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十二章,莫奈,事件后续

第十二章,莫奈,事件后续

何念念围着黑衣人转了一圈,“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哦,是我将你幻想出来的,不可以像他们那样怀疑我,要一直相信我。”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以前的所谓的好朋友变脸不相信她,等事情真相大白了,又过来说她们相信她,就知道那个薛娇娇是故意骗人的,其实对于同学再次相信自己,她并不是很开心,总觉得这件事后没办法再和他们像以前一样要好,只有始终相信她的李杰最好了。
  
  “我想有个只属于我的朋友,不管我做什么都信任我,我不是脆弱,只是想有个站在自己身边好朋友而已。”她碎碎念,伸手去拉黑衣人的衣袖,“看来我内心还是孤独的,要不为什么要幻想一个你出来呢,看来这就是妈妈说的潜意识里想要一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人吧。我很高兴能幻想你出来,跟你说说话,心里就觉得好很多。”
  
  莫奈,一个名字忽然出现在何念念的脑海中,她看了看黑衣人,裂开嘴笑,“我想到一个名字莫奈,好不好听,我叫你莫奈好不好?”
  
  黑衣人一动不动的站着,如同红宝石的眼睛没有任何波动的看着前方。
  
  “莫奈,我跟你说哦、、”何念念开启话痨模式,完全当莫奈为倾听者,将自己担忧的挂念的开心的事统统说出来。
  
  良久,好像都没什么可说的了,她才闭上嘴巴。
  
  “莫奈,不知道下次做梦梦到你是什么时候,真希望每次都能将你幻想出来,”何念念有些不舍的说到。
  
  空间和人影都消失不见,何念念睁开眼,看了看窗户外天已经亮了,想起那双漂亮的眼睛,她嘴角噙着笑穿衣服起床,一大早心情很好。
  
  等吃了早饭在妈妈的嘱咐下拿着雨衣去上学了。
  
  到了快放学的时候突然乌云密布,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等老师宣布下课,大家都涌到窗户边贴着玻璃看着外面,雨跟不要钱似的,从天空哗的一下泼下来。
  
  “看来中午没法回去了。”李杰对旁边的何念念说。
  
  “嗯,雨太大了,打伞或者穿着雨衣都不行。”何念念点点头,隐约听到一声雷响,可是又好像听错了,她侧着耳朵仔细听,再也没听到什么声音,想来自己刚刚听错了。
  
  外面没一会儿雨水就汇成一条小溪向着地势低的地方汇聚,很快成了大面积的水坑。
  
  “我这有两块钱,一会儿去小卖铺买点零食吃垫肚子吧。”何念念跟李杰说到。
  
  “啊,念念你真好,我还发愁中午吃饭的问题呢,我明天带钱还你。”李杰高兴的挽着何念念的手臂说到。
  
  何念念笑着点头,雨下了二十多分钟,雨势没刚才那么大,但是也不小。
  
  何念念和李杰两人撑着一把伞跑去门口的小卖铺买东西吃。
  
  “同桌,薛娇娇好像要被调到三班去了,今天上午我从老师办公室路过,听到了。”雨中,李杰神秘的说到。
  
  “换班?她为什么要调班?”何念念疑惑的问道。
  
  “估计是昨天的事没脸待在咱们班了,走了也好,看她每天都炫耀自家有钱,炫耀新衣服,玩具盒,反正我不喜欢她。”李杰撇了撇嘴巴,觉得走了好。
  
  “哦。”何念念没说什么,虽然这事自己说原谅她了,但是在一个班还是有点别扭,自己也不喜欢她,早上看到她神色不好,她想起妈妈让她说的话,以为是妈妈为了让自己解气才说的,要是她真的能做噩梦就好了,让她那么坏污蔑自己。
  
  在另一个村,木材厂。
  
  因为乌云飘来的太快,工厂员工赶紧停下手中的活把放在院子的木头用塑料布盖上。
  
  刚盖完大雨就下来了,大家赶紧跑进简易的厂房,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
  
  “这雨来的可真快。”望着景物都有些模糊的雨景,有人说道。
  
  “预报今天中午有阵雨,一会儿应该就过去了。”另一个人说道。
  
  “哎呀,那个机器还没盖上,淋了雨容易生锈。”其中一个男子看到了院中漏在外面的切割木材的机器喊了声,然后从门边拿了一大块塑料布冒着雨跑了出去。
  
  当他跑到机器那,突然天空打了个响雷,男人拿着塑料布的手刚刚抬起来,整个人倒向了后面,落在了水坑里。
  
  在门边上躲雨的几人啊的一声大喊,赶紧跑了过去将倒在水坑的男子抬进了厂房里。
  
  “怎么样了?”厂长赶紧扒拉开眼前的人大声的问道。
  
  “死了。”触摸鼻息的人低声说到。
  
  “死了?”“怎么会,怎么死的?”“刚刚好像打雷了。”“可是你看他一点被雷劈的痕迹都没有,不可能。”
  
  大家围着七嘴八舌的讨论,没人猜出来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最后以突发心脏病为由给了家属一些补助,将人葬了。
  
  这件事没有传到何家庄,当做正常的死亡事件处理。
  
  何念念一直以为自己救了一个人。
  
  灰暗世界,
  
  莫奈看了一眼接过去灯笼的魂影,然后给后面排队的人发灯笼,让他们拿着灯笼去投胎,至于该投成什么,每个灯笼都有这个人的一生的记载,好坏立分。
  
  接过灯笼的魂影好似没有任何的思想,都非常听话的去排队等候轮回。
  
  莫奈想起了那个唯一从他手上跑掉的魂影,本想将她抓回来,谁知道被彩光再次阻挠。接连两次被阻止让其轮回,不是她不该死,他手上不该死的人很多,却照样被他抓了回来。而是这个女孩跟好似跟轮回石有关,却不是轮回石所变或者下界历练。
  
  至于她奇怪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不急,沉寂了了万年终于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了。
  
  已经多久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了,挺怀念的。
  
  把我幻想出来的?莫奈红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笑意,原来我是别人幻想出来的呢,有意思。
  
  、、、、我是暑假分界线、、、、
  
  农历七月份,快到中元节的前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