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四章,奇怪的早上

第四章,奇怪的早上

再次开学,何念念上初二。
  
  这天早上七点钟,她起床去上学,天空阴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她从放杂物的房间拿出自己的雨衣放进书包里,然后出门上学。
  
  何家庄乡中学在他们村子的东部村边上,当初建学是为了方便周边十个村子的孩子上学,这里说下,每个村子都有小学,但是中学一个乡只有一所。
  
  他们乡一共包括十个村子,学校就建在何家庄村东边,离着何念念家不远,走路半个小时就到了。
  
  她走的是土路,路的右边是住宅,左边是用来泄洪的水渠,水渠的左边是两车道的马路,路上偶尔经过一辆自行车,现在的年代开汽车的不多,乡村开车的就更少,平常人家就是一辆带大梁的自行车,有钱人家是拉东西的三轮车或者拖拉机。
  
  何念念走在小路上,这段路不长,路的一头和另外一条小路交汇形成一条比较宽的大路,就在她快走到大路时,忽然天空出现了白雾,雾越来越浓,不一会儿就将周边的景物遮住了,她不得不停下脚步。
  
  等雾变淡时,耳边隐约传来哭声,等眼前渐渐明朗,雾散开,哭声变大。
  
  何念念往前一看,吓得一浑身哆嗦,脸都白了,怎么会那么多躺在地上盖着白布的人,有人穿着孝服跪坐在地上捂着脸哭,本来快走完的小路被无限延长,路的两边排满了躺着的盖白布的人。
  
  何念念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村里有人死了举办丧礼也去看过,眼下的情况明明就是出现好多死人。
  
  她抱着书包吓得撒开腿往前跑,天空开始飘着白色圆形的纸钱,纸的中间是个类似正方形的圆孔,开始只是一片一片的飘落,紧接着如雪花般撒向大地。
  
  何念念都不知道跑了多远,等她的眼前全是飘舞的纸钱时,她停下来,路边的人都消失了,小路变成了没有宽度和长度的大地,天空飘洒着白色的纸钱,地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
  
  何念念现在就一个念头跑出去,赶紧跑出去,她没有方向的向前跑,看到有岔路就拐进去,然而迎接她的还是无数白色的纸钱,当她都不知道自己换了多少条路时,眼前的景色终于变了,水,一望无际的全是水,她呆愣着看着远处,前面没有路了,她该怎么办?跑回去吗,可是她害怕。
  
  “念念,念念。”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呼唤她的声音,何念念茫然的四处张望,直到一只手拍在她肩膀上,她吓得一哆嗦,周边的景色消失了,她站在去上学的小路上。
  
  她的同桌李杰正担忧的看着她,“念念你站在这发什么呆啊?”
  
  啊?何念念发现她一直站着没动,周边是她熟悉的景色,没有什么尸体和纸钱,她抹了一把脸,“同桌,你刚刚有看到什么吗?”
  
  “我走到路口就看到你站着发呆,喊你也不理我。”李杰一脸你很奇怪的样子。“走了,我带你去上学,要不晚了。”
  
  说完拉着何念念去到路口,让她坐在车子后面。
  
  何念念坐在后车座上,回头望了望自己之前走过的路,在正常不过,好像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她的幻想。
  
  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吗?何念念收回目光,慢慢将这件事放在心中。
  
  中午放学的时候何念念是跟附近的同学搭伴回来的,那条路很正常,没有在出现古怪的景色。
  
  回到家,肖妈妈已经把饭做好,等闺女回来神色有点不对,蔫蔫的,没有平时的活泼劲儿。
  
  肖妈妈示意丈夫问问。
  
  “念念,怎么啦,学习遇到困难了,还是和同学吵架啦?”何爸爸给女儿夹菜,关心的问道。
  
  何念念抬头看着眼中带着关心之色的父母,知道自己这样让他们担心了。
  
  “爸爸,”何念念委屈的喊道,小嘴一撅,眼中闪着泪花,心中压下的怕意一下子涌出来。
  
  “哎呦,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和爸爸说。”那泪花心疼的何爸爸赶紧过来将闺女搂在怀里。
  
  肖妈妈放下筷子上前摸了摸女儿的小脸,帮她擦豆子。
  
  被父母哄着她心里慢慢的将害怕放下,然后把早上遇到的事情和父母说了。
  
  肖妈妈听了,心中发颤,别说她一个孩子了,她听了都害怕,闺女这是怎么过了一上午啊,吓坏了吧。
  
  何爸爸把女儿抱紧,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
  
  肖妈妈定了定神,开口忽悠闺女,“念念,妈妈帮你分析一下哦。”
  
  何念念从爸爸怀里露出一张带着希冀的小脸,她的妈妈最厉害了,懂好多道理。
  
  “首先,你说你跑了好久,最后都跑不动了是吧?那等你回到熟悉的环境后你累不累,腿酸不酸,像是跑了好久的样子吗?”肖妈妈开始诱导。
  
  何念念摇了摇头,“一点都不累。”
  
  “好,这就说明你进入的是一个幻境,也就是一个意识的环境所以你的身体才没有感觉到累,那再说第二点,你看到的纸钱是不是只有白色圆形的,没有黑的,绿的,正方形或者长方形的吧?”
  
  何念念想了想确实只有白色一种,“只有白色圆形的。”
  
  “那就对了,为什么你在幻境看的只有这一种呢,因为这是咱们这办丧礼时才会见到的东西,你现实生活中只见过这一种,所以你就只能幻想出你自己见到的这一种出来。”
  
  “是我幻想出来的?”何念念看着妈妈,问道。
  
  “那咱们再说最后一个,你是不是看到一望无际的海?”肖妈妈胸有成竹的问道。
  
  “嗯,看不到边,很浑浊的海水。”她点点头,思绪被肖妈妈误导,忘了自己没说过是海水。
  
  “那问题来了,海是什么颜色的,咱们没见过,但是绝对不是浑浊的,那为什么你会看到浑浊的海水呢?想想那海水是不是和水渠的水很像?”
  
  何念念一想,那水的颜色确实很像水库放水时水渠中水的颜色。
  
  “你看,连水的样子都是你平时看到而幻想出来的,那你今天遇到的怪事全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肖妈妈总结道。
  
  “妈妈,真的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吗?”何念念还是有点不信,“那为什么我会想象出那么多死人?”
  
  “因为你怕啊,怕什么才越想什么,要不我问你,为什么你幻想的死人都是盖着白布的,还不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的死人,想象不出来他们的样子,所以他们盖着白布。为什么最开始你看到的是白雾,因为电视经常演啊,出现白色的浓雾后就会看到另一种景色,是不是这个理?”肖妈妈心中的小人猛地锤地,怎么那么不好忽悠了啊,继续费脑子的想。
  
  何念念猛点头,“妈妈你说的太对了,我说怎么觉得奇怪呢,原来我见得少,没法幻想出来啊。”
  
  “是啊,闺女,你能想象的都是你见过的,所以想象的情景才那么单一。”何爸爸见媳妇忽悠的差不多了,赶紧补上两句,证明自己也有出力。
  
  肖妈妈瞪了丈夫一样,什么叫单一,这就够吓人了,你还想她怎么幻想。
  
  何爸爸缩了一下脖子,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你看,妈妈帮你分析一下是不是觉得不怕了,你呀是吓到了没静下心来想想。”看着女儿眼神变得明亮,肖妈妈摸了摸闺女的头,柔声说到。
  
  嗯,嗯,何念念猛点头,“妈妈说的是,我现在想想才发现都是自己想像出来的,就一点都不怕了,妈妈我的想象好单一哦。”
  
  何念念有点嫌弃自己,“我应该幻想自己是超人,可以飞在空中,我有魔法将他们都复活,嘿嘿。”
  
  肖妈妈狠狠瞪了丈夫一眼,看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何爸爸想给自己一巴掌,怎么那么嘴欠啊,听着媳妇讲道理就好了,“念念,爸爸觉得吧,你的精力和想象应该用在学习上,你现在还是个孩子。”
  
  “嗯,听爸爸的,我会好好学习的。”何念念被何爸爸唤回了思绪,乖巧的说到。
  
  “念念,以后如果在出现这种情况不要怕,那是你自己的幻境,知道吗?还有啊,如果有什么不理解的就告诉妈妈,妈妈帮你分析。”想了想肖妈妈再次嘱咐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