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六章,外婆家2

第六章,外婆家2

肖大姨缩了缩脖子,从小被大姐打大的,她还真不敢乱说话了,不过心里面是不是骂人就没人管了。
  
  肖外婆拉着何念念,让大闺女领着篮子去摘果子。
  
  外婆家的樱桃树一人多高,高的地方何念念欠着脚就能够到,红红的樱桃虽然不大,但是看上去很诱人,何念念忍不住尝了一个,酸甜的,好吃。
  
  “好吃吧。”肖外婆慈祥的看着外孙女,笑着说到。
  
  嗯,何念念点头,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看到外婆心脏病复发住院了,当天就没了。
  
  怎么会?何念念皱着眉头,不相信外婆那么早就没了,她觉得自己太不孝了居然出现这样的幻觉,真是该打。
  
  何念念摇了摇头,要把刚刚看到的画面摇没了。
  
  这一天她都没办法开心,哪怕跟自己说那是自己的幻觉,可是心里又有着担心,万一呢。
  
  回去的路上,她坐在后面抓着妈妈的衣服,“妈妈,外婆有心脏病吗?”
  
  “嗯,是啊,好几年了,不过吃着药静养就没事了。”肖妈妈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哦。妈妈,在外婆家我又看到幻觉了。”何念念想了想决定求助万能的妈妈。
  
  “看到什么了?”肖妈妈看似不在意的问道,却支起耳朵仔细听着,车速放慢。不管闺女看到了什么,她都要给忽悠过去不让孩子害怕产生心理阴影。
  
  “我看到外婆因为心脏病住院了。”何念念闷闷的说到。
  
  “什么?”肖妈妈一惊,车把没扶稳当,拐着弯晃了几下,她赶紧下车将车停下来。“你说你看到你外婆、”肖妈妈不敢问下去,紧皱着眉头,心里乱了分寸。
  
  “妈妈,这是我幻想的吧,”何念念有些无措,看着妈妈的神色又有点害怕,“妈,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不怪你,这就是幻觉,不要多想知道吗?”肖妈妈知道女儿害怕,赶紧抚摸她的后背,轻声哄着。
  
  一路上母女俩忧心忡忡的回去了。
  
  等到了晚上,肖妈妈和丈夫说了这件事。
  
  “应该只是幻觉,不要担心。”何爸爸搂着媳妇的肩膀安慰着。
  
  “但愿吧,我决定这段时间多回家看看,家里你就多担着点。”肖妈妈说到,如果真的,那他们也没办法,只能多在老人身边看着,出了问题赶紧送医院。
  
  “嗯,放心吧。”何爸爸点头说道。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肖妈妈每天都回趟家,何念念下午放学了都会先去外婆家看看,然后在回家去。
  
  事情还是发生了,早上肖外婆身体不舒服,正好家里外公在,赶紧找人找车将肖外婆送到医院。
  
  等大家都坐车赶到县医院时,肖外婆已经去了一个多小时了。
  
  现在农村还实行土葬,停棺三天,将肖外婆安葬了。
  
  肖外公一家全部聚在一起,肖外公说肖外婆去世前留给孩子们的东西,今天给他们。
  
  女儿一人一枚10克的金戒指,儿子和儿媳妇一人一枚金镯子,还有一个20克的稍微细一点的金镯子给何念念。
  
  “什么,给念念。”肖妈妈看向父亲,怎么会留给念念东西。
  
  “我不同意。”肖大姨出声反对,声音尖锐,“她一个外孙女,凭什么给她,再说了给的比给我们女儿的都好,不行。”
  
  “当时你弟弟就在旁边守着,这是你妈说的。”肖外公面色不好看的说到,“管你同不同意又不是你的东西,我说怎么分就怎么分。”肖外公是一个比较大男子主义的人,在家里就是说什么是什么,不喜欢别人反对。
  
  肖大姨委屈的闭上了嘴,瞅着大姐的后脑勺狠狠剜了两眼,心里更讨厌何念念那个丫头了。自家的两个男孩子都没分到东西,凭什么给她一个丫头片子。
  
  最后在肖外公的强势之下,肖妈妈拿着给女儿的东西回家了。
  
  本来就因为外婆的离开而伤心的何念念,看到外婆留给自己的镯子,开始哭的稀里哗啦。
  
  肖妈妈抱着女儿默默的掉眼泪。
  
  人总是要往前走,日子总是要过,等从伤痛中走出来,就要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秋收收了玉米,种下小麦,天气一天天转凉,很快冬天到来,何念念迎来期末考试,再次考的年纪第一名,这次不但给了奖品还给了10元的奖金。
  
  何念念的存钱罐又多了10块钱,在现在的年代可是不少钱,可以过一个好年。
  
  贴春联是过年的必要程序,可是因为肖外婆去世,何念念家今年不能贴对子了,何念念又喜欢这些红红火火的东西,觉得这样有过节的气氛,所以她将大门口去年贴着的已经掉了好多,颜色发白的春联擦了擦,没掉的地方用浆糊从新糊了一下。
  
  周围邻居的孩子从七八岁到十几岁的都赶到一起跑着玩,路过何念念家时,有那淘气的上来将那旧的春联撕了一角,还是何念念刚刚粘好的。
  
  “你干嘛?”何念念将手中盛浆糊的碗放下,跑过来推了那个八九岁的孩子一把,“不许你撕我们家春联。”
  
  小男孩后退了几步扯着脖子喊“撕了怎么了?”其实他想说的是都旧了,反正你要贴新的,可是他被推了一下脾气上来了。
  
  “谁撕我们家春联谁就倒霉。”何念念单手插着腰,怒气冲冲的对着他们说道,其实也是没办法做做样子,他们要是等自己回去了将春联撕了她也没辙。
  
  不过他们这边除了要贴新的春联才会将旧的扯下来,否则不会有人去撕别人家的春联,自己家的也不会,这就是他们这边的习俗。
  
  “我就、、、哎呦。”那个小男孩挺着胸脯上前一步想说自己就撕,谁知道脚下突然打滑,摔了一个屁墩儿。
  
  男孩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哇哇的哭着,看来摔疼了。
  
  肖妈妈听到声音出来,以为是念念欺负小孩子了,将小男孩哄起来,给了个糖角吃,让他们去别的地方玩了。
  
  何念念撅着嘴巴,拿着碗进来,走路一甩一甩的,很明确的告诉妈妈她不高兴了。
  
  肖妈妈在后面偷着笑了一下,在女儿没发现的情况下赶紧收了笑容上来哄孩子,“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你欺负人家小孩吗?你还不高兴了。”
  
  “我没有,是他撕咱们家春联,我说了他两句,他自己没站稳摔倒的,跟我没关系。”何念念仰着头辩解,“你还给他糖角吃,那是我喜欢吃的。”
  
  看着闺女那委屈的小脸,肖妈妈拍了拍她的头,“还有好多呢,都给你。你跟妈妈说说刚才的事。”
  
  何念念将刚才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肖妈妈皱起了眉,“你是说完了后他就摔跤了吗?”
  
  何念念点点头,看着妈妈的神色怎么那么严肃,她没做错事啊。
  
  肖妈妈深吸一口气,弯着腰与闺女平视,“念念,你要答应妈妈以后不可以随意说诅咒的话。”
  
  啊?妈妈是为这个不高兴吗?“妈妈,我记住了,以后不会乱说了。”何念念乖巧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在一边旁听的何爸爸觉得媳妇有点小题大做,女儿说话都要限制,这个世界诅咒别人的多得是,也没见出什么问题。
  
  “桂英你想多了,闺女你跟爸爸说你之前有这样说过什么吗?”何爸爸决定用事实向媳妇证明是她想多了。
  
  何念念歪着头想了想,还真有,“有一回,就是四月份我说诅咒骂我的那个大娘家的树都活不了。”
  
  被事实打脸的成了何爸爸,两人傻眼了,不会是真的吧,巧合吧?
  
  其实从去年七月份那次,肖妈妈就隐约有种感觉自家闺女有些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