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神厨王妃的专情王爷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准备关门的田东南听了这话,关门的手又停了下来,那双即便是在黑夜里也依旧很亮的眸子盯着他们,说:“你说的是真的?”
  张翠儿是情急之下说出来这样的话的,原本她只是想逼着田东南就范,可是现在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是想说不是的,可是她已经说了这样的话,那个小贱人似乎也是有意同意的,她也不好再收回了。
  张翠儿还没有考虑好要说什么,站在一边的田成元现在开口了,说:“那当然是了,你现在给我们三百两,我们就两清了,以后我们两家就当谁也不认识谁。”
  张翠儿既然自己下不定这个决心,那他就自己来,老是这样婆婆妈妈罗里吧嗦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睡觉,他现在都快要困死了。
  “你呢?你也是这个意思?”田东南看了一眼田成元,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张翠儿身上,她又不傻,她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里当家做主的不是田成元,而是张翠儿。
  那田成元说的这话自然是不算数的,要张翠儿说了才算数。
  张翠儿看了一眼田东南,最后无奈的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你给钱吧!”
  说着张翠儿就伸出手来了。
  田东南说:“行啊,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再不表现出一点儿诚意来,那我就太不是人了。”顿了顿从身上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拿在手中,看着钱袋子出来的时候张翠儿和田成元两个人那冒着精光的眼神,说:“我现在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银子,都在钱庄里放着,这是五十两银子,你们先拿着,等我明天把剩下的二百五十两从钱庄里拿出来再给你们。”
  张翠儿和田成元两个人满心满眼都是那五十两银子,他们这村里的人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啊,就说三十两也没有见过啊!
  田东南就要把手里的钱袋子给他们俩人。
  张翠儿和田成元两个人同时伸手去拿,但是手到半空中的时候,张翠儿突然的拍了一下田成元的手,田成元立即就明白了她什么意思,脸上的高兴也随之没有了,更是把手收了回来。
  张翠儿就要拿到那五十两银子的时候,田东南突然的把银子给收了回来,张翠儿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像是那钱是自己的被别人抢了去一样的恶心。
  张翠儿感觉田东南在戏耍自己,生气的说:“你耍我?!”
  田东南摸摸那五十两银子,爱搭不理的跟张翠儿,说:“当然不是了,我都把钱拿出了怎么可能会不给你,”她抬头看着她,说:“再说了,你们两个大人在这里,难道还怕我一个小姑娘吗?”
  张翠儿想了想倒也是的,毕竟他们两个人的,田东南要真的是不给的话,那他们抢就好了。
  田成元听出来这田东南话里有话,现在把五十两银子收回来怕是有什么条件,说:“那你说你想干什么?”
  田东南笑了一下,说:“银子我自然是能给你们的,但是我要明天我把剩下的二百五十两银子给你们之前,你们一家五口每个人给我写个保证书,保证你们以后再也不能来打搅我。”
  田东南把五十两银子又拿到他们面前,让他们看的见却摸不着,说:“到时候你们的保证书一交到我手里,那我也会很痛快的把银子给你们的。”
  张翠儿和田成元两个人互相的看了一眼,虽然说以后田东南可能会更加的有钱,但是说不准以后有钱了,那就直接去外边了,亦或者是买了好些个家仆或者是保镖,防着他们,到那时候就算田东南有很多的钱,那他们也不会向现在一样这么顺利要钱的。
  张翠儿和田成元两个人点点头,他们的想法一致,于是就听张翠儿,说:“那好,我们同意你的条件。”
  田东南的嘴角上翘,说:“既然你们这么爽快,那我也不能墨迹啊,”说着田东南把手里的五十两银子扔给了张翠儿,说:“这是五十两银子,你数数吧。”
  张翠儿接着手上那些沉甸甸又白乎乎的银子,脸上简直是无法形容出来的表情,仿佛只要有了钱,那田羽儿的脸成了什么样子好像都跟她无关了,更是不记得当初来这里是要来干什么的。
  不光是张翠儿,田成元看着那白花花的银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口水都快留下来了,他手有些颤抖不敢相信的指着张翠儿怀里的银子,说:“娘,这,这就是,就是五十两银子吗?”
  太震撼了吧?!
  张翠儿点点头,想起来这是在外边,又夜深了,怕突然有人冷不丁的出来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银子给抢走。
  于是连忙把袋子口给缩起来,抬眸就看见田成元那个表情了,啧啧的嫌弃了一下,说:“你看看你那个样子,活像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把口水给我擦干净了!”其实不光是田成元,张翠儿自己也没有比田成元好到哪里去。
  张翠儿顿了顿又说:“明天咱们还有二百五十两要到手呢,你现在就为这五十两银子流口水了,那你明天看见那二百五十两银子还不得高兴晕过去啊!”
  “娘教训的是,教训的是。”田成元想了想,张翠儿说的这话也不无道理。
  田东南看着张翠儿和田成元两个人那个样子,眸子里全都是嘲笑和不屑,最后砰的一声把门重新给锁上了。
  田成元和张翠儿两个人因为刚刚田东南关门的声音而吓了一跳,他们这次倒是没有因为田东南弄出来这么大的动作而怎么样,反而是心情舒畅的很,毕竟这么多银子在手,谁会心情不好呢?
  张翠儿见田东南都回去了,事情也谈妥了,那么他们也不在这里多逗留了,于是抱着五十两银子说:“成元啊,咱们回去吧。”
  田成元点点头,说:“嗯嗯,回去回去,娘你小心脚下,我背着你回去。”如果说他刚刚想要回去是因为他困了想要睡觉了,但是现在想要回去就是因为想回去仔仔细细的数一数这五十两银子。
  等田东南家门口没有人了之后,从暗处出来了一个人,接着月光她翻上了墙头,看着熟悉的院子以及屋子内田东南翻身上床的身影。
  阿七说道:“真是的,要不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看看你怎么样子了,他们在镇上的时候我早就把他们给弄了……也不至于你花费五十两银子啊。”
  其实张天带着田羽儿来镇上看病的时候,她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的,本来是没有打算要帮忙的,毕竟她是殿下拍来保护田东南的,又不是保护他们的。
  准备走的时候却无意间听见了张天和那大夫的谈话,她这才知道,病床上躺着脸成了那个样子的原来是田羽儿,而且还是田东南动的手。
  她在人多杂乱的时候看了一眼,好家伙,田羽儿那原本漂亮的脸蛋,如今也不成人样了。
  后来听见大夫的解释之后,阿七在心底里对田东南又赞赏了一层。
  再后来就是现在了,她来了这里。
  阿七在墙头上长叹一声,看着田东南屋子的方向,说:“你要保护好你自己啊……”
  说完了这一句之后,阿七一个翻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
  张翠儿和田成元回去就把这事情告诉了田羽儿和李桃花,虽然田东东不在这里,但是他也偷听到了。
  得知这个事情后,李桃花和田东东的脸上是喜悦,但唯独田羽儿的脸上是不太好的。
  张翠儿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先让他们几个人回自己房间里写田东南要的保证书去,田成元给她使眼神,意思是得赶紧劝一下田羽儿,让她也写一份,要不然就算全家里的人都写,她不写的话,那剩下的银子谁也别想拿到。
  张翠儿点点头示意她知道,田成元见她这个样子,才放心的领着李桃花和田东东出去了。
  转眼间,就剩下了田羽儿和她两个人在这里。
  张翠儿安慰她,说:“羽儿,娘也知道你因为脸变成了这个样子而心里不好受,可是你不是说杨大夫给你说了吗?等你敷药喝药一个月之后,脸上也就会好的啊。”
  顿了顿,张翠儿的目光忍不住的又看着那五十两银子,说:“到时候,咱们银子也有了,你的脸也好了,咱们以后就算是不当皇后,就有了一百两银子,你说你将来还愁什么呢?”
  田羽儿皱眉,说:“可是娘,那我这张脸要是不好呢?我就得只能得了这些银子是吗?”说着就把桌上五十两的银子给推到了地上。
  张翠儿有些生气了,她连忙把银子捡起来,说:“羽儿,你真是糊涂!”
  田羽儿听了张翠儿的话,也恼怒了起来,本来她脸上成了这个样子她就生气的很,现在正是易燃易爆咋的时候,说:“我糊涂?娘你说我糊涂?这些银子可是用我的美貌换来的啊!我以后要是做了皇后到时候给你的钱不比现在要多吗?!”
  “娘,你去之前你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你要帮我把田东南的脸弄成比我这个样子还要严重,可是你呢?你没有,你根本就没有,你骗了我!”
  张翠儿解释,说:“羽儿,娘怎么就骗你了?娘要是真的心里没有你,我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去找那个小贱人的麻烦?你成了这个样子我不是心肝都在疼吗。”
  田羽儿眼睛红红的抬头看着她,说:“可是呢?你口口声声的说你最爱我了,你不还是把我给卖了吗?不还是拿了那个贱人的钱吗?她脸上不还是完好如初吗?”
  张翠儿深呼吸一下,她已经没有耐心劝解她了,她的脸冷了下来,说:“那你想怎么样?你说。”
  田羽儿说:“我想怎么样,难道娘你不知道啊?还要我说几次你才知道?”
  张翠儿大吼一声说:“够了!”
  田羽儿看着张翠儿这个样子愣了一下,张翠儿在田羽儿的面前从来都是温温柔柔的就算是用计策害田东南的时候也是一副温柔的样子,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个样子一样。
  田羽儿被张翠儿这么一吼,眼睛里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留下来了,语气里满是委屈,说:“娘,你居然吼我?这是你第一次吼我?而且居然还是为了田东南那个小贱人?!”
  张翠儿刚刚一时间也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脾气,也没有想到会吼田羽儿,现在反应过来,她都愣住了,半晌才看着田羽儿,说:“羽儿,你听娘说,娘刚刚不是故意要吼你的,更不是为了那个小贱人而吼你的……”
  田羽儿甩开张翠儿放在她胳膊上的手,她眼泪婆娑的说:“你放开我,你说的话我都不会再相信了,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你以后就跟着这银子过吧,你再也不是我娘了!”说完了之后,就摔门而出了。
  田成元早就把保证书都写好了,拿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准备交给张翠儿,更多的是想听听田羽儿到底怎么样了,答应没答应,可是刚刚到这里就瞧见哭着跑出来的田羽儿。
  他就算不知道结果但是看这个样子也多少猜到了一点儿,田羽儿没有写。
  不管她有没有写,就算是伪造一份出来也是可以的,田成元想着,就进屋了,看着同样脸上流泪的张翠儿,他走过去,把保证书放在桌子上,说:“娘,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羽儿惹您生气了?”说着就转身拿着毛巾湿了一下水,转身递给了张翠儿,说:“娘,先擦一擦脸上的泪。”
  张翠儿接过田成元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着地面上,说:“还是你孝顺,知道娘哭了第一个毛巾过来,你再瞧瞧羽儿,她不但不理解我为她操的心,也不明白我的苦心,我就没有她那个女儿!”
  田成元脸上一喜,瞬间就掩饰没有了,说:“娘,羽儿的脸成了那个样子,情绪化也是正常的,您不要生她的气,一会儿等她消消气我去跟她说一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