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二章,种树的事情

第二章,种树的事情

“你个小兔崽子,老娘碍着你了,把这事告到村支部那边,你个吃饱了管闲事不嫌撑得慌的王八犊子。”何翠莲就站在何浩家大门口大声骂着,引来了不少围观群众。
  
  何念念吓得小脸都白了躲在母亲后面。
  
  “念念,他们家在河边种树的事除了跟家里说过,还对外说过吗?”肖妈妈严肃的看着自己闺女。
  
  “没有。”何念念赶紧说到,这事那天之后她就忘记了。
  
  “何翠莲你听到了,念念没说过,你偷偷地种树以为就没一个人看到吗?自己做的不对跟我们家念念有什么关系,赶紧走人,在哔哔老娘不客气了。”肖妈妈沉下脸来看着何翠莲。
  
  “不是她说的还是谁说的,那天我就看到她了。”何翠莲的气势低了一些,不过还是不依不饶,自己好不容易种的树被没收了,这损失谁陪啊。
  
  “不是我,要是我说的,我被雷劈、、、”何念念露出个脑袋发誓来表明真的跟她没关系。
  
  “谁让你这么说呢,你说没说就是没说管她信不信,妈妈信就好了,以后不许乱说话知道吗?”肖妈妈打了闺女一巴掌,叫她胡说,那些话是能乱说的吗?
  
  肖妈妈拿起靠在阳台上的笤帚,朝着何翠莲走过去,“你东西被没收了想让老娘赔,做你的白日梦去吧,自己不干好事,还怪别人不长眼的看到了,怎么就你能的,河边的路是你家的,别人还不许走了,啊,你跟我说说你是这个意思吗?”
  
  “你,你有话好好说。”何翠莲一见肖桂英拿着笤帚,生怕她动手。
  
  “是你一来就骂街吧,是谁不好好说话了。现在两条路,要么跟我女儿道歉,自己滚出去,要么咱去村支部找支书去,问问是不是我家念念告的你,如果不是,刚刚你骂我闺女的话我就要替她讨个公道回来。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骂我家闺女一句,别怪我跟你不客气”肖妈妈扬了扬手中的笤帚
  
  何翠莲闭上嘴不说话,其实这事她知道不知何念念说的,那天下午她还碰到两家人,其中一家嘴巴碎,只是她的树被没收了,她想找个人赔她损失,这不是想着何念念小,万一被吓得说不出来话呢,结果忘了她有个彪悍的娘,失算。
  
  “嘁,这回就算了,老娘我才没时间去村支部呢。”她不甘愿的说到,然后转身离开了,周围围观的群众也三三两两的散开了。
  
  回到屋中,何浩赶紧过来看了看娘俩,“没事了吧?”媳妇不让他出去,说他出面的话事情就不太好办,平时就听媳妇话的何爸爸就乖乖的待在屋里。
  
  “没事,小泥鳅一条翻不出一尺浪来。”肖妈妈无所谓的说到,然后招呼女儿过来坐她身边。
  
  以为会哄自己的何念念颠颠的跑过来,迎接她脑门的是母上的一巴掌。
  
  “疼,”何念念眼中泛着泪花。
  
  “你个破孩子,以后再乱说话,还打你,疼就对了,疼才会长记性。”肖妈妈看着女儿可怜的眼神没了妥协。
  
  “我没做过怕什么?”何念念还想为自己辩解一下。
  
  “啪。”这一巴掌拍在后脑勺。
  
  “哎呦。”何念念惨叫一声。
  
  “轻点,轻点。”何爸爸心疼的想上前给闺女吹吹,可是触及到媳妇那犀利的眼神又乖乖的坐下,讨好的说到,“你管,你管。”
  
  “知道错了没?”肖妈妈的语气很严厉。
  
  “嗯,我知道错了,不该乱发誓,爸爸妈妈会担心我。”何念念赶紧说到,老爸是不管用了,必须立刻认错。
  
  “哼。”肖妈妈觉得鼻尖一酸,对着女儿哼了一声,“写完作业就看会儿电视去吧。”
  
  何念念欢呼的直奔父母的卧房,电视在他们房间放着呢。
  
  何爸爸见女儿跑出去了,赶紧过来搂着媳妇的肩膀安慰,“孩子长大了知道心疼咱们呢,别气了。”
  
  “哼,不管就算了,还添乱。”肖妈妈白了丈夫一眼,语气软和了好多。
  
  “是,我错了,我总添乱,以后都听媳妇的。”何爸爸狗腿的讨好到。
  
  等第二天何念念去上学的时候路过何家大娘种树的地方,几棵小树已经没了,道边就剩几个树坑,想起昨天那个人,何念念依旧很生气,“活该被扣了,叫你欺负人,你家种的树都活不了才好。”
  
  何念念心中诅咒着,然后背着书包上学去了,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期末考试了,考完就放假啦,啦啦啦。
  
  过了两天村西的一块挨着路边的地发生了火灾,幸好被人发现的即使,就那一家单独种着树的地被烧了,挨着的麦子没有牵连。
  
  说起这家在田地种树,那真是膈应人,一般田地人家肯定是种农作物的,就他家说什么才五分地种什么都值不得来忙活一趟的,干脆种树好了,这家就是何翠莲家。
  
  是,你家种树好了,那挨着你们的田地最少有二分地被祸害的没收成你怎么不说。那家也去找何翠莲家理论了,不过不管用,何翠莲说了那是他家的地,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别人管不着,把去找他家理论的那一家人给气的,从那以后两家就不来往了。
  
  五月初,这几天一直是晴天,可是按说温度也就二十度左右,没有热的着火这么高的温度啊,谁也说不清楚那火是怎么着起来的,反正等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三分地的树被烧了。
  
  救?怎么救?又不是城市有消防车,他们只能将周边的地隔离了,不让火势蔓延,等何翠莲一家听到消息跑过来的时候,五分地的树已经烧的差不多了。
  
  “那天啊我亲眼看到的,有风,可是火就围着他家的地烧,别人家的一点火苗都没过去。”
  
  “就是可邪了,那火只把树枝全烧没了,留着光秃秃的树干后,火一下就灭了。”
  
  “那么神奇?”
  
  “可不是,我当时在场呢,我家的地离这不远,肯定要过去看着。本以为何栓家的麦子会遭殃,结果连个黄叶子的都没有。”
  
  “嗯,不知道那家是造了什么孽了,被老天惩罚了。”
  
  “就是,何翠莲仗着自己是本村人瞧不起咱们外地媳妇,平时多拽啊,报应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