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九十一章,省里来人

第九十一章,省里来人

后面跟着七八个人,其中还有二人的娘,他们也悄悄地跟着换了地方。
  
  到了墙角下,老大将竹竿放下,老二拿出鞭炮挂好。
  
  “我拿远了你再点,要是再把火扔到鞭炮堆里,还把火柴扔进去,我保证不打死你。”老大恶狠狠的威胁弟弟,然后将竹竿挑着拿远了。
  
  “那是失误,我被火烧到了手,才会扔了火柴的,这次绝对不会。”老二赶忙解释。
  
  老二拿着火柴去点火,点着了之后,他赶紧往旁边跑。
  
  躲在远处偷看的人,就发现,大锤不知怎么了,拿着竹竿追着兄弟跑。
  
  “大哥,你往里面扔啊,你追我干嘛?”
  
  他们听到老二的喊叫声混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还是如此的响亮,接着是一声声惨叫声。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你赶紧跑啊,别转圈了。”老大着急的喊着。
  
  这次养殖场的人很快就出来了,然后在拐角处跟大家伙一起观望。
  
  “你看,这哪是来捣乱的,是大晚上睡不着觉,来负责逗笑的吧。”有人一边说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我说大娘,你家两儿子这是晚上吃多了?”有人问中间那瘦小的老太太。
  
  “可不就是吃多了。”老太太冷眼看着,就看他们能作到什么时候。
  
  “喂,你们不管吗?”有人用手臂碰了碰养殖场看守的人。
  
  “人家在外面玩,我们管什么?不过,今天你们在,我们就不用将他们送到卫生所了。”看守的人拿着手电筒看热闹。
  
  很快一挂鞭炮放完了,老大终于在最后关头,摔了个大马哈,老二本来就破烂的棉袄,被炸的开了花,幸好知道自己捂着头,除了手被崩了两块,损失了一件棉袄,没有其他的伤,比上次要好多了。
  
  老大却有点惨,他最后摔的那一跤,手不知道怎么被竹竿硌了一下,居然脱臼了。
  
  老二去扶人的时候,就听到老大杀猪般的叫声喊疼。
  
  当二人互相搀扶着走到路边时,看到了一大群人瞅着他们。
  
  经此事,大锤兄弟俩再也不去找养殖场的麻烦了,他们觉得老娘说的对,那是被老天爷保佑的地方,他们尝试了三次,每回都得到了血的教训。
  
  养好伤,二人找村长,要去养殖场干活,村长给了他们一次机会,在众人的监督下,二人真的没有偷懒耍滑偷盗,干活也很卖力。
  
  何浩也是在初五回村里接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的日子陆陆续续的听村里人议论,直到最后兄弟俩去了养殖场,他都没说什么,只要真心改过,想好好过日子,场子都欢迎。
  
  等过了十五,何念念他们开学了,高三已经进了了高考倒计时阶段,即使时间在紧张,学校还是每个月给高三的学生准备活动,给他们减压,
  
  新的一年,初二下过一场雪后,到了十六就在也没下过雪,地面上的雪都已经融化了,每天都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到了二十这天,白仁博接了家里大伯的电话,早早的来到县高速路口处接人。
  
  大概半个小时后,来了三辆车,在出口处停下,白家大爷从车子上下来。
  
  “大伯,您怎么过来了?”白仁博一直很好奇,电话里也没跟他多说。
  
  “我陪着一位老领导过来的,走吧,先去你们县那个福地。仁博,这是我给的一个机会,如果把握不住,后面我不会再插手了。”最后一句话,白大爷压低了声音。
  
  白仁博明白,这是来考察福地的,而且里面还是一位大人物,能被大伯称为老领导的,很不简单,他赶紧打起十二分精神,点了点头。
  
  二人分别上了车,白仁博的车在前面带路,朝着南通路的福地行驶。
  
  路上白仁博打通了常局的电话。
  
  “常局,人手在增加两倍,务必保证不能出一点差错。”
  
  “县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常局正在赶往南通路的途中,因为之前接到县长的电话,市里有人要过来,让他提前派人把荒地那边控制好。
  
  没想到,刚走到一半路,县长又打电话过来,要加派人手。
  
  “应该是省里来人了,速度快点,我们刚刚出了高速,我尽量拖一下时间。”白仁博语气严肃的吩咐完,然后挂了电话,
  
  “高秘书,你打电话给县医院那边,我估计,他们还会去县医院了解情况,让他们管理好治安问题。”白仁博拿着手机想了一下,吩咐坐在副驾驶的人。
  
  “好的,县长。”高秘书侧着身子,冲着对方点了下头,然后拿出手机打电话。
  
  司机开的不快,就为了给常局那边争取时间,大概二十分钟,到了南通路这边,三辆车缓缓停下。
  
  常局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将警服遮盖住了,他带着两人候在路边,见县长的车过来了,他打了个手势,然后走了过来。
  
  白仁博下了车,看了常局一眼,然后来到后面的车子旁边。
  
  白家大爷扶着一位头发半白的老人下了车,看年纪差不多七十岁,“行了,我身体硬朗着呢。”
  
  老人不满的说到,但是并没有拂开对方的手。
  
  “咱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不要不服老。”白大爷回了一句,板着脸,平时也很少笑。
  
  “哼。”老人不满的哼了一声,但是并没有在说什么。
  
  白仁博和常局走了过来。
  
  “这是和兴县的县长,白仁博,这位是?”白家大爷介绍了一下大侄子,但是常局他就不认识了。
  
  “两位首长好,我是和兴县公安局局长常在。”常局立刻站好行了个军礼。
  
  老人和白家大爷立刻回了一个军礼。
  
  “常在,这名字倒是起得好。”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常局不好意思的摸头,他其实不愿意别人喊他的名字,所以大家都称呼他常局,不过今天反倒因为自己的名字被省里的领导记住并夸赞了。
  
  “咱们去看看那尊菩萨像吧。”这是他们来的目的。
  
  常局和白仁博前面带路,荒地里的施工地,都已经整理好了,不像最开始那样杂乱,尤其是两座小房子周围收拾的很干净。
  
  “这是?”老领导刚走了几步,发现右边不远处有一座小房子,他停下了脚步。
  
  “哦,那是土地爷庙,庙对着的外面的路段曾出现过塌陷。”白仁博上前解释,指了指远处的位置。
  
  “还有那处施工的地方,原是政府批的商业用地,之后楼盖不起来,盖了就会塌。”
  
  几人的目光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向了施工基地。
  
  “后来呢?”老人感兴趣的问道。
  
  “后来,我们请了土地爷像,镇压着这块地方。”白仁博没说太多。
  
  老人来之前白兴德跟他说了一些,所以他没再问。
  
  一群人步行朝着另一座小房子走了过去。
  
  “这是从地里请出来的菩萨像,也是当初癌症患者做梦梦到的。”来到一人高的房子前,白仁博介绍。
  
  “听说,后来有人来偷东西,结果都住院了,不是你们打得?”白兴德看了二人一眼,问道。
  
  “首长,我保证,我的警员,绝对没有动手打人,他们都是自己摔的。”常局上前一步,非常严肃的做保证。
  
  两位老人在外面看了看,然后朝着菩萨像拜了拜。
  
  之后,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白仁博和常局本来还想讲一讲菩萨显灵的事,结果还没开口,两人转身往后走了。
  
  “县长,这事有没有希望?”常局小声问道。
  
  白仁博微微摇头,“不清楚,我大伯常年一个表情,我也看不出来。”
  
  二人叹了口气,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能把握,那么疗养院的事基本泡汤了。
  
  接下来的行程,果然如白仁博估计的那样,他们要去县医院看看那名老者的病历。
  
  等车快到县医院大门口的时候,高秘书神色一变,“县长,医院门口有人闹事呢?”
  
  白仁博歪头看了一下前方,皱起了眉,“不是嘱咐了,不能出事吗?”
  
  “我下去看看。”高秘书也知道今天特殊,车刚停下,他打开安全带,立刻开门出去。
  
  后面的常局也发现了,他立刻带着人也上前了。
  
  “怎么回事?我是警察,有什么事请跟我回警局解决。”非常时刻,常局处理事情简单粗暴。
  
  扶着王老爷子的李薇,秀眉一挑,“警察同志,回警局没问题,但是他必须跟我们一起去。”
  
  李薇指了指等在门口准备迎接人的其中一名中年男子。
  
  “你指什么指?你们就是想讹人,常局,你来的正好,这有个老头还有一个泼妇,在医院门口闹事,赶紧把他们抓起来。”中年男子明显认识常局,看到人,眼前一亮。
  
  王老爷子气的脸色发黑,“我当时人清醒的很,就是你撞了我,还不承认。”
  
  “爸,别气,知道是谁就好,我和明海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李薇扶着老人,一旁劝到。
  
  “呵,一个残废专门想讹钱吧。”中年男子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轻蔑的瞟了对方一眼。
  
  “李老师?”高秘书走了过来,他认识何念念的老师,这位是省级优秀教师,县里还表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