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星武战帝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秦处墨

第四百九十一章 秦处墨

“不,不是。”护
  
  卫摇头,然后振奋道:“小少爷他太厉害了,实在是让我们扬眉吐气,畅快得很。”
  
  秦山先是松了口气,随后就奇道:“究竟怎么回事?”
  
  “小少爷逼的张鸣废掉罗阳宗两名真传弟子,随后还让张鸣把欠他的九亿还给他……”那
  
  护卫立即将他所知的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张鸣被李青石逼迫,废掉王铮和叶青冥,还获得价值九亿星石的神秘古印。
  
  之后突生变故,无数星兽出现,令场面陷入混乱,还有十几个黑衣人,要对李青石图谋不轨。却
  
  不料,最终的结果是,李青石安然无恙,纳兰德和那些神秘黑衣人却都死了。而
  
  最后李青石离开时,张鸣还被气的当众吐血。
  
  听完,秦山和杨红玉不禁面面相觑。之
  
  前听的过程中,他们可谓是惊心动魄,直到得到结果,才完全放下心。
  
  与此同时,他们对李青石在此事中展现的能力,是真的感到意外。
  
  “哼,这些星兽的突然出现,肯定是张鸣搞的鬼,他给石头那枚古印,就是不怀好意。”杨
  
  红玉冷着脸道:“不过石头机智过人,可谓是将计就计,把张鸣玩弄股掌之间。”
  
  秦山心中也是老怀欣慰。任
  
  那张鸣奸猾似贼,心机阴沉,还不是被他的外孙耍的团团转,最终赔了夫人又折兵。尽
  
  管内心得意,秦山脸上却是不满道:“尽是些小聪明,却不知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真要出了事,这小子后悔都来不及。”他
  
  是真的心有余悸。
  
  若李青石出了事,他压根不知该如何是好。“
  
  夫人,以前我们不在也就罢了,现在我们既然来了,一定要看顾好这小子。”
  
  秦山看向杨红玉道:“等会这小子回来,千万不能夸他,免得他尾巴翘上天,以后变本加厉,我们要好好训斥他。”“
  
  老爷说的有理。”杨
  
  红玉深以为然的说道。她
  
  同样不愿看到李青石去冒险。
  
  李青石不知两老的讨论,当他回到李府时,看到的就是秦山严肃的表情。“
  
  姥爷?”
  
  他不由诧异道。
  
  “石头,姥爷我听说你很能耐,把张鸣都玩弄于股掌之间?”秦
  
  山阴阳怪气的说道。
  
  李青石眨了眨眼。
  
  这语气,明显不对劲啊。换
  
  做寻常少年,恐怕猜不到这老人的心思。但
  
  李青石两世为人,念头一转就明白了缘由。顿
  
  时,他心中就涌现一阵感动,立即道:“姥爷,今日之事,是我鲁莽了。”秦
  
  山微怔。本
  
  来在他预想中,像李青石这年纪,肯定年少气盛,加上天赋强大,估计更加狂傲。
  
  这样的话,他定要借机好好训斥教导。哪
  
  想到,李青石的态度会这么谦逊。
  
  他原本汹涌的气势,霎时就弱了五成。
  
  不过他不愿前功尽弃,仍板着脸:“你也知道你鲁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今天你是赢了张鸣,但你能保证,你永远不会出错?
  
  一旦出错,你可曾想过后果……”
  
  “你这老头子,说话就说话,干嘛这么凶?”
  
  不等秦山继续说下去,杨红玉已站出来,眼眶发红,满脸心疼的对李青石道:“石头,不要理会你姥爷,他这人就是铁心肠,你要是觉得委屈,尽管告诉姥姥,姥姥替你骂他。”
  
  之前,她的确是打算和秦山一起训斥李青石。
  
  可见李青石这么谦逊懂事,她的心立即就揪了起来。寻
  
  常这个年纪的少年,都是轻狂得很,处处要让家族为之担忧。
  
  李青石却相反,实在太成熟稳重。
  
  越是这样,杨红玉越是心疼。
  
  天赋这东西是天生的,但成熟稳重,只有通过后天经历才能磨砺出来。
  
  她实在难以想象,这位外孙这些年究竟经历了多少磨难,才让他拥有堪比那些老狐狸的心境。“
  
  咳咳咳……”秦
  
  山一阵干咳,对杨红玉彻底无语。之
  
  前答应的好好的是你,现在站出来唱反戏的也是你。你
  
  都这样说了,我还怎么继续训导外孙。这
  
  时,杨红玉也反应过来,脸不由一红,连忙又正色道:“石头,你姥爷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他话不好听,但李却不糙,你今后切记不能去冒险。”“
  
  是。”
  
  李青石微笑。
  
  “在外面应付张鸣那种老贼,你肯定元气大损了吧?”
  
  杨红玉的脸只是板了一会,转瞬又慈爱道:“来,姥姥给你炖了只金眼灵龟,替你好好补补。”秦
  
  山眼睛都红了。这
  
  金眼灵龟,是只千年星兽,绝世美味。他
  
  已嘴馋了好几年,结果杨红玉硬是不给他吃。
  
  如今倒好,换成李青石,都不用开口,杨红玉就主动拿出来炖掉。
  
  李府一座宅院内。
  
  一名身材肥胖的少年,正在这习武。偶
  
  尔有路过的秦家老一辈人,看向这少年的目光,都充满慈爱。
  
  秦山老来得子,五十岁时诞生一儿子。这
  
  少年,正是秦山的独苗儿子秦处墨,如今十五岁。
  
  按道理说,秦山是星尊,秦处墨享用秦家的雄厚资源,以及星尊的指点,在武道上应该会有很大成就。
  
  可惜,秦处墨自幼就对习武不感兴趣。如
  
  果他哪天在习武,那肯定是被秦山逼的。
  
  此刻就听秦处墨叹道:“沈先生,像别人家的世家弟子,那都是鲜衣怒马,日夜笙歌,为何我却这么命苦,没法享受生活也就罢了,还天天要被爹娘虐待?”
  
  在他对着,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名沈南武,是秦处墨的武道老师。
  
  秦山毕竟是秦家族长,不可能每天督导秦处墨练武。
  
  所以,平日秦处墨的武道修炼,都是由武道老师来教导。
  
  对秦处墨的抱怨,他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哎,其实以前还好,虽然我爹对我不好,但起码每天都会来看下我。”秦
  
  处墨继续道:“最近不知怎地,他连看都不来看我了,这种无视才是真正的悲哀啊。”
  
  沈南武知道,秦山之所以最近没来看秦处墨,是因为秦家太忙。秦
  
  家刚被逐出观星阁,搬迁到这恒山府,不知有多少事等着秦山处理,后者自然无暇关注秦处墨。
  
  不过,沈南武没有告诉秦处墨真相。
  
  反而他目光一闪,道:“这件事,其实我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