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神厨王妃的专情王爷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


  虽然屋子里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能借着月光看见床上田东南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是的,虽然灯灭了把衣物全部都脱了上床,但是却辗转反侧一直没有睡着。
  田东南不是在苦恼现在正在门外叫骂的张翠儿和田羽儿的事情,她是闭上眼睛眼前就自动浮现出阿悬的模样。
  好几次都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她现在不敢睡了。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这样子过,现在想想原因应该是昨天晚上能睡的那么安稳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哭累了,脑子里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去想什么格外的事情了。
  “小贱人!我知道你在里边,你给我出来!!”
  张翠儿的大嗓门以及哐哐哐拍门的声音。
  田东南翻来覆去反正是睡不着,再加上她现在也是无聊没有什么事儿做,索性就从床上坐起来穿了衣服。
  她准备去会会张翠儿。
  张翠儿拍门拍了好一阵子,手心都拍肿了,喊的嗓子也快要喊哑了,她不得不停一下缓缓劲儿再接着骂人。
  张翠儿刚坐下,说:“成元啊,娘歇息一会儿,你来拍,你来接着喊,我就不相信这么大的声音那个小贱人能不醒!”
  田成元都快瞌睡在这里了,但是张翠儿这么说,他皱眉劝道:“娘啊,都这么晚了,咱们还是先回去睡觉吧,别一会儿把大家伙儿都给吵醒了,人家跟咱们可没有什么仇的……”
  原本田成元就没有想他说这么一番话就能把张翠儿给劝回去,但是他说不说跟她要不要听他的话是两码事儿,所以田成元一合计,还是说了。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张翠儿会像现在这样这么的生气,她看着田成元,说:“成元,从刚来的时候你就这么说,你是不是不想给你妹妹报仇了?你是不是就想你妹妹一辈子就顶着那一张脸生活一辈子?还是说你根本就心里没有你这个亲妹妹?!”
  田成元愣了一下,他真是冤枉啊,他连忙皱眉说:“娘,天地良心啊,这些年来我对妹妹怎么样你也是看在眼里的啊,我真的没有那么相爱……”
  张翠儿就是现在再怎么生田成元的气,但是他始终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既然说都说了,也没有必要再怎么样了。
  张翠儿摆摆手,说:“不说这个了,咱们俩要是因为这个事情在这小贱人的门前吵起来还不知道门内的那个小贱人怎么捂着嘴巴偷笑呢。”顿了顿说:“你继续拍门吧。”
  田成元点点头,只能认命的拍门了,他刚抬起手准备敲门的时候,木头材质的门突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张翠儿背对着门,所以是没有看见的,但是田成元却是正对着门的,突然的门开了让他吓的往后倒退了一步,说:“娘……娘,娘啊!”
  张翠儿看了田成元那满脸受惊吓的样子,没有好气儿的说:“你鬼叫什么?你娘我还没有咽气儿呢!”
  张翠儿转头过去看着田成元脸上那不正常的脸色,于是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了,但是一看,让她也吓了一跳。
  门开了,田东南就站在门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用着这双阴森的眼睛看着他们,若是放在白日里是没有什么的,充其量他们只是会觉得她是不好接近的。
  可是现在是不一样的,这月黑风高夜身边的人都不是很能看的清楚,再加上田东南的突然出现,这才是真的把他们两个人吓到的原因。
  张翠儿眼睛定了定,看清楚了是田东南那个小贱人,不是什么别的东西之后,气愤的指着田东南,说:“你有病啊!三更半夜装鬼吓唬人啊?!”
  田东南把开了一半的门给打开了,斜眼看着惊魂未定的张翠儿,说:“我有病?你跑到我家门口里大喊骂我,还拍门,我不过就是来开一下门而已,你说到底是谁有病啊?”
  张翠儿被田东南的这一番话给说着噎住了,这要是放在平日里她是不会就这么简单的被噎住的,但是现在已经是很晚了,她也很累了,脑子多少也有些混沌了,所以才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田东南见她不说话,于是把门推的更加的大了一些,好似是在欢迎他们一般,但是她又靠在门框上又一副谁都不准进的样子,说:“不说话?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了之后转身回去了,正当田东南关门的时候,张翠儿突然的用手抵住了门框,说:“我当然是找你有事儿的,你既然出来了,关于羽儿的事情你要是不给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
  张翠儿用力推着门框,田东南也无力去跟她在这上边较劲,手一抬就离开了扶着大门的手,双手环胸,说:“行啊,你想让我给你一个什么满意的结果,或者说你想让我怎么做?”
  张翠儿哪里知道田东南会突然的松开手,于是一个踉跄差点儿就摔了个狗吃屎,不过还好她身后的田成元眼疾手快又一次的把张翠儿给及时的扶稳了。
  刚刚那差一点儿跌倒,她心里是有火气的,但是后来听了田东南居然态度这么的好,于是也就不计较刚刚的事情了。
  张翠儿站稳了,咳咳了两声,摆出个像是了不起的人物一样,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啊?”
  田成元推了推张翠儿,示意她现在的天色都很晚了,不要再拐弯抹角的说了,还是直接说吧。
  张翠儿懂他的意思,于是重新看着田东南,说:“那你听着,我要你赔偿羽儿一千两银子,除此之外还要你给羽儿当丫鬟当一年,否则的话,我还是会去告你的。”
  张翠儿说完了这些话,田东南眸子里没有半点儿的波澜,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她,半晌突然的笑了起来。
  张翠儿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而且在这月黑风高的晚上这么的笑,还怪渗人的,她说:“你笑什么笑?你是疯了?”
  “这几天来,我还是头一次笑起来,呵,”田东南笑了好一阵儿才收敛了小声,一双眸子看着张翠儿,说:“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那么多的钱,而且我也不会去给田羽儿当丫鬟的。你要是想告我,尽管去告吧。”
  说着就要把门给关上了。
  张翠儿站在原地愣了一下,但是田成元上去拦住了田东南,说:“没有一千两,那给你折中,你五百两还是有的吧?”虽然说让田东南这个小贱人来给羽儿当丫鬟,到时候他们可以欺负她,但是转念一想田东南别到时候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害他们一家,于是就忍痛说:“你也不用来给羽儿当丫鬟,你就给五百两银子就行了,这件事儿就算是了了。”
  张翠儿原本还在考虑跟田东南要多少钱来着,但是现在田成元突然的这么说,而且还上来就直接砍了一半来,瞬间她就生气了,伸手打了他一拳,说: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这一拳张翠儿用的力气还算不小,一下子就把田成元锤到了一边去。
  田成元看着她,说:“娘我待会儿再给你解释。”转而继续跟田东南说话的时候,又被张翠儿骂着打了好几下。
  田成元忍不了了,于是把张翠儿拉到一边来,距离田东南有一定的距离,声音里是忍着怒气,说:“娘,你的脑子是不是糊涂了!你觉得一千两银子她会能的踹吗?就算是能拿的出来,那她会给咱们吗?怕不是会拿着咱们要挟她一千两的事情去告给官府,说不定咱们都得坐牢!”
  张翠儿听了,脸上是有些愣住了,说:“对,你说的有的道理,”顿了顿又说:“可是你也不能只要五百两啊!”
  其实五百两对于普通人家乃至像他们这样的人家都是天价的,但是张翠儿现在说的这话简直是不要脸中的不要脸。
  田成元还稍微比张翠儿好点儿,多少还是有些良心的,说:“娘,你怎么还这么糊涂啊!”顿了顿又说:“娘,你要是不想去坐牢,你就按照我说的做。”
  田东南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冷哼了一声,说:“戏我也已经看够了,你们两个人商量个什么所以然来没有?”
  张翠儿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点点头,她同意田成元的想法。
  田成元转而走到田东南的身边,昂起头,说:“那什么,我们俩人都商量好了,你给五百两银子,羽儿这事情就算了。”
  田东南抬眸看了一眼很能有信心从她手里要出钱的田成元,说:“你凭什么能认为你说要五百两我就要给你呢?”
  田成元听了田东南说的这个话,差点儿没有愣住了,还不等田成元说什么呢,但是张翠儿忍不住的就先说话了,瞬间就站到她身边了,指着田东南的鼻子,说:“你这个小贱人,让你给我们五百两银子已经是看在你是小辈儿的面子上的,可是你倒好,我都这么说了,你还这么说,小贱人你想干什么啊?!”
  田东南冷眼看过去,说:“你是说谁是小贱人呢?是说我吗?”
  张翠儿看着田东南冷哼一声,说:“我当然说的是你了,要不然你以为我说的是谁呢?!”顿了顿说:“我也累了,你麻溜儿的把这钱给我,咱们好各自不用管了。”
  “那我要是不呢?那你能拿我怎么办?”田东南一脸戏谑的看着田成元和张翠儿两个人,说:“要不然这样吧,你们把我抓到官府里去吧,看看到那里会不会让我给你们这么多钱?”
  田成元没有想到田东南会是这么说的,于是说:“田东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跟娘是在讹诈你吗?”顿了顿眼睛闪躲了一下,说:“也行啊,你既然说要让我们这么做,那么我们就把你送到官府里,让你以后彻底的做不成人!”
  “走,娘,我们走,我们等天一亮就去把她告到官府里去,”田成元说道。
  但是张翠儿冷静了下来,眼睛左右轱辘着,小声的在田成元的耳边,说:“不行不行,成元我们不能这么做……”
  田成元是不明白的,虽然说上公堂的话是不会让田东南拿出五百两银子,但是因为她殴打长辈的这一罪名多少也不会让她好过的,要是想要免过责罚的话,那就需要掏出银子了,虽然没有他们现在要的多,但是总比没有的好。
  张翠儿有什么摇摇头,说:“成元,你心里想的什么,娘都清楚,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妹妹她现在的脸成了那个样子,除了张天和咱们家以及那个小贱人知道之外,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的,但是若是让别人给知道了的话,那将来羽儿不就等于是废物了吗?再说了这流言蜚语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最伤人致命的!”
  田成元确实是没有像张翠儿的心思缜密,他没有想到这一层上边来,现在听了张翠儿这么一说,他也开始有些头绪了。
  是啊,他们家里原先就因为田羽儿的命格是皇后的命格,所以才受到村子里许多人的照顾,他们这些人无非就是想让田羽儿等那天飞黄腾达当上皇后之后,能念及到他们的好,从而给他们一些好处。
  可以想象的出来,倘若田羽儿真的当上了皇后的话,那她手指缝儿里随便露出一点儿东西来就能让他们这些人过上好生活了,甚至是一辈子不愁吃穿!
  所以他们才会这样做的。
  但是要是让他们知道田羽儿成了丑八怪的模样,毁容了的话,那就不知道他们要对田羽儿,乃至他们家里所有受过他们好处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的。
  张翠儿是真的不敢想象的。
  田成元看着张翠儿,说:“那娘,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张翠儿抬头看着田东南,走到她跟前,说:“行,现在我五百两也不要你的了,你就给我三百两,给我银子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来打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