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三章,遭雷劈的树

第三章,遭雷劈的树

到了六月底,何念念他们终于考完放假了,她拿了个年纪第一,在全校师生面前领了奖状和奖品,奖品是一个双层的有着小熊图案的文具盒和一个黑色表皮的笔记本,她很开心,背着书包回家向父母邀功去,想着一定要让妈妈给自己做好吃的。
  
  何爸爸很骄傲自家闺女得了第一名,奖励了她两元钱,何念念美滋滋的将钱放进自己的小兔子钱罐中,她晃了晃自己的存钱罐,里面哗啦啦想,很开心。
  
  晚上肖妈妈给女儿做了个荷包蛋,何念念美滋滋的吃完了,很开心。
  
  由于放假了,不用在早起上学,何念念赖在父母屋子里看电视,一直看到自己睡着,何爸爸才抱起闺女将她放回自己的屋子睡觉,将小吊扇打开,然后将一层的棉布盖在她的肚子上。
  
  “都是你,非依着她,让她看那么晚。”肖妈妈关了电视数落回来的丈夫。
  
  还不是你默许的,要不那丫头能赖着不走吗,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是,是我惯得,这不孩子考得好高兴吗?下回就不让她那么晚睡了。”何爸爸作检讨。
  
  肖妈妈给了丈夫一个白眼,然后躺下睡觉,房顶的吊扇吱呦的慢慢转着,驱赶着屋子中的热气。
  
  等睡到半夜,外面响起“咔嚓”一道雷声,震得窗户的玻璃都嗡嗡响,好似那道雷在门外炸响一样。
  
  肖妈妈被惊醒了,坐起来看着窗外黑黝黝的。
  
  “妈。”隔壁屋子传来女儿细小的声音。
  
  肖妈妈赶紧将丈夫摇醒,“女儿被雷吓醒了,你去将她抱过来和咱们睡吧。”
  
  等何爸爸过去看到闺女缩成一团,喊着妈妈,心疼的他眼泪差点掉下来,“宝贝闺女,爸爸在呢。”
  
  何爸爸过去将闺女抱起来,然后放到自己和媳妇中间,肖妈妈轻拍着闺女的后背,何念念慢慢的睡着了。
  
  肖妈妈支起耳朵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好似除了那一声雷就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了,也没下雨。
  
  第二天醒来,何念念看到自己睡在爸妈床上才知道自己昨晚被雷吓到了,吃了早饭,她跑出去找同伴玩了。
  
  何爸肖妈则拿着镰刀去收麦子。
  
  “我说桂英啊,你家念念也不小了,怎么不让她来地里帮忙,这五亩地你们要忙到什么时候?”旁边同样提前收麦子的人家扯着嗓子喊道。
  
  “她能干什么,过来也是捣乱,”肖妈妈大声说道,手中的活却不停,“就这么点地,总有弄完的时候,这不我们就提前几天过来收了吗?也不耽误种玉米。”
  
  其实前年有带孩子来过,半天的功夫,何念念浑身起满了红疙瘩,这是过敏了?不过孩子没觉得痒,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敢让孩子过来了。反正就是帮捆一下麦子,这活自己顺手就能做。好在在家呆了一天红疙瘩都下去了。
  
  那家嫂子没说什么,知道他们这些年就这么一个闺女,当宝贝疼着、宠着,不让干活也能理解。
  
  再说何念念跑出去找小伙伴玩,刚从家门口那条路拐弯过来,就看到前面围了好多人。
  
  何念念走近才发现,原来昨天是这棵长了十几年的杨树被雷劈了。
  
  整棵树的树干的皮从上到下全部脱落,露出里面白白的一层,不过树枝上的皮没有掉,树叶还是鲜嫩的,整棵树没有被烧焦的迹象,除了没了主干的树皮。
  
  而地上是一些零散的树皮,听到她们聊天,何念念知道,原来大部分树皮都被大家捡回家去了。据说被雷劈过的树掉落的树皮可治百病,因为里面蕴含着龙王爷的法力。
  
  何念念一听赶紧挤进去捡了一块比较大的树皮,准备明天拿给姥姥吃。
  
  “支书那边找人要砍树呢。”妇女甲说到。“等树叶落了就动手。”
  
  “是啊,被劈的树听说能卖个好价钱,放家里能驱邪。”妇女乙附和。
  
  “我就在这守着了,一定要捡些树枝回去放家里。”妇女甲说到。
  
  然后周边的人都决定支书砍树的时候在旁边守着,争取多捡些树枝回去镇宅。
  
  何念念用食指挠了挠脸颊,想着要不不去找铃铛玩了,自己也守在旁边吧。
  
  她拿着树皮打算放回家然后再过来,转身的瞬间她好像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树上飘出来,何念念以为自己眼花了,她眨了眨眼睛,看到那个白色的影子变成一个个子不高的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头,他对着何念念一笑,然后朝天空飞上去。
  
  “妈妈,我看到一个白胡子的老头。”旁边的五六岁的孩子手拽着母亲的衣角,指着半空中说到。
  
  何念念看了看那个孩子,她也看到了,周边别的小孩子有的也惊喊着看到一个老爷爷。
  
  就在这时候,被雷劈的树摇晃了一下,树叶哗啦啦的响,然后开始往下掉叶子,几分钟的时间叶子全掉光了,在地上铺的厚厚的一层绿叶。
  
  大家都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听说过是一回事,自己亲眼看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原来传说是真的啊。
  
  “我的天啊,原来树叶真的会一下子全掉了,怪不得支书一定要等叶子掉了才砍树,原来我奶奶没骗人啊。”妇女甲惊呼,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听我奶奶说,这种被旱雷劈的树都是妖精藏在里面渡劫,要么被劈死,整棵树烧焦,要么渡劫成功,整棵树没有一点烧焦的痕迹。”旁边的人根据奶奶说给大家科普。
  
  “我奶奶也说了,那渡劫成功的神仙只有小孩能看到,说小孩子的眼睛最纯净明亮。刚刚三宝他们不就说看到了个白胡子老头吗?”另一个据奶奶说的人继续科普。
  
  “是啊,是啊,我家孩子也看到了。”有孩子的人家赶紧走过来。
  
  真的吗?何念念皱着眉头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听我奶奶说,可能也有听姥姥说,只是现在大家统一改成了奶奶说,比较好融入集体。
  
  不过她也看到那个白胡子老头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大概是真的吧,总不能好多小孩子都眼花了。
  
  等傍晚何家爸妈干活回来,一进院门就看到正对面靠着鸭圈旁边放了好多树枝,何爸爸他们以为是孩子捡回来烧火用的,他们现在用的是烧柴的灶。
  
  听到大门声响,何念念从东厢房露出个脑袋,“爸、妈你们回来啦。”
  
  “天啊,念念你这是干嘛?”当看到女儿那一脸白色的面粉,肖妈妈吓得喊了一声,放下手中的镰刀和水壶,快步走了过来。
  
  “我想和面,这样等你回来就可以直接烙饼了,还有米粥我也熬好了,青菜也洗好了。”何念念的手上粘了好多面,脸蛋也沾了好多面粉。
  
  肖妈妈看了看铁锅里熬得有点稀得米汤,还有铝盆里洗好的青菜,很高兴自家姑娘能帮她干活了,要知道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让闺女干过这些,有时候站在厨房看看都会被她轰出去,原来不知不觉中闺女已经长大懂事了,还学会做饭了。
  
  “妈妈,你看我和的面。”何念念端着面盘找妈妈邀功。
  
  本来感动的红了眼圈的肖妈妈当看到那一盆面时,感动什么的全飞了,“何念念,你给我放下出去。”肖妈妈控制着自己的脾气,看着被糟蹋的一盆面,真想给她两巴掌。
  
  何念念一缩脖子,把盆放下赶紧跑出来,妈妈刚刚的样子好吓人,在晚一点屁股肯定遭殃。
  
  听到媳妇的怒气声,何爸爸洗完手赶紧过来,当看到那一盆明显是水放多了的面时,不合时宜的笑了。
  
  “何浩,你居然还笑。”肖妈妈瞪了丈夫一眼。
  
  “好了,念念也是好心,大不了蒸馒头吃。”何爸爸过来搂着媳妇安慰道。
  
  “要不是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我早打她两巴掌了,这么多,要吃几顿馒头啊,这天气还容易坏。”肖妈妈很无奈,拌上干面粉后就真的是一大盆面了,烙饼的话太软,最好就是放上发酵粉蒸馒头。
  
  后来的几天何念念吃的是蒸馒头,馏馒头,锅里烤干的馒头片,她哭着一张脸,好硬,咬的牙都不舒服,呜呜,好想念大饼。然后何爸爸想了个办法,他们又吃了几顿米饭泡馒头。
  
  再说当天,何念念说了那棵被雷劈的树,还有自己也看到了那个老爷爷,肖妈妈表示自己女儿还小,眼睛还很明亮,看到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