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一章,小鸭子的问题

第一章,小鸭子的问题

何家庄位于和兴县的一个小村庄,何念念今年13岁,正在上初一,放学后她拿着一把小号的镰刀在野地里割草,周边是正在吃草玩耍的小鸭子。
  
  等太阳下山,天色渐渐变暗,何念念拎着小篮儿赶着十只小鸭子开始往家走。在路口拐弯的地方正巧遇到同样赶着鸭子回去的同村的大娘,两家的鸭子错不及防的被混到一起,等那位大娘走过去,何念念数了一下才八只,她赶紧将人喊住。
  
  “大娘,我家的小鸭子少了两只,你等下让我找找。”
  
  被称作大娘的妇女四十多岁,她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站住了,“那你赶紧找。”
  
  因为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何念念根据自家小鸭子的大小和毛色从那一堆小鸭子里挑了两只出来。
  
  “大娘我挑好了,谢谢。”何念念见她神色有些不耐,来不及细看赶紧说道。
  
  这位大娘没说什么赶着鸭子走了。
  
  何念念将小鸭子放下,然后继续赶着它们回家去。
  
  等第二天中午放学回来,何念念照常拿起阳台上的一盘切好的草去喂鸭子。
  
  “妈,妈你过来看。”何念念发现小鸭子出现问题了,赶紧扭头冲着在东厢房做饭的母亲喊道。
  
  “怎么了?我这忙着呢。”肖桂英手上正炒着菜呢,只能大声喊了一句,问女儿怎么了。
  
  没听到女儿回答,肖桂英怕念念那边真有事,等菜熟了赶紧盛到盘子里,然后往锅里填了一勺水,免得将锅烧干了。
  
  等出了东厢房,看到女儿蹲着趴在圈着鸭子的围栏旁,“怎么了,也不说个话,你还要不要吃饭上学了。”
  
  何念念抬头看向母亲,小脸带着委屈,眼中含着泪花,“妈,这个小鸭子是瞎子,不是咱们家那只。”
  
  本数落女儿的肖桂英看到女儿那可怜样闭上了嘴,半蹲下身子看了看小手指着的那只鸭子。
  
  圈里十只鸭子,九只都围在念念跟前争着吃草,就那一只呆呆的站在摇晃着脑袋好像在找东西吃,再看那眼睛,蒙了一层薄膜,没有别的鸭子那么透亮,果然是瞎子。
  
  昨天女儿有跟自己说找鸭子的事,本以为随便拿两只都一样,谁知道其中一个是瞎子。
  
  “算了,这是你找的,也怨不得别人,洗洗手赶紧吃饭吧,一会儿要去给你爸送饭呢。”肖桂英想了想这事不怪被人,于是督促女儿吃饭上学。
  
  何念念不甘心,“我要换回我的小鸭子,不要这只。”说着她拿起那个眼睛好似蒙了一层薄膜的鸭子,起身跑出家门。
  
  “这孩子。”肖桂英气的恨不得打她一巴掌,不过还是跟了出去,那家不是好相处的,不能让闺女吃亏。
  
  等她走到离自己不远没几分钟就到了的人家,在大门口就听到何翠莲的大嗓门。
  
  “你这臭丫头,赶紧给我滚。”
  
  “哐”肖桂英一脚踹在铁门上,“何翠莲你怎么说话呢,”肖妈妈霸气的往门口一站,双手叉腰,看着何翠莲。
  
  “妈。”何念念委屈的掉眼泪,手中还拿着那只小鸭子。
  
  “行了,回家吧,别给你大娘添乱了。”肖桂英走进来搂着女儿的肩膀说到。
  
  “我可没怎么着她,昨天是她自己挑的,我可没插手,现在想还回去没门。”被肖桂英霸气的镇住的何翠莲语气有些弱,不过还是坚持不换鸭子。
  
  “你自家养的鸭子你不知道什么样?昨天念念挑的时候你怎么不出声提醒一下说有一只鸭子是瞎的,你自己安得什么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不跟你计较你就老老实实呆着去。”肖桂英瞪了何翠莲一眼,拆穿她的谎言。
  
  何翠莲撇撇嘴,虽然她是故意的,可是挑的人可是她自己,好不容易将那只瞎子换出去了,想换回来不可能。
  
  回去的路上,何念念还是不高兴,肖妈妈拍了她的头一巴掌,“怎么那么没出息,以后不许哭,听到没。”
  
  何念念抿抿嘴巴,将眼中的泪忍回去不让它掉下来。
  
  “这个鸭子和你有缘呢,要不她家十只鸭子,怎么你就挑到它了呢,是不是?”作为亲妈,她开始忽悠女儿。
  
  “这样吗?”何念念抬头眨着大眼睛看向母亲。
  
  “是啊,所以以后你要好好照顾它,说不定啊过段时间它就能看到了呢。”亲妈继续忽悠,哎,不太好哄了,以前几岁的时候哄哄就过去了。
  
  “嗯,我会好好照顾这只小鸭子的。”何念念听到后用力点头,一下子充满了干劲。
  
  傻孩子,“行了,赶紧回去吃饭上学了,菜都凉了,你爸爸还在地里等着我送饭呢。”亲妈催促着。
  
  现在三月底大地回暖,要给小麦浇水,她家五亩地要浇一天一夜才能浇完。吃完饭要去地里帮着修水沟,改地畦。
  
  再说那只瞎眼的小鸭子一直是何念念重点关注对象,专门把它放在水槽边,单独让它吃鸭食,和草,等几天后,中午何念念拿着草和水来喂鸭子的时候,一群鸭子飞奔到鸭圈边,冲着她乱叫,她赶紧将母亲之前切成小段的草扔进去,把水放到另一边的水槽。
  
  咦?等她想单独喂那只特殊的鸭子时,她发现小鸭子都围在一起吃东西,那个平时呆呆的立在中间很特殊的小家伙不在了。
  
  何念念从里面找了找,将那只被特殊对待的小鸭子找出来,当看到那双灵动的眼睛时,何念念很吃惊,她再三确认这就是那只鸭子,它的左边的翅膀尖有个大的黑点,没错。
  
  “妈,妈。”何念念朝着做饭的母亲大声喊。
  
  “你又怎么了?”肖桂英示意老公何浩接手手中的铲子,用围裙擦了擦手,朝着闺女走了过来。
  
  “妈,你看,好了。”何念念惊喜的跟母亲说到,将手中的小鸭子举的高高的。
  
  肖桂英看了看,发现它眼中那层薄膜消失了,以前到没碰到过类似的事情,“嗯,不是说了吗,你和它有缘,看吧,它的眼睛不是好了吗?”
  
  “妈,你是说因为我它的眼睛才好的?”何念念有些紧张的看着母亲,希望得到答案。
  
  “你傻不傻,赶紧吃饭,”肖桂英将女儿手中的鸭子放进鸭圈里,拉着她去洗手。
  
  嘿嘿,被说成傻的何念念高兴的傻笑。
  
  这一天下午放学回来,何念念在河道边看到何翠莲大娘在路边种树,自从上回那件事,她见了她的面都不在叫人了。不过小鸭子眼睛好了,她很开心,对着道边挖坑的人喊了一声大娘。
  
  “哎呦,”专心挖土的何翠莲被吓了一跳,差点把铁锹扔了,“喊什么喊,没见过人啊,赶紧走。”何翠莲气的低声呵斥她。
  
  何念念撇了下嘴巴,哼了一声离开了。
  
  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将这事和父母说了,表示自己不开心了,需要哄哄。
  
  “老何,不是说河边私人不许栽树了吗?”肖妈妈想了想问何爸爸。
  
  “嗯,通知下来半个多月了,说以后河边是公家的,只有村支部那边才能种树。”何爸爸一边吃一边说道。
  
  何念念见父母不安慰她,一个人闷闷的吃东西。
  
  “这事不要对外说知道吗,跟家里说说就算了。”肖妈妈嘱咐闺女。
  
  “哦。”她闷闷的回着,跟你们说都不哄哄我,跟别人说人家更不会理我了,我说什么啊。
  
  肖妈妈给女儿加她爱吃的菜,才见女儿露出了笑脸,真好哄,傻闺女。
  
  谁知才过了两天,何翠莲找上门来骂何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