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邪王独宠:特工狂妃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犯桃花

第一百五十一章 犯桃花

  不过看着面前笑颜如花的女人,暗夜心里特别满足,随即脑子里想过南宫瀚说的话,垂首,眼里闪过一丝难过。
  
    不多时,马车停到了庙前。云烟面带欢喜的下了车。一不小心被树根给绊倒了,在一旁的暗夜眼疾手快将其扶起,眸子里涌过一丝担忧。
  
    “谢谢,若不是你恐怕我就摔着了。”站起身,调整了下自个儿的心情,云烟带笑站起身来。
  
    随即,站离了暗夜,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见她如此快的离开自己,语气又如此生疏,暗夜苦笑,他明白自己要认清自己的位置。
  
    除掉这个小插曲,他们相处的倒也是和睦的。
  
    云烟玉足踏入庙内,一股檀香味迎面而来,不禁微微皱眉,双手闭合,鞠了几个躬。
  
    而随着她一同入内的暗夜,则跟着她做了同样的动作,眼眸偷偷瞥了眼她,心里倒也满足。
  
    方丈大师双手闭合,迎面走来,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暗夜,抿了抿唇。
  
    “施主,您烧香拜佛完后,请来厅内内。”方丈微微弯腰,恭敬的说道。
  
    言罢,转身款款离去。
  
    在一旁站着的暗夜,挡在她面前,面无表情:“您不能进去,主子有吩咐,您不能乱走。”
  
    云烟眉头微皱:“这儿是佛门之地。”
  
    闻言,暗夜抿了抿唇,默默退开。他其实也知道,只是他不喜欢方丈方才的打量,总感觉方丈对于他不太喜爱。
  
    见他退到一旁了,云烟才算是满意,走到前面,上了香,跪在软塌上,反复拜了几次。身后的暗夜不信这些,但见她这样做,也跟着学了。
  
    随后,云烟快步走进小厅内,身后的暗夜随之进去,却被拦住了。
  
    “施主,方丈只让姑娘一人进去了,您不能进去。”小和尚恭敬的说道。
  
    虽然心里不爽,但却不想给云烟找来麻烦,漆黑的眸子往里边瞧了眼,随即站在外边。
  
    厅内
  
    云烟恭敬的站在方丈面前,抬眸。而方丈则紧闭双眸,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手里盘着佛珠。
  
    不多时,方丈睁开双眸,瞧见云烟,站起身,微微鞠躬:“让施主久等了。”说完,开始替云烟算了起来。
  
    看着正紧闭双眸,念念有词,跪在佛主前的方丈。云烟不禁咬唇,她倒是有些紧张了。
  
    “施主近来会犯桃花,桃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方丈站起身,不带一丝情感的告知道。
  
    桃花云烟瞳仁不禁放大,她如今又何来的桃花,都已然是有夫之妇了。
  
    瞧见她眸中的不相信,方丈露出一丝笑容:“那朵桃花倒也吉利,会给施主带来不少好处。不过,有时可能会让施主陷入苦恼。”
  
    想要清楚的知道那朵桃花到底是何人,她好避开,云烟正欲开口,却被方丈阻止了。
  
    “此事为天机,不方便告知,不过您可以靠自己观察而得知。”方丈开口,带有歉意的说道。
  
    又陆续讲了些佛学上的东西,云烟总算是与方丈聊完了。站起身,带有感谢的说道:“今日谢过方丈了。”
  
    言罢,快步出了厅门,她一出现暗夜便迎面而来,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她,见她无事,心下的石头落了下来。
  
    云烟坐到马车上,看着窗外,咬了咬唇,一副不解的模样。
  
    “主子,您可是有何事需要解答”见她那副样子,暗夜不禁出声询问。
  
    对上他的眼眸,倒也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倾诉对象,开口道:“方丈言我近日犯桃花,可是我这个有夫之妇又怎么可能会有桃花呢?但这方丈倒也是个出了名的厉害,应是不会说假的了。”
  
    闻言,暗夜心里咯噔一声,转过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得不到答案的云烟也不恼,转头看着窗外,瞥见好久未曾吃过的冰糖葫芦,眼眸里出现了期待。
  
    “停下,我要去买冰糖葫芦。”云烟忙喊道,随即正欲要下马车。
  
    “主子,您在里边等着,暗夜去给您买来。”暗夜拦下了她,连忙说道。
  
    见他要去帮自个儿买,点了点头,随即坐回了马车里。
  
    不多时,暗夜拿着冰糖葫芦出现了,将帘子拉开,将冰糖葫芦递过去。
  
    接过冰糖葫芦,眼睛放光,吃了起来。一脸满足,时不时还舔舔自己的嘴唇,上边有冰糖葫芦的残留。
  
    看着这幅模样的云烟,暗夜的心一下子就化了,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嘟囔了声:“真是傻的可爱。”
  
    正吃着冰糖葫芦的云烟听到了他说话,却没有听清具体说的是何事,不禁微微皱眉,眼里带有着询问。
  
    摇了摇头,暗夜耳朵微微泛红,他不敢说,也不能说。
  
    回到宫中,南宫瀚早早便在宫外等着云烟一众人。
  
    “十七,我回来了。”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的模样,一股熟悉的清香便入了鼻,将她抱入怀中,温柔的笑了笑。
  
    “才不见几个时辰,十七便对我如此温柔了,可是想我了?”从他的怀中探出一个眼睛,笑嘻嘻的询问。
  
    对上她的眸子,南宫瀚勾唇一笑,揉了揉她的青丝:“你想我了没?若是没有,又岂能让我想你。”
  
    云烟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生着闷气。
  
    在旁人的眼中,这一对是金童玉女,可是极配的。
  
    不过在暗夜的眼里,这一幕显得如此的刺眼。他在暗中看着两人,不知觉中嘴唇的皮已然被他咬破了。
  
    感到一丝疼痛,才发觉自己被自己给咬伤了,摇了摇头控制自己不要再想那些事情。
  
    “父王,身体可比这些奏折重要多了,您要多在意下身体。”替他按摩,云烟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见云烟如此懂事,云德欣慰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背:“你有操心本王这心,本王就已然感动了。”
  
    云德已然连续半个月将徐公公送来的粥给喝了下去,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每日都会咳嗽,偶尔还能吐出血。这些,云德都没有告知云烟他们,生怕他们担心自己,而耽误了做其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