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开农场那些年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

慕茗公主进屋后就开始东瞅瞅西望望,好像再看屋子里有没有其他的人了似的。
  凌天将军说:“慕茗公主,请说皇上是不是有什么紧急得要事要说?”
  其实皇上哪有什么重要的是要通过慕茗公主来告诉凌天将军呢,皇上连慕茗公主偷偷出宫迎接凌天将军都不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青玉给慕茗公主想的一套说辞,她确定这么说凌天将军一定会让慕名公主进屋的。
  慕茗公主接着说:“先不急,将军,看你晚上也没怎么吃东西,不如先吃点东西,我们一边吃一边说也不迟。”
  凌天将军哪有闲情雅致和慕茗公主在这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他感觉到了慕茗公主是在欺骗他,就说道:“如果没什么事就请公主回去早些休息吧。”
  郑小天到了凌天将军的房间门口,刚想敲门,就听见了慕茗公主在屋子里的声音,而且郑小天还依稀的听见了两人在说自己的名字。
  郑小天敲门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下来,她迟疑了一下,静静地伫立在房间门口,敲门的手慢慢的垂了下来,紧张的仿佛周边只有她自己的呼吸声。
  房间内的凌天此时对慕茗公主的耐性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他想把慕茗公主送走。慕茗公主眼见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好办法,所以以她的性格就直接单刀直入了。
  慕茗公主说道:“不如这样,凌天将军,我们先说一说郑小天姑娘吧。”
  凌天将军本已经不想和慕茗公主在这纠缠,可是当他听见郑小天这个名字的时候,虽然他看起来眉宇之间不动声色,但是其实他顿时心头一紧,不免有些紧张和忐忑。
  他不知道慕茗公主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提起郑小天,慕茗公主和郑小天应该也本无瓜葛,但是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凌天紧张的回答道:“请问慕茗公主,郑小天姑娘怎么了?”
  慕茗公主走到窗台边,眼睛向窗外看去,转过身笑了笑对凌天将军说道:“我知道郑小天是此次进京是寻找她的爹,然后回去一家人大团圆的,她一个人进京后可容易啊,这要是遇到了什么不测那就更惨了。独自一人无依无靠的,命不好的话可能一辈子都回不了家了。”
  慕茗公主走到了凌天将军的面前看着凌天将军的双眸,又接着说道:“凌天将军,这么长时间了,我觉得我不说你也看得出来,自从在宫里偶然遇见你我就一直从心里非常爱慕你,我也准备回去后让皇上给我赐婚。”
  慕茗公主顿了顿又说道:“可是将军,我怎么看你对郑小天姑娘那么上心啊?”
  凌天将军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慕茗公主在拿郑小天威胁他,可是慕名公主的性格就是这样极其刁蛮任性,一直是敢说敢做,嚣张跋扈,从不让人。
  就算郑小天在机智聪明,毕竟慕茗公主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公主,郑小天也是拿慕茗公主一点办法也没有的。所以现在这个时刻如果自己再袒护郑小天向着郑小天,或者当着慕茗公主的面前流露出自己对郑小天的好感那才是真的害了郑小天。
  凌天将军缓缓的说道:“不,慕茗公主,我觉得你想多了,我何德何能迎娶公主,我是真的没有那哥福气,配不上公主。”
  凌天将军笑了笑,缓缓的说道:“至于你说的郑小天姑娘,我并不是对她上心,只是之前路过村子时看她实在可怜救了她一命,她一个小姑娘进京寻亲也实在是很危险,我们几个大男人一路就当是做善事保护她了。”
  凌天将军强装淡定的说完这一席话,他的手心已经出汗了,双唇紧闭,使劲的咬着牙,他知道自己在说谎,可是他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此时此刻他只能这么说才是对郑小天的一种无形的保护。
  慕茗公主听见凌天将军这么说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儿,眼眉上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轻蔑地说道:“我就知道凌天将军的为人甚好,和其他人不一样,不会被这种不入眼乱花迷了双眼。”
  凌天将军虽然心里十分生气,但是为了郑小天他也不能直接和慕茗公主说明自己的心意,他想等着郑小天找到她的爹一家人团圆了,而且自己进京处理完要事之后再另作打算。
  房间外的郑小天听了凌天的话,整个人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站在原地半天没缓过劲来,既想哭又想笑,不知是该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感到可笑,还是为自己傻傻的一厢情愿而感到悲哀。
  今夜空中的月亮很圆,月圆了,郑小天却很想流泪,却不知眼泪早已流下,想是心的感应,是逢起怎样的情景,怎样的美好,抑或伤痛的记忆里,需要对的感觉。于此时,却不知是温暖的记忆如潮,还是它刺痛了谁的眼睛,无关的,就想这样静静地释放。
  郑小天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让人看尽笑话的小丑,其实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有时候不得不否认自己是那么不堪一击,在对爱的人失望至极时的无力和颓丧。明明耳朵是那么清楚,却为何时常嗡嗡作响,登时分不清本人是否苏醒着,还是打心底也不愿意承认这一切就是真实的。
  郑小天拼命忍住,紧闭着双唇,跟孩子似的把呜咽哽咽下去,可是眼泪还是涌上来,亮晶晶地挤在眼圈边上,一忽儿功夫两颗大泪珠离开眼睛,慢慢地顺着两颊流了下来,一万颗雨滴的距离,很彻底,眼泪消失无息。
  房间内凌天将军说道:“不早了,慕茗公主如果没什么事你就请回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还有公主,请不要让皇上赐婚,我凌天自己的终身大事不想让别人做主,我有我自己的打算。”
  凌天将军实在是不想和慕茗公主胡搅蛮缠了,他知道慕茗公主的性子,不能任由她胡来。
  慕茗公主早就沉浸在凌天将军看不上郑小天的喜悦之中了,她看见凌天将军疲惫的神情,她想着天色已晚,凌天将军可能是真的疲惫了,不想和自己再聊天了。
  反正今天慕茗公主自己认为她没白来,她亲自确定凌天将军不喜欢这个郑小天就行。
  慕茗公主看着凌天将军说道:“将军累了,那请将军早些休息吧,我就不多打扰了,明天见。”便一个人悻悻的离开了。
  凌天将军看着慕茗公主离开心里乱作一团。
  现在的他哪里还睡得着,他一个人坐在窗边,眼睛望着窗外,望的发直,慕茗公主的话一直在他的耳边回荡,他知道慕茗公主今夜来找他的意图,可是为了保护郑小天他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对慕茗公主口是心非,把这件事暂时缓一缓才行。
  窗外的黑夜黑的彻底,黑的空洞,黑的一塌糊涂。
  外面静的仿佛连蝴蝶扑扇翅膀的声音都听得见。夜空没有星星,也不见月亮,只能听见一阵阵冷风呼啸而过,吹得人心冷,让人想流眼泪。
  郑小天双腿像灌了铅一样,一个人独自默默地走回了房间,回到房间,郑小天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豆大的泪水从眼眶中流浪,心中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一地。
  郑小天已经不能逞强了,泪在投降,人都在假装。习惯一个人听着那哀伤的旋律,习惯一个人默默地看着那伤感的文字。夜那么静,静的让人有点想哭。生涯那么苍白,苍白得让人有点无力。事实那么残酷,残暴得有点让人悲伤。感到那么清晰,清晰得让人有点虚假。
  生命中令人悲伤的一件事是你遇到了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但却最终发现你们有缘无份,因此你不得不放手。走向光线来源的入口,这多像一个悲伤的隐喻。
  曾经在千年树下等候,只求你回眸一笑,曾经在菩提下焚香,只为等一世轮回的相遇。阡陌红尘,终究一场繁花落寞,回忆在岁月中飘落了谁的眼泪,往事在时间中飘落谁的忧伤。如烟往事,不知谁飘落了谁的相思,如梦的回忆,不知谁飘落了谁的等待。与你作别,不问曾经伤痛几何。
  郑小天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迎着刺骨的凉风和这寂寞的黑夜,她走了,就这么失望透顶的走了,带着她倔强的泪水和这颗受伤的心。
  某些事,你钻营得越深,烦恼就更甚;某些人,你执着得越多,束缚就愈紧。俗世万般红尘,有几人捭合于天地,又有几人留下身后名?得失仅是一念,走过的是风景,淡忘的是烟云。人际来往频仍,有几人铭记你的微笑,又有几人拭去你的泪痕?牵手总是短促,孤寂常生别恨,幸福本是简单事,困惑的却是众生。
  一个昔人,哪怕再深刻,也会慢慢淡忘。不要逃避眼泪,或许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幸福。郑小天没想到在这个时代的自己会这样的痛彻心扉,还是对爱情那么的执着和固执。
  郑小天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在心里想到:”凌天,我是很傻,我郑小天虽然舍不得你,但我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以后的路还是要走下去,前面也许就有我的一片更旖旎的风光。你放心,我会抹干眼泪,我会走好我的路,如果你曾是那么值得爱,我会永远怀念你,谢谢你陪我走了一程。如果你不值得,我会把你抖落,当作从来没有认识你,你是我年少无知所犯下的最愚蠢的错误。我们不需要告别,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两不相欠,祝你安好。”
  郑小天决定连夜赶路,快点进京寻找自己的爹宋天明,一起回家团圆,自己的娘柳音和笑笑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和爹呢。
  原本凌天他们住的地方也离京城不远了,还有几里的路程。