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一百六十一章,再次使用福石

第一百六十一章,再次使用福石

白兴德并不会一味相信对方的话,而是打电话给帝都堂兄那边,让他们帮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让对方注意了何念念。
  
  这一切何念念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尾随自己的杀手昨天走路摔死了,不知道张文硕安排人假扮自己在宾馆出入,不知道对方还把窃听器破坏了,她压根就没想到宾馆房间还会有监听的设备。
  
  她不知道,张文硕之前的安排和之后的电话为她省去了多少麻烦,
  
  话说何念念开着车出了莱山市,才松了口气,终于出来了,从进来就一直事情不断,好在结果不错,喵喵得到了愿望之力,自己也收集到了能量。
  
  顺着省道,何念念先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说了自己在哪,年底会回去过年,让他们不要担心。
  
  现在已经十月中下旬了,天气开始转凉,尤其是早晚的时候需要穿着外套。
  
  何念念一直在往南走,中午的时候还好,穿着一件长袖还不冷。
  
  本来计划出了莱山市之后去前海市的,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先去附近的一个县市找个房子住下来,看情况在确定后续去哪里。
  
  她是打算12初就回家的。
  
  喵喵表示没意见,去哪都行。
  
  何念念根据导航下了省道,来到了怀东市,一个靠轻工业和种植业发展的三四线城市。
  
  怀东市挨着J省的省会定州市比较近,导致它发展受限,没有机场,没有动车组,就因为离着省会太近了,设个点都浪费。
  
  所以怀东市的消费水平并不高,比省会那边低了一个档次,但是生活质量却没有降低。
  
  何念念开着车进了怀东市,直接去了中介要租房子。
  
  中介表示只租一个月的话,房租会高一些,何念念同意了,押一付一。
  
  她租的房子在市西北区,算是老城,环境一般,但是人多热闹,都是以前的老住户。这个市的新城区在东部。
  
  因为何念念只租一个月,中介建议她租老城区这边的房子。
  
  老城区的房子都是三四层,或者五六层的房子,基本上没有超过六层的,红砖的楼房,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晒,已经掉了色,显得老旧,两边是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将人行道遮盖的严严实实的。
  
  这边的道路基本上都是四车道,两边有好多的自建房,开着铺子,外面有人搬着小板凳聊天的,下棋的,打牌的,还有小孩子在一旁跑闹。
  
  来到一个小区,中介下车跟门口的保安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人进去了。
  
  “这边虽然是老城区,但是人都不错,只不过多半是上了年纪的人,那些年轻人都搬到新城区那边了。”中介一边走一边介绍。
  
  “所以这边出租的房子也不少,不过房东人都很好的。”
  
  何念念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她其实只住一段时间,可是中介却很热心的跟她讲着,让她感觉到怀东市的温暖与热情,对这个城市产生了好感。
  
  来到一栋五层楼前,二人上了三楼,每一层楼有三个住户,基本上都是两室一厅的规格。
  
  中介打开了右边的一扇门,何念念跟着走了进来。
  
  房间的家具齐全,房东一家搬到了新城区,家具什么的都留下来了。
  
  “房东是五十多岁的老人,每隔两天就会过来打扫一下房子,所以根本不脏,不过你放心,如果房子租出去了,我会跟房东说不要再过来了。”中介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屋子那么干净整洁。
  
  “好的,没问题。”何念念将行李放下,转了转房子,两室一厅,房间不大,大概七八十平,但是整洁干净,而且家具齐全,看上去很温馨,她很满意。
  
  转了一圈,来到客厅,“就这一间了,我很满意。”
  
  中介很高兴,拿了钱交了钥匙离开了。
  
  虽然有人打扫,何念念还是收拾了一下房子,将提前买好的被褥,床单从背包里拿出来,铺上。
  
  有了大空间的背包,省了好多事,何念念再次感谢有喵喵的存在。
  
  等收拾好了,也到了午后一点了,何念念打算出去吃东西,她不会做饭,厨房也就成了摆设。
  
  喵喵跳到了何念念的肩头,不打算进背包里了,在出门的时候,它扭着头一双蓝色的眼睛看了看对面。
  
  何念念看了喵喵一眼,知道它不是普通的猫,她摸着福石感应了一下,目光看向了对面。
  
  “咱们走吧,去吃饭了。”何念念抬手摸了摸喵喵的脑袋,一人一猫下了楼,并没有理会对面。
  
  何念念带着喵喵吃了饭,在外面转了转,买了一些东西,放进背包里,到了3点多才回住的地方。
  
  何念念洗漱了一番,穿好衣服看着喵喵,跟它交代一下。
  
  “喵喵,我可能要去到一个别的地方,可能是我的灵魂过去,到时候我要是昏迷了,你不要紧张,看好我的身体知道吗?”
  
  “喵,念念你要去哪里?怎么觉得好严肃的样子。”喵喵叫了一声,用爪子挠了挠头,“你是要像我一样时空穿梭吗?”
  
  何念念也不知道会去到哪里,去多久,一切也只是她的猜测,并不知道福石能不能带她离开。
  
  她为难的摇了下头,“喵喵,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那危险吗?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喵喵有些担心。
  
  “谢谢你,喵喵”何念念感动的摸了摸它的头,“不用了,我要去找我的爱人,我不知道面临什么,不管是困难还是挫折,为了见到他我都不会退缩。”
  
  喵喵见她目光坚定,不会改变主意,只好点了下头,“你去吧,我会好好看着你的身体的,放心吧,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念念,你是要用你胸前带的石头吗?我感觉到它充满了能量。”喵喵抬起爪子指了指。
  
  “是的,这是我的爱人送给我的,我通过它也许会见到我的爱人。”何念念温柔的摸了摸福石,想到了莫奈,一年多不见了,她好想他,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见到莫奈。
  
  将房门锁好,卧室的窗帘拉上,何念念躺在了床上,摸着福石闭上了眼睛。
  
  “请带我去找莫奈,拜托了。”
  
  福石忽然闪出一道白光,接着何念念消失在床上。
  
  喵喵眨了下眼,突然发现床上没人了,人呢?它跳到何念念躺着的位置,空荡荡的。
  
  而且刚刚它感觉到空间的波动,看来她不是魂魄去别的空间了,是连身体一起带过去了。
  
  这下好了,它不用帮她看着身体了,好在念念给它买了好多吃的,它还是慢慢等吧。
  
  再说何念念,眼前白光一闪,她出现在一处湖泊旁边,两边是高大的树木。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捏了一下,疼,也不知道这是魂魄还是自己的身体,连衣服都是自己之前穿的那一件。
  
  不过这里是哪里?
  
  何念念刚想好好观察一下四周,腰间突然被什么东西卷住,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啊,”何念念吓得大叫了一声,使劲去拽腰间的东西,以为是水蛇什么的,也来不及思考,只是用手去撕扯。
  
  不过还没等弄开,她整个人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被腰间的东西往水里拽了几米深。
  
  何念念闭上了嘴巴,发现水里非常清澈,而且水温不冷热,好在她会游泳,腰间不知道什么东西松开了,她滑动了两下,打算上岸,远离这个危险的湖泊。
  
  突然,她目光一瞥,发现水中不远处有一个人,穿着玄金色的袍子,在水中晕散开,一头红色的长发在水中飘散着,竟然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救人,这是她的第一个想法,心动行动,何念念朝着前面的人游了过去。
  
  当到了近前,看到男子的面貌,她激动的捂着嘴,让自己不要哭出来,莫奈,她的莫奈终于找到了。
  
  莫奈闭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会再水里,何念念也没时间多想,她赶紧拖着莫奈来到了湖面,游到了湖边。
  
  湖边的水浅了一些,何念念站了起来半拖半抱的将莫奈拖到了草地上。
  
  何念念喘了口气,来不及休息,赶紧将莫奈的衣领松了松,耳朵贴在他的心口听了听,还有心跳。
  
  她将他的头发别到耳后,看着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终于找到他了,幸好自己来了,还来的那么及时。
  
  “莫奈,阿奈,醒醒。”何念念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不过人躺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应。
  
  何念念心猛地提了起来,才想到莫奈那么厉害怎么会溺水,如果真的溺水了,那么说明他变成了普通人或者出事了。
  
  想到这,何念念赶紧跪趴着按压他的肺部,然后给他做人工呼吸。
  
  当亲到莫奈的唇时,一种来自于灵魂的熟悉感,让她忍不住颤栗,两人之前亲吻了无数次,早已熟悉彼此,深入灵魂。
  
  这一亲让她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这就是莫奈。
  
  当她呼了口气准备离开时,躺在地上的人猛地睁开眼睛,一双红色的眼眸中带着戏谑之色。
  
  “莫奈,你醒了?”何念念惊喜的喊道,准备起身。
  
  地上的人手动了,他一手环住何念念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头,让她贴向自己,唇齿再次相连。
  
  何念念闭上了眼睛,投入到了与莫奈的亲吻中。
  
  男子由最开始的戏谑,到后来的情不自禁,与怀中的女孩热吻了起来。
  
  男子一翻身将女孩压在了下面,看着一脸娇羞面上带着欣喜之色,闭着眼睛的女子,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她动了情,而且那种来自灵魂的熟悉感与共鸣,让他忍不住想要吻她,甚至要的更多。
  
  男子目光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看着面前长相娇艳的女人,带着淡淡的杀意,没人能左右他的思想,甚至去触碰他的灵魂。
  
  想到这,他的手朝着何念念的脖子而去。
  
  这时候,没有等到莫奈亲吻的何念念睁开了眼睛,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情意,让男子的手不由得一顿。
  
  何念念笑着伸手将他的手握住,放到唇边亲了亲他的手背。
  
  “莫奈,我好想你。”何念念轻声说着动人的情话,眼中满满的爱意与思念都快要溢出来了。
  
  男子心跟着一颤,手背被亲吻的地方觉得发烫,被对方那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的心里都有些发软。
  
  不过当听到女子喊莫奈时,他的目光变冷,将手抽了回来,翻身起来,“你认错人了。”
  
  男子冷声说到,一挥手,身上的衣服瞬间变干了,一头红色的长发松松垮垮的被一根黑色的丝带束缚在脑后。
  
  何念念赶紧爬起来,拉着男子的手,“莫奈,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她摇晃着男子的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笑眯眯的望着他,冲他撒娇,“对不起啦,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这么晚才来找你,你不气了好不好?”
  
  男子一甩手,将冲着自己撒娇的人甩开,“本尊说过了,你认错人了,本尊不叫莫奈,你可以滚了。”
  
  何念念被甩开后一愣,听着莫奈那无情的话,心脏疼了一下,委屈的抿了抿嘴唇。
  
  “你怎么可以叫我滚,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会第一时间过来找你,不要不认我好不好?你不知道这一年多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有多想念你。”
  
  何念念说着说着,眼圈红了,小心的上前拉着他的手,轻轻的摇了一下,“我最爱你了。”
  
  “你这女人,本尊是魔界的魔尊,叫莫名,你认错人了,本尊不是你要找的人,赶紧松开。”魔尊莫名,感觉到很烦躁,真想一走了之,可是看到这个女人哭,心里又觉得不舒服,他觉得自己变得都不像自己了。
  
  “不,你是莫奈,我不会认错的,你到底为什么不认我?”何念念执拗的脾气也上来了,仰着头看着莫名,紧握着他的手不让他摆脱自己。
  
  “阿嚏。”何念念打了个喷嚏,一阵风吹过,她冷的打了个哆嗦。
  
  莫名不耐烦的皱着眉头,看着一身湿漉漉的人,还有她那奇怪的衣服,一挥手,何念念身上的衣服瞬间干了。
  
  “你这身体也太差了”莫名嫌弃的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