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妙手回春 > 第320章 赖账
,妙手回春
  
  第320章赖账
  
  众人一愣,主持人有些为难的看向了杜老,毕竟大家刚才都看到了,杜老在一亿两千万的时候,就开始为WWw..lā现在突然飙升到一亿七千万,出价却轻描淡写,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眼看主持人朝自己走来,杜老心zhong也是惴惴不安。自己的确拿不出一亿七千万的高价来,只是因为信任陈飞,这才让他为自己报价。
  
  如果对方逼问,自己就算倾家荡产,也要将钱凑出来。绝对不能让小陈医生被他们看不起。
  
  就在杜老心zhong暗下决心,握拳决然的时候。
  
  陈飞对主持人摆摆手,道:“不用检验了。杜老的确出不起一亿七千万!”
  
  此话一出,现场众人全都傻眼了。完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杜老信任的让陈飞替他进行竞拍,这家伙一路狂飙的加价,将价格推倒了一亿七千万的高价,结果到最后时刻,却说杜老钱不够。
  
  这实在是让众人完全没预料到这个结果。
  
  主持人干笑了两声,看向杜老,声音颤抖的问道:“杜老,您,您开玩笑的吧!”
  
  杜老还没开口,陈飞又出声了,道:“没开玩笑,杜老只预备了一亿两千万的资金。这一亿七千万,的确出不起!”
  
  “这——”主持人没想到陈飞竟然真的承认了,顿时真的傻了。
  
  梁志安闻言,从愣神zhong清醒过来,哈哈大笑道:“老杜,你出不起钱就别玩。结果却让那小子胡来,现在,被坑惨了吧!我看你这笔钱拿不出来怎么办?”
  
  杜老面色一沉,狠狠咬了咬牙,准备反驳。
  
  但此时,陈飞再次站了起来,指向梁志安,笑道:“杜老的钱的确不够,但加上你的钱,那就够了啊?”
  
  “啊!”
  
  众人再次愣住了,完全不知道陈飞在发什么疯,还是根本一阵胡来。
  
  梁志安一愣,随即笑道:“你在说笑吧,加上我的钱。为什么加上我的钱,难道你以为,我会借钱给老杜,让他和我竞拍吗?”
  
  “主持人,他们的竞拍资格根本不合格。我强烈要求作废他们刚才的报价。”梁志安叫喊道。
  
  主持人也随之看了过来。
  
  陈飞还是不慌不忙的模样,看着梁志安,出声道:“我可没说让你借钱给杜老。我的意思是说,你那些钱,本就是我们的钱!”
  
  “放屁,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的钱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梁志安罕见的爆粗了,愤怒的喝道,“主持人,这家伙完全就是在捣乱,我强烈要求,将他赶出去。”
  
  主持人就要行动,但此时,陈飞面色一沉,身上扩散出一股冰冷的气势,寒声道:“你的钱,是不是我的。你向你的好孙子梁东问问,那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梁志安皱眉,随即看向了梁东。
  
  而此刻的梁东,知道陈飞话语zhong的意思,毫无疑问就是那九千万,表情顿时慌张了起来。
  
  “怎么回事?”梁志安喝问道。
  
  梁东一阵支支吾吾,不愿开口。
  
  陈飞见状,道:“既然他不说,拿那我来替他说吧!你孙子,梁东,欠我九千万。逾期未还,现在,我就是来要这九千万的。”
  
  “什么?欠他九千万!”
  
  不光是梁志安,不少其他人,此刻也全都震惊了,目光唰唰的看向了梁东。
  
  梁东表情一阵不自然,恶狠狠的瞪了陈飞一眼,然后狠狠咬牙,道:“你说谎,我不欠你的钱,更别提什么九千万,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对于梁东的矢口否认,陈飞早就料到了。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将当日的事情说出来了。”
  
  梁东闻言,不由得面色一变。如果自己做局骗人的事情曝光,影响到的可不光是自己,还有爷爷梁志安,恐怕以后在省城古玩圈内,就难以立足了。
  
  但一想到九千万的巨款,梁东心zhong又是一狠,咬牙道:“你就胡编乱造吧,我不知道什么当日的事情,更不知道什么九千万。”
  
  “是吗?”陈飞冷笑一声,然后对杜沧点了点头。
  
  杜沧早有准备,然后拿出一个u盘交给了官方工作人员,随即向梁东道:“梁东,你恐怕不会想到,那天的时候,屋内被人安了摄像头,当时的情况,全都被拍了下来。”
  
  梁东闻言,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差点没摔倒在地。
  
  他想去阻止视频的播放,但动身的时候,却已经迟了。
  
  投影屏上,画面开始播放了起来。正是那日陈飞替杜沧掌眼,竞拍佛宝的画面。
  
  随着视频播放完毕,众人也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顿时,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集zhong到了梁东身上,议论声嗡的响了起来。
  
  “没想到,梁东竟然搞这种骗局!”
  
  “真是败坏梁会长一世英名啊!坑爷的家伙。”
  
  “这种人,滚出我们圈子。以后别想混了,否则的话,谁一个不留神,那就被骗了。”
  
  “我原本以为,梁东只是有些纨绔而已。却没想到,他这么无耻。”
  
  ………
  
  面对众人的指责声,梁东此刻面色惨白,身子摇晃了起来,几乎要跌坐在地上。
  
  而梁志安面色阴沉,恨铁不成钢的瞪向自己的孙子,眼zhong的表情复杂无比。
  
  陈飞见状,开口道:“梁会长,现在,你可以将那九千万还给我了吧!至于逾期的违约金,我就不要了。”
  
  听到这话,梁志安面色又是一阵阴沉不定,他当然不想背负骗子的骂名,但也不想掏出九千万来给一个陌生人。毕竟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一阵沉默后,梁志安似乎决定了什么,忽然脸色一变,哈哈大笑了起来,对陈飞道:“哈哈,我说什么九千万。原来就这种小事啊,几个小孩子口头的几句戏言。陈先生你就想借此来索要九千万,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陈飞闻言,面色一沉,道:“这么说,梁会长想赖账了?”
  
  梁志安眼珠一转,道:“根本就不存在的账目,怎么能用赖账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