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带个惩戒去聊斋 > 255、魇之驱逐

  随着这教室的门被关上,这一间鬼教室内瞬间传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一只苍白带有尸斑的人手妄图伸出来,然而只能抓到教室的门。
  
  砰!砰!砰!那只那带有尸斑的手似乎在砸门,但这扇被鬼虚划出来的门在逐渐消失,那撞门声也随之不见了。
  
  两个鬼面面相觑。
  
  一个一张脸缺少脸皮,露出褐红色的肌肉纹理,一个七窍流血,死法倒是颇有些隆庆王爷的样子,只不过隆庆王爷应该要比这个鬼体面多了,因为这个鬼的后脑勺,是凹陷下去的,似乎是因为被什么钝器给砸死的。
  
  于是,另一个鬼再次虚划一下。
  
  第二扇门出现。
  
  里头却是一家医院的某间病房,随着门被打开,冷气扑面而来。
  
  这扇门出现的突兀,直接出现在卓景宁跟前。
  
  卓景宁面无表情,他走了进去,说声对不起走错了,便退出来,这扇门随之关闭。
  
  这第二扇门,如果强行关上,会触发里面鬼魂的杀人条件。
  
  两个鬼转身就走。
  
  卓景宁目光一转,随之跟上去,但才走两步,却发现自己突然身处一条黑色的街道上,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家旅馆,旅馆的门还开着,有微弱的灯光从里头照出来,成了这地方唯一的光源。
  
  看着这家旅馆,卓景宁的目光有些古怪,他走过去,直接进了这家旅馆。
  
  昏暗的灯光下,一名满脸老年斑的老头抬起了头,问他:“你要住店吗?这里不久前死了人,你要小心一点。”
  
  卓景宁看着老头,缓缓摇了摇头。
  
  而这时,一道白色身影一闪而逝。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美貌女子,从里屋的走廊穿过。
  
  卓景宁眼中的古怪之色消去,他叹口气:“看来你们是没点就业压力啊,这么久了,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满脸老年斑的老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然后,眼前的景色突然再度生出变化。
  
  卓景宁发现自己一转眼就在电梯里,而电梯正在上升。
  
  电梯门开了。
  
  外面,有阳光照进来。
  
  卓景宁走出去。
  
  电梯门立马关上,运转的声音传出,这电梯似乎又下去了。
  
  卓景宁看了看四周,然后走出去,一直走到了外面,才看一眼天上的太阳,就发现自己此时站在一条正常的街道上,很热闹。
  
  环境变化的非常突兀。
  
  卓景宁这下确定了,自己是被阴间秀场给“扔”出来了,不仅如此,这条无常路似乎对他还永久关闭了。
  
  卓景宁试了一下,他果然找不到无常路了。
  
  咧了咧嘴角,卓景宁想到了自己在聊斋世界里的表现。
  
  自身的体质,在聊斋世界,最多也就快速恢复能力最出彩,十七层强化后,他尽管没有试过,但按照每一次体质+1,恢复能力都会加强一些,恐怕现在就算有人给他一剑,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伤口结痂,然后人完全恢复,半点伤势也看不到。
  
  但在这现实世界呢?
  
  魇在这个伪界的投影,居然拿他无可奈何了……
  
  虽说投影过来的,可能连本体百分之一的力量也没有,但也足以说明,他的体质,在聊斋世界,被压制的有多惨了。
  
  不过魇的投影给赶出来了,甚至现在连无常路也无法进去了,卓景宁不由一脸惋惜,要早知道这样,他就先跟那个鬼借点钱了。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在现实世界,只能被虐。但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可以虐鬼了,卓景宁一下子对这现实世界起了兴趣,准备在这里多待一阵子。
  
  不过没几天,卓景宁便放弃了这个想法,离开了现实世界,跑聊斋世界去了。
  
  因为他之前剩下来的钱,花完了。
  
  有钱,活得好。
  
  速来安分守己的卓景宁,也不想通过不正当手段谋取利益,虽说他特意买了本法律书,但他只是为了了解下那些事情不能做,真不是想看看有什么获取暴利的法子。
  
  ……
  
  卓景宁将黑城县太爷官印收好,这可是个好东西。此外,他的目光在不停地打量这县衙。
  
  毫无疑问,这座黑城,很不一般。
  
  只从根据他的体质,生成两个黑城郎将,便能看出来了。
  
  不愧是能将鬼神化身留在这里,无法复活,最终只能沦为尸体等待狼城城主另外两大化身到来的诡异之地。
  
  一位族位鬼神,有三个化身,等于是一分为三。
  
  各自为政,又互为本体。
  
  成为鬼神后,实力强弱一般是通过掌握的天地权柄来区分的,不过想要掌握天地权柄很难,在成为鬼神之时掌握几种天地权柄,那么今后都只能是这几种。
  
  甚至同一种天地权柄,还有不少鬼神互相争夺。
  
  所以,这成为族位鬼神,一分为三,将战力提升三倍,是不二的提升实力之法。
  
  自从卓景宁进入黑城县衙,黑城中的鬼,几乎都在关注这里。
  
  而当那两只石狮子化为新的郎将后,黑城中的鬼,无一不惊惧无比。黑师爷曾经妄图执掌县太爷官印,石狮子化作两个俸官,实力不算弱,但难入黑师爷的眼,后来为了避嫌,就干脆了放弃了执掌这县太爷官印,将它重新放回黑城县衙。
  
  反正这东西在当时的黑师爷看来,这早晚都是他的。
  
  “不愧是轻易灭杀了黑师爷的。”那名俸官呢喃自语,在看到两石狮子化作新的郎将,进入县衙后没一会儿,朝着他住的阴阳宅赶来后,心中就有了主意。
  
  他走出门迎接,见到百鬼夜行两名郎将,便说道:“见过两位郎将,可是大老爷寻我?”
  
  他直接称呼卓景宁为大老爷,这是投靠之意。
  
  “正是,还请跟我们走一趟。”百鬼夜行两郎将目光有些呆滞,他们本身并不是鬼,而是死物所化,尽管言语灵动,看似有意识,但其实并不具备真正的思维能力。
  
  这俸官点头。
  
  他可不傻,结合他所知道的,他提出将县太爷官印交给卓景宁那一刻,在这黑城内就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想清楚这一点,卓景宁又来找他,那么为什么不投靠卓景宁呢?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