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二百八十四章,冲突升级

第二百八十四章,冲突升级


      白水瑶很快回过神来,被爷爷说也就算了,这个人凭什么,“你是谁?我跟何念念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多管闲事?”  她的最后一句带着嘲讽。  “我叫易鹏飞,我不管你怎么对别人,但是这么对念念就不行。她的事我管定了。”易鹏飞目光一冷,从最开始对白水瑶的好奇变成现在的不喜。  “呵,你哪来的,凭什么管何念念的事?哦,你喜欢她吧,又一个被她迷住的人。”白水瑶嘲讽的说道,看着易鹏飞的目光带着不屑与厌恶。  “我说了,你别管我是谁,请你对念念尊重一些,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易鹏飞的火气渐渐上来了,看着白水瑶的目光越来越冷。  “瑶瑶,你不要在这里找事了,现在回家去。”白兴盛看着两个小的起冲突,心里不痛快,尤其他们两个还是兄妹。  再者本就是白水瑶不对,没事找事,来之前也曾嘱咐她要老实一些,不可以找念念的麻烦,不过这丫头都当成耳旁风了。  “我为什么要回去,这也是我的家,她才是外人,为什么你们都帮着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白水瑶激动地站了起来,指着对面的人,控诉他们的偏心。  “小时候,你们就拿她跟我比,害得我总是别数落,长大了,她又勾搭我喜欢的人,让威尔斯离我而去,我做错了什么,她要这么对我?”白水瑶神情激动的吼着,双眼开始泛着水花,觉得自己很委屈。  “这是我家,我难道不能赶走我不喜欢的人吗?那么这个家我呆着还有什么意思?让她住进来好了,我立马就走人。”  她的眼泪终于忍不出流了下来,易奶奶心疼的站起来抱着孙女的肩膀,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她,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陆双双不安的看着母亲和父亲,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毕竟当初何念念帮了自己的大忙,要不是她自己的家庭就毁了,再者明事理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白水瑶自己找事,何念念什么都没做,都是白水瑶自己小心眼记在心里。  自从易鹏飞撤了阵法,同样受影响的陆双双已经回归了理智,不在排斥何念念,不过显然阵法的撤销与否都无法改变白水瑶的看法。  白兴盛愧疚的看着大孙女,“瑶瑶,不是和你解释了吗,这不关念念的事,是爷爷不对,不该拿别人和你比,而没顾忌你的感受,错在我,你不能迁怒别人。念念是无辜的。”  “呵呵,无辜,她一个乡下丫头,还不是想攀附咱们白家,好占便宜,她不好好学习,假装乖巧懂事,您又怎么会上当认她当孙女,还有,她无辜?她明知道我喜欢威尔斯,为什么还让威尔斯离开我,她要是真的将您当成亲爷爷,不是应该远离威尔斯吗?”白水瑶发出质问,也将自己一直以来的怨念发泄了出来。  “我没有,不管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都不会去破坏别人的感情。”面对着白水瑶关于威尔斯的质问,何念念终于出声反驳了。  前面不管怎么说她,她都可以任她发泄情绪,但是不可以说她破坏别人的感情。  “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不就是看上威尔斯是州长的儿子,他的母亲是大家族的子弟吗?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优秀的男人吧,肯定想扒着不放,在威尔斯面前虚伪做作,让他以为你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我一想到爷爷那你这样的人跟我比,我就觉得恶心。”  “啪”的一声,易鹏飞忍无可忍的抬手给了白水瑶一巴掌,他不许她这么说念念,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妹妹。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动手的居然会是易鹏飞,尤其知道易鹏飞身份的白家二老更没想到,他会打白水瑶,他明明知道那是他的妹妹,现在动手,等他认亲后,两人要怎么相处。  白水瑶捂着脸,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易鹏飞,没想到他会打自己。  “我再说一遍,不许你这么说念念,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问题,请不要推在别人身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我就说,何念念是个贱人,我恨不得她去死,如果可以我恨不能亲手将她杀了,以泄我心头之恨。”白水瑶目光赤红,带着阴狠的神色瞪着易鹏飞,当看向何念念时,恨不能上去咬对方一口。  她也是被逼急了,之前不管说话多难听,她都没哟说脏话,还保持着最起码的教养,  “鹏飞,”何念念站起来,伸手碰了一下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何念念看向白水瑶,目光带着一些复杂,“我有想过今天咱们两个会发生不愉快,但是没想到你对我的成见居然那么大,不过我还是要说清楚,威尔斯于我就是一个陌生人,连朋友都算不上,我不能去阻止别人喜欢我,但我可以不喜欢他,走之前我也想给你一个忠告,威尔斯的不是一个适合你的人,他更不适合白家,”  “呵呵,你当我是傻吗?自己的真面目被我拆穿了,现在又想着离间我和他感情,我才不会相信你,”白水瑶冷笑了一声。  何念念轻轻叹了口气,自己的忠告已经说了,听不听就是他的事情?她把目光转向了两位老人,对着他们歉意一笑“两位爷爷,我过来的目的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就先走了。”  “念念等一下”白仁旭出手拦住了她,然后转头看向父亲,“爸,你倒是说话呀”  从一开始白兴德的脸上就一直阴沉着表现出了不高兴与怒意,“白水瑶,现在你立刻道歉,然后回去。”  “大伯,凭什么?我又没有做错?难道我不可以讨厌一个人吗?我不喜欢一个人,我不能表达出来吗?我一定要闷在心里,假装自己很喜欢她吗?我才不会像某个人假惺惺的。再者我又没有说错,她自己都承认了,还有我姓白,她姓何,大伯,我才是你的亲人啊”  “您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还要赶我走?”白水瑶没想到自己的亲大伯居然会站在何念念那那一边,连自己的亲爷爷都没有说什么了,没成想大伯却站了出来,这是一个不能认输的战斗,她跟何念念,二者只能留其一。  “瑶瑶,听你大伯的,你真的误会念念了,有一些事情不能跟你说,所以你才会误解,念念是很好的一个小姑娘,你们两个应该成为好姐妹才对,不应该闹矛盾的。”白兴盛苦口婆心的劝说自己的孙女,希望他们两个能和平共处,因为他们都是好孩子。  只不过他的劝说,再次起了反作用。  “爷爷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您只能有一个孙女,要么是我,要么是她,您自己选择,如果您选择了她,以后我再也不会回来了”白水瑶的目光变的坚定,放下了狠话。  “我,”白兴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没法选择,一个是亲孙女,一个是认得干孙女,不似亲的胜似亲的。  何念念不得不再次站了出来,防止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白爷爷,这根本不用选择,她是您的亲孙女儿,有着血脉关系,而我是因为喜欢爱戴您,所以认得您为我的干爷爷,两者之间根本就不冲突,没有选择谁不要谁的这么一个说法,”说完何念念冲着他们歉意的一笑。  “说起来,我这半年也没有好好的陪父母,现在快过年了,我也该回去陪陪他们了,等下次再过来这边看您老人家。”何念念脸上一直带着善意的笑,她冲两位老人弯腰鞠躬,然后转身朝着客厅的大门走去。  易鹏飞见状立刻跟了上去。  白兴盛张了张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何念念的背影,爬满皱纹的脸上带着失落与愧疚。  白兴德的脸色则阴沉,心里非常不痛快,抛开个人感情,于公于私何念念都对他们百家有恩,可是却落了这么一个结果,小姑娘一点也没有做错,全是二弟他一开始的处理方式不当,引起了白水瑶的反抗与反感,使得她还没见到何念念,就对她没有好感。  可以说,白水瑶从小就讨厌何念念,有她自身的原因,嫉妒不服输,然而大部分都是来自于白兴盛,他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只是他并没有发现,也没有去弥补,事情才一步步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白水腰跟何念念之间已经形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当然,关键点还在于白水瑶,何念念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找她的麻烦,  还有二弟妹明显是在给白水瑶撑腰,他们白家如果这么做了和那些忘恩负义之辈有什么区别?  白兴德叹了口气,看着感情用事,又不争气的二弟,同时也反省自己,他这个大哥是不是把弟弟保护的太好了?  “大哥怎么办?”百兴盛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寻求他的帮助,  “在座的除了仁浩一家跟仁旭一家,所有的人都回去吧。”  白兴德下了逐客令,现在不想看到白水瑶,也不想越俎代庖去管教什么,他能做的就是管教自己的弟弟,然后让他醒悟,再去管教自己的的孩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