天才,十八岁的天罡,虽然罕见,但元洲大陆并不是没有,就按天南算,十八岁的天罡也至少有双掌之数。
  
  十八岁进入天罡,或许对一般人来说可称作天才,但与四大天骄比起来。
  
  不说他哥哥了,周太清的资质亘古绝今,元洲大陆数个天地轮回中,也不见几个。
  
  就是林静玄和狄荒野,他们在十二岁之前便成就了天罡,生下来便具有超绝根骨。
  
  林静玄五岁修行,六岁练形藏,八岁入识藏,十一岁结成圣胎,次年踏入天罡,三十五岁入摩诃,最后,到如今的不死大境,仅仅花了一百年。
  
  这才是几百年一出的超绝资质。
  
  如此一比较,自然就能够看出周乙十八岁的天罡,是多么的不起眼了。
  
  随后,夏望舒目光一闪,叫来了侍女,道:“将这片玄天祖灵叶给周太乙送去,让他不要去祖老洞了。”
  
  侍女芸儿看见这枚玉盒,面色为难,道:“这,宫主,会不会太伤他的面子。”
  
  夏望舒轻轻道:“我这才是为他保住面子。”
  
  “现在父皇赐婚一事已经传遍了天下,所有的人都在看他的笑话,三日后的祖老洞汇聚元洲各大天才,届时一定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我既然答应了父皇和太清兄护佑他一生,便不会只是空口应承。”
  
  “我那日会亲自去祖老洞,为众人解释,便说他被父皇召见,如此,谅必众人也不疑有他。”
  
  芸儿终于明白,沉默一会儿后道:“芸儿明白了。”
  
  三日后的祖老洞,那是汇聚了元洲所有天才的一场大会。
  
  如果没有赐婚这件事,那么以周太乙本身的资质,肯定能在祖老洞拿到一片玄天祖灵叶,或许,还会引起一番推崇,说一些什么不弱乃兄的夸奖。
  
  但,现在却截然不同。
  
  他已经被赐婚了,天骄皇女成为了他未来的妻子。
  
  可以想象,现在的元洲大地上的人们,都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若是周乙在祖老洞只获得一片叶子,肯定要引起众人大肆哄笑,冷嘲热讽,也绝对会有人在那时候,借机奚落,宣泄他们的不忿。
  
  那一叶,若平常人拿到,意味着前所未有的荣耀和造化。
  
  可周乙现在已经不是平常人了,他被赐婚了皇女,成为了皇裔,未来要成为天骄皇女的丈夫。
  
  他若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获赠一片叶子,可以想象那时候的众人情绪,必然是一片沸腾。
  
  获赠一片叶子的天才,或许本来能受到万人仰望,但是,若想成为天骄皇女的丈夫,可就差了十万八千里还不够。
  
  所以,夏望舒此刻送去一片叶子。
  
  这叶子是她自己的一片,当初,她获赠六叶。
  
  现在从自己的六叶当中分出一叶,送给自己未来的丈夫。
  
  大千祖灵树诞生的玄天祖灵叶,向来是此界珍贵的宝物,即便她是天骄皇女,元皇最尊贵的皇裔,也不可能徇私。
  
  所以,就只能拿自己的一片来弥补周乙了。
  
  毕竟三日后是汇聚了元洲所有天才,甚至一定还会有许多宗门巨头亲自莅临现场。
  
  夏望舒知道宣旨的时候,那时有父皇的元皇神车化灵,镇住了众人,没人敢在那时候说什么。
  
  可三日后就不同,周乙,再不会有人为他撑场子了。
  
  所以,干脆不要去了。
  
  这都是为了让周乙保住颜面。
  
  只要他不去,再有夏望舒其中斡旋,自然不会失了面子。
  
  ………………
  
  周乙刚回到听天峰宫殿,迎面有黄粱快步迎来,关心的问道:“小少爷,去玄道大殿没事吧。”
  
  周乙摇头道:“黄叔多想了,我一切都好,还从安宗主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当年之事。”
  
  “我大哥回来没有?”他随后就问道。
  
  这赐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一定要找大哥问个清楚。
  
  但黄粱的回答却让他失望,只见黄粱摇头道:“还没呢。”
  
  周乙微微皱眉,但也无可奈何,毕竟大哥被元皇邀请去,他怎么也不可能去元皇神宫问,那里可是进都进不去。
  
  也罢,周乙内心一叹,先等着吧。
  
  也就在周乙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忽然,周云快步走来,脸上升起喜色:“小少爷,公主托侍女给您送来了东西,您快去看看。”
  
  黄粱老奴立刻高兴地咧开了嘴,道:“好啊,好啊……”
  
  周乙却是皱紧眉头,不过他没有说话,既然人已经来了,那就看看对方究竟送了什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