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二百一十三章,跪在路边的人

第二百一十三章,跪在路边的人

    挂了电话,老大双手撑地坐了起来,他敲了敲腿,有些发麻,但是还有知觉,他颤巍巍的站起来,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小个子小五也跟着站了起来,看了看阴沉沉的天,昏黄的灯光,突然觉得活着真好。
  
      “强子,二宝他娘,你们在吗?”老大声音恢复了以往的粗犷。
  
      “大哥,我们在。”路的一边传来强子的回应,“二宝他娘吓到了,现在还说不了话。”
  
      吓到?听了强子的话,老大沉吟了一下,“你呢,是不是刚刚也进入了幻觉?”
  
      “是的大哥,我的幻觉是,咱们四人都变得好小,然后被车碾碎成渣,我醒来后听到你们三个人的喊叫声,是不是大家都和我一样?。”
  
      “看来老二说的有些道理,不可能咱们五人都进入幻觉,那种真实的感觉,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老大自言自语,他眯着小眼睛,做了决定。
  
      “强子,小五,赶紧将路面收拾一下,先停一段时间,等等再看。”他大声冲着二人吩咐。
  
      说完,自己一扒拉眼前的草丛,迈步走了出去,随手扯了一大把枯草,开始收拾路面上的东西。
  
      小五和强子,将手中的家伙式放下,拿着篮子跟着干活。
  
      等他们收拾的差不多了,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开了过去,他们松了口气,去瞧二宝他娘,过去了十分钟了,人怎么还没动静,按说只是幻觉,只要清醒过来,一会儿就能缓过劲来才对啊。
  
      等三人来到了路边,看到二宝他娘拼命地敲打着自己的腿,有些疯狂。
  
      “兰子,你这是干什么?”老大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她的手抓住,不让她自虐。
  
      “大哥,”二宝他娘哭着看向老大,指了指自己的腿,“站不起来了,我站不起来了,大哥,我真的瘸了,瘸了。”
  
      说完,她嚎啕大哭起来,凄厉的哭喊声听到三人的耳朵里,让他们心中一惊。
  
      “瘸了什么意思?你怎么会瘸了,只不过是被吓到了,腿暂时没有知觉了而已。”老大冲着她大声吼着,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将她扶起来。
  
      二宝他娘停止了哭嚎,眼泪鼻涕的混成一团,糟蹋的不成样子,她静静的看着老大,希望他说的是真的。
  
      “你们特么的还瞅着干嘛,帮忙啊。”老大朝着旁边看着的二人骂了一声。
  
      强子哦了一声,赶紧过来帮忙,将二宝他娘架了起来。
  
      二宝他娘被二人完全架了起来,她尝试着腿着地,走两步,可是腿一动不动,腰部以下,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天啊,我真的残废了,呜呜,大哥,我真的残了,怎么办?”这下她的希望破灭了,双手抓着老大的胳膊,除了哭,完全不知所措。
  
      “我特么的还就不信了,小五,你去帮着兰子活动一下腿脚,帮着她往前迈几步。”老大狠狠的呸了一声,完全不信邪。
  
      “好的,老大。”小五赶紧蹲下来,帮着二宝他娘活动腿脚,然后掰着她的往前迈。
  
      经过了几次尝试,三人都泄了气。
  
      “我这是报应,大哥,我遭报应了。”二宝他娘再次坐在了地上,捶着自己的腿,非常的绝望。
  
      以前她总是扮演被撞残的那一个,现在她真的残了,怎么办,她的下半辈子怎么办,她还有两个孩子,还有公婆要养,她以后可怎么活啊。
  
      想到这,她又开始哭了起来。
  
      “行了,别哭了,我们每个人都产生了幻觉,你的是被车一遍遍的压断腿,可能你自己给了自己心里暗示,以为自己腿瘸了,所以暂时用不了,放心吧,我们都遭遇了不同的幻觉,既然我们都没事,你的肯定没事。”老大被她哭的心里烦,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劝解她。
  
      “真的吗?”二宝他娘停止了哭喊,不确信的看着大哥。
  
      “强子,你过来背着兰子,今天的事邪门,咱们先带她去看大夫。”
  
      强子则捂着自己的手臂,一脸的后怕,“大哥,我曾经将一个人的胳膊打断了,会不会我的胳膊也会断?”
  
      “瞎琢磨什么呢,赶紧走。”老大从后面踹了他一脚,觉得这个地方邪门,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哦。”强子哦了一声,将二宝他娘背了起来,沿着小路回村子去。
  
      老大和小五拿着武器紧跟在了后面,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忌惮。
  
      再说何念念开车经过这个地段后,很好奇喵喵与倒霉鬼到底做了什么,没想到他们真的将路面清理了。
  
      喵喵用爪子梳着自己身上的毛,瞥了她一眼,“好奇,你就问啊,我肯定会告诉你的。”
  
      “嘿嘿,我是真的好奇,只是一个幻觉吗?”何念念冲着喵喵讨好的一笑,开始她是保持怀疑的,不相信,凭一个幻境能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倒霉鬼出现在车子的前方,还是一身黑色的衣服,一根银白色的执法矛,一条亮黑色的锁魂链盘在腰间,只不过倒霉鬼看上去气势更加内敛,很容易被人忽视。
  
      “何小姐,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制造幻境,喵喵先生用精神力为他们制造痛觉,同时将他们的感官放大几倍。”
  
      如果只有他的幻境,是可以吓到他们,但是过后,不痛不痒,他们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加上喵喵的精神力支持就不一样了,毕竟只有痛了,人类才会长记性。
  
      “喵喵,你真厉害,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被你解决了。”何念念夸赞。
  
      喵喵摇了摇尾巴,小脑袋一扬,慢悠悠的说道,“还好了,要不是你说让他们亲身经历一下,我也想不到这方法。”
  
      “希望他们能改邪归正,不要再在路边撒钉子,螺丝了,希望不会有人在因此而受伤出事。”何念念感慨着,但是她也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他们能管的了一时,却不是一世,等时间长一点,他们五人会忘了今日的事,说不定会从新开始继续在路边作案。
  
      还有,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路段,全国那么大,谁知道跟这边类似的事还有多少,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
  
      想到这,何念念内心的喜悦慢慢变得平淡,她不是超人,不是伟人,管不了那么多,不过如果遇到了,她还是希望尽自己的努力去帮忙改变。
  
      喵喵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能做的很有限,它趴在座椅上不再说话。
  
      倒霉鬼不明的看着明明之前还开心的二人,怎么突然就平静下来了。
  
      车子拐弯,直行大概一千米就到了高速路口了。
  
      突然何念念将车速再次放慢,喵喵也睁开了眼睛,发现前方大概五百米的位置,路边跪着一个人。
  
      此人的前方是一扇生了锈的红色大门,里面是一个比较大的院子,然后是一排排的平房,看上去像一个小型的作坊。
  
      院子漆黑一片,没有一点亮光,男子穿着一身白衣跪在大门口,背对着马路,看不清他的样貌。
  
      何念念看了一眼,确定是一个人,而不是鬼怪,打算收回目光,只不过眼前出现了一系列的画面。
  
      第一个画面,一个精瘦高个子男人穿着黑色的衣服翻墙进了院子,他手中拿着一把砍刀。
  
      第二个画面,房间的灯打开,黑衣男子拿着刀,将一个身材略显微胖的男子一刀砍死,将人踹到了一边,接着拿着带血的砍刀进了另一间卧室。
  
      第三个画面,一个母亲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双手举过一名五六岁大的男孩,将他通过窗户扔了出去。等母亲想把大儿子也送出去的时候,黑衣男子一脚将锁着的门踹开,拿着砍刀走了进来。
  
      第四个画面,唯一幸存的小男孩抱着腿躲在墙角,听着屋中母亲和哥哥的惨叫声。
  
      最后一个画面,黑衣男子翻墙离开,将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了他的脸,非常年轻的一张脸,脸上是大仇得报的畅快笑意。
  
      何念念收回了目光,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内心非常的不平静,她没想到自己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
  
      “念念,怎么了?那个人有问题吗?”喵喵发现念念的情绪不对付,站起来赶忙问道。
  
      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车子过去了,男子仍旧跪着,一动不动。
  
      车内,何念念摇了摇头,将自己看到的跟喵喵说了一下,“我只是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杀人画面,刚刚那个男子,应该是那个幸存的孩子。”
  
      听了何念念的解说,喵喵“喵”得叫了一声,“这是有什么仇怨,要杀他们全家。”在它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清楚,看到的画面有限,哎,世事无常啊。”何念念微微叹了口气。
  
      车子到了收费处,交了钱,进入高速路,她将看到的画面放在了脑后,只当是一面之缘。
  
      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会儿,等到了和兴市,已经是九点半了,这时候已经下起了雪,到了和兴市的时候,雪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
  
      何念念看着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城市,漂泊在外的心终于回到了家的港湾,她回来了,走了两个多月,她想爸妈了。
  
      虽然是晚上九点多,但是好多工地还在施工,和兴市好多地方都在施工,忙着扩建。道路两旁的路灯明亮,照亮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