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一百一十章,嘲讽

第一百一十章,嘲讽

    何念念不知道靳无燿的想法,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怕他。
  
      回到了学校,宿舍里三人都在,连基本上没怎么在宿舍露面的李欣欣也在。
  
      “念念,你来啦。”薛彩凤和张小婉跟何念念打招呼,过来帮她拿东西。
  
      “你们什么时候到的。”何念念拎着一个大的行李箱,跟两个舍友说话。
  
      “我和小婉都是昨天来的,你这是什么,我拎着都觉得好沉。”薛彩凤接过何念念手中的行李箱,本来以为会是衣服,谁知道,上手一拎发现好重。
  
      “拿给你们的东西,我暑假出去玩了,买了一些东西回来。”何念念将背包放在书桌上。
  
      “我们也带了一些东西,就等你回来呢。”张小婉欢快的说。
  
      薛彩凤点了下头,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确实给两人带了东西,感谢大一这一年,她们对她偷偷的照顾。
  
      “切,”坐在上铺床上的李欣欣吃着零食,不屑的嘁了一声,“真是廉价的友情。”
  
      三人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她。
  
      何念念将行李箱放在地上打开,拿出一堆吃的,和小饰品,分了两份,一份给张小婉,一份给薛彩凤。
  
      在箱子的底部,何念念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个玉观音。
  
      “彩凤,这是给你的,这个是在菩萨像旁边供了一个月,相当于开过光的,是我们全家的谢礼。”何念念感激的看着薛彩凤,递给她。
  
      这是肖桂英二人知道了电梯事件后,想着怎么回报人家的搭救之恩,何念念知道薛彩凤很要强,如果给钱的话,她肯定不会要,说不定两人的关系还会变的糟糕。
  
      于是肖桂英想了个法子,买了一块玉观音,放在了疗养院那边的菩萨像下面,供了一个月,这个以后带着肯定可以保平安。
  
      “这个,我,”薛彩凤还是第一次收到别人这么郑重的送礼物,一时不知该不该收。
  
      “收下吧,这个是我们全家的谢礼,你要经常带着哦,保平安的,我们那的菩萨像很灵的。”何念念半真半假的说着,将玉观音帮她带上。
  
      “谢谢你,念念。”薛彩凤很感动,心里觉得暖暖的。
  
      张小婉有些羡慕,但是知道这是人家该得的,她不是贪图那块玉,而是何念念对薛彩凤的那份心意,让她羡慕,以后她一定要好好和她们相处,用真心换真心。
  
      “嘁,不就是块破玉吗?没见过世面,至于感动成那样吗?穷鬼。”坐在床上的李欣欣看不上她们这种穷酸样,为了一个破玉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薛彩凤和何念念抬头看向上面的李欣欣,眼中带着怒意,“又不是给你的,关你什么事?”
  
      薛彩凤怼了她一句。
  
      “我可不是什么破东西都要的,这东西送我我都不要,以为谁都像你这样,没钱什么都当好的,还开过光的,骗谁呢,也就你这种穷鬼信。”李欣欣嘴巴不饶人,她将零食往床上一扔,开始收拾东西。
  
      “就说不要回来住,看到你们这群人就心烦,你们这样的就该滚出帝都,平白拉低了我们的档次。”作为一个本市人,她是很看不上外地人的,数落起来一点嘴德都不留。
  
      三人气呼呼的看着李欣欣,帝都人了不起啊。
  
      何念念紧握着手,心里有股子怒气,“你说我可以,但是你干嘛要把别人连带上,不管东西值不值钱,那是我们全家的心意,还有,李欣欣我告诉你,我们也不稀罕和你住一起。”
  
      “就是,我们还不稀罕你呢,拉低我们的档次。”薛彩凤接着说道。
  
      “就是,你高傲个什么劲,不就是帝都人吗?说不定还没我家有钱呢。”张小婉被人说的一文不值,心里也有气,从小到大,从来没人这么说过她。
  
      “呵呵。”李欣欣停下手中的动作,嘲讽的看向三人。
  
      她从衣领里拿出一个玉坠,“看到没,这个二十万,”说完抖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手链,“这个是镶钻的,六万。”
  
      “这个是镶的宝石,八万。”然后又抬着右手给她们看蓝宝石手链。
  
      “来,给我看看你们的东西,只要能超过我其中一个饰品的价格,我承认我说错话了。”李欣欣骄傲的仰着头,看着下面的三人。
  
      “别说一个了,估计你们三人所有的东西加起来都没有六万块钱吧,嘁,一群穷鬼。”看着三人不说话,李欣欣得意的哼了一声。
  
      何念念抿着嘴看着上铺的李欣欣,不得不承认,她还真没那么多钱,就是卡里也才五万块。
  
      张小婉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却是,她最值钱的东西也才几千块,有点不甘心,可是比不过人家。
  
      薛彩凤拧着眉看着李欣欣那得意的样子,转身来到自己的位置,打开书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
  
      “如果我拿出来了,你要给我们三人道歉。”
  
      “哈哈,好笑,这里最穷的就是你,你能拿出什么来?看你黑的,还有个女人样吗?丑死了,连个破玉像都当好东西的穷鬼。”李欣欣说话已经很恶毒了,对薛彩凤进行人身攻击。
  
      薛彩凤红着脸,她是皮肤黑,是长得壮实,不会打扮。
  
      “看人只看外表,你才是肤浅,我们看的是一个人的心灵,单就心灵美来说,彩凤就是大美女,而你才是丑八怪。”何念念上前一步站在了薛彩凤身边,替她说话。
  
      “就是,彩凤是最好的女孩。”张小婉也走了过来,站在薛彩凤的另一边。
  
      被人说成丑八怪,李欣欣气的指着三人,然后从上铺下来,“好,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几个穷鬼能拿出什么来,拿不出来的话,你们以后见到我给我滚远一点。”
  
      薛彩凤抬头盯着李欣欣,“如果我能拿出来呢,你是不是以后看到我们也滚远一点,还有为你的行为和我们道歉。”
  
      李欣欣没想到一向内向,自卑的薛彩凤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还是十几块钱的地摊货,量她也拿不出什么来。“好,就这么说定了,给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吧,能超过二十万。”
  
      李欣欣自动把对比的金额改成了二十万,而不是最开始说的六万。
  
      “你耍赖。”张小婉指着李欣欣,“你之前明明说的是,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超不过六万的。”
  
      薛彩凤按着张小婉的手,冲她摇了下头,“没事,二十万就二十万。”
  
      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把钥匙和一个红色的本子。
  
      薛彩凤将里面的本子拿出来,上面写着房产证三个金色的字,“看清楚了,”她对着李欣欣说道,将本子打开,上面写着某某地三百平的别墅,归属者薛彩凤,房产证的日期是上个月20号。
  
      “怎么会?”李欣欣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相信薛彩凤居然在城东区三环外有一套别墅,那里一套别墅要七百多万。
  
      何念念跟张小婉也没想到,薛彩凤居然在帝都有房子,太玄幻了吧。
  
      “你这是假的,你连个一百块钱的衣服都舍不得买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别墅,骗人的。”李欣欣声音尖锐,不信房产证是真的。
  
      “你不信,可以打这个电话问,看看他们的房子是不是上个月卖给我了。”薛彩凤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张名片,在李欣欣眼前晃了晃。
  
      爱家地产,李欣欣眼尖的看到上面的字,而且这个是总经理的名片,不是普通的销售员的名片。
  
      现在她不怀疑那个房产证了,因为她家在城东三环高档小区有一套房子,所以那个名片她从父亲那边见过,做不了假。
  
      李欣欣看着薛彩凤,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没想到看上去宿舍里最穷的人,居然家里那么有钱,她们家有三套房子,可是没有一套写的她的名字。
  
      但是薛彩凤的就不一样了,那个房产本上写的是她一个人的名字,也就是说那套别墅是她的个人财产,那她父母该多有钱啊。
  
      “道歉吧。”薛彩凤终于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心里舒畅了不少。
  
      李欣欣怨怼的看着薛彩凤,“你家那么有钱,你为什么要装穷?”
  
      “我没装,我以前家里没钱,就不能现在家里有钱了吗?”薛彩凤反问她。
  
      李欣欣没话说,本以为挑了一个软柿子,谁知道却是最硬的一个,她瞪了薛彩凤一眼,然后从书桌上拿起包,推开张小婉,转身走人了。
  
      “喂,你还没道歉呢?”被推了一把的张小婉冲着要出门的李欣欣喊道。
  
      “就是,还有看了我们要绕路哦。”何念念添了把火。
  
      李欣欣回头瞪了三人一眼,冷哼了一声开门离开。
  
      张小婉过去把门关上,然后欢呼了一声,“彩凤,你简直太棒了,我早看她不顺眼了,终于怼了她一回。”
  
      “我也是,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讨厌死了。”何念念对于张小婉的话深有同感,就是看这个李欣欣不顺眼。
  
      薛彩凤憨厚的一笑,“要是早一个月我也没办法。”
  
      “对了,彩凤,你家怎么会在帝都买房子?”张小婉比较关心这个,因为薛彩凤家里什么情况,她跟何念念是最清楚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