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十九章,军训

第十九章,军训

高中最先经历的事情是军训。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何念念跟着舍友找到班级所在的位置站好,等候分配教官。
  
  来帮学校培训的是附近的驻兵部队,一水的军装,挺得笔直,喊着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从远处走向操场。
  
  大家都伸长脖子看,何念念也觉得他们很帅。
  
  高中一共15个班,每班分配了两名教官,来到一班的是两名表情严肃,皮肤黝黑的高个子教官,自我介绍一名姓张,一名姓林。
  
  张教官说了集合的时间和地点就解散了,让大家去吃早饭。
  
  一中的食堂打饭,必须用出百分百的体力,跑,是的,你要是不跑就会排在最后面,等到了你打饭的时候菜只剩下不好吃的了,要是在晚一点,就只剩下菜汤了,这时候吃能吃面条或者炒饼、炒饭,要不就多花钱让食堂的大师傅单独炒菜给你吃。
  
  等吃完饭,大家都很兴奋的去集合地等待军训。
  
  到了八点半,教官到了后,将男女同学成两个方队,开始让大家按照个头从新排队,并记住自己前后左右的位置,以后就按照这个次序站队集合。
  
  然后呢?然后就是例行公事的站军姿。
  
  何念念他们的教官和别人家的不一样,别的班级站军姿要么20分钟,要么半小时,他们的是一个小时。
  
  虽然现在还不到正午,可是九点钟太阳已经很热了,都没训练过就站一小时,同学们都开始出声反对。
  
  然而反对无效,不过张教官还是比较人性化,只说实在坚持不了的就举手打报告,不要硬撑着。
  
  站军姿不是站在那就好,要腿并拢,脚分开,双手还要紧贴着腿,这个姿势站一会儿就会觉得好累,教官还不许你动。
  
  十分钟后就有同学受不了了,大部分是女同学,到了二十分钟的时候,何念念就觉得腿疼,脚疼,自己不断的变换重心,可是还是累的不行,心里觉得有点闷,不过还能坚持。
  
  到了半小时的时候,已经有同学坚持不住中暑的,坐在地上的,班上50人,坚持下去的还有三十人,其中有大部分是男生。
  
  再说何念念,脸颊的汗就没断过,头开始有种眩晕的感觉,胸口闷得厉害,有种想吐的冲动,她觉得自己这也是要中暑的节奏了,看来三十分钟是自己的极限了,她正犹豫着要不要举手的时候,从眉心传来一阵清凉舒爽的感觉,这种清凉的感觉流经身体的四肢百骸,之前中暑的感觉消失了,身体一阵轻松,也不觉得热了,腿也不疼了,有种自己要飘起来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物极必反吗?何念念心中疑惑,不过觉得这种现象对于自己来说来的正是时候,她纠正了一下自己的军姿,继续站着。
  
  巡视的张教官看到女生这边坚持的还有五个人,满意的点头,然后继续说话鼓励大家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坐在树荫下的同学有的敬佩的看着日光下坚持的同学,有的则笑他们傻,那么累干嘛,在太阳下傻乎乎的遭罪一个小时,还不如像他们这样早早来树荫下坐着凉快呢。
  
  时间在阳光下,红着脸流着汗水的同学们的坚持努力下度过。
  
  “时间到。全体休息。”教官的声音如有久旱的甘露让坚持的同学们狠狠松了口气,他们立刻放松了身体,拖着已经到了极限的身体来到树荫下坐着。
  
  一些同学赶忙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矿泉水给他们喝。
  
  “舍长,念念你们好厉害,居然坚持了一个小时。”205的舍友们围过来,夸赞坚持下来的何念念和舍长高美丽。
  
  “切,有什么好骄傲的,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干惯了粗活的。”齐凯梅不屑的说到,翻了翻自己水嫩的手。
  
  高美丽皮肤有些黑,身上的肌肉比较结实,她看了看手上的茧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背到了后面。
  
  倒是何念念长得白嫩嫩的,除了刚刚晒得皮肤有些红,一看就是家里娇惯长大的孩子。“别理她,有毛病。”
  
  何念念拉着舍长的手说到,说完还瞪了齐凯梅一眼,人家怎么生活是自己的事,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在那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毛病。
  
  这个时候,张教官走过来发话了,“同学们,请安静一下,刚刚站军姿凡是坚持下来一小时的,以后只用站军姿10分钟,没有坚持下来的,从今天开始每天站军姿两次满一小时为止。”
  
  “啊?”那些早早就退下来的同学大喊,怎么会这样啊。
  
  而坚持下来一小时被人说傻的同学则高兴的笑了,果然自己坚持下来是有回报的,以后他们就可以在树荫下休息看着这些说他们傻的人在那站着晒太阳了。
  
  张教官不理会哀嚎的人,拿着笔开始记录过关的人,“你们也不用抱怨,有付出就有收获,只要你们站两次能满一小时,那么下次就和这些同学一样的待遇。”
  
  这算一个好消息,有人觉得今天就把这一小时站完。
  
  张教官又来了一句话,“今天上午这次不算,你们从明天开始计算。”
  
  又是一片哀嚎声。
  
  男女方队的训练是分开的,那个林教官去教男生方队,严肃的张教官负责女生方队,休息了十分钟后,教官吹哨子集合,开始了齐步走正步走的训练。
  
  到了中午方队解散,宿舍的人相伴着回到宿舍然后一个个瘫坐在自己的床上。
  
  何念念看了看大家,开口,“要不我帮你们带饭过来吧,不过人多只能吃面条或者炒饼炒饭哦。”
  
  “念念,你真是太好了,我要凉面。不要辣。”吴倩欢呼道,她正累的不想动呢,可是不吃午饭又担心下午撑不过去。
  
  听何念念这么一说大家都拿饭卡出来让她带饭回来。
  
  何念念收好钱,扭头看了一眼上铺的齐凯梅,想了想问道,“你要吃什么,我帮你带回来?”
  
  “嘁。”齐凯梅瞟了她一眼,靠在枕头上继续听歌。
  
  何念念觉得自己就是嘴欠,没事问她干什么,管她吃不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