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是乡下来的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是乡下来的

    这片桂花林,覆盖颇广,几乎占据了半个南郊。
  
      绵延十里,空气中香气浓烈馥郁。
  
      入目是高大树木,茂密枝叶中点缀着片片金黄。
  
      走在其间,叫人心情舒畅。
  
      “每年十月,京中踏青的人最喜欢来这里,桂花林已成京中一著名景点之一。”见少女唇间挽着笑,傅玉筝低声同她讲解。
  
      “同京郊红枫山一样?”
  
      “原来上次你跟王爷消失了一天,是去了红枫林?”
  
      傅玉筝难得放松了心情的揶揄,让少女瓷白脸颊迅速爬上一抹绯红,动人得紧。
  
      佯怒嗔了傅玉筝一眼,“你原来这般八卦?”
  
      “只是多嘴问上一句,你怎就脸红了?”
  
      “日后待你有了心上人,你且等着!”少女放豪言。
  
      却让傅玉筝眼底揶揄敛了下去。
  
      心头爬上苦涩。
  
      她的心上人啊。
  
      还会有吗?
  
      他日,待得王爷事成,她大仇得报,或许她会寻一处不受纷扰的角落,过此余生。
  
      倘若,她还能活着的话。
  
      然于感情事,她不会去强求,也不会去肖想。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何况,这世上,薄情寡性者居多,能够一心一意两相白首的男子,又有多少?
  
      遇不到,宁愿不要。
  
      她不会重蹈娘亲的覆辙。
  
      跟着前头众人的脚步,穿过桂花林一隅,面前视野赫然开朗。
  
      这里竟然也建有凉亭,而亭中,已经摆上茶点清酒,亭子入口还有两位侍女并立守着。
  
      左旋招呼众女入座,想来这里应该是她早早为游园所作的准备。
  
      柳玉笙跟着入了席,在亭中往外看去才发现,凉亭的位置建得甚为巧妙。
  
      地基搭得高于平地,坐在这里往外看去,能将周围林景完整收入眼底。
  
      入眼是美景,空气中亦有暗香浮动,是个休憩的好地界。
  
      “柳姑娘初来乍到,作为东道主,我先敬姑娘一杯薄酒,这酒乃是上贡宫中的青梅酒,相府得赏赐了两坛,今日拿出来与大家共享,姑娘好好品一品。”坐下后,左旋即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柳玉笙。
  
      “多谢。”柳玉笙笑笑,将酒接过来,当真细细品尝,一点点的轻抿。
  
      有人噗嗤笑出来,“柳姑娘,饮酒当痛快,像你这般品尝,一小杯酒可不得品到天黑?”
  
      柳玉笙笑言,“我是小门户出来的,难得能品到贡酒,自要细细品尝,不及诸位见识广博,见笑了。”
  
      “柳姑娘这话就折煞我等了,南陵王府什么好东西没有,姑娘住在王府,王爷还会吝惜这么一坛子青梅酒不成?”左旋道。
  
      “我倒是不知王府有多少好东西,只暂住王府做客,岂敢多问。”
  
      又有人道,“听闻柳姑娘出身云州杏花村,还有个小神医的称号,姑娘习医?这么说来姑娘也识字?我一直以为乡下人都是大字不识的。”
  
      “柳姑娘既是大夫,当然得识字才行,否则怎么给人开药方?开不了药方的大夫,那不是误人性命么!”
  
      柳玉笙笑而不语。
  
      傅玉筝是作为陪同来的,也不会随意越俎代庖,何况这里的人,没一个是她能斥责的。
  
      恶意还在继续。
  
      “我等生活京中多年,从未到过乡野,甚是好奇,柳姑娘,你们平日里用膳,吃的都是什么?”
  
      “曾听人说过,乡间连白面馒头都少见,那是逢年过节才能吃上的东西,还得是家境稍微富足的人家才舍得。大多都是吃的黑面馍馍,还喝野菜糊糊,是不是真的?”
  
      “听说乡下人都在自家院子里养鸡鸭猪羊,整日与牲畜为伍,出门身上都带着怪味儿。”
  
      不管参与没参与这个话题的,女子们视线都投在柳玉笙身上,或交头低语,或掩唇而笑,只等着看柳玉笙的反应。
  
      “是吗?原来贵女们还能听到这么多有关乡下的传言。我以前也一直以为贵女是那种只知朱门酒肉臭,不知路有冻死骨的人。今日听得诸位小姐还懂得关心民生疾苦,倒是我误会了,”柳玉笙抿了一口小酒,笑眯眯的,“你们听了那许多听说,那不知可有听过,平日里小姐们入口的青菜,是用出恭物浇灌的?哦,还有,猪肉你们日日能吃上吧?猪是吃潲长膘的,你们知道吗?我也很是好奇,若不是擦香粉,吃过这些东西,不知道小姐们身上,是个什么味儿?”
  
      众女纷纷变色,有人捂了嘴,用力压下反胃作呕,看着桌上摆着的吃食,瞬间没了入口的**!
  
      “柳姑娘!这是闺女聚会,你说话怎能如此、如此粗鄙!”
  
      柳玉笙歪头,无辜道,“我是乡下来的,乡下人粗鄙,你们没听说吗?”
  
      “……”
  
      傅玉筝低着头,得极力才能压下肩膀的抖动。因着忍笑,一张俏脸憋得通红,眼底常有的清冷都不复在。
  
      柳姑娘,总能教人出乎意料之外。
  
      亭子里好一会没有人声,一袭对话,只有柳玉笙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赏外头风景,也赏贵女脸上颜色。
  
      左旋深吸了一口气,扯出强笑来,“今日既是游园诗会,大家不要因为几句话扫了兴致,不如来行酒令如何?”
  
      傅玉娴立即附和,“好,就以七言诗为范,各做一首诗出来。无需命题,做自己擅长的即可,柳姑娘既然识字,应该没问题吧?”
  
      “不敢扫兴,可勉强一试。”柳玉笙笑道。
  
      那种笑,浅浅淡淡的,气定神闲,好像什么事情都打不破她的气势,直让人觉得刺眼非常。
  
      很快,便有人当场咏诗。
  
      应时节颂金秋的,咏桂花的,造句工整押韵,贵族女子自幼便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可见一斑。
  
      轮到傅玉娴,特地瞧了柳玉笙一眼,启唇缓道,“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讽刺意味分明,高高在上。
  
      柳玉笙只莞尔一笑,未展露出一丝愤怒,反教那些密切关注她反应的人失望。
  
      傅玉娴所作浅显易懂,柳玉笙不可能听不明白当中讽刺吧?
  
      如此能沉得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