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五章,外婆家

第五章,外婆家

等闺女吃完饭高高兴兴的去上学了,肖妈妈担心的看着丈夫。
  
  “怎么了,闺女不是没事了吗?那不是她想出来的吗?”何爸爸不解的问道。
  
  “你怎么那么心大,我那是忽悠她呢,你也信啊。”肖妈妈瞥了他一眼,跟闺女一个德行,怪不得好忽悠。
  
  “啊?不是闺女想出来的吗?”何爸爸傻眼了,听了媳妇的分析他以为是闺女幻想的呢,原来不是啊。
  
  “我是担心闺女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老何,怎么办啊?”肖妈妈很担忧。
  
  这时,央视直播一条新闻,将他们的目光吸引过去,长江流域接连几天降雨,已经有一个地段的堤坝被洪水冲塌,最新消息目前受灾的有两个县,死亡人数还没有统计完,预计几千人,现在ZF相关部门已经组织开始抢修堤坝,抢救受灾人员。
  
  肖妈妈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可是又觉得荒唐,“老何,你说念念看到的会不会是这个?”
  
  “啊?什么?”何爸爸一脸懵逼的看着媳妇,说的什么,完全没明白。
  
  “笨死你算了,幸好念念在聪明这方面随我,要是随你,啧啧,能不考倒数就不错了。”肖妈妈嫌弃的瞅了丈夫一眼。
  
  “随我怎么了,我怎么说也上过高中好不好?”何爸爸炸毛了,他可是高中生呢,很厉害的好不好。
  
  “大白菜五毛钱四斤,五斤二两多少钱?”肖妈妈幽幽的说道。
  
  请看,傻眼的何爸爸。
  
  “都不如我一个初中毕业的,当年我可是班级第一呢。”肖妈妈如胜利的女王藐视着这个所谓的高中生。
  
  “嘿嘿,我也才上一年高中,那时候不是乱吗,谁还上学啊,老师带头去闹,我也就是初中毕业,初中生。”何爸爸讨好的说到,陪着笑。
  
  哼,肖妈妈傲娇的仰着下巴,不过对于女儿今天早上的事更多的趋向于意外,何家庄就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出过事死过人,哪怕战争年代都没有。
  
  这样想的话,心里就安定一些,等等看,如果女儿还遇到这么奇怪的事就要去找人来看看了。
  
  再说何念念中午上学在走过小路时有点担心,不过一路走过去让自己集中精力不要走神就再没有出意外,看来真的是自己早上瞎想的,她傻笑一声,算是完全放下心来,将这事忘在脑后。
  
  要说何念念是家里的宝贝闺女,父母很宠她,加上有个很强势又有一堆大(会)道(忽)理(悠)的母亲,她从小没吃过苦,性子比较单纯,神经大条,凡是妈妈说的有道理的都是对的,形成了她有点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爱撒娇,好忽悠的性子。
  
  等以后在遇到奇怪的事情都会当做自己幻想,完全不往心里去,做事单凭本心也救过人。
  
  因为当成自己的幻想,到了学校就和同桌说起来,炫耀般的讲述自己幻想的情景。
  
  同桌李杰一脸崇拜的看着她,觉得同桌好厉害啊。
  
  周边的同学听到也围过让念念讲讲。
  
  然后何念念讲了早上遇到的事,大家觉得不过瘾,她又讲了之前被雷劈的那棵树,说自己看到了神仙。
  
  同学一阵惊呼,天啊,念念看到过神仙,怎么他们没见过呢。
  
  有人不甘心,也开始编自己什么时候也看到一个白胡子老头,还说当时有小伙伴也看到了,编来编去,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反正就是大家都是出现过幻觉的人,都看到过别人没看到的情景。
  
  一通讨论下来,何念念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是大惊小怪啊,这种情况大家都经历过,就自己没出息被吓到了。还好这事只跟爸妈说过,同学们不知道自己被吓哭的事,回去一定要跟爸妈说这事千万别跟别人说,要不她好丢脸呢。
  
  这里要说下,这个年纪的小伙伴很容易攀比,当有人觉得你好厉害,这都经历过的时候,就会想着这有什么,我也有这样的故事,听老人说过的,就会把故事当成自己听到或者经历过的讲出来,让大家惊呼,原来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家里的鸭子没下蛋的已经卖了,留着的是下蛋的鸭子四只,基本上一天能拿三个鸭蛋,攒五天就可以赶集去卖了,然后买点肉和水果回来。
  
  念念家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种地,或者说这个年代大家都靠地养活自己,改革开放才几年,走出去的人还是很少的,尤其是他们省是种地大省。
  
  何念念家就她一个孩子,何爸肖妈压力很小,从前两年开始就在挨着大门的一旁开了两畦种菜,西红柿,黄瓜,豆角,小葱,青菜,现在长得特别好。
  
  等周六放假了,肖妈妈摘了一些菜带着女儿去给母亲家送点菜过去。
  
  肖妈妈在家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何念念的外公是上一届的村支书,外婆是地主家的小姐,大姨嫁给了隔壁村姓张的,大姨夫手下有一批人,专门负责给人盖房,生活的不错;老姨嫁给本地的乡干部,在小学当语文老师,生活过的也很好;老舅则因为外婆身体不好,励志当医生,现在在县医院上班,舅妈是县实验小学的老师,生活的也很不错。
  
  这样说来也就只有肖妈妈嫁了个农民,还是已经没了公婆的家里就一个儿子的农民,就是何爸爸。
  
  话说外公家条件那么好,为什么肖妈妈会嫁给农民的何爸爸呢,据何爸爸说,肖妈妈年轻的时候身体不太好,总是头疼,加上那个时候外婆的身份问题,肖妈妈都快二十了还没嫁出去,然后外公看上了何爸爸,他的身份年纪刚好,然后不嫌弃他家里穷只有一个孩子年纪比闺女大一岁,就嫁过来了。
  
  虽然日子过得不是很富裕,但是肖妈妈却觉得很好,她很珍惜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何爸爸也不在乎家里就一个女孩子被人说没男孩子养老什么的,媳妇想再生个孩子,是他不同意的,媳妇身体不是很好,他们有个孩子就行了,不一定非要生儿子。
  
  等肖妈妈骑车带着何念念到了娘家,将摘得蔬菜放到了厨房里。
  
  大姨从屋里走了出来,靠着阳台外面的门说到。“我说大姐,就你们家这点破菜自己留着吃好了,往妈家里拿什么啊,家里可不缺那么点东西。”
  
  这里说下何念念外公家的房子,分内院和外院,面积很大,外院有一排四间的房子,房子的右下角是一个大的狗窝,养着两条大狼狗,左边肿着几棵果树,进了圆形拱门是内院,内院有五间上方,东西各两间厢房,房前是一个大阳台,外公家用玻璃将阳台围了起来,有点类似于现在的玻璃阳台,院子道路两边种了好多花。
  
  “又不是给你吃的。”肖妈妈瞅了大妹一眼,不搭理她。
  
  “大姨。”何念念不喜欢这个大姨,跟她妈妈说话的时候态度特别不好,她见过的两人就吵过几次架,在何念念看来都是大姨找茬欺负妈妈。
  
  “嗯,”肖大姨哼了一声算是应下何念念叫她。
  
  何念念跟着妈妈进了屋子去看外婆,外婆五十多了,是个身材娇小的老太太,有着一双小脚,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的,不急不躁,整个人收拾的干干净净。
  
  外婆是地主家的千金,可是没赶上好时代,在那个战乱又动荡的年代外婆家主动交出了土地,加上平时对乡亲们不错,所以财产保住了大半,然后外婆的父亲看上了肖外公,将女儿嫁给了外公。
  
  虽然嫁人后外婆的生活就很好了,可是最开始的那几年外婆还是吃了好多苦,身子没有养好,即使在家富养着,隔段时间就会生病住院。
  
  “外婆,”何念念很喜欢外婆,高高兴兴的喊道,然后拉着外婆的手,挨着坐下。
  
  “妈,这两天身体怎么样?”肖妈妈看着母亲,问道。
  
  “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肖外婆笑脸如花的说到,然后招呼着让何念念吃放在茶几上的水果。
  
  “一会儿去摘点樱桃和李子,都熟了好些天了,也不见你过来,我没让他们摘完,特意给你留着呢。”肖外婆跟大女儿说到,她最惦记的就是大女儿,当初怀着的时候吃了苦,大女儿身体才不好,后来又赶上选举问题,把大女儿嫁了那么个人家,哎。
  
  “嗯,一会儿我去摘点给念念他爸和念念吃。”肖妈妈很自然的说到,自己父母家的东西给她很正常。
  
  “妈,你就是偏心,我当初过来想摘点回去,你就让我摘那么点,敢情她是你亲闺女,我就是捡来的。”肖大姨从外面走进来,不满的说到。
  
  “爸妈家的东西想给谁就给谁,你眼馋都没用。”肖妈妈看了大妹一眼冷冷的说了一句。
  
  “哼,就那么点东西,你们家穷才当好的,我才不稀罕。”肖大姨不屑的说到。
  
  “既然不稀罕那你在这找妈说什么。”肖妈妈说到。
  
  “你,你个绝户有什么好得意的。”肖大姨气的嘴没遮拦。
  
  “肖桂兰。”肖妈妈一下子站了起来,怒视着肖大姨。
  
  “老二。”外婆一拍茶几,瞪着二女儿。
  
  “肖桂兰,我家怎么样不用你操心,再敢扯开嘴胡说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肖妈妈撸了撸袖子,语气很严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