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一百零三章,我不是骗子

第一百零三章,我不是骗子

  “你好。”肖桂英看了一眼,然后把名片返还给了靳无燿。
  
    靳无燿一看就明白了,人家也不认识他师父,也不知道靳家,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骗子了。
  
    “怎么了?”一旁休息的何浩看到乐一名小伙子在跟媳妇她们说话,起身走了过来。
  
    靳无燿只好再次介绍一遍自己,他也没指望这个人能认识师父,不把他当骗子。
  
    果然,何浩很礼貌的问他有什么事,而不是说,久仰或者幸会。
  
    靳无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那就是希望肖晓云能拜入自己师父门下。
  
    肖桂英询问了弟妹的意思,见她摇了摇头,就知道,她不信任这个人。
  
    “抱歉,小云只是爱好画画而已,她主要以学业为重。”
  
    “肖女士,画画不是不能学习,相反,为了画的更好,我们需要学习的更多,肯定不会耽误小云学习的。”靳无燿保证。
  
    肖桂英瞅了他一眼,这小伙子明知道自己的意思是婉拒,他还这么坚持,难道不是骗子。
  
    何念念在一旁扯了一下母亲的衣袖。
  
    肖桂英扭头看向何念念,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妈,这位大哥不是骗子,我觉得他和表妹有师门缘分。”何念念比较隐晦的说到。
  
    肖桂英想了一下,明白了,何念念在告诉她,小云过两天就会成为这小子的师妹,也就是说那个什么国画大师是真的。
  
    “这位小妹妹说的好,有眼光,我和小云有师兄妹的缘分。”听了何念念的话,靳无燿笑得一脸花。
  
    “大姐,这个?”明兰一时拿不定主意了,难道这个人说的都是真的。
  
    肖桂英是相信女儿的,但是闺女的能力又不能对外说,她想了下开口,“这样吧,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毕竟有些事情不能只靠猜测。”
  
    “明兰,我觉得简单,让他画幅画不就好了。”肖桂兰一直在一旁看着,然后插了句话。
  
    “对啊,大姐,咱们找个地方,让这小伙子画幅画不就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实话了。”肖桂琴也附和道。
  
    这个主意不错,肖桂英和明兰一想也对啊,你不是大师的徒弟吗?那就画画证明一下吧。
  
    靳无燿也表示可以,他擅长水墨画,画具都在车厢里放着,他们找个地方,他画上一幅画就知真伪了。
  
    于是,本来下午的逛街计划终止了,一大群人跟着靳无燿,来到市中心一家会所。
  
    他拿出一张卡,接待就将他们引到了五楼的一间房中。
  
    房间是那种很大的包厢,后面的两名随侍拿着靳无燿的东西走进来,然后放在一张书案上面,等摆放好,两人才退下。
  
    肖桂英打量着房间,这名所谓的国画大师的徒弟名头不知是真是假,但是安宏集团的少东家这个名头应该靠谱。
  
    “大家先坐一坐,我就画个简单的牡丹图吧。”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靳无燿不得已拿起毛笔开始画画。
  
    肖桂英拉着念念坐在沙发的一角,“念念,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何念念点头,“过两天会来一个老爷爷,然后表妹就成了他的关门弟子了。”何念念贴着母亲的耳朵,小声说着自己看到的画面。
  
    有了何念念的保证,肖桂英放心了不少,再次看向靳无燿,就觉得顺眼了很多,没办法,之前是看陌生人,现在则是看小云的师兄,两者存在着亲疏,所以目光也会不一样。
  
    何浩跟媳妇眼神一对视就明白了,也跟着放下心来。
  
    大概半小时,靳无燿放下毛笔,牡丹图完成。
  
    大家起身走了过去围观。
  
    牡丹图画的很好,哪怕他们都不懂艺术,不懂画画,也是称赞不已,像是把牡丹画活了一般。
  
    听着大家的夸赞,靳无燿心里挺美,这一大家人的夸赞和认可,比往日那些人的称赞与恭维,更让他高兴的。
  
    “现在相信我是真的会画画了吧?相信我是凃老的弟子吧?”靳无燿开玩笑的说到。
  
    “小伙子不要介意啊,我们不认识什么国画大师,所以难免会不相信。”肖桂英笑呵呵的说到,让他过来坐下。
  
    “肖大姐没事的,我理解,要是我遇到不认识的人,说自己是什么什么人,如果不拿出点真才实学来,我也会质疑的。”靳无燿感觉到肖桂英对他的态度变好了,他顺杆爬,直接称呼对方大姐。
  
    “那个,我问问啊,你学画几年了,是一直跟着你师父吗?多久回一次家,还有学费怎么算?”肖桂英开始问具体的情况了。
  
    “您叫我无燿吧,我今年十八岁,学画有十年了,平时住在师父那里,两个月回家一次,学费的话并没有,而且师父还管吃管住。”
  
    肖桂英看了弟妹一眼,表示靠谱。
  
    “无燿,我还想问问,怎么算是学业有成呢?如果我家小云真的跟着大师去学习了,她要学多久?”肖舅妈明兰问道。
  
    “其实,像我这样的水平已经可以出师了,只是我舍不得离开,所以还一直在师父那住着。”靳无燿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端正的坐着,心里却在吐槽,不舍得离开个鬼,那个安菲儿讨厌死了,要不是老师不放人,他早离开不见踪影了。
  
    真不明白,师父怎么会收安菲儿那个笨蛋,画的画一点灵性都没有,只追求奢华,怎么可能画出有灵魂的作品出来。
  
    这次自己着急找师妹,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尽快离开,否则他才没那么热情呢。
  
    可是靳无燿的心神没人听得见,大家讨论了一下,暂时相信靳无燿说的话,他们在这边只有三天的游玩时间。
  
    “这样吧,如果我们离开前凃老还没来,那后面再联系一个时间,到时候我们带着小云登门拜访。”明兰想了下说道,对于女儿的未来,她也想努力一把,万一女儿真的被大师看中呢。
  
    “好的,没问题,这回能收下我的名片了吧。”靳无燿再次拿出自己的名片,则已经是第三次送出去了,前面两回都被人家给拒收了。
  
    明兰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名片收下。
  
    靳无燿邀请大家共进晚餐,但是被肖桂英给拒绝了,一大家人呼啦啦的出了会所,上车走人了。
  
    想到自己终于要解脱了,靳无燿心情不错,决定找哥们出去喝一杯。
  
    第二天上午大家开始参拜寺庙,寺庙依山而建,肖外公腿脚不是很好,杨振国就在下面陪着他,肖晓云也乖巧的坐在一旁开始画画,其他人则开始爬山。
  
    到了下午的时候,开始游览宫殿。
  
    宫殿分三部分,分别是皇室理朝听政的,举行大典和寝居之所。
  
    何念念跟着父母绕着如意湖欣赏一座座的宫殿,建筑朴素典雅,却不失皇室的威严,庄重。
  
    望月轩
  
    来到一处院落,何念念抬头看到拱形门上面的牌匾写着望月轩三个字。
  
    她抬步走了进去,宫殿不是很大,院落的南面是一个小型的花园,这里的花园不像外面,修剪的那么精致,草长得比鲜花还要茂盛,道路有些坑坑洼洼,凡是没有砖瓦的地方都长出了草。
  
    何念念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这里比外面的景点要荒凉,应该是没有修缮。
  
    她接着往前走,来到宫殿台阶下面,抬头看向眼前的宫殿,殿门上挂着望月阁的牌匾,柱子有的地方掉了漆或者掉了皮。
  
    反正就是有一块块的斑点,窗棂的颜色也显得很老旧。
  
    “铛”
  
    一道铜锣声从后面响起,声音传出去很远。
  
    “贵妃回宫喽,”接着是一道尖细的声音传进何念念的耳中。
  
    何念念心中一震,她猛地转身,发现望月轩变了模样,还是那个院子,但是却比刚开始进来时看到的精致许多,不在荒凉。
  
    花圃中是盛开的大朵的牡丹,道路铺的平整,打扫的一尘不染,两旁跪着一排不知何时出现的宫女,各个伏在地上,口中喊着“恭迎贵妃娘娘。”
  
    门口走进来一群人,打头的是四名穿着太监服饰的人,他们手中拿着喇叭,铜锣,唢呐,一边走一边吹奏,在后面是四名宫女,手中拎着花篮,朝着天空撒着粉色的花瓣。
  
    再往后,是八人抬着一顶挂着粉色纱帐的轿子,轿中斜坐着一人,何念念只能看到她的身影,却看不到长什么模样,透过不时飘动的纱帐,只能看到轿中人的淡紫色的衣服。
  
    看到眼前的景色,何念念知道自己又看到了幻境,或者说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景象。
  
    眼看着前面的太监要走到自己跟前了,她想站到旁边,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何念念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只有意识在幻境中,还是身体都在,为什么不能移动。
  
    就在她想办法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太监直接穿过她走了过去,他们吹奏着曲子,完全无视何念念的存在。
  
    接着是撒花的宫女,花瓣透过何念念的身体飘落在地上,这时候的何念念相当于一个旁观者,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
  
    想到这里,何念念也不再多想,只要没关系就好。
  
    再然后是抬轿子的人,经过何念念之后,前面喊了一声落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